Google Books:谷歌赢了,其他人是否能共赢?

四月中旬,美国最高法院做出裁决,谷歌公司可继续提供Google Books数字图书馆服务,其市场地位进一步巩固。在这场众多作家控告Google Books侵犯其著作权的诉讼案中,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以搜索为目的向所有人公开各种图书的阅览渠道,无论新书、旧书还是绝版书,符合公众利益。

“这对谷歌及其商业模式而言是一场巨大的胜利。对作者而言,也并非就是致命一击。”宾夕法尼亚大学法学院教授瓦格纳(R. Polk Wagner)这样说道。知识产权问题是他的专业研究领域之一。他说:“谷歌的商业模式就是为你点击鼠标时提供尽可能多的信息。只有这样才能彰显谷歌所提供的服务价值越来越大。”

话虽如此,瓦格纳认为法院的判决“对任何想要和谷歌一较高下的公司来说无疑是当头一棒”。毕竟判决增强了谷歌继续拓展全球在印图书和绝版图书数字化疆域的能力。但无论如何,判决最终还是有利于广大社会的,因为这样做能够促进知识和信息的传播。

瓦格纳教授接受沃顿知识在线专访时解释说,最高法院做出的最新判决符合谷歌的商业战略。但是在隐私和竞争问题上仍值得商榷。本期节目发布于Wharton Business Radio on SiriusXM channel 111 (可在本页面上方收听本期播客)。

谷歌公司从2004年开始对全球各地图书馆的图书进行扫描,为用户提供免费搜索图书的服务。这一行为激怒了美国纽约的作家倡导组织“美国作家协会”(the Authors Guild)。他们于2005年将谷歌告上了法庭。2015年10月,本案递交给了设在纽约的美国第二巡回上诉法院。而法院判决谷歌胜诉。法院认为,制作这些图书的数字拷贝符合著作权法的“正当使用”原则(Fair Use)。该原则允许特定情况下使用享有著作权保护的素材而无需征求同意。美国作家协会曾希望对这一判决进行复审,但最高法院在周一驳回上诉,支持上诉法院的判决。

战略适应

瓦格纳说,谷歌其实早就在精心布局数字图书馆业务了。十几年前,谷歌开始同世界各国的顶级大学图书馆协商,将团队和设备引进大学,并以最快的速度开展馆藏图书的数字化工作。“这是一项规模庞大到难以想象的工程。我可以肯定地说,谷歌肯定花了成百上千万美元,”他说。“因为这是谷歌的典型做法,先扫描出来,再想怎么解决问题。”

如今有了最高法院的判决护航,瓦格纳相信谷歌一定会在数字图书馆业务方面“更加放开手脚”。“谷歌的基本商业模式就是把尽可能多的信息放到网上。”他说:“世界所有图书馆的数字化是这一长期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瓦格纳仍然警告说,虽然免费搜索图书有利于公众,但并不能天真地认为谷歌的战略就是单纯以此为目的。“我们都应该做个明眼人,看到谷歌这样做并不是出于本心的善意。显然,这对谷歌打击竞争对手是有战略好处的。”他说到。总的来说,“互联网的价值越高,电子版文档的价值也就会越大,而谷歌作为一家公司也(将)会更强大。”

其它公司当然也可以尝试复制谷歌的数字图书馆业务,成为谷歌的竞争者。但瓦格纳却认为这种可能性不大。因为这其中涉及到巨大的成本和复杂的问题。对谷歌而言,“在这个信息领域他们实际上就是一家独大。只不过现在这项服务还是免费的,没有收钱而已。”他说道:“另一方面,对于如何使用这些资源、是否要向作者付报酬,现在都由他们一家公司说了算。”

对作者的启示

瓦格纳列出了三个判决可能惹恼作者的原因。第一,可能导致作者蒙受经济损失。美国作家协会就表示,正在“与其它组织积极合作,建立基于市场的图书集体著作权解决方案。”协会有可能找到雅虎、Bing或者其它搜索引擎公司,帮助他们有偿建立数字档案库。而获取的费用则可以分给作者。

第二,谷歌带头开展图书数字化并提供搜索服务,这可能会令作者感到惴惴不安。再想到iTunes和Netflix如何扰乱音乐产业和影视产业的行为,就更会令他们心烦意乱。瓦格纳说:“行动较早并占据较大市场份额的公司很难被击倒。”而作者希望坚持的原则是,拷贝任何人的书都应该征求作者本人的同意,即便是符合公众利益的行为。

瓦格纳指出,整件事最令作者不安的一点在于,为了便于搜索,谷歌需要拷贝整本书。虽然谷歌并不会公开书的完整内容,但这些内容仍然存储在谷歌的服务器上。“作者担心,数字拷贝并不在作者本人的掌控范围之内。”瓦格纳说:“即便谷歌的使用条件合情合理,但却无法预知可能发生的事情。”他指出,美国作家协会在法庭诉讼中提出,担心黑客会侵入谷歌的数字档案并下载整本书。

对于这一判决,作家协会表示失望。“今天,我们的作者损失巨大。”作家协会会长罗宾逊(Roxana Robinson)在最高法院宣布判决结果的当天发表的一份声明中这样说道。“重审被驳回进一步证实,我们眼看着财富重新分配,从创意产业流向高科产业,不仅是图书,还包括各种艺术行业。”

著作权联盟(Copyright Alliance)的CEO 库伯石米德(Keith Kupferschmid)在一份声明中说:“最高法院驳回上诉,支持第二巡回法院的判决,大大延伸了正当使用原则的转化使用测试边界,对各个类型的创意产业从业者和版权所有人都构成了影响。”

谷歌对判决的解读当然有所不同。“我们感谢法院支持第二巡回法院的判决。判决认定Google Books属于转化使用,符合著作权法要求。”谷歌在一份声明中这样表示。“本产品(Google Books)就像是数字时代的分类卡,为人们提供了寻找和购买图书的新手段,同时也有助于维护作者利益。”

谷歌澄清,对于不希望自己的作品被纳入目录的作者,可以选择退出。但如果作者没有明确表示,他们的作品则会被默认收入。瓦格纳指出,谷歌还说因为每一本书征求每位作者的同意并不可行,特别是很多人已经无法追溯,或者可能去世,或者无法找到他们身在何处。

哪些属于正当使用,哪些又不是

瓦格纳说,“正当使用”(Fair Use)原则一直都备受争议,因为其适用范围并不明确。法院只能逐个案例地判断是否适用于该原则,参考四个因素,包括使用行为的性质和特点、该行为对问题作品所在市场构成多大影响,等等。

普通人下载版权数字音乐的行为不属于正当使用范畴。但如果一名教授在课堂上播放了这首曲子的一部分内容来解释版权法,却可以被视为正当使用。瓦格纳说:“这两个案例的区别很明显,不难看出哪个才是正当使用。但两者之间还有很多灰色区域,很难说得清楚。”

更多关注

对于法庭判决,瓦格纳也有自己的想法。他关心的不是版权法本身,而是判决对公众有多少益处。“我们应该担心谷歌对人们的数字生活构成的更为普遍的影响。”

瓦格纳解释说,如果他在办公室用Google Books搜索某个具体词组,谷歌可能会将这个信息存下来,并追踪他接下来会怎样做:有没有到外面买这本书,还是会有其他行动?“这些信息拥有极大的价值,关于消费者、关于消费者的习惯以及公众偏好,谷歌每天都在收集越来越多的此类信息。”

“谷歌在互联网领域的权力是不是已经强大到让我们失去了对它的控制力和与之竞争的能力?”瓦格纳发问。“最终是否会因为缺乏竞争而造成某些局面:更少创新、更高成本、更多侵略隐私的行为,等等诸如此类的事情?”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Google Books:谷歌赢了,其他人是否能共赢?."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13 五月, 2016]. Web. [14 May, 2021]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8787/>

APA

Google Books:谷歌赢了,其他人是否能共赢?.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6, 五月 13). Retrieved from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8787/

Chicago

"Google Books:谷歌赢了,其他人是否能共赢?" China Knowledge@Wharton, [五月 13, 2016].
Accessed [May 14, 2021].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8787/]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