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在非洲的成败得失

 

全球化进程在非洲产生的一个矛盾现象是:少数非洲人变得十分富有,但是非洲大陆整体上却更加落后于世界其它地区。加纳阿克拉市的公司财务顾问J. 科菲·波克诺(Kofi Bucknor)认为,“绝大多数非洲人没有分享到全球化的利益,尽管他们能通过媒体、互联网以及与那些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条件而移民海外的亲属的联系感受到身边的种种变化。”


波克诺承认他本人是一名把握住了全球化机遇的非洲人,他成功创立了一家企业。这种机会即便在十年前仍是不可能的。 “我把自己称为全球化的非洲人。”他在近期沃顿商学院所举办的题为“跨越鸿沟:环境可持续发展 联合国全球影响力学术会议上发表了专题演讲。本次会议是由沃顿商学院与联合国全球影响力组织以及土耳其萨班西大学共同举办的。


移动电话和互联网使波克诺能在加纳经营他的顾问公司,并且公司的运营费用低于发达国家中的水平。由于许多西方投资者至今仍忽略非洲这个市场,他能发现许多未被利用的机会。但是极少有非洲人能遵循他的成功之路。广大非洲民众的困境对“全球化受益于每一个人”的观念提出了挑战。波克诺和一名来自英国的学者Akpobibibo Onduku指出,如果希望全球化能给非洲带来中国式和印度式的经济增长的话,那么非洲境内外的政府、公司和援助组织必须改变他们的做法。


波克诺认为,许多非洲人相信全球化使他们的经济状况变得更糟。人们抱怨西方对可可豆、咖啡和棉花等当地商品实施带有歧视性的关税制度。他指出,“在经济合作发展组织(OECD)国家中销售的非洲商品所适用的关税大约较OECD成员国之间贸易的同类产品税率高出约10倍。”一些西方公司看来只关心如何开发利用非洲的自然资源,而不是进行类似他们在印度等国所从事的具有增值性质的投资。2002年,非洲和中东地区外国直接投资总额仅有116亿美元,而同年度中国的FDI金额达到384亿美元。


以全球最大的产油国之一尼日利亚为例,该国石油项下收入占其出口的90%,占其政府财政收入的80%。在尼日利亚开展业务的跨国石油公司有壳牌石油、雪佛龙德士古和埃克森美孚。在英国布莱弗德(Bradford)大学进行和平研究的欧杜库(Onduku)教授称,这些石油公司在尼日利亚的运作方式如果发生在发达国家则几乎无法容忍。这些公司在尼日利亚的业务运作极其随便,平均每周都会发生一起油品泄漏事故,而且据他了解,90%的泄漏油品都没有被回收处理。这些公司还通过燃烧天然气的方法开采石油,所产生的废气对大气造成污染。欧杜库指出,在尼日利亚烧掉的天然气占全球总量的1/4。并且,石油钻采有时还会对水源和土地造成污染。


他指出,跨国公司、外国政府和依赖石油为生的尼日利亚政府其实在暗中组成联盟,而无视尼日利亚三角洲这个石油产区的社区利益。这些利益集团分享着利润,而由当地民众承担污染的恶果。


尽管全球化在尼日利亚和整个非洲大陆有着种种弊端,但全球化也对非洲有所助益,而这种助益通常是被非洲人民所忽视的。例如,通讯技术使新闻言论更加自由,也使反对现任政府行为更为有效。统计数据可以说明一些情况:在1982年以前,没有一位现任非洲国家领导人在选举中落败,但是在90年代后,已有20多名现任领导人落选。


随着政治自由化而来的是经济自由化。为了吸引更多的私募资金,政府对低效率的国有企业实施私有化,并减少政府管制。这些举措都取得了回报。例如,加纳和尼日利亚的股票市场在过去几年间的收益非常强劲。一些非洲政府还努力让公民接受更好的教育。他们认识到在全球化进程中受益最多的发展中国家都拥有教育素质良好的劳动力。波克诺称,“在过去的十年中,冈比亚和乌干达的小学教育完成率都实现了20%的增长。”


并且,许多赴美国和西欧留学的非洲人在获得学位后都把注意力转向了自己的祖国。一些人像波克诺一样回国创业。其他人尽管仍滞留海外,但是起着与西方公司联系纽带的作用,或向国内汇入所赚取的外汇。波克诺称,目前海外非洲人汇回的资金数量已超过整个大陆所收到的资助款项总额。


如果向前看,非洲国家必须找到驾驭全球化进程正面影响的方法。波克诺认为,境内外的分析家必须首先弄清楚非洲大陆落后的原因。很多非洲人会归咎于殖民地历史,这一历史常常导致政府的软弱、腐败,以及引起争端的边界隐患。尽管殖民地历史是部分原因,但是这并不能全部解释非洲在过去几十年间落后的现实。亚洲的原殖民地国家在独立后却呈现出欣欣向荣的景象。


波克诺认为,在获得独立后,太多的非洲国家没能有效地进行治理才是问题所在。“简单地说,绝大多数政府管理能力和技术素质太差而无法有效地管理国家。以打击腐败为特征的经济治理很薄弱。教育和健康设施都远远落后于国际标准。”误导的西方政策使局势更加恶化。许多非洲政府承受着巨大的债务负担,使得发展计划停滞不前。迄今为止,西方国家仍不愿意免除非洲国家的大多数债务。


那么什么措施能有助于解决非洲问题呢?波克诺指出必须先进行政府改革。资金必须用于吸引和培训更高素质的律师和行政官员。一旦这些人就职后,外国政府和援助组织应使他们关注本国最迫切的需求。“现在,官员们被来自国际捐赠组织和多边机构等诸多组织的众多意见搞得头昏脑胀,工作基本处于瘫痪状态。”波克诺说道。


同时,非洲国家必须建立强有力的法制和监管体系,并公正地执行它们。现有体系因管理不善和腐败而有着诸多弊端。吸引更高素质的人才和改革法律法规都部分依赖于更好的学校教育。更好的学校教育也有助于培养出能胜任全球经济竞争的劳动力队伍。因此,无论是当地基金还是国际基金必须向教育改革予以倾斜。


波克诺总结道,“在从内部观察了非洲发展的困境之后,我的结论是关键领域的工作议程和方式都过于肤浅。政府不可能执行合作方所提议的全部项目,尽管它们都有很好的意图。发展计划的数量应予以削减,并且应主要集中在制度建设、强化教育和建立有效的财政及监管体系方面。”



    本文发表于
2005114日。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全球化在非洲的成败得失."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31 一月, 2005]. Web. [28 October, 2020]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83/>

APA

全球化在非洲的成败得失.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05, 一月 31). Retrieved from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83/

Chicago

"全球化在非洲的成败得失" China Knowledge@Wharton, [一月 31, 2005].
Accessed [October 28, 2020].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83/]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