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全球汽車業展望:耐人尋味、暗流湧動的一年

美國汽車行業2018年銷售新車1730萬輛,表現超出預期,但2019年行業前景尚不明朗。行業在2019年將面臨各種曲折,包括中國和美國經濟放緩的影響、貿易戰的壓力、無人駕駛汽車等新技術的影響,以及千禧年一代和Z世代消費者的偏好,他們將推動未來汽車需求上升。

如果說2018年汽車行業見證了通用汽車等公司關閉工廠和裁員,那麼2019年將出現更多的投資、聯合,以及電動車和其他新科技試驗。雖然2019年開年不溫不火,一月份的汽車銷量按照預期有所下降,但沃頓商學院和其他領域的專家認為,這並不意味著汽車行業不會安全渡過各種磨難。 

影響因素多樣化

影響美國汽車行業的每個因素都有積極面和消極面,沃頓商學院管理學教授麥克杜菲(John Paul McDuffie)指出,他也是沃頓麥克創新管理學院車輛和移動創新項目主任。

“每一個因素都有積極和消極兩方面的導向和影響,”麥克杜菲認為汽車行業面臨著“一定程度的不確定性”,他對於今年的行業前景既不樂觀,也不悲觀。“我們生活在一個耐人尋味、暗流湧動的時代。”

麥克杜菲認為,汽車行業當前所面臨的問題比以往都更加廣泛。他提到了科技變革、電動車、自動駕駛汽車、當前的貿易形勢以及關稅的威脅。

就關稅而言,美國停止對中國進口貨物加征高額關稅的90天休戰協議到期後,四月份後美國汽車行業將面臨較高的鋼鐵和鋁合金進口關稅。特朗普總統還威脅要對從歐盟進口的汽車加征關稅,也令美國汽車行業感到擔心。

汽車行業還擔心各國經濟狀況,尤其是美國和中國。“跟關稅風險一樣令人擔心的是中國經濟的明顯下滑,”麥克杜菲說道,“中國市場一直是很多國際汽車公司的主要引擎。我在想,那些汽車公司高管應對如此複雜性和不確定性是一種怎樣的感覺?”

汽車行業資訊網站TheDetroitBureau.com的編輯埃森斯坦(Paul Eisenstein)指出,雖然一年前人們都預計美國市場2018年將下滑,中國經濟增長將比過去減緩,但實際卻不是這樣。“美國市場2018年實際上增長了一點點,中國發佈了自2000以來中國市場爆炸式發展以來的首個下滑資料,”他說道,“大多數人都預期中國經濟今年將會略微反彈,美國市場將會再次放緩。”

最重要的是,很多情況都取決於特朗普總統的行動,埃森斯坦說道。“總統還在繼續說要升級貿易戰,”埃森斯坦指出。汽車行業準備著迎接美國和歐盟等重要磋商的結果,他補充道。

麥克杜菲和埃森斯坦做客“沃頓知識線上”的“展望2019年”廣播系列節目,分享他們對於美國汽車行業新形勢的看法。 

特斯拉進入中國

雖然中國面臨著經濟下滑的難題,但有一家汽車公司依然對中國經濟很有信心,那就是特斯拉。特斯拉目前正計畫在中國建立工廠。“特斯拉總愛做冒險的事,”麥克杜菲說道,即使它本身財務狀況窘迫,它仍然希望在中國建一個新工廠。另一方面,他指出,特斯拉是第一個中國允許獨立建廠,無需中國合資夥伴的外國公司。“這意味著知識洩露的風險降低,不需要跟中國企業或中國政府分享資訊。但這也意味著沒有人跟它共擔風險。”

對特斯拉來說,還有一個鼓舞人心的因素就是中國政府致力於成為世界上最大的電動車市場,麥克杜菲說道。“中國政府有很多手段來實現這一目標,包括要求外國汽車製造商生產許多電動車在中國銷售。所以馬斯克不必擔心怎樣在中國提高銷量,市場會有電動車需求的。”根據一份引用中國政府官員發言的Quartz報告,特斯拉這個20億美元的中國項目最早在2019下半年就可以開始銷售汽車。

與此同時,很多想要參與高端電動車市場競爭的中國初創企業正在苦苦掙扎,麥克杜菲指出了其中一家:法拉第未來(Faraday Future)。“這家公司資金似乎很充足,也有很多優秀人才,但他們除了麻煩不斷,一事無成。所以,要做這樣一大筆投資,就像特斯拉在中國建廠一樣,是要冒很大風險的。但是在一個將會有電動車需求的市場投資,風險就沒那麼大了。”

埃森斯坦指出,汽車行業越來越認同“電動化是行業的未來”。雖然電動汽車的全球總銷量,包括混合動力、充電式和純電動汽車,仍然低於5%,“但你可以看到一個明確的不斷上揚的曲線,它告訴你,不走電氣化路線,遭殃的是你自己,”他說道。中國是一個很有吸引力的電動車市場,他補充道,中國已經出臺了規定,要求汽車製造商必須生產最少數額的充電式汽車,能夠在零排放模式下在特定環境中運行。

美國預計在2025年也將出臺相似的規定,制定新的燃油經濟標準,雖然特朗普政府說會取消這些規定,埃森斯坦說道。他指出了美國汽車製造商進軍電動車領域的幾個行動。一個是福特宣佈將生產純電動版的F系輕型貨車,埃森斯坦說這是在美國賣得最好的一款車。通用也計畫生產純電動版雪佛蘭西維拉多(Chevrolet Silverado)和西拉(Sierra)汽車。 

美國老牌在關廠,外國公司在投資

雖然外國汽車公司在進行新投資,一些美國老牌汽車商卻在削減生產量。比如,通用2018年11月決定關閉北美五家工廠,裁掉約1.4萬員工,停產15種車型中的六種。通用這樣做“並不意外,你只要看看對這些車型的需求近年來下滑了多少就知道了,市場整體開始從轎車轉向SUV,”麥克杜菲說道,“這是一個來之不易的教訓,最好在行情還好的時候就削減產量。”他預計這種“適應市場需求的行業調整”還將繼續。

對於外國汽車公司來說,美國仍然是僅次於中國的最大市場,麥克杜菲說道。“外國汽車公司來到美國,建廠建品牌仍然合情合理。”這解釋了為什麼大眾會在田納西查塔努加工廠投資八億美元生產電動車,以及豐田和馬自達在阿拉巴馬漢茨維爾建立合資組裝工廠。

 “這裡有需求,這也是企業避免關稅風險的一種方式。各工廠的就業趨勢有的上升,有的下降。這些全球性公司真正關注的是全球行業的總體增長情況。” 

合作vs合併

埃森斯坦重點指出的另一個趨勢是汽車製造商之間的聯合。他提到了福特和大眾合作生產商業貨車和輕型卡車,本田和通用合作生產自動駕駛汽車,以及豐田和馬自達建立合資企業。但是,“很多這些合作關係不會轉換為全面合作關係或公司合併。”其他聯合還包括豐田和松下電器合作生產電池,松下剛好也和特斯拉合作。“這些是有限的,非一對一的合作。豐田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豐田從成立以來,一直避免跟其他生產商捆綁在一起。但就在近幾年,我們看到豐田開始跟寶馬、馬自達、斯巴魯等公司合作。”

麥克杜菲回憶起去年七月份去世的菲亞特-克萊斯勒汽車公司前任CEO瑪律基翁內(Sergio Marchionne)曾極力宣導汽車行業的合併。“他曾有過一個著名的預測,即汽車行業今後將不可避免地把幾個大公司合併,因為他認為考慮到規模經濟,所有這些公司都來生產這些汽車實在是太浪費資本了,”麥克杜菲說道。

即使如此,汽車行業歷史上仍然不乏失敗的合併案例,麥克杜菲指出。最終把三菱汽車也包括進來的日產-雷諾聯盟一直被認為是“汽車行業最成功的長期合作關係,但它並不是徹底的合併關係,”麥克杜菲說道。但是,由於近期董事長戈恩(Carlos Ghosn)被捕和辭職,日產-雷諾聯盟也面臨著考驗。即使如此,“如果他們能想出一個走出危機的辦法,這一聯盟仍然有它內在的實力。”麥克杜菲指出,擺在面前的問題是新的治理機制和法國雷諾和日本日產之間的權力平衡。

麥克杜菲說他對這些合併嘗試從來沒有樂觀過。“我一直覺得這幾家企業合併不太可能,可能性更高的是建立許多專案,各方共同承擔成本,合作夥伴都能從項目中獲利。”他提到了豐田和標緻在歐洲的柴油機合作項目。這個項目多年來一直運行良好,雖然最終由於科技變革而解體。順便提一句,標緻的母公司標緻雪鐵龍集團最近又和豐田達成了另一項合作協定。同樣的,豐田和大眾很多年前就合作生產輕型卡車,“兩家公司合合分分,”他補充道。

 “你可以把這些看作失敗的項目,你也可以把它們看作是為了應對成本壓力,滿足技術需要以及短期產品需求而做出的非常實際的短期措施,”麥克杜菲說道,“相比於下大賭注,比如最終失敗的戴姆勒-克萊斯勒合併,這實際上是適應行業波動和不確定性的一個恰當做法。” 

市場偏好二手汽車

另一個值得關注的趨勢是相比新車,越來越多的買家偏愛二手車,特別是如果新車是最近幾年出產的,或者配備最新的安全和其他功能。

埃森斯坦說“新車價格已經創記錄”,“一輛普通的車”的價格已經漲到3.5萬到4萬美元之間。他還補充道,即使那些買得起這些新車的買家,也在積極考慮購買認證二手車。“一般來說,這些車通常是租約到期了,這意味著買家通常把車保養得很好,否則在退車的時候就要被罰……這些車使用了一或兩年,通常跟新車車型一模一樣。二手車深受歡迎,已經威脅到了新車市場。”

從經銷商利潤的角度來看,這些趨勢似乎是合理的。“經銷商有一個相對公開的秘密,那就是新車利潤低於二手車,二手車利潤低於汽車修理,汽車修理利潤低於售後零件,”麥克杜菲說道,“鑒於活躍在認證二手車市場上的是經銷商,他們可能收益不錯。” 

無人駕駛汽車

埃森斯坦也指出了拼車和共用汽車市場的趨勢。他說,去年這一市場上的一個“重大”發展來自穀歌母公司Alphabet旗下子公司Waymo。該公司宣佈啟動自動駕駛計程車服務Waymo One。埃森斯坦很好奇它將是“完全的自動駕駛”還是有“備用司機”。

“如果他們的系統能成功,如果不需要司機干預,”埃森斯坦說道,“這將改變整個業務形態。如果沒有司機,共用汽車最大的成本就沒了。如果以後有了Waymo One、Uber、Lyft這種公司,誰還想要去購買汽車,尤其是在城市裡面。”

麥克杜菲則認為無人駕駛汽車前路漫長。2018年是自動駕駛汽車發展過程中“面對現實和業務緊縮的一年”。他指出去年三月發生在費尼克斯的Uber無人車致命交通事故是一個重大挫折。“在2019年,我們會看到越來越多的試驗和試行。這些試驗可以説明企業更好地瞭解性能,提升演算法,讓公眾看到這些新事物,對哪些可行,哪些不可行有更實際的看法。這將是一個不斷提升和獲得公眾認可的漫長過程。” 

千禧一代救場

麥克杜菲指出了推動行業發展的另一個因素:千禧一代(30歲左右)成為活躍的汽車購買者。“有一段時間,大家都說千禧一代對汽車沒有興趣,他們只關注科技產品,這種變化將會撼動汽車行業。”他說道,“現在看來,隨著千禧一代年齡增加,他們結了婚,從城市搬到了郊區,有了孩子,他們也開始買車,可能是因為他們現在的財務狀況允許他們買車。這是一個令人意想不到的需求來源。”

美國汽車行業去年銷量增長穩定,連續四年超過1700萬輛。麥克杜菲說道,“我們都預期銷量會下降,但因為有了這些驚喜,比如千禧一代的買車需求,我們的銷量並沒有下跌。”

 “千禧一代基本上拯救了汽車行業,使它不至於連續第二年銷量下跌,”埃森斯坦說道,“我接觸過的每個分析師都說千禧一代汽車銷量的增長讓他們感到意外。隨著他們年齡增加,財富增加,他們可以開始購買新車,我們還有可能繼續看到這樣的趨勢。”但是,他預測千禧年一代(1981-1996年出生)和Z代人(1995-2000年初出生)會逐漸轉向二手車,因為他們想要“把自己的錢用到實處”,或者因為“預算緊張”,如果他們背負著學業貸款的話。

這些年輕人喜歡什麼樣的汽車是汽車商面臨的一個大問題,埃森斯坦說道。“他們會選擇電動車或清潔汽車嗎?還是會繼續選擇跨界車和傳統SUV?一些年輕人說‘我不想要我爸那樣的車’。所以,關於年輕一代喜歡什麼樣的汽車,還有很大的不確定性。”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2019年全球汽車業展望:耐人尋味、暗流湧動的一年."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25 二月, 2019]. Web. [15 October, 2019]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980/>

APA

2019年全球汽車業展望:耐人尋味、暗流湧動的一年.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9, 二月 25). Retrieved from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980/

Chicago

"2019年全球汽車業展望:耐人尋味、暗流湧動的一年" China Knowledge@Wharton, [二月 25, 2019].
Accessed [October 15, 2019].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980/]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