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中部的民眾為什麼會選特朗普?

唐納德·特朗普成功問鼎總統寶座,讓民調專家和眾多選民大跌眼鏡。隨著大選塵埃落定,現在看來,人們似乎忽略了一個很大的問題,那就是經濟持續衰退給廣大美國民眾帶來的影響。全美失業人數高居不下,失業率不斷攀升,每次數字變化趨勢已無新意可言。 

很多觀察家認為,失業的命運已在規模可觀的選民當中蔓延開來,令民眾的就業前景、收入增長和個人財富都受到深刻影響。從一線大城市到二線城市和小城鎮,尤其是鐵銹地帶,2008年大衰退的影響經久不衰。特朗普的競選綱領承諾為大家重拾經濟繁榮,這是他的成功之處。 

賓夕法尼亞大學社會政策與實踐學院教授阿米·卡斯楚·貝克(Amy Castro Baker現身天狼星衛星廣播公司111頻道沃頓商業電臺播出的“沃頓知識線上”節目,就此問題接受了訪談。 

以下為訪談整理稿。 

沃頓知識線上:您對此次總統大選結果的反應是什麼? 

阿米·卡斯楚·貝克:應該說是“愕然”吧。作為一名社會科學家,我會為數字著迷,為趨勢著迷,為看到實際結果與數字推算的結果一致而著迷,也會為出現不一致的情形而著迷。但作為一名教授,一名傳道授業解惑的導師,我的角色就不同了。比如說,大選之後第二天,我一大早來到校園,看到很多學生的難過之情全都寫在臉上了。移民學生想知道,“這對我的家庭而言意味著什麼?”其中有一個人的問題相當尖銳,“這是否意味著我的家人將會被驅逐出境?”

我覺得這事得一分為二來看。一方面,我可以看著數字說,好吧,從社會科學角度看來,這太令人著迷了。另一方面,在過去一年中的部分對話背後,的確隱含著一些人性方面的東西。而這兩個方面都讓我很有興趣探究。 

沃頓知識線上:那我們就從數字說起吧。大選前幾周,民調結果始終是希拉蕊·克林頓超出唐納德·特朗普2-6個百分點,事實證明,他們簡直大錯特錯。有意思的是,希拉蕊·克林頓贏了民意,卻輸給了選舉團。 

貝克:我不是民調專家,所以要我對此做猜想,有點超出我的專業範圍。不過,我認為造成這種局面的一個原因是我們的新選民人數眾多。我的另一個問題得回到那些共和黨身上,他們口口聲聲說要投票給加利·詹森或吉爾·斯坦(Gary Johnson or Jill Stein),但最終數位根本沒有顯示這種承諾。在我看來,這說明:要麼他們一直都有心投票支持特朗普,只是不想把內心想法公之於眾,要麼就是他們在最後一刻改了主意。無論如何,都說明在這場選舉中,人們不願對外公開自己真正的傾向。這是我的猜測。

至於資料,我一點都不吃驚。畢竟,我專門研究工人階級的狀況。他們的財富和薪酬嚴重縮水,而且大衰退、房貸危機的陰影還沒有從他們身上散去。這一點全都體現在資料上了。 

沃頓知識線上:在唐納德·特朗普成功當選之路上,有兩個核心區域不容忽視。一個是阿巴拉契亞山地區(Appalachian Trail area),涵蓋弗吉尼亞州西部、西佛吉尼亞州、肯塔基州、田納西州和北卡羅裡納州。還有一個是鐵銹地帶(Rust Belt area):包括賓夕法尼亞州、俄亥俄州、密歇根州和威斯康辛州。那裡住的都是15或20年前的中產階級,但是受經濟危機影響很大。 

貝克:沒錯。我在研究報告裡是這麼說的:2008年以來,我們的市場當然有所復蘇。但是,卻沒有人性化的復蘇。鄰里社區、農村地區都沒有復蘇。我專門研究住房問題。就算我們看房市回彈,看到了房屋銷量回升、市場開始活躍。但是,這並不涵蓋那些地方和那些群體。

我們說的是那些終其一生都在努力工作的人,他們感覺自己好像是被規則玩弄了,成為人生輸家。在我的研究中,我看到的是正當他們步入老年期時,卻發現自己的財產極度縮水。他們本來心有期待,盼著能夠在人生的空巢階段,老有所依。但是到頭來,他們卻發現自己不得不兩線作戰,一邊是房產價值下降、一邊是丟了工作。他們似乎兩頭受困,我認為特朗普有提及這方面的問題。 

沃頓知識線上:還有初出校門的年輕人,還住在家裡或是租房住,因為他們買不起房子,或者還不想買房。我覺得那是目前房市的一個特點,是開發商和其他相關方還在努力理解的一個態勢。 

貝克:你說得非常對。我們的房市就是存在這樣一個缺口。目前,55%的美國人在房租、房貸和煤氣水電方面的支出要超過其收入的一半。這個數字非常驚人。在房地產領域,拇指法則占30%。並不是因為人們的欲望過高。我們用資料說話。資料顯示的是市場上的可以讓人買得起的房源不足。住房把人們的額外資源全都吸幹了。而過去,這部分資源可以用來儲蓄、積累資產、積攢財富,以保證老來之需。

我是專門研究缺乏照料的人群的,我真正擔心的是一直處於社會底層的低收入人群。我們談了很多中產階級,我們談了很多工人階級。這很重要。至關重要。他們在選舉中顯然發揮了作用。但是,我們必須要問,“那些一直處於社會底層的人呢?” 

沃頓知識線上:民主黨期望這些人當中有很多會出來投票,但他們沒有。在費城、在內陸城市底特律、在克利夫蘭、在密爾沃基。那裡的人就是您剛才談到的這類人群。 

貝克:是的。回首過去一年的選舉口號,我們聽到很多關於就業的話題。我們聽到很多關於移民、關於就業的問題。但是我們沒有談及真正底層的民眾。這其實是有問題的。

在我的研究裡,有一些新發現,顯示自房貸危機伊始至2012年,上了年紀的美籍非洲人的財富縮水97%。而我們根本沒談這個。所以說,你都不談論讓他們苦苦掙扎其中的極端貧困問題,憑什麼讓他們有動機去投票站呢?實際點來說,他們身兼數職,天天在幾份工作之間辛苦周旋,而他們的關注點根本沒被提及。我不能憑經驗說話,但我猜那只會讓他們不願意去投票。 

沃頓知識線上:美國勞工部月度資料顯示就業市場有所回彈。但是我們還遠未達到10年前的水準,還在苦苦掙扎。人們的收入沒什麼變化,但是各種成本大幅上升。 

貝克:沒錯。收入基本沒有動,但與此同時,生活成本卻在不斷攀升。我們談了很多工資缺口、收入缺口,但實際上這更多還是一種財富缺口。我們談論了不同社區的人們,既有力挺特朗普的農村民眾,也有史上一直支持民主黨的城市民眾。我們看到的是資產和財富的顯著縮水。人們再也沒有保護自己免遭宏觀經濟侵蝕的東西了。 

沃頓知識線上:一份在幾個州瘋傳的公民表決提案就涉及提高最低工資的提議。有幾個州確實提高了最低工資。您認為這些舉動的水準效應如何? 

貝克:很難說,因為我們還沒有足夠的後續資料,無法確認具體會有多大提升。當然,漲工資肯定有幫助。但是,回到住房問題,當人們半數收入都花在了房子上時,口袋裡就所剩無幾了,哪怕一小時賺12美元也不行。 

沃頓知識線上:最終會不會產生失落的一代,因為經濟衰退發生時,那些年齡在四五十歲、擁有財富的民眾不得不因此而繼續工作?難道真的要等到千禧寶寶到了四五十歲時才能真正看到曙光? 

貝克:樂觀的那個我會說,“我希望不要那樣。”但與此同時,似乎也看不出他們會避免淪為失落的一代的可能。我覺得一定意義上,他們很可能會。作為研究學者,我看的不只是個人的資產負債表,還要看誰在依賴這張資產負債表。如果我們談的是一個單身女人或單身男人,那麼誰會依賴他們收入呢?他們要照顧什麼人呢?年邁的父母?還是剛剛大學畢業的子女?有需要他們贍養的侄子侄女嗎?如果他們沒有足夠的財力去抵禦市場風險,真不知道他們如何負擔得起。

在工作中,我的一個發現就是,由於人們在那種特別拼體力的行業工作,他們罹患某些疾病的年齡要早於其他行業的人,其他學者也有同樣的發現。也就是說,他們提前生病,但因為年限不夠,還沒有資格享受醫保。如果我們看看特朗普的那些鐵杆支持者,會看到他們關注的是人口有沒有老齡化、他們有沒有醫保資格、能否獲得必要的支持等。 

沃頓知識線上:加州房價已成天價,很可能是自成一體了。現在在那裡租房子住都很困難。 

貝克:我們在全國其他地區也看到類似的態勢。美國任何一個州都沒有人能憑最低工資租得起中等價位的房子。根本不可能。這種現象比比皆是。

目前美國151個郵政區域至少有50%的按揭貸款負擔都低於資產價值了。我們的房地產市場停滯不前,人們被困其中不得脫身,這很成問題。就這一代人而言,我的問題是,那會對稅基產生什麼影響呢? 當人們買不起房子時,我們在做的就是腐蝕他們剩下的那些錢。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美國中部的民眾為什麼會選特朗普?."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29 十二月, 2016]. Web. [15 April, 2024]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019/>

APA

美國中部的民眾為什麼會選特朗普?.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6, 十二月 29). Retrieved from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019/

Chicago

"美國中部的民眾為什麼會選特朗普?" China Knowledge@Wharton, [十二月 29, 2016].
Accessed [April 15, 2024].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019/]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