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元区能否再次成功采用缓兵之计?

Kick-the-Can希臘民眾在周日的公投中說了不,這點並不讓人感到意外,因為這是與希臘政府的態度保持了一致。至少目前如此。希臘政府拒絕了歐元區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債權人在就希臘債務進行持久談判時最新的立場。不過很讓人們感到疑惑的是公投結果會帶來哪些影響。沃頓商學院管理學教授馬婁·吉蘭(Mauro Guillen)認為希臘退出歐元區的可能性“相比一天前、3個月前和一年前要高出許多”,但最終,雙方會從懸崖邊走回來,因為退出對雙方而言損失都會過大。“最有可能的情況就是他們找到折中的解決方法……通過緩兵之計來贏得一定的時間,希望希臘的政治局面可能發生改變。”(編者按:歐洲領導人將會給希臘時間,雙方到7月12日再達成協議。)

76日,在SiriusXM111頻道播出的沃頓知識線上節目《沃頓商業電臺》(Wharton Business Radio)中,吉蘭發表了自己的觀點。和吉蘭同時參加本次節目的還有美國對外關係委員會(Council of Foreign Relations)國際經濟學高級研究員塞巴斯蒂安·馬拉比(Sebastian Mallaby)。馬拉比指出,這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歐洲中央銀行(European Central BankECB)在未來幾天和幾周內對希臘銀行資產的價值評估。當時希臘的銀行曾經將自己所持有的這些資產作為該國可能進行的貸款重組的抵押品。鑒於位於希臘銀行內的抵押品多數是希臘的主權債券,歐洲中央銀行可能會裁定這些抵押品本質上一文不值,並且以此為理由來否決債務重組。馬拉比指出,不管歐洲中央銀行選擇哪條道路,這都可能是一個政治決策,而並非經濟或金融決策。決策所基於的就是歐洲中央銀行的北方成員國所施加的壓力。

以下是經過編輯的訪談內容。

沃頓知識線上:希臘下一步會怎麼走?希臘政府的腐敗問題並沒有太多被觸及。

馬婁·吉蘭:在過去5年內有詳細的報告記錄政府的巨大花費。這些報告也包括了希臘政府在徵稅上的無力。希臘正在快速成為國家破產的案例。其程度不及索馬里或伊拉克,但她是一個破產的國家。政府不能徵稅。政府也沒法為自己的居民提供服務。

遺憾的是,今年1月份上臺的民粹主義政府讓事態進一步惡化。這是一個大問題。這也是為什麼歐洲人不再相信希臘的原因所在。

沃頓知識線上:塞巴斯蒂安,現在必須努力去改變的主要方面是什麼,至少讓希臘開始出現轉機?

塞巴斯蒂安·馬拉比:也許已經為時過晚,因為人們對希臘的信任已經徹底被摧毀。自今年1月份當選以來,希臘的領導人一直在變來變去。他們先是表示自己希望進行談判,此後又譴責談判物件對自己進行敲詐勒索。希臘媒體將德國人描繪成納粹分子。這其中的惡意太過明顯,而且信譽度太低,甚至即使希臘總理阿萊克斯·齊普拉斯(Alexis Tsipras)表示自己願意接受某某某條款,並且承諾明天就會進行相應的改革,我想債權人群體中沒有人會願意去相信他。

沃頓知識線上:據說齊普拉斯先生曾經宣稱,他認為現在達成協議的難度要比上周降低不少。你相信嗎?

馬拉比:他在開玩笑……原因有一個。他似乎相信談判受限於德國是否讓步,以及債權人在一定程度上認為他在希臘沒有民主合法性。現在,他輕易地獲得了公投的支援,這次公投讓他的地位得到鞏固,他相信人們現在願意和他對話。

這點從一開始就是徹底的錯誤。問題並不在於希臘的政治態度和人們對他民主授權的理解。問題在於德國的政治態度,而且事實上德國沒有人想把錢給一個在他們看來浪費金錢的政府。也正是因為這個問題,德國總理安吉拉·默克爾(Angela Merkel)不會進一步讓希臘爭取到更好的交易條款。

沃頓知識線上:馬婁,公投結果讓你感到意外嗎?它究竟意味著什麼?

吉蘭:這基本上是為希臘內部自己準備的。希臘總理失去了對自身政黨的控制,並且希望能夠得到公眾對自身談判方法的支持。公投也向歐洲其他人發出了強有力的信號,在告訴大家這任政府不會願意承擔起自己的責任,真心實意地進行談判。相反,政府想要將一切交給公投,並且將所有問題都與希臘的國家榮耀掛起鉤來。

但這個問題無關榮耀。這是債務問題,是要為非常艱難的局勢找到一個解決方案。說了這麼多,我希望我們能談談德國,談談德國是否在盡一切努力。對希臘進行批判絕對是公平的。但德國在面對這場危機時所採取的立場也存在部分問題。

沃頓知識線上:馬婁,一些責任也在於歐元區的國家,在於他們的態度和他們對該問題的看法。

吉蘭:不是,完全不是如此的。問題在於他們(歐元區的其他國家)不想樹立一個先例。他們不想讓希臘拿走錢又不進行結構性的改革。但與此同時,我們必須記住,希臘在過去5年半裡一直處於經濟衰退之中。希臘的經濟已經縮水了25%。失業率依然相當高。他們沒有看到前頭有曙光。

問題在於當歐洲有如此眾多的國家在貿易方面緊密相連——因為他們最重要的交易夥伴就是同一個地區的其他成員國——你不可能讓人人同時都採取緊縮政策。

我一直在宣導德國、荷蘭和其他存在貿易順差的經濟體要提高自身的工資,從而他們的工人有更多錢來進行消費,由此也避免了他們要平衡自身的預算。但德國人並不願意如此。

如果人人都同時執行緊縮政策,那麼需求來自何方呢?我們的經濟必須有需求才能獲得發展。

沃頓知識線上:塞巴斯蒂安,在這個過程中,下一步會是怎樣?歐洲國家已經說了:我們不會再繼續走這條道路。

馬拉比:現在有34件事在同時發生。第一就是希臘政府表示他們願意繼續進行談判。估計他們將會就下一步要如何走提出一些看法。這是希臘方的政治主動權。

第二點就是歐洲債權人領導者必須想清楚自己的下一步要怎麼走,以及他們希望希臘怎麼樣。與此同時,歐洲中央銀行現在幾乎是其中最關鍵的角色。正是他們在支撐希臘的銀行,在一定程度上撐住了這些銀行。支撐他們的是中央銀行系統的授信,而中央銀行系統完全由法蘭克福的歐洲中央銀行來進行控制。歐洲中央銀行為希臘銀行提供現金,從而人們能夠到ATM機上去至少取出一點現金讓自己能夠維持生計。

歐洲中央銀行現在面臨巨大的壓力,它們不能再發放更多的貨幣,因為希臘銀行都已經破產,所以他們並不適合於傳統的貸款。如果歐洲中央銀行撤資,那麼就會導致一場徹底的災難。希臘銀行將會完全無法運營,無力為任何人提供現金。此後你會看到希臘出現物物交換的經濟,而且很快將會陷入更加糟糕的政治動盪。

沃頓知識線上:希臘在未來3個月內需要歸還歐洲中央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100億歐元。如果歐洲中央銀行宣佈他們不能再借給希臘任何資金,那也不會讓人感到吃驚。

馬拉比:為了向銀行提供流動性,中央銀行一般首先必須確定這家貸款的銀行擁有償還能力。希臘的銀行在很大程度上就是沒有償還能力,因為他們無法從本國借款人手中收回所貸款項,而且也因為經濟狀況太遭,沒有人可以償還。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就是中央銀行在向銀行提供資金時,通常會要求銀行提供擔保。在當前的情況中,擔保品就是希臘的主權債券,這也是希臘銀行自己所持有的資產。他們將這些主權債券交給歐洲中央銀行,以表示他們符合貸款條件。問題在於希臘的主權債券並不值那麼多錢,因為政府將會違約。

沃頓知識線上:我們不斷聽到人們談論希臘是否會退出歐元區。塞巴斯蒂安,這種情況可能會發生嗎?

馬拉比:這種可能性正逐漸存在。情況是在朝這種趨勢發展。歐洲人非常堅持自己的立場。希臘已經失去了信譽度,無法真正說服任何人相信他們對改革是認真的,值得進一步的金融支持。

這就像是夫妻雙方在外人看來彼此之間缺乏信任,可能會離婚。但當事雙方都不是特別願意來承認這點。他們誰都不想成為那個做出最終決定離開家的人。這就是我們現在的情況。

希臘退出歐元區對其本身來說是相當可怕的,而且對歐洲來說也是地緣政治方面的大問題,因為在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內會出現一個破產的國家,而即使這個破產的國家不是歐元區成員,她也可能會繼續留在歐盟。我相信具有創造力的政客們會想要找到解決的方法。但作為協力廠商來進行系統地分析時,在當前並不容易看出解決的方法。

沃頓知識線上:馬婁,希臘可能退出歐元區嗎?

吉蘭:是的。現在的可能性比上一周要大一些,比三個月前的可能性也要強一些,比一年前也要高一些。不能說是100%可能,但可能性很大。問題在於其他歐洲國家還願意往前走多遠?我猜人人都繼續傾向於希臘留在歐元區。貨幣聯盟的問題就在於如果有一個成員在這種情況下退出,那麼這個貨幣聯盟就不復存在了。那麼國家就可以成為成員國後又退出。這就變得更加像是固定匯率體系了。

這並非歐洲人所願。歐洲人希望能夠向世界其他地方傳遞一個資訊,即歐元區的成員資格是永久性的,是不可退出的。也正是因為如此,希臘人在這種情況下有了一定的討價還價能力,因為他們知道歐洲的所有人都會希望他們留在歐元區。

最可能的結果就是他們會找到一定的折中方案,而這主要取決於緩兵之計。他們可能會花錢買一些時間,希望希臘的政治局面可能發生改變。但關鍵點在於歐洲中央銀行會如何對待希臘的銀行?他們必須支援這些希臘銀行,否則整個希臘的金融系統和經濟都將崩潰,不管國際貨幣組織或歐盟怎麼做都無濟於事。

沃頓知識線上:事實上,希臘的銀行上周不得不關閉,這也是在告訴希臘的公民們,現任政府正在犯錯,必須馬上加以糾正。通常情況下,當銀行關閉,居民只能時不時地取出少量的金錢,那麼有很大可能會爆發針對政府的騷動。但過去希臘的情況似乎不是這樣。

吉蘭:你說得很對。希臘至少有30%至40%的人反對政府面對這場危機所採取的態度,這也足以導致那種騷動。但其中還有大量的感情因素,有大量的情感在其中。其中存在大量的非經濟考量,人們根據這些因素來判斷自己的行為。例如在這次公投中投反對票。

希臘國內,人們正逐漸處於最絕望的一種階段。這點相當危險。不僅僅這個國家即將破產。人們已經在最後意識到他們自己沒什麼可失去的。這點不太妙。這種情況的確非常糟糕,因為當人們感覺自己沒有任何可失去時,他們可能就會相當地不理性。

沃頓知識線上:但你相信歐洲領導人不會想看到希臘退出歐元區。

吉蘭:絕對不想。不同領導人都曾多次表示過這種意思。不僅僅德國和法國,包括西班牙、葡萄牙和義大利也不願意如此。其他歐洲國家的政府希望希臘能夠繼續留在歐元區。如果歐元區的成員有人退出,那麼對於這個歐洲項目來說會是一個重大的挫折。

馬拉比:也許會比這種情況更為複雜一點。至少在德國,人們也許希望樹立希臘這個例子。如果希臘退出歐元區,面臨可怕的經濟困難,可能還會出現軍事政變,然後經歷相當艱巨的時期,那麼這將向義大利等國發出信號,如果他們不治理好自己的國家,他們也將會跌下懸崖,面臨巨大的痛苦。

德國人信奉規矩和秩序。幾天前,德國財政部長沃爾夫岡·蕭伯樂(Wolfgang Schauble)曾經表示,希臘退出歐元區的話將會讓歐元區得到進一步的加強。從中你就能知道他的想法。

馬婁剛剛提出了很精彩的反駁論點,即人們不喜歡歐盟中出現破產的國家。我認為這點讓德國人頗受折磨。德國總理安吉拉·默克爾曾經與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Vladimir Putin)就烏克蘭問題打過許多交道,也充分明白其中的地緣政治風險。絕望的希臘如果得不到西方的支持,就可能轉而去向俄羅斯和中國尋求幫助。默克多不可能喜歡這種事情。我確信她懂得其中的政治風險,並且會願意繼續保留希臘。

但也有一些債權人認為:“不,原先就不應該讓希臘加入歐元區。將他們留在歐元區內會讓我們在自身原則上做出太多讓步。每次我們在自己的原則上做出讓步,我們就是在鼓勵西班牙、義大利、愛爾蘭和其他國家的民粹黨派做出不切實際的要求。也許從經濟和金融方面來說,如果讓希臘退出歐元區,也許我們的情況會更好,更加強大,甚至更加團結。”

沃頓知識線上:馬婁,你剛才話中有話。你認為希臘出現暴動的可能性在增大?你認為什麼時候會最後攤牌?

吉蘭:我們正在走向這一點。我不知道最終是否會要攤牌。但即將出現一種情況,人們不可能像往常那樣著手工作,竭盡所能來改善命運。這是因為他們已經對政府失去了信任,對政治失去了信任,對他們眼中繼續努力的最小的動機失去了信任。這就是一種極其嚴重的危險。

我認為我們即將面臨這個時刻。但相比一個月前、或者是幾個月前、6個月前,目前我們肯定是距離這個時刻更近。我們必須提醒自己希臘經濟已經經歷了5年可怕的衰退。這是很長的一段時間,希臘經濟已經縮水了近25%。

這是非常艱巨的一種情況——面對這種情況,不僅僅是希臘人,美國人或德國人也會採取同樣的應對方式。5–6年的經濟衰退,還沒有看到頭在哪裡?這是非常嚴重的一種情況。我認為在這個方面,對希臘人而言不存在什麼文化差異。他們正走向絕望,因為情況的確非常艱巨。對他們而言是非常非常困難。

此前說過,他們也是問題的一部分。這不是說這件事情發生在他們身上,然後他們無能為力。他們必須改變自己的方式。但其他許多國家的人也會有類似的反應。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欧元区能否再次成功采用缓兵之计?."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20 七月, 2015]. Web. [24 May, 2022]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8650/>

APA

欧元区能否再次成功采用缓兵之计?.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5, 七月 20). Retrieved from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8650/

Chicago

"欧元区能否再次成功采用缓兵之计?" China Knowledge@Wharton, [七月 20, 2015].
Accessed [May 24, 2022].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8650/]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