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投資者應該在乎希臘危機嗎?

希臘戲劇已經變得越來越糟了。6月30日,希臘成了第一個未能按時償付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簡稱IMF)債務的發達國家。同一天,希臘在最後一分鐘請求延長第二輪救助的努力也宣告失敗,獲取數十億歐元資金的可能性非常渺茫。

銀行和股票市場已經關閉一段時間,自動取款機限制取款數額,就在希臘面臨日益嚴峻的形勢時,“算總帳”的日子即將來臨。7月5日,希臘人將就是否接受債權人的最新貸款條件舉行公投。贊成票意味著希臘留在歐元區,“反對”票則會加速“希臘退歐”(Grexit)

雖然歐元區市場因為希臘危機陷入混亂,但美國市場的反應則要冷淡得多。希臘銀行關閉的前兩天,道鐘斯工業平均指數(Dow Jones Industrial Average)、標準普爾500指數(S&P 500)和納斯達克綜合指數(Nasdaq Composite)均下跌了1.8%。相比之下,跟蹤歐元區公司股票的歐洲斯托克50 指數(Euro Stoxx 50 Index)在同期則下跌了11%,而跟蹤希臘股票的Global X FTSE Greece 20 ETF則暴跌了19%。

因為投資者紛紛逃往更安全的避風港,美國、德國和英國的債券價格在希臘關閉銀行的當天應聲上漲。但2015年8月期的黃金期貨價格出現下跌。總體而言,2015年的反應,比2012年的潰敗要溫和得多,造成那次潰敗的恐懼來自希臘的違約和擔心希臘退出歐元區。

那麼,希臘的債務危機會給美國投資者造成什麼影響呢?“對我們的影響不會很大。”沃頓名譽退休金融學教授傑克·古藤泰格(Jack Guttentag)談到。“在全球金融體系中,希臘是個小角色。我覺得美聯儲(Federal Reserve)不會有人多麼擔心希臘違約會波及到我們。”

希臘的GDP大約為2,500億美元,與康涅狄格州或路易斯安那州的GDP相當,僅為加利福尼亞州GDP的八分之一。古藤泰格談到,歐元區發生的希臘危機,與波多黎各可能發生的債務違約類似,都不會對美國市場造成多大影響。

“希臘確實是個很小的國家。”沃頓商學院商業經濟和公共政策學教授肯特·斯邁特斯(Kent Smetters)對古藤泰格的觀點表示贊同。他接著談到,美國投資者在希臘的外國直接投資總額還不到20億美元。“即便美國投資者因為宏觀經濟因素或政治因素虧掉了在希臘的全部外國直接投資,損失也只相當於標普500指數下跌0.31個點。”

當然,希臘3,230億歐元的債務並不是小數目。然而,“最多只有20%的債務是由私人投資者持有的。”斯邁特斯談到。希臘的大部分債務都不在私人投資者手裡,而是由歐洲中央銀行(European Central Bank)、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歐元區其他國家——特別是德國——持有。“但是,即便我們把他們的債務全部加起來,也只占全球債務市場1%的大約四分之一。”斯邁特斯補充談到。

金融危機傳染的風險今天也變得更加有限了。經歷過2012的希臘債務危機之後,歐洲的債權人和中央銀行現在的準備更充分了。當時,歐洲央行行長馬里奧·德拉基(Mario Draghi)安撫投資者稱,歐洲央行“不惜採取一切措施”維護歐元的穩定。“儘管沒有向希臘的銀行提供借款,不過他會為葡萄牙、西班牙和義大利的銀行提供充足的借款,以防範希臘危機擴散到其他國家。” 沃頓商學院金融學教授傑瑞米·西格爾(Jeremy Siegel)談到。“其結果是,那些國家將不會受到希臘經濟動盪的影響。”

西格爾還補充談到,雖然美聯儲會考慮到市場對希臘局勢的擔憂,不過他認為,這次危機“不會造成市場的持續緊張”。他認為,其結果是,正如市場預期的,美聯儲會在9月提高聯邦基金利率以及隔夜銀行拆借利率。

的確,美聯儲9年來首次提高利率,對美國投資者的影響會比希臘危機更大。瑞銀集團(UBS)財富管理地區資產配置主管馬克·安德森(Mark Andersen)在6月16日彭博新聞社(Bloomberg News )的一篇報導中談到。提高利率將降低債券價格、提高收益率,因為新債券會提供更高的利率,既有的國債價值會降低。此外,更高的利率還會導致銀行提高優惠貸款利率,進而影響到消費者償付汽車貸款、信用卡債務和其他借款的利率。不過,利率的提高也會促進儲蓄和定期存款利率的提升。

希臘危機的長期影響

這並不是說希臘危機不會產生任何影響。“對美國經濟來說,希臘危機具有重要的潛在影響,即便不是直接影響,即使不會立刻顯現出來。”沃頓商學院金融學教授伊泰·古德斯登(Itay Goldstein)談到。“做出這一判斷的主要理由在於,希臘危機會對歐元區造成影響,而歐元區對美國經濟和美國金融市場來說顯然十分重要。從目前形勢看,希臘很可能最終離開歐元區。這將會向世界經濟發出一個信號——歐元並不像他們預期的那麼穩定。”

“就目前來看,雖然歐元區的其他國家看起來狀況很不錯,而且也沒有離開歐元區的切近危險,不過(希臘的問題)對歐元區未來的穩定性依然會有潛在影響。”古德斯登補充談到。“這個影響就是,如果希臘脫離歐元區,那麼,其他國家將來出問題時,投資者會以為它們也會離開歐元區。”他談到了由各個國家之間的多米諾效應導致的國際性金融危機,那些國家之間也沒有根本性的直接聯繫,比如20世紀90年代東南亞危機引發的危機傳染。

沃頓商學院金融學教授克裡斯塔·舒華茨(Krista Schwarz)談到,另外,希臘危機會持續一段時間,即便該國的民眾通過公投接受了債權人開出的最後條件。“希臘將來需要更多的貸款,是否能獲得這些貸款,要視希臘的其他改革而定。”她談到。“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希臘今年的經濟混亂會讓它對貸款的需求量比以往更大,所以,希臘的改革幅度也會更大。”

舒華茨談到,2010年希臘就曾面臨著是債務違約還是留在歐元區的選擇。“哪種選擇對他們更有利尚不清楚。如果他們選擇繼續使用這一貨幣,他們就要為此付出高昂的代價。”她談到。

就這一點而言,斯邁特斯談到,自2009年以來,他就一直認為希臘會違約。“希臘的問題是結構性的,而不是週期性的。希臘不會同意為達致預算平衡而削減(支出),國際社會也不會繼續給它出錢。”他補充道,“所以,希臘只能違約。”

截止到目前,希臘危機對全球市場還只有很有限的影響,舒華茨認為,這種情況還會延續下去。“希臘是個小經濟體,而且全世界很久以前就知道這個問題了。”她補充談到。“不過金融傳染的效應是很難預測的。”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美國投資者應該在乎希臘危機嗎?."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16 七月, 2015]. Web. [24 May, 2022]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8599/>

APA

美國投資者應該在乎希臘危機嗎?.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5, 七月 16). Retrieved from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8599/

Chicago

"美國投資者應該在乎希臘危機嗎?" China Knowledge@Wharton, [七月 16, 2015].
Accessed [May 24, 2022].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8599/]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