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貨緊縮:為什麼歐洲的問題是所有人的問題

通貨緊縮的力量在歐洲攪起了紊流,促使歐元區領導人最終求助量化寬鬆(quantitative easing,簡稱QE)的手段來刺激經濟增長。12月的報告顯示,歐元區的年通貨膨脹率降低到了-0.2%,通縮的事實已變得昭然若揭。自2009年以來,歐元區的通脹率首次出現負數,從而,歐洲疲弱的經濟復蘇成為該地區的首要議題。

令人遺憾的是,通貨緊縮並不僅僅是歐洲的問題,它還會對全球各個國家造成影響,尤其是美國和中國等重要經濟體。“歐洲的規模足以將其通縮問題‘出口’到世界的其他地區。”沃頓商學院金融學教授克裡斯塔·舒華茨(Krista Schwarz)談到。

“歐洲在全球市場中佔有25%的份額。”沃頓商學院管理學教授、勞德管理與國際研究所( The Lauder Institute)馬婁·吉蘭(Mauro Guillén)補充談到。“美國和中國都向歐洲出口。實際上,通縮的根本問題在於,它會導致全球經濟增長極度放緩。”

一個健康指標

一個國家的通貨膨脹率為2%,是被人廣泛接受的一個健康指標。諮詢顧問機構凱投國際宏觀經濟諮詢公司(Capital Economics)發佈的一份報告稱,在全球90個經濟體中,目前只有四分之一的經濟體通脹率低於1%,其中的一半已陷於通縮。“沒有哪個重要經濟體面臨嚴重的通脹問題。甚至連美國的通脹率也很有限。”巴黎HEC商學院戰略和商業政策教授、沃頓麥克創新管理研究所( Mack Institute for Innovation Management)高級研究員奧利維爾·沙坦(Olivier Chatain)談到。

通貨緊縮是指一般價格水準下降,因為沒有通脹壓力,商品和服務的價格會變得更便宜。公司的利潤減少,現金流遞減。從而,導致裁員、凍結工人聘用,失業率就此提高。通貨緊縮是美國“大蕭條”(Great Depression)和最近20年日本經濟停滯的一個主要原因。

“通常情況下,在面臨消費需求疲軟的企業中,員工工資水準不會像價格下降得那麼多。”沃頓商學院商業經濟和公共政策教授肯特·斯邁特斯(Kent Smetters)解釋說。“這樣的不對稱會造成更多人失業,因為生產商必須裁減工人,而不是降低每個人的工資。”

此外,因為消費者用於支出的金錢更少,所以,人們對商品和服務的需求降低,從而導致商品過剩。另一個現象是“消費者延遲購買”(consumer deferral),這時候,人們會在價格將來會降低的可能性上“賭一把”,所以,會延遲購買,比如,以後再添置新沙發等。其結果是,商品在市場中的流通速度大大減慢。此外,因為認為價格還會下降,所以,投資人會延遲投資。因為金錢的價值下降,貸款的償付代價也會變得更高。

“隨著歐洲價格的下跌,歐洲出口商品會變得更便宜。更重要的是,歐洲中央銀行(European Central Bank,簡稱ECB)採用量化寬鬆政策的目的是為了壓低歐元的匯率。”舒華茨談到。“這會導致向歐洲出口的產品更昂貴,從而造成通縮惡化。不過因為歐洲向美國出口的產品會變得更便宜,所以,美國的通脹率會下降。(歐洲通縮的)潛在影響非常大。”

不過量化寬鬆政策對歐洲的交易夥伴來說是個好消息。美聯儲(Federal Reserve)官員對此舉表示支持,因為從更長時期來看,歐洲經濟更健康符合美國的利益,舒華茨補充談到 。

舒華茨還談到,石油價格的下跌也加劇了搖搖欲墜的歐元區經濟的通縮效應。自去年6月以來,石油價格已經下跌了60%。“石油價格下跌造成的額外通縮效應可能是短暫的,但歐洲離2%的通脹目標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歐元區平均11.5%的失業率等其他因素,同樣不利於歐洲鋪就一條暢通的復蘇之路。

量化寬鬆有用嗎?

為了療救通縮之疾,歐洲央行稱,將在3月推出量化寬鬆計畫這一“解藥”。這是歐元區等待已久的一劑解藥。歐洲央行行長馬里奧·德拉吉(Mario Draghi)表示,該計畫包括通過購買政府債券和私營部門資產注入1.1萬億歐元(1.3萬億美元),相當於每月注入600億歐元(690億美元),直到通脹率出現改善跡象。

吉蘭認為,這一目標的實質是通過印鈔加速通脹。投資者和消費者將會看到價格的上漲,所以,這一計畫的出發點是推動經濟活動。但歐元區的量化寬鬆政策已姍姍來遲。當較低的通脹率水準首次出現上升的警示信號時,美國已在逐漸取消6年前實施的量化寬鬆政策了。

吉蘭談到,在歐洲,決策者——不只是歐洲央行,也包括德國、芬蘭、奧地利和荷蘭——本應該更早考慮到防範該地區在8年中發生三次經濟衰退的影響。每次經濟衰退,都伴隨著失業率的上升。“年輕人和年齡較大的人很難找到其他工作,所以,社會局勢相當嚴峻。人們沒有足夠的錢用於開銷。”

沙坦談到,沒人知道量化寬鬆計畫會在多大程度上緩和歐元區的通貨緊縮狀況。“我的感覺是,通貨膨脹率會稍稍上升,但上升幅度不會很大。這樣的結果很好,也是必要的,但有些晚了。雖然通脹率不會反彈到2%的水準,不過較為寬鬆的政策是讓通脹率不斷反彈到合適水準的先決條件。”

同樣值得一提的重要一點是,量化寬鬆政策在歐元區19個成員國的作用不會像這種政策在美國發揮的作用一樣。“總體而言,歐洲解決這個經濟問題的潛力和可資利用的管道比美國更少。其效果可能也會更弱些,不過結果還很難說。”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rganisation for Economic and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簡稱OECD)的經濟學家埃克哈德·沃澤爾(Eckhard Wurzel)如是認為。

吉蘭談到,歐洲央行會購買政府債券,但這些投入不會出現在這個中央貨幣機構的帳面上。歐洲央行是其成員國中央銀行的聯合會,舉例來說,如果希臘政府違約了,那麼,遭受痛苦的並不是歐洲央行,也不是德國,而是只有希臘自己。“歐洲央行告訴所有國家,自己將購買各種這類債券,但其負擔會被放在各個國家銀行的資產負債表上。”吉蘭談到。“這個機構不會將歐洲的風險聚合到一起,而是讓各個國家自行處理自己的風險。就好比說如果俄亥俄州的失業率高企,為其負責的只有俄亥俄州,而不是整個國家一樣。這是個含義複雜的資訊,並不能讓人高枕無憂。”

不過德拉吉的計畫得以實施的唯一途徑就是得到強大德國認可。德國財政部副部長斯蒂芬·康培特(Steffen Kampeter)最近對CNBC談到,歐洲並沒有面臨通縮漩渦的危險。他在12月表示,德國的消費者需求攀上了8年的最高點,並預測稱,德國2015年的增長率會超過1%。然而,就在12月,德國曇花一現的通脹率又降低到了5年的最低水準。“你會看到,有人依然認為他們並沒有通縮的風險,所以,他們需要很長時間才能說服這些人。”沙坦談到。

與此同時,就在量化寬鬆計畫公佈之前,已經陷入通縮的非歐元區國家瑞士最近宣佈,將取消瑞士法郎對歐元匯率1.20比1的上限。“這會給瑞士經濟帶來極度的痛苦。”傑富瑞集團(Jefferies)經濟學家大衛·歐文(David Owen)在《每日電訊報》(Telegraph)的一篇文章中指出。

隨著瑞士經濟的下行,歐洲央行希望壓低歐元匯率,以便使歐元區與其他國家相比更具競爭力。目前,歐元對美元的匯率已觸及11年來的低點。“儘管沒有明確說明,不過德拉吉希望歐元與美元保持同等地位。”舒華茨談到。

為了說明歐元狀態的影響,沙坦談列舉了飛機製造商的例證——法國的空中客車公司(Airbus)和美國的波音公司(Boeing)。“美國的產品價格在歐洲可能會更高,所以,美國對歐洲的出口會減少。如果你在美國產生產品並賣到歐洲,那麼目前的形勢會讓你更加困難。”他談到。“相反,歐洲的企業則可以在美國提供價格折扣,同時還能保持持續盈利。”

中國問題

對全球經濟增長放緩的恐懼也傳到了中國。英國廣播公司新聞頻道(BBC News)報導稱,15年來,中國首次未能完成官方制訂的增長目標,這次錯失的增長目標是7.5%,同時,通貨膨脹率在12月也觸及了近5年來的低點1.5%。自11月初以來,中國政府將人民幣對美元的匯率壓低了2%。

“中國依然在非常快速地增長,但速度已低於預期。中國現在還沒有通貨緊縮的問題。銀行的帳面上有很多貸款,它們可承擔不起經濟增長下行的結果,而且經濟增長下行也會阻礙人們生活標準的提高。”吉蘭談到。

隨著產品出廠價格隨著石油價格的暴跌而下降,加之消費價格的下降,中國產品的出口價格也會降低,從而,這個國家可能將自己的通縮壓力“出口”給其他市場。此外,中國的很多部門都存在產能過剩問題,其中包括鋼鐵、水泥、化工和太陽能電池板等。《每日電訊報》稱,在最近6年中,整個亞洲的債務與GDP之比,已經從147%飆升到了207%,從而,這個地區也在經歷類似于歐元區國家經受的痛苦。

不過吉蘭談到,“亞洲的問題與歐洲不同。在最近30年中,中國、越南和韓國等經濟體的增長,一直依賴將產品銷往歐洲和美國。將來再依靠這些市場是不夠的。中國必須開發自己的國內市場。”

通縮之累

令人遺憾的是,通縮壓力很難被限定在歐洲範圍內。“歐元區是個龐大的經濟體,規模與美國相當。”舒華茨談到。全球各國的貿易關係高度相互依存,這些關係不但會跨洋運輸貨物,也會傳輸通貨緊縮。另外,不斷降低的石油價格也為全球的貨幣增加了壓力。

歐洲央行的量化寬鬆計畫應該可以緩解一些壓力——可是能緩解多少呢?“價格水準的下降主要是由能源價格的下跌驅動的,能源價格是經濟的一個刺激因素。各個國家之間的相對價格重新達成平衡,也增加了低通脹率的壓力。”沃澤爾談到。“可問題在於,通縮壓力還會導致其他問題。通縮可能會進一步加劇,從而會增強人們的通縮預期,並進而導致不利的後果。”

通縮“傳染病”可能會擴散到全世界。舒華茨談到:“通脹預期被調低,而這種預期則會成為一個自我實現的預言。”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通貨緊縮:為什麼歐洲的問題是所有人的問題."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26 二月, 2015]. Web. [13 June, 2021]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8164/>

APA

通貨緊縮:為什麼歐洲的問題是所有人的問題.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5, 二月 26). Retrieved from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8164/

Chicago

"通貨緊縮:為什麼歐洲的問題是所有人的問題" China Knowledge@Wharton, [二月 26, 2015].
Accessed [June 13, 2021].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8164/]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