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中國上演的私有化之路

        沃頓商學院的教授指出,中國的全面經濟改革在短短四分之一世紀的時間內就爲中國贏得了在全球經濟圈中舉足輕重的地位;相對於其他國家而言,在中國的經濟改革中公司從國有化向私有化轉變的這一過程更加平穩。與此同時,一個充滿活力的富於企業家精神的私有經濟部門正伴隨著國有企業在中國大地異軍突起。

 


   “儘管私有化在中國的發展十分迅速,但同時也刻有大量政府影響的烙印,”沃頓的管理學教授馬歇爾·邁爾Marshall Meyer)說道,“在中國,決不能低估政府的作用”。


 


在中國等國的經濟歷經幾十年的政府控制之後,各國政府於二十世紀七十年代後期紛紛掀起私有化浪潮。這些政府常常受到來自美國的政治壓力,他們開始意識到以政府利益爲驅動的産業經濟在全球經濟圈中已日漸衰落。經濟的增長受到限制,人民的生活水平無法得到改善。


 


這一次私有化浪潮發端于智利和英國,並隨著前蘇聯、東歐、拉丁美洲和印度的改革專案在全球範圍內擴展開來。


 


中國私有化的發展相對緩慢,原因在於重組臃腫的國有企業勢必引起大規模的裁員,政府官員對於這一後果慎之又慎。同時,私有化也遭遇來自手握重權的公司管理人員的阻力,許多公司管理人員都是中囯共產黨官員。


 


目前,國有企業的數量已經削減至僅占各行業公司總數的15%——從1996年的114,000家到2003年的34,000家——其中約50%的削減數量歸因於公司的私有化。然而,根據世界銀行(World Bank)下屬的國際金融公司(International Finance Corporation IFC2005年發佈的《中國的所有制轉型報告》(China’s Ownership Transformation顯示,現存的國有企業都是規模最大的公司,其資産總額達到中國工業資産總額的一半以上。


 


沃頓商學院的法學教授菲利普·尼科爾斯(Philip Nichols)指出,追求利潤最大化並不一定是中國政府目前私有化舉措的唯一目的。“中國政府的目標之一是維護執政黨至高無上的地位。顯然,這一點與市場經濟存在衝突,市場經濟本質上是在民衆中普及權力的民主過程。”


 


尼科爾斯說道,在經歷私有化過程的國家中,中國顯得與衆不同,一方面中國允許衆多國有企業繼續存在,另一方面,新興的私有經濟白手起家創建了許多新公司。他還補充說道:“私有化進程具有各種各樣的模式。中國模式便是在維持國有企業的同時發展私有經濟。如果國有企業無力與私有企業競爭,那麽這些國有企業將被允許退出。”


 


混合模式


 


沃頓營銷學教授張忠(John Zhang)指出,中國政府採取了一系列不同的模式剝離國有企業。其中一種方式便是通過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初期創立的證券交易所出售國有企業的股份。然而,中國股市在經歷一陣瘋狂的上漲之後,股價便開始長期走熊,其中的主要原因是上市公司的大部分股份依舊掌握在政府手中。


 


中國政府所採用的另一種模式是管理者持股。IFC的調查報告發現,在抽樣調查的企業中,公司內部人士在1996年持有被私有化公司5%的股份,而在2002年內部持股比例已經上升至32%。


 


然而在許多關鍵性行業中,政府仍繼續佔有主導地位。張教授說道,“從最初開始,中國政府就明確聲稱將控制戰略性産業部門,能源、交通、基礎商品——所有的資源産業”。他又補充說道,中國政府最後仍將保持對經濟和中國民衆的控制。


 


據邁爾估計,由於中國政府決心在關鍵行業中保持控股地位,私有經濟部門將從占GDP30%最多上升到介於40%和60%之間。他認爲,中國政府將一直掌控規模位居前100位元的企業。


 


與此同時,私有化進程在去年放緩腳步,原因在於政府因企圖使具有政治影響力的內部人士受益而飽受輿論壓力。“這一問題引起諸多爭議,”張教授說道。“人們擔心有人利用私有化而中飽私囊。”


 


爭論的焦點涉及政府在增發股份造成原有股東股份稀釋時是否需要對現有股東提供額外補償的問題,許多這一類別的股東中都是頗具影響力的家族和政治家。邁爾說道,“這一點頗具爭議,並且許多西方人士對此表示強烈反對。” “現行的做法是中國政府在非流通股上市時對現有股東提供補償。”


 


沃頓管理學教授傑拉德·麥克德默(Gerald McDermott)指出,私有化進程中的另一個過渡步驟是中央政府將國有資産轉讓給地方政府管轄,地方政府所轄的這些企業通常被稱爲鄉鎮企業(TVEs)。“顯而易見的是,傳統的國有企業主要是受中央政府掌控的重工業企業,這些企業的經營都不盡如人意,但是鄉鎮企業的表現卻非常不錯。”


 


邁爾還說道,中國政府正試圖採用新加坡模式;在新加坡,淡馬錫控股公司(Temasek Holding Pte. Ltd.)作爲政府的國有控股公司負責國有資産的投資和管理。在馬來語中淡馬錫一詞就是指新加坡。該公司現在持有新加坡航空公司(Singapore Airlines),新加坡電信(Singapore Telecommunications),星展銀行(DBS Bank,新加坡最大的銀行),以及經營頂級酒店的萊佛士控股有限公司(Raffles Holdings)的股份。除此之外,該公司還在境外投資印度的印度工業信貸投資銀行(ICICI Bank),中國的建設銀行(China Construction Bank),以及美國的昆泰跨國公司(Quintiles Transnational Corp.)等。


 


業績不佳的公司


 


中國于20033月成立了國有資産監督管理委員會(the State-Owned Assets Supervision and Administration CommissionSASAC,簡稱國資委),負責管理大型公司的國有資産,目前正逐漸成爲政府投資的控股公司。


 


其他中國公司的私有化道路所面臨的主要障礙是,其中許多政府所掌控的公司經營狀況都不佳。國際金融公司的研究發現,40%的國有公司不能實現盈利,相比較而言,僅有18%的私有經濟部門的公司發生虧損。“中國必須爲國有資産打造一個好的基礎,”邁爾說道。“否則這部分資産將因被政府耗盡。”邁爾指出,根據政府的統計資料顯示,國有企業總體是盈利的,但是事實上,大多數的利潤來自少數幾家企業,尤其是享有壟斷市場地位的電信企業。


 


同時,私有經濟在規模相對較小且資本要求不高的行業裏茁壯成長,例如汽車配件生産和服裝行業。邁爾以TCL公司爲例指出,這家最初生産風扇和家用電器的公司成立於1981年,目前的收入已達66億美元。“形形色色的私有企業正不斷湧現。他們所面臨的難題是很難獲得銀行貸款或者進入資本市場。”


 


邁爾指出,事實上這種情況難以得到改善,原因在於中國股市在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初期經歷了初期的牛市之後便長期走熊。自2002年以來中國股市已經下跌15%——這使得中國成爲全球25大股票市場中表現最差的一家,也是在這一期間唯一市值貶值的股票市場。出於對弱勢的中國本地資本市場的顧慮,中國排行居前的企業在得到中國政府的批准後紛紛赴海外上市,其中以香港居多。邁爾認爲,私有經濟主體的擴張仍將受到限制,因爲私有財産並不受中國憲法的保護。


 


俄羅斯的前車之鑒


 


<P class=MsoNormal style="MARGIN: 0cm 0cm 0pt; TEXT-INDENT: 20pt; mso-char-indent-count: 2.0; mso-char-indent-size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正在中國上演的私有化之路."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10 五月, 2006]. Web. [09 December, 2021]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772/>

APA

正在中國上演的私有化之路.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06, 五月 10). Retrieved from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772/

Chicago

"正在中國上演的私有化之路" China Knowledge@Wharton, [五月 10, 2006].
Accessed [December 09, 2021].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772/]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