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鑫贷总经理周治翰:P2P网络借贷的成本优势离不开风险控制

一方面规模成长高歌猛进,一方面是行业丑闻层出不穷,在中国金融领域,利用互联网平台帮助借贷双方实现交易的P2P(Peer to Peer)网络借贷(下文简称P2P),现在是最具争议的一个细分领域。

根据行业网站网贷之家的数据,截至2016年5月底,中国P2P网贷行业历史累计成交量已达到20361.35亿元,成功实现第2个万亿元。从发展初期到2015年10月的第一个万亿元,P2P网贷行业用时超过7年之久,第二个万亿元仅仅用了7个月时间。

同时,行业乱象丛生,2015年起,e租宝、大大集团、快鹿、中晋……多个P2P平台爆出非法集资、欺诈等事件,涉及金额动辄百亿元。今年5月,美国财政部也发布了一份报告,对P2P行业进行了批评并建议加强监管。

“互联网金融的要求比互联网高,比金融也高,为什么市场上很多P2P公司做不下去呢?可能扩张得太快,风控能力没有跟上业务发展,数据积累和风控模型的完善都没跟上发展步伐。”开鑫贷总经理周治翰这样评价说。现年39岁的周治翰是管理科学与工程专业的博士,在参与创办开鑫贷前,曾长期任职国家开发银行,长期从事助学贷款、中小企业贷款、小额贷款公司转贷款等基层金融创新业务。

开鑫贷由国开金融有限责任公司(国开金融为国家开发银行全资子公司)和江苏金农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江苏金农”,一家国有控股公司,主要为江苏省内小额贷款公司提供IT运营系统、行业辅导和培训等服务)共同出资设立,于2012年12月正式上线运营。截至2015年底,开鑫贷累计成交额超过153.80亿元,余额60.92亿元,其整体实力长期处于中国P2P行业的前10名,并保持了零逾期的行业记录。周治翰向沃顿知识在线分享了他对于行业发展的观感。

以下为经过编辑的访谈内容。

zhouzhihan_small

沃顿知识在线:监管当局希望P2P行业定位于“信息中介”,本身不涉及资金交易甚至增信业务,实践中,多数平台信息中介的收入不足以支持其运营成本,信息模式是否可行?

周治翰:信息中介这种方式在金融实践中,至少是有大量先例可循的。我们经济体中最大的信息中介是谁?上交所、深交所就是纯信息中介,应对的是有一定规模的大型企业和上市公司。而P2P领域涉足的个人消费、车贷、房贷,以及针对中小企业的供应链金融等金融服务,完全可以用信息中介这种模式。

从金融服务的技术含量和难度来说,技术含量最高、运作最复杂的,应该是属于大企业的综合性服务,它要融合各种各样的金融产品,用国开行内部的术语来叫“投、贷、债、租、证、信”综合营销,各种产品匹配起来,有的甚至涉及外汇业务以及各种各样复杂的衍生品,这是最复杂的服务。

这么复杂的服务,需要更深入的“信用介入”,在这类领域传统金融机构占比较重;但是,一些交易结构简单、信息相对公开的领域,通过技术手段或者信息披露的方式,完全可以帮助实现“信息对称化”进而帮助供需双方实现交易,比如股票市场,基于严格的信息披露制度,实现了信息中介的职能。

以前,受制于技术等因素,只能披露一些非常优质公司的信息,比如少数运营良好的上市公司,借此可以实现直接融资。而互联网出现后,其天然优势就是能够帮助解决信息不对称,由于实现信息对称的成本和门槛降低,能够享受直接融资服务的群体就有机会向下延展,向中小企业和部分个人拓展,因此,P2P这种基于互联网的信息中介,理论上是完全可行的。

沃顿知识在线:你如何看待现在P2P行业发展的困境?比如,很多平台的不良率都非常高,也缺少对融资方有效的评估。

周治翰:如果对直接融资的服务对象排个序,最上端是上市公司、大型企业,再次中小企业、小微企业,最下端是个人借贷,从实现信息对称由易到难的角度而言,一个信息中介合理的进化路径,应该是一个自上而下的演进过程,但以P2P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很多是直接从个人消费切入的,没有慢慢逐步演进,这就会有很多问题。

以Lending Club为例,最早是希望通过facebook、Twitter之类的弱相关的数据进行风险评价,但可能其进展太快,也有各种问题。而国外的信用意识、征信制度和个人数据较国内还完善很多,国内大量基于个人的P2P业务,如果没有长时间的风控技术积累,自然在运营上容易出现问题。

而从开鑫贷的发展过程来讲,也是从大型企业再逐步延展到中型企业和小型企业,我们现在尚未进入个人业务。我们的主要股东国开行本身是以服务大型企业重点工程为主的,后来逐步涉足中小企业、助学贷款业务,开鑫贷成立的时候,主要就是服务中小企业。我们认为,这种循序渐进的方式,可以更便利地实现纯信息中介的过程。

沃顿知识在线:开鑫贷目前在运营方面是如何收费的?

周治翰:从市场化运营的角度,开鑫贷是可以维持的。我们现在平台的全部收费,大约是融资金额年化1%的水平,其中高一点的1.2%,低的只有0.7%、0.8%。在现有的规模上,收费低但是仍然可以维持公司的运转,而且有能力去做一些数据上的积累和资产端的投入。开鑫贷三年的实践,至少从逻辑上和路径上证明,P2P商业模式是可行的。

沃顿知识在线:开鑫贷的国有股东背景相对比较特殊,有利于你们从股东方可以低成本去开发融资方,如果是纯市场化运作,是否会增加成本费用?

周治翰:在发展早期,由于开鑫贷是江苏省金融办支持的网络借贷平台,运营非常规范,项目要求高,省内小贷公司会推荐不少优质客户过来,同时也利于自身将有限的注册资金腾出来,追求更高的回报。而且江苏省金融办掌握小贷公司所有的后台数据,也便于开鑫贷借助IT系统对小贷公司进行事前的筛选和把控,事中、事后不间断地监控资金运用情况,进行风险控制。

三年多以来,我们自行寻找资产的业务已占到了贷款余额的3/4,很多基于银行承兑汇票、商业承兑汇票的产品已经不依赖过去的小贷体系,而且现在为止没有一笔不良,都是按期兑付。我们现在的运营成绩,完全是基于正常市场化运作的结果。

金融机构在不同的行业周期里,肯定要有不同的侧重点和选择,现在的宏观经济形势下,如果大规模做中小企业的小额贷款,可能风险会加重。我们现在小贷的余额没有增加,而且零逾期偿付的背后,也做了很多的工作化解风险,比如当融资方发生流动性问题的时候,要去协调。未来经济进入上升周期后,小贷业务的比重可能会增加。

沃顿知识在线:顺着从上往下的逻辑,开鑫贷具体是如何甄别融资方,降低风险的?

周治翰:我一直坚持的观点是:P2P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它运营的要求比互联网高,比金融也高,其发展态势肯定是要向金融技术、数据风控等方向发展,不是很多人想当然的开发一个IT系统,或者对接一些征信数据就能做了,需要有数据、有模型,而且能真正对接到相应的交易场景中去。

抛开一些蓄意欺诈的网站,为什么市场上有很多的P2P公司做不下去呢?可能扩张得太快,风控能力的提高没有跟上业务发展,数据积累和风控模型的完善都没跟上规模扩张的步伐。一个普普通通、零基础的P2P创业公司,不良率为零或者不良率很低,怎么可能?

比如国开行,无论大型企业或者中小企业的业务,做到不良率1%以下,是依靠数十年的经验积累才能做到的。开鑫贷从事小贷业务,为什么能够实现零逾期,就是因为我们开行江苏分行从2008年开始开展小贷公司转贷款业务,江苏省金融办的小贷综合服务系统从2009年开始积累运营数据,到现在已经有7年。相比于没有任何数据基础的公司来说,我们风控肯定能好得多。

资产选择和风险定价是相匹配的。我们很多供应链金融的客户,选择的融资方很多都是江苏全省民营五十强,还有江苏省在各行业排名比较靠前的企业,其中也有不少与国家开发银行有业务往来的客户,这个过程中产生了协同效应,风险情况相对比较小,他们比较高等级的信用可以向投资人提供合理且安全的回报。只有融资方的情况掌握得比较清楚,我们才敢去做,在供应链领域里,我们全部都是按期还款,风控情况非常好。

沃顿知识在线:你们的平台主要的成本支出是什么?如何保障交易规模增长带来运营收益的增加?

周治翰:开鑫贷主要支出是人力资源,我们现在有一百多个人,其次是技术投入,我们在市场投入上非常节制。在互联网金融,很多人觉得是可以赚快钱的,花大笔钱营销推广,做大规模,投资的钱烧完了,后面盈利模式不可持续,不良率如果控制不好怎么办?往往不良率一增加,承担隐形担保责任的平台就很容易崩盘。

我相信,定位信息中介,一定会存在规模效应。以现在的业务形态,我们余额已经70亿,现在的IT系统至少可以支撑余额200亿左右。相应的只要增加前端业务开发人员,以及维护合作机构就可以,要增加到200亿的话,只要再加50个人绝对可以,因此,规模效应肯定是有的,而且会越来越明显。

沃顿知识在线:是不是可以这样认为,互联网金融很难像电商一样爆发式的增长?电商规模扩张的模式没办法复制到这个行业。

周治翰:金融行业有一个特点,突然增长很快的,往往是出问题最快的。没有经过下行周期永远不能说自己风控多成功,没有经过检验做得大有什么用呢?这个行业有这个特点,就是需要时间,才能判断真正的实力。现在很多公司还没活过三年,才做了一年两年,下判断为时过早,其中一部分是一定会淘汰的。

沃顿知识在线:现在很多P2P公司开设线下门店,资产端都是从线下门店来的,如何看待这种O2O模式?

周治翰:如果没有协同优势,很多线下门店的成本很高。在O2O模式下,如果你去做线下资料的核实,对于风险的把控是有一定意义的,比如说房产证,权益证明,不可能完全凭一张照片,肯定是要做一些核实,有一些抵质押的手续也需要在线下办理。从这一点上说,如果线下是做风险控制,或者说反欺诈,我觉得是可以的。但如果卖理财产品,着重在于获取资金,成本就会很高。

很多时候,我们想当然地以为互联网金融成本低,怎么样才能做到成本低呢?其实低成本是建立在风控基础上。开鑫贷一开始就参照银行的风控理念,开展全面风控,每一个环节都是有控制的,包括员工的操作风险、系统的安全性,都会涉及到,金融行业每一个业务环节都会存在风险。

比如说开一个线下门店,信贷经理没有经过很好的培训和专业的筛选,那就可能存在很大风险。按照我们做小微贷的经验,培养一个合格的信贷经理最快需要三年时间。国开行从2005年和世界银行合作引进IPC小微贷技术,现在国内城商行、一些小贷公司使用的小微贷技术几乎都是从国开行当年引进的IPC技术中衍生出来的。

我觉得,P2P未来重点肯定还是在线上,理财端、资金获取我们肯定不会做线下,会采用统一的互联网方式的营销模式。

沃顿知识在线:在资金端方面,如何维持投资者黏性,怎样改善体验?

周治翰:我们正在改进客户服务体系,包括用户积分等级制等等,增加移动端的开拓,拓展支付渠道等,这些都在做,以尽可能改进用户服务体验。现在移动端的成长非常迅猛,微信刚开一个月,通过微信入口的投资金额已经占到总量的10%,我们APP+微信,两个移动端的注册量可能要占整体的60%。

用户黏性的话,我们的投资人和用户其实更关心两点,第一是安全,第二是收益,保证这两项的平衡,投资人就会有忠诚度,重复投资率非常高。

沃顿知识在线:P2P行业实践三年,如果想做深做透这个行业,你认为最关键是什么,有哪些经验心得?

周治翰:做互联网金融,对于传统金融机构的人要求必须更懂互联网,对于互联网出身的人来说,得更懂金融,互联网金融是技术加金融的复合体,两方面都需要加强。

传统金融机构出来的人过于强调风控,但是方便、快捷这类用户体验容易有短板,使得互联网金融的优势体现不出来。

其次,运用数据手段解决问题的思维非常重要,如果没有这种思维,成本降不下来,互联网的优势发挥不出来。感触最深的,就是这是一个对从业者素质要求非常高的行业。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开鑫贷总经理周治翰:P2P网络借贷的成本优势离不开风险控制."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05 八月, 2016]. Web. [05 March, 2024]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8868/>

APA

开鑫贷总经理周治翰:P2P网络借贷的成本优势离不开风险控制.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6, 八月 05). Retrieved from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8868/

Chicago

"开鑫贷总经理周治翰:P2P网络借贷的成本优势离不开风险控制" China Knowledge@Wharton, [八月 05, 2016].
Accessed [March 05, 2024].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8868/]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