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黑池”新曙光能否带来更强劲的监管?

一月底,美国监管机构和两家投资银行针对另类交易系统,即“黑池”系统操作中的违规行为达成解决方案,以促进华尔街的公平交易。两家银行同意支付总计超过1.54亿美元的罚款。但在沃顿商学院和密苏里大学堪萨斯城分校的专家看来,这代表着现行法律的执行不力和杀鸡儆猴的失败。他们补充道,监管机构应加强对高频交易,例如通过黑池系统进行交易的监管,发现系统中的风险。

就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以下简称“美国证交会”)宣布巴克莱资本公司(Barclays Capital)和瑞士信贷证券公司(Credit Suisse Securities)同意就联邦证券黑池监管法律违规案达成协议后,一场关于监管方式的辩论随之而来。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宣布对两家公司也采取了相应行动。

最终,巴克莱公司承认不法行为,并同意支付7000万美元的罚金,这笔罚金由纽约州和美国证交会分享。瑞士信贷证券公司同意支付8430万美元解决指控,其中6000万美元归纽约州和美国证交会,其余2430万美元非法所得和判决前利息归美国证交会作为其他违规行为的罚款。美国证交会执行部门部长安德鲁·席拉斯尼(Andrew Ceresney)表示,“这是美国证交会有史以来判决的最大笔罚款,涉及两家最大的另类交易系统,这表明了公司如果误导订户,他们将为此付出高额的代价。”

在黑池系统中,一些精明的交易人可以在挪动大量股票的同时,不惊醒那些可能利用此类信息为个人谋取利益的交易人。这些股票占美国市场上交易总额的15%,此类机制是为了保护特定股票中的大型投资者免受价格突然跳水的影响,而这些价格跳水可能是由与股票基本面无关的因素造成的,沃顿法律研究和商业伦理教授彼得·康迪布朗(Peter Conti-Brown)解释道。他说,“这一问题并非个案,日间交易人正在受到欺诈。是银行在撒谎,他们将产品卖给客户,产品的全部优势已经在私下里剥除殆尽。”

密苏里大学堪萨斯城分校经济学和法律教授威廉姆·布莱克(William Blcack)表示,“这是法律执行不力和不树立先例的高昂代价。”布莱克是欺诈预防研究院(Institute for Fraud Prevention)的前执行主任,最近他帮助世界银行制定了反腐败措施,主要打击白领犯罪。他说除了惩罚投资银行的违法行为,监管机构必须对这些违规案提出异议,即使最终败诉,也可以以儆效尤。

“树立案例典型是盎格鲁-撒克逊体系的天才之处之一,它可以提高效率,”布莱克说到,“问题是如果你缺乏资源的话,清算总是看起来比较高效,但是最大的效率通常来源于不清算。”如果监管机构因为法院驳回其对此类交易舞弊行为的司法权而败诉,他们可以去国会,“要求国会来解决,”他补充道。

康迪布朗和布莱克在天狼星卫星广播公司111频道沃顿商业电台“沃顿知识在线”节目中探讨了监管机构治理不当交易时的措施。

一个失败的解决方案

根据纽约州总检察长艾瑞克·施奈德曼(Eric Schneiderman)的新闻公告,“巴克莱公司将其客户暴露于那些敛财的交易人,它本来承诺保护客户免受这些交易人的压榨。“巴克莱以歪曲手段管理其黑池系统,藐视监管工具,在数据推送方面误导订户,特别是当数据推动涉及到重大利益的时候,”美国证交会市场舞弊小组联合组长罗伯特·科恩(Robert Cohen)说到。

施奈德曼表示,瑞士信贷证券公司设立并运行着一个非公开平台,使两家高频交易公司能够秘密地根据瑞士信贷证券公司其他客户提交的指令直接交易。美国证交会表示,银行通过该平台“接受、排列和执行了超过1.17亿个亚美分指令”。

布莱克认为这些违规行为“罪大恶极”,“黑池本应该是一项保护一般投资者的伟大改革”,他们承诺保护投资者的姓名,仅以投资类别来指代,“结果这些作为小额投资者的救世主和保护者被售出的黑池与那些高频交易者暗渡陈仓。你觉得你自己是安全的,因而放松警惕,但其实你被这两个最大的黑池操作者骗了。” 

法律制定缓慢

布莱克对制定高频交易监管法律的缓慢进程和进展不足表示失望,因为高频交易占到所有证券交易的一半以上,在期货市场上的占比甚至更高。他指出,欺诈和内幕交易领域的法律制定正在平稳推进,在高频交易领域却并非如此,“随着新的事实和制度的出现,我们在这一类型案例、法律法规、双方之间的争议的认识有了一些进步,学术圈对内幕交易的定义方面取得了进展。”

“但在高频交易和黑池方面我们并没有取得进展。即使知道它们的准确名称,但随着它们的持续增长,也变成可神秘的未知事物。”布莱克是里根政府的一名金融监管,曾是联邦住房贷款委员会的诉讼主任和联邦储蓄贷款保险公司的副主任。

康迪布朗指出,黑池监管措施的起飞是在2014年3月,当时迈克尔·刘易斯(Michael Lewis)针对高频交易写了一本新书——《快闪大对决:一场华尔街起义》(Flash Boys: A Wall Street Revolt)。“是不是只有通过这种方式我们才能实现一点儿问责,是不是只有媒体新闻才能发挥作用?”康迪布朗发问。“新闻可以起到很好的作用,但这只是棍棒的一端,另一端是通过解释、探索和利用法律和政府的力量来解决这些问题,但另一端并没有跟上。”

事实上,数年来高频交易都已经在监管雷达的区域中。美国证交会早在2011年10月就对其他六起案件中的黑池系统和其他另类交易系统提出指控,共收获罚金4350万美元。2014年3月,施奈德曼要求采取更强硬的监督管理和市场改革,以取消向高频交易者提供的不平等优势。施奈德曼办公室随后与汤森·路透社(Thomson Reuters)、商业新闻社(Business Wire)和其他商业数据公司达成协议,终止后者为高频交易者提供不公平优势的商业实践。

2015年3月迈克尔·刘易斯在《名利场》杂志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写道,“股票市场中的营私舞弊不应被轻描淡写为对冲基金大亨和聪明的科技通之间的一场纠纷。即使是那些地下室的小额交易人也有他们的交易成本。”

监管机构能够做些什么?

布莱克和康迪布朗认为监管机构需要调动更多的资源推动高频交易监管法律的执行,主要是因为这些高频交易发生的频率。“美国证交会不具备调查能力,”布莱克表示。他还谴责共和党“试图阻碍监管机构获得预算以采取现代技术来解决来研究这些问题。”

康迪布朗认为,不需要通过制定更多法律来赋予美国证交会或其他监管机构更多权威来惩罚不当交易行为。但是,“如果人们对此类案件持续关注,我们就有可能看到美国证交会把其稀少的资源重新向执行方面分配。”

“这是决心与法律的较量,”布莱克也认同。他认为监管机构“缺乏将精英银行家投入监狱的决心”。他将巴克莱和瑞士信贷集团看作连环罪犯,“他们数十万、数百万次违规,却并没有人因此坐牢。”

康迪布朗表示,“令人担忧的不仅是欺诈,还有系统风险。”他思考是否需要设立一个“独立的联邦机构来惩治这些违规行为”。他还指出全球的监管机构都在整治高频交易,包括日本、意大利和巴西的监管机构。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华尔街“黑池”新曙光能否带来更强劲的监管?."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22 二月, 2016]. Web. [05 March, 2024]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8716/>

APA

华尔街“黑池”新曙光能否带来更强劲的监管?.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6, 二月 22). Retrieved from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8716/

Chicago

"华尔街“黑池”新曙光能否带来更强劲的监管?" China Knowledge@Wharton, [二月 22, 2016].
Accessed [March 05, 2024].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8716/]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