奖励冒险:为什么私募基金的冒险范围应该超越“金砖国家”

这个世界从来都不缺少危机。无论是极端伊斯兰组织伊斯兰国(ISIS)入侵了另一个城市,还是加沙地带的冲突再一次升级,地球会成为很危险的地方。在新兴市场投资,尤其是在混乱时期,可不是胆小的人能干的事情。但对富有超前思维的投资机构来说,睁大眼睛——同时敞开钱包——走进新兴市场,却可能获得丰厚的投资回报。

当然,私有资本早就看到了新兴市场中这种风险与投资回报之间的关系。但阿布拉吉集团(The Abraaj Group)最近在纽约举办的“美国全球成长型市场论坛”(U.S. Global Growth Markets Forum)出现的新思路认为,这些市场正在经历一场那些希望获得长期丰厚回报的投资者无法视而不见的结构性转变。

“新兴市场正在发生的情况,以及大部分新兴市场的增长,是个结构性问题,也是个转型问题,而且并不是个一次性事件。”在本次论坛中发表演讲的一位世界银行(World Bank)前官员谈到。“它们会从根本上显著改变世界经济全球化的格局,而且具有重要意义。”

他认为,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新兴市场都会是世界经济增长的引擎,这一称号以前属于发达国家。这些新兴市场的增长速度已经超过了发达经济体:120个被归为新兴市场的国家,年度GDP增长速度一直是(发达经济体的)2到3倍。

此外,机会也并不仅限于让人耳熟能详的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这些“金砖国家”(BRICS),拉丁美洲的大部分国家、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和东南亚同样机会多多。“只关心对金砖国家的讨论会让你错失良机。”那位官员谈到。

然而,过时的假设仍然让想在其他市场深入挺进的投资者感到恐惧。举例来说,因为最近20年来,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很多国家进行了来之不易的改革,所以,非洲比大多数地区都更好地抵御了最近这场全球性金融危机的冲击——从表面来看,这一结果似乎有违直觉。

虽然来自发达国家的投资者在是否进入的问题上还在踌躇,但中国和印度——它们本身也是新兴市场国家——则在锐意进取。的确,它们的行为证明了新兴市场最近正在发生一场结构性转变:这些经济体之间的贸易和投资正在爆炸性增长。资本从发达国家流向新兴市场的旧有格局正在蜕变。

我们来看看以下数据:15年前,新兴市场国家之间的贸易活动和投资活动只占全球贸易和投资总额的3%。今天,这一比例已经高达25%。确实,来自新兴市场的外国投资,有三分之一都流入了其他新兴市场。

论坛一位主题发言人谈到,如果美国的企业不更快行动起来,那么,它们就把先发优势拱手让给了中国和印度等国家。不过,这也正是私募基金介入其中,成为有效利用新兴市场机会的先行者的良机。

随着新兴市场中产阶级或者说消费阶层的崛起,那里的机会已昭然若揭。论坛的另一位发言人谈到,举例来说,在最近30年里,3亿中国人已经进入了这一阶层。他还接着谈到,专注于中产阶级不断增长的地区,是个正确的长期战略。随着财富的增长让他们更有鉴别力,消费者也变得更精明了。“购买决策精明程度的发展速度,比我们想象得快得多。”那位世界银行前官员谈到。

另外,某些创新也源自新兴市场,之后才流入了发达国家——颠覆了技术由发达经济体创造,之后流向中等发达国家,很久以后才流向新兴市场的传统周期。现在,很多创新首先由新兴市场推出——因为那些国家传承的基础设施通常不足,所以这些创新在那些国家很有必要——之后流向西方国家。举例来说,在苹果(Apple)和谷歌(Google)引入美国之前很久,肯尼亚就发明了移动支付(mobile money)。这也是正在发生的结构性转变可为私有资本创造大量机会的表征之一。

不过该论坛的一位发言人告诫说,投资者应该采用恰当的策略进入这些市场。一个来自中国的经验是,他们通过跨部门的投资与对方建立亲善关系并获得影响力。举例来说,一家中国银行可能会给一个非洲国家提供贷款,之后,在那个国家建设学校、铁路和港口。美国的企业和私有资本往往不会考虑这种方式。

在噪音中发现有用的信息

当一场危机冲击某个新兴市场时,资本往往会出逃。但一位资深记者在论坛中谈到,这种思维是不成熟的。“在这些市场,人们对地缘政治的恐惧和歇斯底里式的反应比对实际情况的反应要强烈得多。”他谈到。“媒体行业很愿意披露这些危机,公众也很容易受到惊吓。”结果怎么样呢?“事实上,局势的变化并没有人们预期得那么大。”他谈到。

论坛的另一位发言人谈到,所以,(判断形势)需要超越报纸的头条报道。应该重新检视最初吸引投资的那些投资题材,比如快速增长的人口不断增长的消费需求等。如果这些没有改变,就应该留在原地不动。“投资者在新闻报道中应该关注影响基础趋势的正确的事情。”一位发言人谈到。

举例来说,一家私募基金的合伙人谈到,即便在“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之后,他们机构也一直坚持在埃及的一个医疗诊断企业投资,因为那里存在对医疗保健服务的持续性强劲需求。这家企业最终在伦敦证券交易所(London Stock Exchange)挂牌上市了。“即便在政治动荡中,如果你立足长远,你仍会发现,有些部门还是会不断增长的。”他谈到。

另一个例证是突尼斯。作为“阿拉伯之春”的发源地,投资者在动荡爆发时纷纷出逃,这个国家因此经历了股票市场和货币汇率的大幅下跌。但是,对基本面的审视表明,因为消费趋势变得更为强劲了,GDP在动荡期间仍在继续增长。

有一家私募基金的大部分投资依然留在突尼斯,该机构投资的企业包括:鸡肉生产商Gallus,制药公司Unimed和Opalia,塑料公司PEC,以及松饼生产商Moulin D’or。该机构是在“阿拉伯之春”爆发两周后收购的Unimed,大约两年后,该机构将Opalia出售给了一家意大利公司,并从这笔交易中获得了32%的回报。

论坛的一位发言人谈到,的确,正如突尼斯的例证表明的,避免将宏观经济指标和微观经济结果错误地混在一起是至关重要的。为了将两者区分开来,很重要的一点是,要细致地了解各个新兴市场,而不是对整个地区一概而论。委内瑞拉的负面报道很多,但这并不意味着整个地区的经济发展潜力都会受到负面影响。投资也可以选择性地进行:有一个投资者就只关注54个非洲国家中14个国家的六、七个部门。

投资者之所以常常会在新兴市场中损失金钱,是因为交易对手不能抓住潜在市场机会,而不是因为政府或者宏观经济状况发生了改变。“交易对手是我们投资过程中的最大风险。”论坛的一位发言人谈到。“很显然,我们也要面对商业风险和运营风险——这些也是我们必须要面对的风险。”

此外,汇率风险也是个重要问题,不过论坛的一位发言人建议说,投资者应该关注的是投资的纯收益。举例来说,如果一位投资者购买了一家年增长率为20%的公司,那么,在遭受一轮汇率冲击后,她仍能获得15%的投资收益。那么,恰当的收益率应该是多少呢?那位发言人谈到,假设公司的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EBITDA)的年复合增长率在20%左右,那么,投资收益应该在25%到30%之间。

论坛的一位发言人谈到,虽然投资者对某个新兴市场的腐败无计可施,不过事实证明,腐败对投资回报的影响很有限。他所在的机构一直审慎选择投资的地区。“我们不会在非洲全部54个国家投资,而是只关注四个国家,这些国家的民主化进程(在不断进步),政府亲商,人们也希望政治环境变得更好。”他谈到。

案例研究:医疗保健

医疗保险是世界任何一个地方都不可或缺的服务,但新兴市场在这一领域支出的增长速度比发达国家快3倍。此外,城市化也推动了癌症和糖尿病等疾病发病率的增长。可当一个国家没有足够的医生和足够的医院病床,但需求仍在不断增长时,私有资本怎么有效利用医疗保健市场中的机会呢?发达国家拥有的医生最高可达新兴市场的10倍,前者的医院病床最高则可达后者的8倍。

一家私募股权投资机构的策略是,从购买一宗基础资产开始,比如,一个城市中最好的医院。这样的医院往往都有医疗专家,当新注入的资本为医院的扩展提供了资金支持时,那些医疗专家则可以吸引更多的医生加盟。此外,该投资机构还会引入管理人才和临床创新。将资产置于当地人可以负担得起的经济生态中是至关重要的,开始的步骤应该是降低拥有更高效率的设施的建设成本。“如果你(的成本)身处市场的最高端,那么,你的成本结构就无法延续下去。”一位发言人谈到。

如果没有足够的心脏病医生等医疗专家,那么,医院可以培训年轻的医生、心脏科护士和社区工作者在紧急情况下参与诊疗,并参与穷人的救治工作。举例来说,在印度,由社区工作者运作的高质量透析,每次透析治疗只需20美元就可以产生与西方国家同样的治疗效果。

去了解这样的细节对投资者充分认识市场是至关重要的。“派出‘先遣部队实地调查’,在那些国家安插一些能说当地语言、了解当地文化的人是很重要的。”一位发言人谈到。“商业冒险失败有50%是因为他们无法进行跨文化沟通。”

此外,还需要了解当地消费者看重的是什么——是质量吗?还是价值?另外,要了解当地的商业实践。论坛的一位发言人谈到,举例来说,在中国,用免下车订餐窗口(drive-thru window)订餐并不符合当地人的习惯,不过他们会不下自行车购买餐食。“这些都是细节问题,不过有时候我们会想当然从事。”她谈到。“这些细节也是成功的秘密所在。”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奖励冒险:为什么私募基金的冒险范围应该超越“金砖国家”."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18 六月, 2015]. Web. [30 June, 2022]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8503/>

APA

奖励冒险:为什么私募基金的冒险范围应该超越“金砖国家”.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5, 六月 18). Retrieved from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8503/

Chicago

"奖励冒险:为什么私募基金的冒险范围应该超越“金砖国家”" China Knowledge@Wharton, [六月 18, 2015].
Accessed [June 30, 2022].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8503/]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