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银行和司法部的和解协议对银行业意味着什么?

在美国司法部与单一机构达成的史上最大和解协议中,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简称BoA)8月21日同意支付166.5亿美元,以平息联邦和州执法机构对其在金融危机期间在抵押贷款相关业务上欺诈的指控。这项和解协议紧随另外两项和解协议而来,去年,就金融危机期间的欺诈指控,司法部与摩根大通(J.P. Morgan Chase & Co.)和花旗集团(Citigroup)达成了协议。

在美国银行的这笔总支出中,大约有100亿美元将用于与联邦和州达成民事诉讼和解,70亿美元将用于为消费者解困,其中包括“水下贷款”(underwater loans)(指房屋现值低于抵押贷款)房贷本金减免、为信用良好但目前身处困境的借款人提供新贷款、社区帮扶以及提供经济适用出租房等。此外,该银行还将接受一家独立监督机构对其遵守这一协议的监督。

美国银行与司法部就该项协议进行了一轮持久战,该银行拒绝为美国国家金融服务公司(Countrywide Financial Corporation)和美林证券公司(Merrill Lynch)在2008年之前的行为——也就是美国银行购并这两个机构之前的行为——承担重要责任。据媒体报道,在持续数周的时间里,美国银行一直坚持支付低于司法部要求的总额,直到6月30日曼哈顿地区法院法官杰德·拉可夫(Jed Rakoff)的一纸裁定书打破僵局。媒体报道还谈到,拉可夫在另一宗抵押贷款欺诈案中作出了对美国国家金融服务公司不利的判决,同一天的晚些时候,美国司法部长埃里克·霍尔德(Eric Holder)给美国银行首席执行官布莱恩·莫尼汉(Brian Moynihan)打电话威胁称,如果第二天该银行不能提高和解协议金额,将对其提起诉讼。美国银行的态度就此温和起来,并开始与政府展开最后阶段的谈判。

在和解协议中,美国银行承认,美国国家金融服务公司和美林证券将住宅抵押贷款证券(residential mortgage-backed securities,简称RMBS)销售给投资者时,没有披露证券包标的贷款质量渐趋恶化的信息,从而最终导致投资者遭受重大损失。房利美(Fannie Mae)、房地美(Freddie Mac)和联邦住房管理局(Federal Housing Administration,简称FHA)就是受到美国银行未能披露精准信息行为误导的部分机构。

大到不能倒

对霍尔德来说,这个金额创纪录的和解协议,有助于平息人们对他的批评,他因为在2008年信贷危机爆发期间未能追查大银行的问题而招致批评。去年,霍尔德在参议院司法委员会的一个听证会上说,某些银行因为规模过大,检察官无法在不顾及它们对经济系统影响的前提下追查它们的问题——这一立场被评论人士嘲笑为“大到不能倒”(too big to jail)。迄今为止,司法部已经对几宗民事案件和刑事案件——向需为金融危机中抵押贷款证券欺诈行为负责的个人提起诉讼的案件——展开了调查。

对美国银行首席执行官莫尼汉来说,这个他用了四年半的时间指挥战斗而最终与司法部达成的和解协议,可以让该银行将金融危机时代的问题抛诸脑后。美联储(U.S. Federal Reserve)今年接受了该银行的新资金计划,允许该银行再次分红,就此,莫尼汉已经开始描画美国银行的未来图景了。对华尔街而言,“虽然这个协议的金额比与摩根大通达成交易的数额更大,但总体而言,和解协议得到了金融市场的认可。”沃顿商学院金融学教授克里斯塔·施瓦茨(Krista Schwarz)谈到。“金融市场只想让这些不确定性尽快过去。”

错失目标

对美国银行来说,一纸总额达创纪录的166.5亿美元的和解协议是不是真的那么糟糕呢?宾夕法尼亚大学法学院的专家认为,从很多方面而言,这个协议都没有击中目标。施瓦茨谈到,其一是,“为消费者解困部分的金额,并没有标题数字显示得那么庞大。举例来说,虽然这部分数额包括美国银行持有的抵押贷款本金减记,但从根本上来说,这部分本金总归是要减记的,因为他们反正也无法收回了。

专家们还谈到,此外,这个和解协议并不会使受到伤害的人获得直接赔偿受,那些对此负责的人也不会受到惩罚。“这纸协议的核心是在证券化交易中欺骗投资者。”宾夕法尼亚大学法学院公司法教授戴维·斯基尔(David Skeel)谈到。“我理解人们希望帮助房主的愿望,但基于其他违法行为的诉讼似乎对他们只有间接的帮助。这纸协议有很强的政治色彩,也有些武断。”沃顿商学院商业经济学和公共政策教授肯特·斯迈特斯(Kent Smetters)谈到,他认为,那些受到这纸数额巨大的协议惩罚的人——也就是美国银行目前的股东——并不是违法的人。“我最关注的是谈判双方面临的利益冲突问题。政府有获得大量罚款收入的动机,而银行高管也有开出大额支票的动机,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他们认为,政府以后将不再对自己提起其他民事诉讼和刑事诉讼。不过我担心的是,该银行股东的利益并没有得到恰当的代表。”

此外,因为美国银行在危机之前采用宽松的抵押贷款审核标准而深受其害的消费者也很不遂心,虽然不同的消费者构成的整体可能从中获得好处。到目前为止,“那些持有无法偿付的次级抵押贷款的人,以及2008年之前的抵押贷款市场最终使其丧失住房的人,并没有被(和解协议)纳入视野。”宾夕法尼亚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法律与经济研究所(Institute for Law and Economics)联席主任威廉·布拉顿(William Bratton)谈到,该研究所是宾夕法尼亚大学法学院、沃顿商学院和宾夕法尼亚大学经济系联合组建的一个研究中心。

还有一些受到伤害的人也没有获得补偿,沃顿商学院会计学教授凯瑟琳·施兰德(Catherine M. Schrand)补充谈到。“从美国银行的行为对(总体经济)危机的‘贡献’来看,还有更多的人遭受了间接伤害,但这纸和解协议并没有给他们带来什么帮助。”

要想获得更多的赔偿,包括曼哈顿地区法院法官杰德·拉可夫在内的对司法部提出批评的很多人士都认为,应该追究各银行对可疑承销行为和信息披露问题负责的人的责任。不过宾夕法尼亚大学的有些专家认为,这个建议从理论上来说没有任何问题,但实际操作往往会很困难。“(针对个人)提起诉讼,是金融危机之后缺失的一个重要部分。”斯基尔也承认这一事实。但是,“通常而言,站在最前沿的银行高管并不是直接参与不端行为的人。在正常的抵押贷款证券化过程中,杰米·戴蒙(Jamie Dimon)这样的人并没有罪犯行为。”

布拉顿对此表示同意:“垃圾一样的债券是由大机构以机械性的程序为基础制造出来的。首席执行官远离操作实务。他们可能会做出糟糕的商业决策,但他们并不是罪犯。”

坏事变好事

那么,数额巨大的和解协议能为将来的恶劣行为带来震慑作用吗?施兰德认为,不太可能,因为人们的行为方式很难改变,不过从某些方面来说,也会有些作用。她的研究表明,“很多欺诈事件之所以发生,是因为管理者在滑滑的斜坡上已经身不由己了。”即便美国银行的管理者意识到了抵押贷款池的风险在不断增加,“可不管怎样,他们还是要把它们卖掉的,他们觉得增加的风险并没有那么严重,所以,他们会在脑子里自圆其说。”她谈到。“虽然风险后来已经变得很大了,但美国银行已经陷得太深了。他们(不得不)继续隐瞒信息、不予披露。”

宾夕法尼亚大学法学院教授、法律与经济研究所联席主任吉尔·费什(Jill Fisch)也同意这一观点:“考虑到这一实践的普遍性,很难想象人们当时会因为金融负债(financial liability)的远景而改弦更张。因为有成千上万的抵押贷款银行家和交易人员参与其中,另外,(还有其他一些)人也从中扮演着重要角色,所以,根本无法与这么多人达成直接协议。”不过类似于美国银行的那种协议可以鼓励银行增加对员工行为的监督,施兰德谈到。“虽然个人可能依然有行为不端的自然倾向,不过企业的内部控制措施可以发现或阻止这类行为。”

布拉顿谈到:“自《多德弗兰克法案》(Dodd Frank Act)颁布实施以后,如果要确保执法的严肃性,非常重要的一点是,政府必须积极采取强制执行的措施。随着和解协议资金规模的不断增加,随着事态严重性的增加,(美国银行的和解协议)是会产生一定的效果的,尽管无法完全阻止(不端行为)。”

不断向前、不断向上

有专家指出,无论是通过执法机关,还是通过其他手段,银行文化的剧烈变革都是必不可少的。“在抵押贷款领域(以及其他金融领域)强制执行的影响,让人们大大丧失了对金融系统诚信的信心。”设在华盛顿特区的银行咨询机构联邦金融分析公司(Federal Financial Analytics)的管理合伙人卡伦·肖·彼得鲁(Karen Shaw Petrou)谈到。“我们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在金融服务机构内营造保护消费者的文化,但我们很难强制要求他们品行端正。让金融系统从骨子里重新建立平衡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因为这一系统受制于交易业务,而交易业务专注于短期表现。”

斯迈特斯认为,公众对银行缺乏信心或许可以帮助金融机构找到解决之道:“实际上,我们不应该过于信任银行部门,我们应该根据市场的基本情况给予它们程度恰当的信任。市场不应该料想,政府会救助被认为是‘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Systemically Important Financial Institutions,简称SIFI)的大型银行。相反,对市场来说,有效的解决方案是自己完成尽职调查,因为它们对政府会救助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并没有多少信心。”

尽管美国银行的和解协议存在着补偿受害者和惩罚违法犯罪者的错配问题,但政府的行动仍然有助于激励银行部门的行为更端正。“金融危机之前的借贷和证券化业务造成的伤害非常广泛,所以,几乎无法精准确定谁是受害者、受到了谁的伤害以及受害的程度如何。”施瓦茨谈到。“所以,这纸和解协议可能是在现实世界中最接近公正的结果。”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美国银行和司法部的和解协议对银行业意味着什么?."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08 十月, 2014]. Web. [28 November, 2022]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7834/>

APA

美国银行和司法部的和解协议对银行业意味着什么?.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4, 十月 08). Retrieved from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7834/

Chicago

"美国银行和司法部的和解协议对银行业意味着什么?" China Knowledge@Wharton, [十月 08, 2014].
Accessed [November 28, 2022].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7834/]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