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任百天,美联储新掌门风格逐渐显露

五月中旬,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就将迎来走马上任美联储主席的100天。根据沃顿商学院教授的说法,自2月3日接任联储主席一职(并于一个月后正式宣誓就职)以
来,耶伦完成了与她的前任本·伯南克(Ben Bernanke)几乎无缝的衔接,无论是从风格还是从实质上均可以这样评价。她唯一一次彰显不同的举动就是,在她第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关于联储何时开始升息的表态的确令市场闻声色变。

不过,相对顺畅的开始并不能保证前方的道路就能顺风顺水。例如,伯南克任职期间的第一年也是波澜不惊。然而紧接着却遭遇“大萧条”之
后最严重的金融危机。耶伦很可能也将面临长期挑战。虽然她和她的同事更关心手头的工作,小心翼翼地统一联储关于经济复苏缓慢的口径,但更严重的问题正日益逼近。

至少有一件事情可以肯定:2008-2009年金融危机之前的经济增长相对较快,而在此之后则可能是长达十年、甚至更长时间的低速发展期。生产力水平降低,就业形势严峻。沃顿商学院金融学教授 若昂·戈梅斯(Joao F. Gomes)说:“如果(从今以后)情况真的会变成这样,货币政策可能会有所不同,并
经历一次根本性调整。”沃顿商学院商业经济学与公共政策专业教授肯特·斯梅特斯(Kent Smetters)则补充说,联储主席还必须关注其他重大的长期挑战,例如联邦预算赤字对通胀可能产生的灾难性影响。

新掌门风格逐渐显露

就目前阶段而言,耶伦正集中注意力带领联储以宽松的“后危机”姿态实施退出战略。她接手伯南克任期最后几个月内的重点工作,一方面努力削减联储在危机时代的资产购买规模,另一方面应对各界热切期盼的联邦基金利率上调问题。过去6年中,联邦基金利率已经从0升至0.25%。沃顿金融学教授克丽丝塔·施瓦茨(Krista Schwarz)表示:和伯南克任内定下的基调相比,“潜在信息并没有改变”。

不过,耶伦作为一位劳动力市场问题方面的专家,正逐渐给联储注入自己的风格。相对于伯南克总是根据失业率数字提升利率以迎合劳动力市场等措施,耶伦改变了策略,转而评估当前经济在多大程度上达成了实现最大化就业和通胀的目标。“她并不想受(失业率)的约束,特别是从她关于失业率的一些表态上能看出来。她认为,失业率本身并不一定能够反映劳动力市场的状况。”施瓦茨指出:“她的目的是放宽限制,在经济时好时坏的当前给(政策)调整留出余地。”

通过给联储腾挪出一定的空间,耶伦或许就能避免她的前任在沟通上犯下的错误。伯南克在任期即将结束之前,曾试图向市场透露一些关于美联储何时缩减每月850亿美元资产购买规模和抵押债券的信息。他在一年前表示,这一程序有望在失业率回落至7%的时候启动,很可能是在2013年年底。这一表态令市场一片骚动:整整一个夏天,股价下挫,债券价格上升。然而到2013年11月失业率真的降至7%的时候,联储却按兵不动。直到今年1月才开始减持。伯南克时代的联储又表示,将保持短期利率低位,直至失业率降至6.5%,通胀率达到2.5%。

首次会议亮相

3月18日和19日,耶伦首次参加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会议时,失业率已经达到6.7%(随后的4月份降至6.3%)。会议结束前,委员会决定继续联储的削减举措,将购债进度降至每月550亿美元。但同时废弃6.5%的失业率目标,因为联储认为这样可能会提高联邦基金利率。委员会采取了更偏重定性的措施,称可以考虑在提高利率前推动“最大就业和通胀2%”的双重目标的实现,考虑“其他信息,包括其他就业市场状况数据、通胀压力指标和通胀预期,以及金融市场发展读数”。委员会还表示,将在资产购买计划结束后的“一段时间内”维持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在0-0.25%的区间不变,特别是考虑到通胀预计不超过2%。

实际上,耶伦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结束后的新闻发布会“首秀”上就曾明确表示,联储将参考一系列指标对劳动力市场进行评估,而不仅仅看失业率数据。施瓦茨引用了部分指标:“2009年以来,(整体)劳动参与率几乎无一例外出现下降,因为25-55岁之间的美国劳动年龄人口劳动参与率均大幅下降。耶伦认为,现状并不像主要数字显示的那样有较大改观。就业率几乎没有任何松动。”美国劳动参与率目前为63%,是1978年以来的最低值,而当时妇女甚至还没有大量进入劳动力队伍。

耶伦还提到,可以通过更广泛的措施评估失业情况,包括希望有一份全职工作的兼职工作者,以及就业程度不如预期的劳动者。施瓦茨补充说:“鉴于上述其它措施,就业市场的状况似乎比6.7%的失业率所显示的还要糟糕。”

目前尚不得知联储何时会做出判断,认为经济足够景气到可以提升利率。3月的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公告称,联储刚刚完成对资产购买的松绑,在“一段时间内”不会升息。但耶伦随后却在无意中引发了股市的一轮抛售。她向一名记者透露了时间表,回应称升息可能会在“六个月内”发生,早于投资者预期。

这种沟通上的失误几乎是后格林斯潘时代的联储主席努力提高沟通透明度的必经之路。伯南克在上任后不久,曾对当时的CNBC主持人玛丽亚·巴提罗莫(Maria Bartiromo)说过一番同样引发市场类似反应的话。“耶伦必须要努力应对(沟通挑战),就像伯南克过去几年所做的那样。”戈梅斯说道。

以通胀作为恐吓?

目前,耶伦很幸运地避开了联储经常面对的问题:如何履行自己的双重使命,即在促进充分就业的同时对抗通胀。虽然通胀仍然存在,但耶伦尽量维持低利率,并静待劳动力市场逐渐恢复。一些分析家称:“人们总是认为联储政策的常态化就在眼前。”施瓦茨指出:“截至目前,即将发生的严重通胀经过事实验证……并不存在。我个人认为,紧缩的时机将比预计的2015年中期大大推后,可能会在2016年。”

另一些分析人士则担心,耶伦在劳动力就业问题上留下的余地可能会导致产生更多资产泡沫。“不管她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联储的双重使命在未来几年里很可能被诠释为更侧重于充分就业而较少关注通胀。”戈梅斯说。“而且,预防新的资产泡沫的威胁,和确保经济最终达到逃逸速度两者之间的角力也只会越来越凸显。”

戈梅斯希望,耶伦对劳动力市场的敏感并不会主导联储的政策走向。“我怀疑劳动力市场是否应该作为一家央行的主要任务。”他指出。“如果要实行货币政策,就会离劳动力市场太远,无法对当前发生的情况产生影响。我有一点担心她可能会忽略其他一些经济领域,一些她原本可以影响、而且至少同等重要的领域,例如对金融部门的监管。货币政策是金融部门的核心,我们绝对不该忘了这一点。”

规则改变者

更长远来看,戈梅斯又说:“最大的(问题)是‘新的常态是怎样的?’15年以来,我们已经习惯于世界经济以每年3%左右的增速发展,规模迅速扩大,不断创造就业。鉴于对人口统计学变化的预期、经济衰退的后续影响以及新产业逐渐走强,世界经济还会保持这种发展速度吗?”

如果像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预计的那样,经济增速和就业创造在未来十年内都将放缓,联储很可能会提早收紧。戈梅斯说:“如果生产力不比从前,很快就会出现通胀。”他解释说,“如果接受现实,认识到不会再有那么多的新增就业机会,劳动参与率(停滞不前),而不是必须等到劳动参与率到达65%才升息,那么就需要更快提高利率。如果未来的经济增速只有国会预算办公室预计的2%,就需要提前升息,而不是等到再次回到3%。”

联储还必须警惕另一个长期威胁。斯梅特斯说:“虽然联储主席主要(关心)货币政策,但也要时刻牢记控制国家外债规模的重要性。”斯梅特斯指出:“威胁通胀的最主要因素就是白宫和国会不能实现预算平衡。最终,联储不得不超发货币以便让美国在未来20到30年里积累的债务贬值。而这样一来就会产生负面财富效应。这是联储面临的最严峻的问题之一。我们国家现在距离悬崖可能只有20英里的距离了,却仍在抱怨脚下的路多么不好走。”

耶伦就任联储主席只有100天,她仍然有时间解决上述问题。就目前而言,斯梅特斯的看法是:“市场对她的前瞻性观点持乐观态度,货币供应还比较宽松,利率将保持一段时间的低位。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上任百天,美联储新掌门风格逐渐显露."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28 五月, 2014]. Web. [22 October, 2021]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7429/>

APA

上任百天,美联储新掌门风格逐渐显露.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4, 五月 28). Retrieved from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7429/

Chicago

"上任百天,美联储新掌门风格逐渐显露" China Knowledge@Wharton, [五月 28, 2014].
Accessed [October 22, 2021].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7429/]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