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保险业是“最被人误解的行业”?

影响深远的美国医疗保健和洪水保险法规(Flood Insurance Reform Act of 2012)改革,在选民、政策制定者和其他行业利益相关者中间激起了持久的争论。在此背景下,沃顿知识在线最近与沃顿商学院两位教授霍华德·C.昆路德(Howard C. Kunreuther)和马克·V.保利:(Mark V. Pauly)进行了访谈,他们被人视为深谙保险业复杂性的专家,同时亦为2013年出版的《保险和行为经济学:在最被人误解的行业中提高决策质量》(Insurance and Behavioral Economics: Improving Decisions in the Most Misunderstood Industry)一书的作者。

以下为经过编辑的本次访谈文字版。

沃顿知识在线: 在《保险和行为经济学:在最被人误解的行业中提高决策质量》一书中,你们在副标题中谈到,保险业是“最被人误解的行业”。总的来说,保险业确实是被广泛误解的行业,至少在美国如此,这是怎么形成的呢?为什么?

霍华德 · 昆路德: 我认为,原因在于人们总是将保险视为一种投资,而不是一种保护手段。这是对保险最主要的误解之一。其结果就是,如果他们没能收回保险费,他们就会取消这项保险,因为他们觉得,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不是个好买卖,而没有(认识到)保险的最佳回报就是毫无回报。这是一个方面。另一点是,面对发生可能性极低的事件——也是保险最具价值的环节——人们常常认为,(某个发生可能性很低的事件)不会降到我头上。我大可不必为此担心,也不需要保护自己。

沃顿知识在线: 马克,你谈谈这些问题怎么样?

马克 · 保利: 保险是一种不同的事物。如果我出去买一台干衣机,那么,我会先交钱,几天以后,我订购的干衣机就会出现在我家里。至此,这个过程就完成了。但购买保险时,你也需要先交钱,如果你走运的话,你还可以得到一张俗气的塑料卡,上面写着承保范围。发生糟糕的事情时,人们很容易忘记当时交钱时都承保了什么范围,他们认为,自己有权得到保险合同可能并没有覆盖的那些权益。虽然这并不是人们签订长期合同的唯一例证,但却是个很好的例证,而且这样的合同也确实比大部分长期合同更糟糕,因为这种合同固有的出发点是,不确定性和不可预测性会介入其中,所以,就当初是否做出了明智决定的问题,很容易让人们感到迷惑。

当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保险的属性会让每个人都觉得购买保险是个愚蠢的决定。一种情况是,你交了保险费,可后来,你并没有遭受什么损失——他们会说,保险的最佳回报就是根本没有回报,另一种情况是,你购买了保险之后确实遭受了损失,当然,这也是你不希望看到的,因为(保险)并不能补偿所有的损失。无论是哪种情况,人们都会觉得不满意。

另外,保险公司有时候也会误解自己的业务,尤其是当他们处理灾难性事件的时候。再有,保险行业的监管者往往也会对保险产生误解,因为就像我们一样,他们也希望保险公司把每件事都做好,但保险公司并非总能如此。

沃顿知识在线: 这本书的读者是谁?如果让你们选择本书可以给他们带来的一个重要影响的话,这个影响会是什么呢?霍华德,请你谈谈怎么样?

昆路德: 我觉得,本书的主要读者就是对保险能干什么感兴趣的人——也就是一般消费者。我们试图以易于理解的方式写作这本书,我们没有在书中罗列技术细节,而是讲述了一系列故事和趣闻轶事,这些故事和趣闻轶事至少能让人们意识到自己面临的某些挑战是什么。显而易见的是,保险公司对本书也应该很有兴趣。就像马克刚才谈到的,保险商也会做出与消费者的决定类似的决策。他们往往对那些自己觉得风险过高的事件不予承保。但另一方面,他们也不会考虑为那些自己觉得不会发生的事件保险。恐怖袭击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我们可以讨论一下这个例证。

沃顿知识在线: 马克,你对这个问题是怎么想的?

保利: 我们认为,就像我们一样,还有很多人对保险也非常着迷,或者说对保险也非常感兴趣,我想这是事实。另一方面,我们认为,这本书有助于让明智的消费者理解保险的运作原理,这是个人们往往很难理解的问题。此外,我们还认为,本书可以帮助人们理解有关保险的公共政策,弄清什么样的公共政策更好,什么样的公共政策更糟;从公共政策对人们至关重要的角度来说,(这本书)除了能让人们成为更明智的消费者以外,还能让他们成为更好的公民。这就是我们想象中的读者群体。随着这个世界越来越变化无常,随着保险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让人们了解保险的好处和局限性也就变得越来越重要了。

沃顿知识在线: 霍华德,关于《平价医疗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也就是“奥巴马医改计划”(Obamacare),以及《2012年洪水保险改革法案》(Flood Insurance Reform Act of 2012),消费者、保险公司以及政府等利益相关者的误解都有什么具体表现呢?

昆路德: 我先来谈谈《洪水保险改革法案》吧,马克随后会谈到《平价医疗法案》。这些(法案)是我们这本书的核心议题……我认为,《洪水保险改革法案》是个非常有趣的例子,国会的决策要求,保险费要反映出人们在灾害多发区的第二住所以及容易反复遭受洪水袭击的住房蕴藏的风险。

国会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决策,是因为洪水保险是个全国性的计划,也是个联邦计划。这个计划因为“卡特里娜飓风”(Hurricane Katrina)等灾害而债务累累。在国会中,左右两派均有很多人认为,以应有的方式对待保险业是很重要的事情,这个方式就是“采取风险费率制”(risk-based premiums)。此外,他们还将在1月启动一项针对承负能力的研究——不过该研究因故推迟了。

那么,自2012年10月的“桑迪飓风”(Hurricane Sandy)后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呢?《洪水保险改革法案》是2012年7月通过的。如果时间倒过来,也就是说,如果桑迪飓风发生在7月,那么,这个法案是否能获得通过就很值得怀疑了,因为这会给人们带来一个问题——人们必须比以往支付更高的保险金。这就是可能的结果。联邦紧急事务管理署(Federal Emergency Management Agency,简称FEMA)正在绘制新路线图。在很多情况下,这个新路线图要求人们支付高得多的保险费,为此,公众深表担心,(他们会问)“我为什么要支付更高的保险费呢?”有些人表示担心是可以理解的。这些人以前支付的保险费较低,而现在,因为路线图已被修正,所以,保险费提高了。

但是,针对这一法规,也出现了非常强烈的不满情绪,因为有些收入较低的人认为(他们无力负担高额保险费)……这些人没有(意识到),(他们以前支付的)保险费已经得到了高额补贴。

保利: 医疗保险的情况稍有不同。实际上,我们在本书中谈到的一点就是,人们对保险并不总是感到迷惑的。事实上,很多保险市场运作得都非常好。大部分人都给自己的汽车购买了撞车保险,给自己的房子购买了火灾保险,他们很明白事理。大约84%的人都有医疗保险。与之相比,购买洪水保险的比例则要低得多,可从人口比例来看,这还不是个多么严重的问题。但对那些没有医疗保险的人而言,病痛对他们的伤害则相当大。人们没有购买医疗保险有两个理由。第一个显见的理由是,他们对自己说:“我负担不起。我是个穷人,或者我只是个低收入的人,考虑到保险费的数额,我确实不能从预算中拿出那么多钱用来支付医疗保险费。”“奥巴马医改计划”可以直接处理这部分人口面临的问题,我认为,这个计划非常好。

但还有另一部分人也没有购买医疗保险。其典型代表就是“年轻的神仙”(young immortal),他们认为:“我还是个30岁的年轻人,一年收入5万美元。严格说来,承负能力并不是个问题。3,000美元的保险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我觉得,那种事情就是不会降临到我头上。我已经有好几年没去看过医生了。好几年没去看过医生可能是有些事情会降临到我头上的一个理由,可我不那么想。我不喜欢被人强迫着购买保险。”实际上,这也是这个法律的一部分,我们不但要被迫购买保险,而且还被迫支付比我们预想的高得多的费用去购买保险。

所以说,医疗保险改革既是好消息,也是坏消息。(一方面)这项改革确实会直接补贴最需要医疗保险的人——也就是低收入和中低收入的群体。但(另一方面)它也会让风险较低同时并没有将(医疗保险)视为最迫切需求的群体惊慌失措。

沃顿知识在线: 马克,人们对保险的误解,以及对行为经济学的应用在美国之所以更加普遍,是因为我们国家保险市场的特色使然,还是因为很多美国消费者不喜欢政府强制执行的计划呢?

保利: 医疗保险依然还是自愿参加的——至少在1月1日前如此。之后,会出台强制执行的指令,但违规的处罚无关痛痒。在大部分国家,消费者可不能犯不购买医疗保险的错误,因为那些国家不允许他们犯这样的错误。所以,从这一角度来说,我们与他们是不同的。另一方面,我们在本书中强调的是,真正棘手的问题是那些发生可能性很低但后果非常严重的事件——(比如)偶发的洪水就是灾难性的事件。(至于说)没有医疗保险的人,比如年轻人,虽然他们不会经常患病,但一旦患病,对他们就可能是灾难性的事件。从全球范围来看,人们是经历了艰难时事之后才理解为什么应该用保险来对抗那些事件以及在购买保险的时候应该如何看待它的。这是因为保险的定义使然,在大多数情况下,你会浪费自己的保险金。

这种误解是全球范围都普遍存在的。然而,因为在美国,我们更多地允许人们自愿购买保险,所以,我们听到消费者犯这类错误的故事也就更多些。其他国家不会让人们犯这样的错误——尽管其他国家的政府也会让人们做些不明智的事情。

沃顿知识在线: 年轻人患病比人们遭受洪水更频繁吗?

昆路德: 我觉得是这样,不过这也很难说。

保利: 这要看你居住在什么地方了。

沃顿知识在线: 洪水是个独一无二的“猛兽”,因为它是一种发生概率很低但后果很严重的事件。你们为什么认为人们会改变使用这种保护措施的方式呢?

昆路德: 我认为,自愿购买保险这一点非常重要。正如我们在本书中谈到的,刚才马克也说过,很多人之所以不购买洪水保险,是因为他们认为:“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在我头上。”所以,他们根本不会考虑这种低概率事件。因此,从自身利益的角度考虑,我认为如何确定保险的覆盖范围是个重要的问题。

我想,已经具备的两个途径可以处理好这个问题。第一条途径是,保险是获得抵押贷款的一个条件。就洪水保险而言,1968年颁布实施《全国洪水保险法》(National Flood Insurance Act)以后就是这么要求的,可结果表明,实际上只有很少的人购买了这种保险。(第二条途径是)1972年,政府改变了策略,要求居住在洪水多发区——这些地区有洪水保险可供购买——同时申请了联邦担保的抵押贷款的任何人都要购买(洪水保险)。这个要求是这一策略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但这一策略中的另一部分,则让该策略的实施步履维艰,其原因就在于我在前面谈到的承负能力问题。因为保险费非常高,所以,这对那些觉得“我确实得买这种保险”的人来说是个极大的问题。另外,该项要求人们购买洪水保险的法案从来没有得到过很好的强制执行,直到今天也没有得到很好的强制执行。

因此,即便要求人们购买洪水保险,可依然有数量众多的人没有购买。一场灾害过后,很多人在政府的要求下购买了保险,以便让他们得到某种形式的灾难援助,可几年后,即便政府要求他们购买保险,他们也会取消保单。所以,这个问题处理起来确实相当棘手。

沃顿知识在线: 马克,关于医疗保险改革,你认为《平价医疗法案》的起草者确实会通过行为经济学的透镜检视医疗保险改革所面临的挑战吗?作为一个专注于这一领域的经济学家,你过去经常从(行为经济学)这一角度来思考问题。可那些制定政策的人是不是就是不按此行事呢?

保利: 一般而言,政策制定者处理保险问题时都感到很棘手。因为他们做的是最简单的事情——那就是颁布法律,并让人们去执行,如果你注意观察,会觉得这么做似乎是个错误。但是,正像霍华德刚才在讨论洪水保险时谈到的,在实施法令或者让人们遵守法令的时候,事情则会变得非常棘手。我认为,要求人们购买医疗保险时的情形也一样,因为医疗保险的费用也不低,因为人们也会声称自己无力承负。这就是尽管法律要求他们购买可他们依然没有购买的原因所在。只是用挥动大棒的方式来处理保险的问题是很难奏效的。所以,行为经济学大体会建议:让我们看看从广泛得多的范围进行调整的环节吧,这些调整能让保险更有吸引力,我们还可以看看你母亲告诉你应该做可你还没有做的事情,这就是我们大多数人(从行为经济学的角度)看待这个问题的观点。

昆路德: 我认为,监管机构在人们深表关切的平等问题上也扮演着重要的角色。监管机构经常说:“我们不能根据风险来收取保险费,因为这么做会给某些群体带来切实的伤害。”汽车保险就是这么做的(意指不是根据风险来收取保险费),事实上,除了巨灾风险(catastrophic risk)以外,其他保险也是这么做的。所以,医疗保险和洪水保险当然也应该这么做。这就给人们制造了一种误解,因为他们认为自己的保险费之所以较低,是因为他们面临的风险也较低。他们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获得了保险补贴。洪水保险在这一点上表现得尤为突出,这也是直到今天我们还要面对这个问题的原因所在。

我们的建议是,我们要坚持两个根本性的原则。第一个原则,也是我们已经谈过的,就是保险费(应该)反映出风险。第二个原则是,要解决好平等和承负能力的问题。从根本上来说,这个原则是指,如果你要解决平等和承负能力的问题,就不能通过保险费这一途径。你可以采用其他方式解决这个问题,比如,代金券。你要让人们意识到风险何在,之后,如果你想帮助他们或者为他们提供补贴,可以通过代金券来实现——就像食品券对需领取食物的人那样。但是,必须将这种代金券严格限制在只能用于购买保险上,(而不应该发放)一种人们可以用来购买其他东西的代金券。

沃顿知识在线: 关于消费者和保险公司之间缺乏信任的程度问题,本书提出的一个观点是,让保险公司提供多年保单(multi-year policies),这样,他们就可以把风险分散到几年里了,同时,消费者也会有价格稳定的感觉。你们认为这种具体的建议会有效吗?你们还有其他这类设想吗?这些真的能推行开来吗?

昆路德: 这个就是我们的第三个原则。我们确信,多年保单是个很好的方案,其理由就是你刚才谈到的——部分原因在于,如果人们有其他选择,他们就会取消保单,实际上人们往往也是这么做的。就洪水保险计划而言,我们建议将保险捆绑在房产而不是个人身上,这样,如果房产被出售,保险即可由下一位房主以适当的方式来管理了。之后,(他或她)可继续投保。事实上,医疗保险就是长期保险的例证。

保利: (医疗保险的)一个问题是——这个问题也是我们不难想象的——如果人们患上了慢性病,那么,他们就会对丧失医疗保险感到担心。在个人保险市场中,如果你在身体健康的时候购买了保险——你也应该在健康的时候购买——并且按时缴付保险费,那么,即便在《平价医疗法案》颁布实施之前,你和保险公司签订的合同也会规定,不允许保险公司在你患上慢性病以后单独为你提高保险费,这一点虽然鲜为人知,不过事实确实如此。可这是个很大的国家,保险市场中的公司良莠不齐,所以,有些卑劣的公司确实会那么干。但是,名为“以同类平均费率保证续保”(guaranteed renewability at class average rates)的条款确实为人们提供了多时期的保护。所以说,我们有可以达到这一目的的途径,这些途径不同于现在的《平价医疗法案》所采用的更没有人情味的强制性方法。这些方法要求:“你必须每年购买都保险。你永远也无法获得多时期的保护。”但同样的,在我看来,这种规定的可执行性大可怀疑。

沃顿知识在线: 马克,对医疗保险改革的争论出现了两极分化,有人认为,这项改革完全是误入歧途,而有些热情的支持者则认为,这是一项最为出色的改革,这一领域的问题可以经过这轮调整得以解决。如果你是医疗保险行业的“沙皇”,你会怎么设计方案呢?考虑到你也谈到如此之多的难题,这一领域的问题可以得到修复吗,还是应该把它们彻底抛弃、重起炉灶?

保利: 问题的部分症结在于,政治程序不喜欢承认错误。因为法规是在最后时刻得以通过的,所以,他们本应该在其中加入这样的条款——“随着时间的延续,随着我们对新动态的了解,我们会修订这个法规”,正如结果表明的,他们实际上最后也得这么做。但是,就像在医疗界医生必须假装自己知道在干什么一样,很显然,政客们也是这么干的。可经济学家就不能那么干了。

如果是我(决策)的话,我会专注于我已经提出的建议,也就是该法规给人们带来的最大好处——确保低收入群体也能获得适当的保险。

就这一点来说,政府已经增加了很多管理措施,尤其是对保险费的监管——要求低风险群体和年轻人支付很高的保险费。不过这样的要求应该先搁置一边,可以先看看是否能在覆盖大批没有保险的低收入群体方面取得成功。随后,我们可以把“掉队”的人拉进来。有些高收入群体是没有医疗保险的,这些人的数量比你想象得更多——大概有数百万人吧。但是,我们在让埃维尔·克尼维尔(Evel Knievels)(美国摩托车惊险表演者、画家和国际名人,在其职业生涯中曾发生过433次骨折。——译者注)这类人购买医疗保险之前,不要让笨拙的监管机构出台的举措使人们的恐慌变本加厉。

沃顿知识在线: 霍华德,或许你可以跟我们谈谈你会怎么改革《洪水保险改革法案》。

昆路德: 我认为,就把保险费要反映出风险大小的问题摆到桌面上而言,7月通过的《洪水保险改革法案》是向前迈出的一大步。这是国会首次取得的一个重大进步——当然,我指的是在不动产领域。所以说,这也是极具积极意义的一步。

不过我认为,我们本可以改变一下方法的,就像我建议的,我们起初可以面向保险费可能会上涨的每个人尝试启动代金券计划。毫无疑问,低收入群体是需要代金券的。有一个条款说明,费率会在5年中逐渐提高。但这个条款从一开始就会阻碍人们为降低住房遭受洪水侵袭的风险采取行动,会阻碍改造住房防范洪水的行为,因为保险费在一段时期内会大幅提高。

我喜欢观察保险费和人们是否真的想让自己的住房避免遭受下次洪水袭击的意愿之间的联系,他们认为,如果他们那么做了,就应该享受保险费的大幅折扣——这也是他们可以获得的待遇。这种策略一直是鼓励人们那么做的一条途径。可如果保险费在未来5年中只是不断上涨,那么,你会发现,人们就无法在防范洪水的补救措施中获得本应获得的好处了,因为他们这些行为得到的额外好处太少。所以,应该给他们发放代金券,而不是只是提高保险费。

我们今天面临的难题——而且我们也应该现在就把它摆到桌面上来——是这项法律将来大幅修订的可能性,因为人们对自己的保险费都深表关切。就像我们谈到的,为了切实改变目前的局面,国会引入了新法规,其中包括共和党议员麦克辛·沃特斯(Maxine Waters)提出的一项提案,该提案也是《比格特-沃特斯洪水保险改革法案》(Biggert-Waters Act)的一部分。沃特斯认为,目前的这个法案可能并不是个适当的法案,因为选民现在抱怨说,他们支付的保险费太高了。因此,我们必须尽快应对这个承负能力的问题。

沃顿知识在线: 马克,你刚才谈到,保险在这个世界中会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这是因为我们身处其中的是个全球化的市场,还是因为病毒或者恐怖主义等负面事件近来越来越普遍了呢?  

保利: 就像其它问题一样,这也是个涉及到很多因素的问题。其中之一就是市场的全球化。现在,孟加拉国发生的某些事情也可能给我们带来损失,不过如果我只是集邮的话,那里(发生什么事情)对我就无关紧要了。另一个因素是,损失造成的经济后果现在也比以往大得多了,不但在医疗保健方面如此,在其他方面也一样。以前,有些问题是微不足道的,你不必为它们购买保险,因为即便发生了那些事情也无关紧要。可现在,它们却可能让人损失很多钱财。所以说,(是否为它们购买保险)就不一样了。

第三个因素,也是显而易见的一个因素是,这是个越来越不确定的世界,无论是未来的气候、政策,还是未来的恐怖主义威胁——所有这些都意味着我们现在比以往面临的风险已经大得多了。随着人们收入的增长——人们的收入依然在不断增长,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与经济理论有些不符的是,他们希望自己的财产得到保护,而且希望自己的财产一点儿都不会遭受损失,特别是当损失与其收入相比变得越来越大的时候。所有这些都是我们认为保险这一角色的重要性只能变得越来越重要的理由所在,不但在我们国家的经济中如此,在全球经济中也一样。因此,正确处理保险的事情是非常重要的。

沃顿知识在线: 霍华德,你是怎么看这个问题的?

昆路德: 从我们已经亲历过的事件来看,我们现在确实处在一个大灾难的新时代。毫无疑问,我们面临着自然灾害导致的更大损失。气候变化则使这一问题雪上加霜。在医疗领域,正如马克刚才谈到的,我们现在也面临着重大的难题,流行病就是其中之一。我们之所以在保险这一领域面对挑战,是因为越来越多的保险公司认为,“我们不能肯定自己是否能为这类事件承保。”举例来说,恐怖主义就突显了这一问题,而且也突显了我们刚才谈到的某些行为的问题。

911恐怖袭击之前,保险公司并没有将恐怖主义事件从承保范围中去除。他们对恐怖主义也没有给予多少关注。实际上,他们在商业保险和住房保险中也没有对此收取费用。发现这个事实让我们有些吃惊。我们是在911事件发生后才发现这一点的,之前我们并不清楚。相关法规是在1993年流产的,也就是世贸中心发生一起导致一定损失的爆炸事件的时候,俄克拉荷马市(1995年也发生过爆炸事件)。所以说,有些事件(是与恐怖主义相关的)。他们本应对此予以关注。可让我们不解的是,911事件发生以后,(保险公司)认为,这是一种可保风险。其结果就是,国会被迫通过了《恐怖主义风险保险法案》(Terrorism Risk Insurance Act)——这可能也是应对大规模损失的恰当之举。所以,我认为,我们现在正面临着一系列的悬疑问题:政府从中扮演的角色是什么呢?私营部门从中扮演着什么角色呢?我认为,私营部门越来越多地表达出了这样的想法:“我们不能确定是否还能像以前那样提供保险。如果你不让我们收取能反映出风险大小的保险费,那么,我们在提供保险时就会越来越担惊受怕。”这就是这个国家今天面临的难题,当然,还有马克谈到的在全球化环境中出现的所有其他问题。

保利: 关于医疗(保险)改革,我们本可以做得更好的一个环节是对待高风险群体的方式,我们不应该通过提高低风险群体保费的方式帮助他们,不是试图说服低风险群体改变观念,而应该认为我们都关心高风险人群,因为我们都想帮助他们。(高风险群体的)保费补助应该来自联邦税收收入,而不是当这个在总人口中占比很少的群体购买保险时向他们收取额外的保费,不管怎样,我们都应该在他们年事已高时照顾他们。

沃顿知识在线: 人们对网站healthcare.gov的功能给予了很多关注。从行为经济学的角度来看,这个网站有什么教训应该汲取呢?应该采用但还没有适当采用哪些设计和功能呢?举例来说,这个网站是否为消费者一股脑儿呈现了太多有关风险的知识,以及太多有关保险复杂性的知识?是不是先给人们提供少些的信息,之后再缓慢地充实网站的知识更好些?

保利: 我认为,主要问题是,网站在设计时想包罗万象、完美无缺,因为政治家们确信,他们能比单个保险公司做得更好。可事实表明,他们做不到这一点。他们甚至无法让软件正常运行。所以,他们永远无法弄清消费者是否犯了错误。人们甚至无法登陆网站做出或错误或明知的选择。这就是这个网站存在的部分问题。

应该采用一个更简单的版本,让消费者通过该网站看到可供自己选择的都是什么,之后,完成他们以前可以完成的工作,也就是找到另一个网站,找到自己喜欢的保险公司,直接在那里与保险公司签订保险合同。不过政府想通过这个网站为人们提供无缝的用户体验也有充分的理由,可他们就是没有能力圆满达成这个目标。我认为,很重要的原因在于,他们低估了最受人误解的这个行业的复杂性,低估了让所有环节协同运作的复杂性到底有多高。

沃顿知识在线: 霍华德,我们怎么将风险费率制的原则与平等和可承负的原则联系起来,从而使国会能够维护这个你认为正在受到威胁的法规呢?

昆路德: 在沃顿商学院风险管理与决策程序研究中心(Wharton Risk Center),我们对确保《2012年洪水保险改革法案》能够得到维护的问题给予了大量的关注。我们可以看到人们表现出来的极大关切,可以看到国会议员改变这一法规的愿望。我们应该尝试的是,将风险费率制和以经济情况调查为基础的代金券这两个策略汇聚到一起,这样做不但能让政府节约金钱,而且还能让房主和居住在(易受洪水侵袭)地区的人认为自己有能力承负这些保费。

这是个相对简单的想法。我们认为,如果事实表明,一个人因为保费过高——原因可能在于新路线图,也可能只是因为降低了他们的保费补贴率——而可以获得代金券,那么,我们就应该为他们提供代金券。另外,我们还可以为他们提供贷款,以便让他们把自己的住房改造得更安全,不过为他们提供代金券有个前提,那就是必须要降低住房遭受洪水侵袭的危险,也就是说,你必须改造自己的住房。这是一种胡罗卜和大棒并举的推进方式……我们认为,实际上,政府在代金券上的开销要少得多,因为人们的保费会逐渐降低,我们有数据支持这个结论。房主也会发现自己的境况会越来越好,因为他们的住房变得安全多了。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为什么说保险业是“最被人误解的行业”?."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08 一月, 2014]. Web. [23 October, 2021]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3653/>

APA

为什么说保险业是“最被人误解的行业”?.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4, 一月 08). Retrieved from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3653/

Chicago

"为什么说保险业是“最被人误解的行业”?" China Knowledge@Wharton, [一月 08, 2014].
Accessed [October 23, 2021].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3653/]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