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价一位总统的十条原则

美国公司的领导者,常常希望以美国总统为榜样来学习领导力——无论是好是坏。但是,最近在沃顿领导力研讨会Wharton Leadership Conference)上发表演讲的总统历史学家(presidential historian)理查德·诺顿·史密斯(Richard Norton Smith)则认为,认识到历史对总统表现的评价往往会变化这一点至关重要。他提出了能经受得住时间考验的评价一位总统的十条原则。


他谈到,比如,在约翰·F·肯尼迪(John F. Kennedy)(美国第35任总统1961-1963)总统充满活力的卡米洛王朝Camelot era)时期,德怀特·艾森豪威尔(Dwight D. Eisenhower)(美国第34任总统1953-1961)在某种程度上被人们认为是无所作为的总统,人们对他的评价逊于对切斯特·阿瑟(Chester A. Arthur)(美国第21任总统1881-1885)的评价。与受公共关系驱策的肯尼迪总统形成鲜明对照的是,艾森豪威尔常常说:总统的工作就是说服,而不是宣扬。的确,作为总统,这位诺曼底登陆的最高指挥官如此难以琢磨、如此不愿出风头,以至于历史学家总是给予他平庸的评价。


然而,在艾森豪威尔离任近50年之后,学者却改变了自己的观点。有关他任职总统期间的论文,揭示出了一个技巧高超的政治人物形象,他总是静静地在幕后工作,而不受政策、组织和知识分子的判断的驱策。尽管受到了解救法国的压力,在1954年,他依然以自己的先见之明——东南亚战争的花费将会远远超过从中获得的战略收益——规劝人们,要让美国置身于越南之外。


没有哪个单一原则能评价总统的表现。史密斯谈到,最近,他在由沃顿人力资源中心(Center for Human Resources)和领导力及变革管理中心(Center for Leadership & Change Management)联合发起的第13届年度沃顿领导力研讨会Wharton Leadership Conference)上发表了演讲。艾森豪威尔比任何其他人都清楚地表明了,每一代人都应该根据新的证据、后续诸位总统的表现以及与时俱进的观点来重新检视自己当初的臆断。’”


只要我们还要选总统,美国人就会一直修正自己对总统的评价。史密斯说,他已经出版了托马斯·埃德蒙·德威(Thomas E. Dewey)(1902-1971,美国政治家,在1944年和1948年的总统选举中被共和党提名参加竞选,在随后的旅行竞选中出乎意料地被哈里·S·杜鲁门击败。——译者注)、赫伯特·胡佛(Herbert Hoover)(美国第31届总统1929-1933)和乔治·华盛顿的传记,这位总统研究学者现在弗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Fairfax)的乔治梅森大学(George Mason University)执教。人们忽略的是,备受尊崇的华盛顿事实上是一位有着巨大争议的总统,他在任职期间,其画像曾被人焚烧,并被指责为革命的叛徒


历史修正主义和反修正主义之间的较量,为人们对国家领导人的评价像爆玉锅里的玉米一样跳来跳去。的原因提供了解释。史密斯谈到。比如,研究肯尼迪和尼克松的历史学家小阿瑟·施莱辛格(Arthur M. Schlesinger, Jr.),更偏爱那些富有变革能力总统,这些充满个人魅力的领导者促进了更强大的联邦政府的形成,泰迪·罗斯福(Teddy Roosevelt)(美国第26任总统1901-1909,泰迪为其昵称——译者注)和富兰克林·罗斯福(Franklin Roosevelt)(美国第32任总统1933-1945)就是这种总统的典型。一种更为精细的研究方法——在他们所处时代的背景下而不是事后来评价领导人——激起了人们对杰拉尔德·福特(Gerald Ford)(美国第38届总统1974-1977)、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美国第40任总统1981-1989)甚至卡尔文·柯立芝(Calvin Coolidge)(美国第30任总统1923-1929)重新评价的热情,因为这几位总统主张政府应该扮演作用更有限的角色,所以,人们对他们的评价都较低。


史密斯谈到,总统让经济摆脱政府的承诺”——比如,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第三届美国总统1801-1809)、柯立芝和里根的主张——“在他们所处的时代和状况下是合情合理的,但实际上,总统的承诺是让经济通过政府获得自由”——比如,罗斯福、伍德罗·威尔逊(Woodrow Wilson)(美国第28任总统1913-1921)和林顿·约翰逊(Lyndon Johnson)(美国第36任总统1963-1969)的主张。现在,你可以严肃评价柯立芝了,这在罗纳德·里根之前是无法做到的。


评价一位总统的10条原则


史密斯提出了自己原创的评价一位总统的10条原则作为更客观的评价方法,这些原则可以避免社会价值观的变化——比如,新政时期New Deal)和20世纪60年代的政府激进主义价值观——所造成的扭曲效应。


1、历史会褒奖敢于承担风险的人。这类总统的名单以及将他们推向尊崇高位的那些大胆行动都是显而易见的,其中包括托马斯·杰斐逊(路易斯安那购地Louisiana Purchase)),哈里·杜鲁门(Harry Truman)(美国第33任总统1945-1953,终止了共产主义对韩国的进犯),林顿·约翰逊(1964年的《民权法案》(Civil Rights Act of 1964))以及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美国第37任总统1969-1974,他开始了与红色中国的对话)。


但是,勇于承担风险不一定代表那种虚张声势、控制议程(agenda-setting)的理念,后者始于100年前的泰迪·罗斯福。有时候,什么也不做是领导力中最为困难的形式。史密斯谈到。他列举了乔治·H·布什(George H.W. Bush)(自1989年任美国第41任总统)的例子,尽管受到了强大的压力,不过,他依然以巧妙的手段拒绝了出席本世纪最上镜事件的邀请,这一事件指的就是柏林墙的倒塌,代表着苏联对东欧统治权的丧失。


因为没有让戈尔巴乔夫在苏联帝国终结的耻辱面前难堪,从而使苏联对德国的和平一体化以及布什领导的第一次海湾战争的支持成为可能。史密斯说,很少有人能预测到,苏联会对美国的这些行动表示默许。


2、为自己的历史地位而积极活动的总统会陷入弄巧成拙的窘境。沃伦·迦玛列·哈丁(Warren G. Harding)(美国第29届总统1921-1923)希望自己能成为最受爱戴的总统,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他恢复常态Return to Normalcy)的承诺使他以压倒性的胜利入主白宫。但最后,哈丁未能让自己的政府摆脱茶壶顶Teapot Dome)贿赂丑闻,并很快就被人淡忘了,他被人们广泛认为是美国最糟糕的总统之一。


史密斯谈到,他发现,比尔·克林顿曾对自己的历史地位颇感烦恼,他曾与前高级助理迪克·莫里斯(Dick Morris)一起深入探讨过这一问题,莫里斯后来写作了一部回忆录,其中就包括对这位前总统的批评性言论。莫里斯的书中写到,克林顿曾自问,他没有在战争期间领导过这个国家的事实,是不是会降低自己在所有总统中的排位。令人惊异的是,克林顿的声誉和他任期的重要性已经得到了显著提升。史密斯谈到。因为每位总统最终都要与其继任者进行比较,所以,克林顿的总统任期正在被人们评判。就他而言,比较的参照是乔治·W.布什的战争记录、赤字和经济危机。


<P style="TEX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评价一位总统的十条原则."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05 八月, 2009]. Web. [24 April, 2019]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2141/>

APA

评价一位总统的十条原则.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09, 八月 05). Retrieved from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2141/

Chicago

"评价一位总统的十条原则" China Knowledge@Wharton, [八月 05, 2009].
Accessed [April 24, 2019].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2141/]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