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谁会爱上假新闻?

最新研究显示,在线阅读假新闻的人并不是注定会掉进某个单一意识形态的回音室。沃顿商学院的肯·穆恩(Ken Moon)和森蒂尔·维拉哈万(Senthil Veeraraghavan)的最新研究为社交媒体平台推荐了一种数据驱动的解决方案来处理假新闻的影响力。

令人惊讶的是,研究发现,经常浏览由社交媒体算法提供的虚假新闻的读者更有可能通过寻找主流来源来实现自己阅读新闻来源的多样化。这些多才多艺的新闻瘾君子占线上读者的97%以上,而只有2.8%的人才专门消费在线假新闻。

维拉哈万教授说:“我们发现人们对这些网络回声室的担忧实际上非常肤浅。互联网正在创造一个回声室的想法并不符合现实情况。”

维拉哈万是这篇论文《假新闻会产生共鸣室吗?》(Does Fake News Create Echo Chambers?)的合著者。其他合作者包括他的沃顿同事穆恩教授和纽约上海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 Shanghai)运营管理学助理教授张季丁(Jiding Zhang,音译),后者从沃顿商学院获得博士学位。

该研究调查了2017年近31000户家庭的浏览活动,提供了与关于回声室的流行观点相反的实证证据。虽然回音室肯定是黑暗和危险的地方,但它们并不是那种吞噬一切的黑洞。并不是每个读过关于奥巴马出生论或新冠疫苗阴谋论文章的人都会被黑洞吞噬。研究发现,接触过假新闻的家庭对主流新闻的接触程度增加了9.1%。

穆恩说:“我们对这个研究结果很惊讶,尽管我们非常清楚会有很多未知领域需要探索。一件事是我们希望了解有多少假新闻。我们如何知道什么是假,什么不是假,谁在制作假新闻以及为什么?从商业角度来看,假新闻的经济结构很重要。”

“互联网正在创造一个回音室的论调并不符合真实情况。”——维拉哈万

假新闻消费者的画像

研究者发现,大多数假新闻都是由相对较少的网站造成的,因此,他们不是根据内容对个别文章进行真假评级,而是按来源分析数据。该研究中被认定为虚假信息提供者的新闻来源,包括《占领民主党》和《联邦党》报纸,约有1/1000的文章经过事实核查后确定为虚假。相比之下,主流网站,包括《纽约时报》和彭博社,每10万篇文章中只有3篇发布了错误信息。

数据显示,浏览主流新闻的家庭与10%被认定为假新闻“狂热读者”的家庭之间的人口统计学特征差异不大,这意味着他们在浏览假新闻源的同时仍在阅读主流新闻。研究显示,热衷于假新闻的读者特征往往是年龄稍大,家庭规模较小,生孩子的可能性较小。“与一些流行的观点相反,这些读者既不贫穷,教育程度也不低。事实上,他们的平均教育水平略高。”

穆恩和维拉哈万说,这些人口统计学上的相似性表明了之前我们对阅读假新闻的人进行刻板画像的危险性。实际上,没有单一的轮廓。每个人都至少是可疑信息或错误信息的临时读者。

穆恩说:“数据中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是,那些阅读假新闻最多的人,通常也倾向于总体上阅读更多的新闻量。这些热爱新闻的消费者寻找所有的信息,因此他们同时也消费了大量的假新闻。但如果你在寻找只阅读假新闻的人,实际上很难找到。”

“人是复杂的,”维拉哈万补充道。“以前我们关于假新闻读者是谁的假设并不完全合情合理。这个研究试图解决的一个问题是:这些消费者是谁?”

阻止假新闻传播有用吗?

研究者就Facebook等平台如何能更好地缓和虚假新闻内容带来的影响提出了具体建议:与其制定旨在保护所有用户不受虚假新闻影响的一揽子政策,不如针对极少数最容易陷入回声室的读者。

这项建议来自他们在2017年8月之后发现的数据模式,当时Facebook开始标记可疑内容,以阻止用户分享。反复分享虚假信息的网页也被禁止在平台上做广告,这大大激励了他们阻止虚假新闻的病毒传播。

“如果你在寻找只看假新闻的人,实际上很难找到。”—肯·穆恩

研究者分析了政策实施前后Facebook和非Facebook用户的家庭新闻消费情况。在该政策出台之前,所有用户浏览真实和虚假在线新闻的速度大致相同。政策实施后,Facebook用户消费的假新闻更少,这是政策的意图,但与平台外用户相比,他们消费的主流新闻也显著减少。

不如锁定最脆弱用户?

论文指出,一揽子政策对社交媒体公司来说既昂贵又低效,而且会产生意想不到的后果:扼杀了对合法新闻的阅读热情。相反,Facebook和其他平台应该利用其庞大的消费者数据,通过“基于伤害的干预”(harm-based interventions)锁定最脆弱的用户,以阻止这些用户访问虚假新闻来源。

穆恩和维拉哈万承认,这项建议可能无法解决与假新闻相关的所有问题,但公司和决策者在应对这一问题的复杂努力中应该考虑这一建议。

穆恩说道:“这项建议附带有一个警告,即我们应该谨慎实施。总是有一个关于什么是道德的问题。我们真的应该审查某一特定群体的内容吗?但如果你明白问题归根结底是少数人的脆弱性,那么有什么保障措施呢?建议用一种提供更多信息的方式,来打造一个合乎道德或令人愉悦的解决方案,并为弱势群体评估其有效性。”

维拉哈万指出,假新闻永远无法根除;它从讲故事的开始就存在了。从古代到现在的黄色小报,从人们在杂货店的八卦到互联网上的深度造假,历史上到处都是例子。他认为,我们的目标是想办法降低它的影响力和危险性。

他指出,“假新闻总是会出现,你不可能消除它或让人们对它不感兴趣。因此我们必须了解它是如何被消费的,而不是认为阅读假新闻的人一定有问题。”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到底是谁会爱上假新闻?."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11 八月, 2022]. Web. [28 November, 2022]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10900/>

APA

到底是谁会爱上假新闻?.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22, 八月 11). Retrieved from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10900/

Chicago

"到底是谁会爱上假新闻?" China Knowledge@Wharton, [八月 11, 2022].
Accessed [November 28, 2022].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10900/]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