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頓商學院蓋瑞特院長奉勸特朗普總統:溫言在口,大棒在手 

沃頓商學院院長傑佛瑞·蓋瑞特(Geoffrey Garrett) 在本篇專欄中回顧了 “後尼克森時代”歷屆美國總統對中國問題的共識,以及特朗普政府與此共識的徹底斷絕,並奉勸特朗普謹記100多年前羅斯福總統的座右銘:溫言在口,大棒在手。

下文為他的專欄:

隨著美國威脅對更多中國進口商品徵收更高關稅,以及中國隨即針鋒相對地發起對美國出口商品的報復,有關貿易戰的討論甚囂塵上。然而,特朗普政府的策略遠不止于試圖創造公平競爭的環境,更有可能對兩國以及全球經濟、乃至全球穩定造成更為嚴重的影響。

美國稱中國的貿易存在不公平:政府補貼、限制美國公司進入中國市場、操縱匯率等等。因此美國對中國出口商品徵收重稅。然而這還只是開始。

特朗普政府進而宣稱,中國經濟發展的整個模式都是錯誤的,有違美國支持的開放自由的全球經濟模式。這全是因為中國政府將觸手伸到了中國經濟的每一個角落。

特朗普最後還不忘補充一點:中國希望成為全球技術領袖,這對美國的“國家安全”構成威脅。理由是當今的科學技術大多存在“雙重用途”,也就是同時兼顧商用和軍用。

在特朗普之前,各屆政府都試圖與中國達成雙贏。但特朗普卻認為根本沒有雙贏、只有輸贏。美國想要贏,必須讓中國輸。

而隨著他言論的愈發高調,從目前形勢來看,這兩個世界上影響力數一數二的國家的關係越來越不止於單純的貿易戰,越來越像是一場新的冷戰

以下是美國此前從未使用、現在卻專門針對中國啟用的工具:

  • 《1974年貿易改革法》301條款,稱由於中國的貿易做法“不合理”、“限制了美國的商業活動”,因此美國徵收關稅是合理合法的。
  • 《1962年擴大貿易法》232條款,稱由於中國的行為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威脅”,因此美國有權徵收關稅。
  • 《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去年年底將中國列為“修正主義強國”,指其意圖破壞美國領導的全球秩序。

美國近期針對中國公司以及(中國影響下公司)採取的另外一些行動雖然引起的關注沒有那麼強烈,重要性卻絲毫不減。這些舉措無一不是基於對國家安全的考慮:

  • 叫停阿裡巴巴收購MoneyGram
  • 判定在美國銷售中興手機和華為手機非法
  • 叫停博通-高通收購

這一系列舉措嚴重背離自40多年前尼克森首次訪華以來一貫明確堅定的美國對華政策。自那時起,無論是誰入主白宮,美國都相信進一步維護國家利益的最好辦法就是加強與中國的經濟關聯。

這一向被視為對美國而言的“三贏之舉”:有利於美國經濟、有利於促進中國經濟政治改革,以及有利於通過將中國納入全球體系來實現世界和平與穩定。

在世紀之交時任總統的比爾·克林頓更是身體力行地貫徹這一戰略,將中國納入了世界貿易組織。以下是他在2000年3月一次講話中所說的話: 

加入WTO,意味著中國不單會同意多進口一些我們的產品,更意味著他們同意引入民主制度最重視的價值觀之一:經濟自由……如果個人不僅擁有做夢的能力、更擁有實現夢想的力量,他們就會要求更多話語權。

然而歷史快進到當下,特朗普團隊最近致信世貿組織,聲討中國對世貿組織構成威脅、對全球經濟構成威脅,這與克林頓的立場相比來了一個180度大轉彎: 

自中國加入世貿組織以來,一再發出努力實現經濟改革的訊號。但令人遺憾的是……對中國而言,經濟改革意味著讓政府和共產黨對經濟的掌控更加鞏固,意味著壯大國有產業、特別是國有企業。如果中國在這條路徑上繼續前進,對本組織的影響絕對不利。

而這還只是特朗普誓與後尼克森時代有關中國問題共識徹底斷絕的部分表態。 

特朗普認為,美國的經濟參與既沒有提高中國的政治自由度,也沒有削減政府在經濟中扮演的作用。實際上,一種認為目前的中國讓事情朝著反方向發展的想法不脛而走。他稱,中國的崛起搶走了美國大量工作崗位,而美國公司和美國產品進入中國市場的管道卻不夠通暢。

不僅如此,特朗普還辯稱中國不擇手段,決意攫取美國智慧財產權與技術知識,目的是為了提高自己的技術複雜程度,進而利用技術發展軍事力量、提高全球影響力。

儘管特朗普前任的政策一直都是尋求與中國的“雙贏”,但特朗普卻認為根本沒有雙贏、只有輸贏。美國想要贏,必須讓中國輸。

除了財政部長斯蒂芬·努欽,你很難從別的特朗普團隊成員那裡聽到,承認美國從過去40年深度參與中國經濟崛起中大大受益:

  • 更便宜、更豐富的產品,由中國組裝、製造或者來源是中國,從沃爾瑪超市貨架上所有的“中國製造”產品,到蘋果的每一款設備:這對美國消費者來說是獲益的。
  • 美國跨國公司的市場範圍擴大了。不僅是美國生產的波音飛機,還有中國製造的通用汽車:這對美國公司來說是獲益的。
  • 超1萬億美元的中國外匯儲備進入美國財政部口袋,降低了美國利率:這對美國經濟來說是獲益的。

然而特朗普團隊卻從不同角度解讀:即便美國真的從中國經濟崛起中獲得了一定利益,但中國得到的卻多得多。

毫無疑問,相對開放的美國市場准入條件是中國經濟增長的主要推動力,至少從中國入世後是如此。這是中國最大的收穫。與此同時,美國公司進入中國市場的管道總是伴隨著諸多確實存在的牽制。

那麼,美國應該如何應對美中經濟關係的這種不對等?

美國設法拓寬中國市場進入管道的傳統方式是多用胡蘿蔔、少用大棒;多做私下動員、少做公開喊話;多用巧言勸誘、少用關稅制裁。前幾任總統都認同特朗普的目標,只是實現的方式不一樣。

特朗普的做法與他們截然相反:密集的棍棒伺候,吝惜胡蘿蔔;連續發表公開批評並展開硬碰硬的單邊政策行動。

那麼,特朗普對中國翻臉會有怎樣的結果?

短期內美國或許能打贏貿易戰(比如讓中國做出一些讓步),因為美國討價還價更加硬氣。中國經濟目前來看可能比過去20年要脆弱一些,但美國經濟卻很堅挺。對中國來說,進入美國市場比讓美國進入中國市場要更重要一些。中國很可能別無選擇,只能對美國做出一些讓步。無論怎樣,這些讓步對中國的長期利益畢竟是有利的。

然而,一旦特朗普在貿易戰中贏得了中國的讓步,最好能適可而止。對中國一再攻擊、以致於引發新一輪冷戰,將很可能造成雙輸局面。

很多人在計算貿易戰的成本時,會首先計算商品漲價導致的美國消費者成本增加情況。然後快速地轉而宣稱貿易戰很可能引發美國經濟衰退。我並不這麼認為。

如果對特朗普政府的立場做出合理總結:由於中國經濟不公、非法、對美國國家安全是威脅,那麼美國就應該推翻40年的經濟參與,系統性切斷兩個經濟體之間的聯繫。

美蘇冷戰和目前美中衝突之間的根本不同在於:蘇聯經濟完全孤立於、也關係不到以美國為首的西方經濟。

今天的中國無疑站在全球經濟的核心。而尼克森以來的美國政策對此影響不可謂不巨大。如下圖所示,中國經濟增幅占世界經濟總增幅的三分之一還要多。美國根本無法承受背離中國的後果。 global-gdp

因此,我給特朗普政府的建議很簡單。你對中國經濟有怨言、發牢騷是正常和合理的。你或許能在討價還價中擺出更強硬的姿態,在這幾年獲得一些讓步。

然而,對中國經濟的全面正向開火對全球經濟造成的影響是無法估量的。這也是美國之所以長時間保持一貫政策的一個原因:中國經濟表現良好符合美國利益。與其在推特上狂轟濫炸、做出種種急躁的政策威脅,不如謹記時任總統羅斯福100多年前為美國定下的座右銘:溫言在口,大棒在手(Speak softly and carry a big stick)。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沃頓商學院蓋瑞特院長奉勸特朗普總統:溫言在口,大棒在手 ."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10 八月, 2018]. Web. [11 December, 2018]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561/>

APA

沃頓商學院蓋瑞特院長奉勸特朗普總統:溫言在口,大棒在手 .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8, 八月 10).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561/

Chicago

"沃頓商學院蓋瑞特院長奉勸特朗普總統:溫言在口,大棒在手 " China Knowledge@Wharton, [八月 10, 2018].
Accessed [December 11, 2018].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561/]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