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阿拉斯加和芬蘭都在試驗的個人現金補貼項目為何效果不同?

pic

各國都在開展“個人現金補貼”試驗專案(或稱“普遍基本收入補貼專案”,即政府向每個人,不論他們的收入或雇傭狀況如何,定期發放一筆津貼),以期瞭解其運營和影響。人們對這些項目的興趣日益增長,因為他們擔心隨著科技創新的發展,越來越多的工作被自動化,大規模失業也將隨之而來。

從2017年開始,芬蘭開展了一項僅面向失業人群的不完全現金補貼試驗,這是全民現金補貼項目的一種變體。美國阿拉斯加州從1982年開始實施一項現金補貼專案,包括兒童在內的每位居民,每年都能獲得1000到2000美元的現金補貼。

芬蘭的補貼專案明年將會結束,在研究結果出來之前,政府目前還沒有擴大專案的打算。但是據稱,許多芬蘭人並不贊成這種沒有工作限制的現金發放的想法,有人擔心年輕人會只想呆在家裡打遊戲。

“這個項目主要是想瞭解失業者是希望繼續他們的補助,還是更加積極地尋找工作?”芬蘭赫爾辛基大學社會政策學教授賀基·希拉莫(Heikki Hiilamo)說道。

芬蘭似乎在這個項目中遇到了路障,但是阿拉斯加石油開採稅項目卻展示出了一個非常不同的結果。“我們的一個擔憂是,如果你白給人錢,那麼他們為什麼要工作呢?”賓州大學社會政策與實踐學院(School of Social Policy & Practice)教授伊萬娜·馬琳娜斯庫(Ioana Marinescu)說道,“可是我們的研究結果讓人驚訝,阿拉斯加人的平均工作率與其他州基本相同,比如猶他和懷俄明州。”

這是因為當人們拿到多餘的現金後,他們往往會把這些錢花掉,馬琳娜斯庫說道。“周圍的店鋪,比如臨近的咖啡館或時裝店的銷量因此增長了,他們雇傭了更多的員工來接待顧客。兩者相加抵消了對就業的影響。我們很想看到把這種方法大範圍應用會發生什麼有趣的現象。如果整個國家都實施這一專案,將會對經濟產生非常有趣和重要的影響。”

馬琳娜斯庫和希拉莫做客“沃頓知識線上”節目探討全民現金補貼專案的優點和缺點。 

阿拉斯加州 VS 芬蘭

在阿拉斯加的石油開採稅專案中,每位元居民每年都會收到阿拉斯加永久基金(Alaska Permanent Fund)發放的1000到2000美元紅利,該基金會的收入來自石油和開採租約。居民收到的紅利隨著石油價格的變化而變化。2017年,州政府宣佈每位居民,包括兒童在內都會獲得1100美元紅利。所以去年一個五口之家可以收到5500美元。

根據馬琳娜斯庫和芝加哥大學教授達蒙·鐘斯(Damon Jones)合著的阿拉斯加專案研究報告,“分紅對就業沒有任何影響,反而使兼職工作增加了1.8%”。此外,他們發現“獲得基本收入補貼往往會提高最弱勢的青少年群體的教育水準”。他們獲得基本收入後在學校呆的時間就會更長,她解釋道。

在芬蘭的試驗專案中,無業者在兩年中每個月都會收到560歐元,不管他們掙多少錢,也不限制他們如何花這筆錢。”這項實驗讓我們在國際上獲得了廣泛的關注。試驗這些提供基本社會保障的新想法能夠帶來一些利益,”希拉莫說道。但是他認為這一項目不太可能擴大至更廣泛的芬蘭人口。 

這在美國能起作用嗎?

根據馬琳娜斯庫的觀點,普遍基本收入補貼在美國”有可能會起作用”,只要項目有資金來源。阿拉斯加州可以從石油和採礦權中獲得收入,其他希望實施相似專案的州則需要砍掉現有的一些福利,或者考慮提高其他方面的收入。

馬琳娜斯庫建議把碳稅作為一個收入來源。”你要對那些你希望減少的活動徵稅,我們希望減少碳的使用,”她說道。她並不認為企業會把那些徵收碳稅的州視為對企業不友好的州而搬遷到別處。很多州對企業徵收增值稅,或者徵收相對較高的營業稅,但企業還是會繼續在原地運營,因為市場和勞動力供給帶來的好處可以平衡這些稅收,她說道。

如果納稅人知道一些稅收最後會以現金轉移支付的方式回到居民手中,他們就不會那麼抵制,馬琳娜斯庫說道,”如果你衡量一下國家從你的稅收中能給你提供什麼,稅收的負面影響就會小很多。”

芬蘭等北歐國家都徵收較高的個人所得稅,但他們也有覆蓋全面的社會保障體系,這是美國沒有的,馬琳娜斯庫說道。根據全球經濟指標(Trading Economics)追蹤的資料,2018年芬蘭的個人所得稅稅率是51.6%,企業所得稅稅率是20%。營業稅稅率是24%。

專家認為,如果美國要實施相似的專案,它需要提高稅率或取代一些現有的社會福利。一些經濟學家會希望政府將一切多餘的收入優先用於貧困、老年和殘疾人口。他們也認為普遍基本收入補貼會使人們喪失工作的動力。 

公眾的質疑

在芬蘭,人們對擴展現金補貼項目存在著廣泛質疑,希拉莫說道。如果“那些不上學、沒有工作,或者沒有參加培訓專案的年輕人每月可以無條件獲得一筆基本收入,我們擔心這會在某種程度上導致他們不再參與社會,最終被排除在勞動市場之外,”他補充道。

此外,懷疑者擔心如果撫養年幼子女的母親每月可以獲得一筆基本收入後,她們就會呆在家裡,而且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不會去找工作。“我們(芬蘭)的社會運轉模式是基於非常高的勞動參與率的,”希拉莫說道,“每個人通過個人所得稅向這個系統貢獻一些資金,這樣大家都能從中獲益。全民收入補貼會把部分人口排除在勞動市場外。這將會在某種程度上破壞我們這個社會的整個系統和模式。”

馬琳娜斯庫則表示,抑制人們去工作的動力一直以來都是全民補貼專案的一個擔憂。但是研究顯示這種結果的可能性“為零或者非常小”。在阿拉斯加州,研究顯示更多的女性加入了勞動隊伍,因為有了余錢後她們可以投資購買汽車,因此她們會去工作。“如果你只做兼職工作的話,可能就不值得去工作。但如果你有一些錢能夠緩解你的經濟緊張,比如你可以買一輛車或者任何你需要的東西,你可能就能去工作了。”

另一個影響是因為每個人都能從中獲益,它就會消除與失業津貼等項目伴生的所謂”福利恥辱感”(welfare stigma)。 

兩個美國試驗項目

希拉莫指出兩個針對低收入人群的試驗正在進行中,一個在加拿大安大略省,另一個由矽谷創業加速器公司Y Combinator發起。最新統計顯示,安大略省的現金補貼試點項目共有4000位受益人,符合資格的個人每年可以獲得17000美元,一對夫婦可以獲得24000美元,考慮到他們額外掙得的收入。這個專案的目標是“試驗和瞭解現金補貼專案能否以一種可持續的方式減少貧困人口”。

在Y Combinator的研究中,被美國兩個州隨機選中的個人將在五年內每月獲得1000美元。這個專案的目標是追蹤基本收入如何影響“個人利用他們的時間和金錢的方式,心理和生理健康指標,以及它對兒童和社交網路的影響”。根據商業內幕(Business Insider)報告,七個現金補貼項目正在世界範圍內試驗。

但是我們還需要開展更多的研究來瞭解現金補貼的影響。”也許我們會發現它沒有用,這就是為什麼試驗非常寶貴,”馬琳娜斯庫說道。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美國阿拉斯加和芬蘭都在試驗的個人現金補貼項目為何效果不同?."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27 May, 2018]. Web. [21 June, 2018]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451/>

APA

美國阿拉斯加和芬蘭都在試驗的個人現金補貼項目為何效果不同?.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8, May 27).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451/

Chicago

"美國阿拉斯加和芬蘭都在試驗的個人現金補貼項目為何效果不同?" China Knowledge@Wharton, [May 27, 2018].
Accessed [June 21, 2018].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451/]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參與討論

目前尚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