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8090後數字原生代自白書:你符合哪幾條? 

2018-05-10-millennials

沃頓麥克創新管理研究所(Mack Institute for Innovation Management)的高級研究員斯科特·施耐德(Scott Snyder)和大資料分析軟體服務公司Palantir的軟體工程師摩根·施耐德(Morgan S. Snyder)從美國千禧年一代(泛指80後、90後)的角度,闡述了他們對企業、產品以及世界的看法。

人們把我們稱為千禧一代和Z世代。我們這一代人超過1.4億,代表著美國25%的勞動力和將近2萬億美元的購買力,雖然我們中有超過60%的人仍然和家人住在一起。我們在政治上傾向自由主義,是目前為止多樣性最強的一代。

我們不看報紙,不聽廣播,不看網路電視,不用家裡電話號碼。我們大部分時間都在網上,建立我們的社交網路,從中獲取資訊。不幸的是,由於機遇少和高額學生貸款債務,我們可能在很長一段時間內買不起自己的車和房子,或許永遠也買不起。

如果你經營著一家公司,希望我們喜歡你的品牌,甚至有一天為你工作,下面這些事情是你應該瞭解的。 

我們是互聯的

智慧手機就像我們身體的一個額外附件。通過掌上螢幕,我們過著互聯互通的生活,追求即時的滿足。

我們知道如何獲取需要的資訊,比如通過穀歌可以隨時隨地獲取。海量資訊相互競爭之下,能吸引我們的注意力超過十秒,那就太稀奇了。

我們通過發訊息與朋友時刻保持聯絡,分享我們的創造,記錄我們的生活,掌控我們的娛樂,在手機上訂餐、乘車、規劃下一次的冒險。我們希望生活中所有事情都能夠通過手機輕鬆解決,包括金融服務和約會。我們更願意在網上購買,如果快遞每月自動出現在我們家門口,這會是一個加分項。我們儘量避免去實體收銀台結帳或者打電話諮詢。手機對於我們就是一個一站式娛樂商店,這是我們觀看音樂視頻和Netflix劇集唯一需要的設備。

我們在社交平臺上花時間建立我們的數位形象和社交網路,雖然我們並不相信這些平臺能保障我們的資訊安全。我們喜歡Snapchat和Instagram這些平臺的即時可控性,不大喜歡Facebook,因為它現在已經變得過於公司化,而且經過了劍橋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的資料竊取醜聞後,我們感覺它已經腐敗墮落了。

我們的中國朋友通過微信交流生活。比起企業,我們更信任朋友和朋友的朋友,尤其是涉及到新聞的時候。有些你在赫芬頓郵報(Huffington Post)和Buzzfeed上看到的新聞最後卻被證明是假的……那既然如此,又何必費心去看呢?

如果有值得瞭解的資訊,我們的核心朋友圈會指給我們看。他們也是我們的主要資訊確認來源。如果我們需要做一個大額購買決定,比如買一輛自行車或去外國旅行,我們就會詢問他們。我們只要拍張照發在朋友圈裡,他們就會給我們意見。 

我們是多變的

因為我們從小到大都是通過螢幕聯絡的,所以我們非常擅長移動創造,比如圖片、視頻、代碼、敘述等,不管我們走到哪,都能創造。現在一些企業開始為這些創造付費。有些人通過做兼職設計師、藝術家、記者、編碼員,甚至遊戲玩家賺錢。

零工經濟(Gig Economy)不會嚇到我們;我們熱愛自由,但隨著堆積的債務和朋友們遇到的健康問題,我們也開始有一定的危機感。我們設想在一生中我們將會從事超過十種不同的工作,有時候同時兼顧幾份工作。變化和移動是我們的常態,所以不要指望我們會在一個地方呆太長時間。

我們知道有些專業或職業現在看起來似乎不錯,但再過幾年就沒那麼光鮮了。我們有些學數學和物理的朋友現在可酷了,在穀歌和Facebook當資料科學家,但十年前他們也只能被塞進大學裡當教授。我們有些學工程的朋友,現在的職位名稱甚至就從來沒聽說過,比如增長駭客、設計技術員、前沿部署工程師等等。但是感覺職位名稱越來越不重要了,因為我們尋找的是混合職位,可以讓我們做許多不同的工作。

我們希望在一生中能在兩到三個國家生活,大部分時間都在城市裡。我們花錢買體驗,而不是有形的物品。雖然我們熱愛攀岩、滑翔和冒險競賽等戶外極限運動,但我們希望在城市裡生活,任何事情都在步行、騎車,或乘車範圍內,包括從家裡到公司。如果我們不能生活在城市,那麼讓我們住在山裡或海邊,哪裡都行,只要不是郊區。 

我們是有社會責任感的

我們看到了周圍世界發生的大事,但我們相信自己有能力做出改變。如果我們看到錯誤的現狀,我們不害怕發出自己的聲音,我們的社交網路會支援我們的觀點,為我們大膽直言的精神喝彩。我們期待我們關注的政治家、名人、運動員和首席執行官們能在移民、職場性騷擾、種族歧視和氣候變化等重要問題上發表自己的意見。

我們非常瞭解我們每個人在網上的力量和影響力。我們已經看到了Black Lives Matter和#MeToo這樣的大規模運動為我們的人生帶來的變化,很多從網上開始,在網上傳播。我們甚至看到了Diversify my Emoji運動改變了我們數位語言中的一個關鍵元件。我們渴望成為這些運動的一部分,使我們的世界變得更加包容,接受度更高,對社會和環境有更多的責任感。我們以此為目標約束自己、朋友和領導者,不斷地思考我們可以做哪些好的事情,怎樣可以做得更多。

我們認為大多數大公司都只關心利潤,不在乎人類和地球。仿佛每天都會聽到,比如由於某某大公司的失職而造成的歧視、違反隱私條例或環境災難。如果他們的CEO能夠坦承問題和計畫解決,我和我的朋友就會選擇和他們打交道。我們不覺得公司做到對生意和社會同時負責有什麼困難的。我們看到了一些大公司做好事的例子,比如戶外服裝公司巴塔哥尼亞(Patagonia)阻止森林砍伐,眼鏡電商Warby Parker改善全球健康問題,宜家(IKEA)推動招聘過程的多樣性和包容性。在我們看來,這應該成為那些大公司的標準,自己少拿一點,多給社會回饋一點。

當然,雖然我們對大企業吐槽多多,但以後很有可能會把自己一半的職業生涯都貢獻給這些大型機構,包括企業,非盈利組織或政府機構。 

我們的建議

如果你想讓我們成為你未來的客戶和員工,這裡有一些建議: 

鼓勵探索——跳槽以前是一個負面詞語,但是我們喜歡這個詞。去年企業因為我們這一代員工的離職憾失300億美元。有機會去一家大公司工作,同時也知道自己可以選擇在幾年內嘗試3到4條不同的職業道路,這是非常有吸引力。我們相信這對公司也是有益的,他們可以組建一支更加靈活的人力隊伍。

作為消費者,我們希望看到產品能夠不斷更新,為我們提供新的體驗。生活中有太多嘈雜的聲音,我們不會把注意力放在那些多餘過時的產品上,下一個! 

讓我們領導——我們大多數人都想做領導者,比如領導工作團隊,重要事業的籌款活動,或者自己的公司,但沒有人教我們如何在逆境中做領導者。大多數最優秀的領導者都失敗過許多次,特別是那些企業家。我們如何解決這些問題,讓團隊追隨我們,在遇到坎坷的時候相信我們?我們希望人們尊重我們的信仰和才幹,而不是一個大而空的頭銜。我們希望成為潮流設定者和活動家。

我們願意接受發自內心的教導,而不是賣弄學問的說教。不要遞給我們一本我們不會讀的商業著作。要讓我們拿起一本書,它首先要能夠激發我們的情感。請與我們進行個人層面的對話,説明我們成為領導者。 

有所信仰——我們覺得如果你做得事情有意義,那麼你賺錢是應該的。但不幸的是,當今的世界並不是這樣的。如果你想聽聽我們的意見,我們認為你需要擺脫把賺錢放在第一位的思維模式,開始思考怎樣才能創造影響,公平對待他人,不管他們來自哪裡。我們已經準備好,非常願意做一些特別的事情。如果你想知道我們是怎麼想的,我們就在這兒,在你周圍,1.4億個我們,儘管問我們吧。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美國8090後數字原生代自白書:你符合哪幾條? ."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16 May, 2018]. Web. [18 July, 2018]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444/>

APA

美國8090後數字原生代自白書:你符合哪幾條? .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8, May 16).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444/

Chicago

"美國8090後數字原生代自白書:你符合哪幾條? " China Knowledge@Wharton, [May 16, 2018].
Accessed [July 18, 2018].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444/]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參與討論

目前尚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