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的美女創業家成了警世恒言:矽谷能從Theranos騙局中學到什麼?

031918_elizabethholmes

昔日創業界的寵兒伊莉莎白·霍爾姆斯(Elizabeth Holmes)如今成了一則警世恒言。

作為Theranos公司的創始人,伊莉莎白·霍爾姆斯以詐騙罪名被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起訴,指控其虛假陳述公司用少量血液樣本即可進行多項血液檢測的所謂革命性科技的事實,騙取投資者7億美元資金。這起案件引發了一系列疑問,比如到底應該給創業公司創始人多少自由空間,控制措施應該何時到位,以及監管機構應該何時以何種方式參與其中。

霍爾姆斯曾經登上過多本雜誌的封面,也曾一度被稱為“下一個約伯斯”,而現在她必須支付50萬美元的罰款,並被禁止在未來十年中擔任任何上市公司的董事職位,但霍爾姆斯將不會被監禁。美國證監會也對Ramesh Balwani提出了單獨指控,他曾在2009年和2016年間擔任Theranos公司的總裁和首席運營官。

“我認為這是一起公司治理失敗或崩潰案例,它的創始人對公司有著完全的實際控制權,”沃頓商學院會計學教授兼《會計與經濟學》期刊(The Journal of Accounting and Economics)編輯韋恩·蓋伊(Wayne Guay)說道。Theranos公司採用的是雙層股權結構(dual-class shareholding structure),其他股東每投一票,霍爾姆斯可以投100票,她對公司董事會的人員構成擁有完全控制權。

“董事會不是像我們期望的那樣,由醫學專家、金融專家和其他專業人士組成,”蓋伊說道,“裡面都是政客、軍事顧問和其他人,監管根本不存在。”Theranos公司的董事會成員包括美國前國務卿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和喬治·舒爾茨(George Schultz),以及美國前國防部部長威廉姆·派瑞(William Perry)。

“證監會發出了一個強烈的信號:不要對投資人撒謊,”美國喬治城大學麥克多諾商學院商學教授兼全球金融市場結構與監管專家詹姆斯·安吉爾(James Angel)說道。

蓋伊和安吉爾做客天狼星衛星廣播公司111頻道的“沃頓知識線上”節目探討Theranos案件帶給我們的啟示。

回到2003年,剛剛20歲的霍爾姆斯從斯坦福大學退學,以一項專利科技為基礎成立了Theranos公司,生產一種允諾可以用一滴血進行多項血液檢測的分析儀。投資者向其中投了7億美元,熱切地盼望著Theranos科技將為數十億需要多項血液檢測的病人提供一個簡易平價的解決方案,這種只需要一個針孔就能完成全部檢測的產品將會受到病人的熱烈歡迎。

美國證監會發現Theranos公司根本沒有能夠提供它所允諾的科技,而它的營收實際上只有預測收入的很少一部分,它向投資者做出了虛假的列報。尤其是證監會還發現這家公司的專有分析儀僅完成了它所承諾的200多項檢測中的幾十項,剩餘的檢測是在協力廠商改良設備和商業分析儀上進行的。證監會說道,2014年霍爾姆斯向投資者保證私人所有的Theranos公司將會創造1億美元的收入,但實際上公司當年的收入只有10萬美元多一點。Theranos還謊稱美國國防部已經使用了它的科技,證監會補充道。

沃頓商學院法學和商業倫理學教授羅伯特·休斯(Robert Hughes)強調了Theranos案件引發的更廣泛的道德倫理問題。“如果一家創業公司的新科技沒有按照高管和投資者期望的那樣產生作用,這並不是醜聞,”他說道,“真正的醜聞是創業公司的高管謊報他們的科技當前的發展狀況,科技應用在了哪裡,或者公司的收入。”

休斯表示,創業公司應該謹記證監會三藩市地區辦公室主任吉娜·崔(Jina Choi)就Theranos案件給出的建議,“那些試圖革新和顛覆一個行業的創業者必須如實地告訴投資者他們的科技目前可以做什麼,而不僅僅是他們希望這些科技未來可能做什麼。”

雙層股權結構:優點和缺點

蓋伊強調Theranos公司的核心問題是扭曲的公司治理機制,雙層股權結構才是這起案件中的罪魁禍首。依據霍爾姆斯的歷史記錄,她並不具備被賦予“信任和公司完全控制權”的必要資歷,但她還是得到了這種控制權,因為公司實行的雙層股權結構給了她極大的投票控制權,蓋伊補充道。從Theranos公司的案件中,他認為其他採用雙層股權結構的公司面臨的問題是,“公司應該在什麼時候制定實際的控制體制,把控制權和投票權還給股東?”

蓋伊記得證監會在大約三十年前禁止企業使用雙層股票,之後又許可了它們的使用。這種股票並不稀奇,穀歌就採用了這種股票結構,它的創始人謝爾蓋·布林(Sergey Brin)和拉裡·佩吉(Larry Page)擁有實際的投票控制權,Facebook和圖片分享軟體應用Snapchat母公司Snap也採用了這種股權結構,蓋伊說道。“在過去幾年中這已經成了一個大問題,我們應該對此進行辯論,”他補充道,並指出在去年Snap首次公開發行股票期間這一問題引起了激烈的探討。

蓋伊指出,一些支持者認為在創業公司成型期間創始人可以通過雙層股權結構保留控制權。但一旦公司成長壯大並達到臨界規模後,公司應該制定“落日條款(sunset provisions),即把投票控制權釋放給另一個投資者群體,”他補充道。

“有人認為公司有一個大股東實際上是好事,”安吉爾說道。他提到了福特汽車公司(Ford Motors),福特家族長期採用雙層股權結構,扛過了2008年的大蕭條,而通用汽車公司(General Motors)卻破產了。他解釋了為什麼有一個擁有大量投票權股份的單一大股東會有利於企業。

“公司治理的一個現實問題是它的股東群體龐大而分散,大多數股東沒有任何實際的權力和影響力,或者甚至沒有激勵他們行使權力或影響力的因素,這就是當你擁有一群原子式股東群體時的情況,”安吉爾說道。但這也是一個頗有爭議的話題,他補充道,“我不會假設一類東西總是好的,或者總是壞的。”

蓋伊指出了這種過度投票權帶來的風險。他指出,現有的“大量實證案例”表明大股東可以幫助治理公司,監督公司的行為。“但在很多情況下,這些未經檢驗的個人可能會是優秀的產品開發者,比如科學家或程式師,他們可能不是負責公司日常運營的最佳人選,或者至少不是公司達到一定規模後的最佳運營人選,”蓋伊說道。“Theranos公司就是一個很好的案例,當創始人做了一些錯誤的舉動,而你沒有監管權或能力對創始人說,‘我覺得你不應該做這件事情’,因為你沒有投票權。這時候就會出現一些危險或問題。”

“但是這真的很重要嗎?”安吉爾問道。“別人也可以說絕大多數股東都沒有任何實際的權力,因為管理層的利益根深蒂固,你的股票在全部流通股票中只占很小的一部分,”他還指出,那些擁有投票股和非投票股(voting and non-voting stock)的公司之間的股票差價“不是零,但也不大”。 

罪與罰

證監會對霍爾姆斯的懲罰也飽受爭議,霍爾姆斯將面臨罰款,不得擔任上市公司董事,但無需坐牢。“在經濟大蕭條期間,那麼多人犯下了欺詐罪行卻輕鬆逃脫不用坐牢,一想到這些我就會覺得血脈賁張,”安吉爾說道。他指出在Theranos案件中,證監會沒有直接的刑事執法能力,而是把這一權力交給司法部來行使。

“違反商業法會導致同時面臨監管和刑事訴訟,”休斯說道,“證監會的和解不妨礙刑事訴訟。”他指出,雖然現在還沒有提起指控,但Theranos案件的刑事調查正在進行中。

儘管如此,“證監會已經做了它能做的,”安吉爾說道,“他們達成了一筆高額的和解,基本上在十年內把霍爾姆斯逐出了這一行業。司法部接下來會做什麼還要拭目以待。”蓋伊表示,司法部也希望利用它在Theranos案件中可能採取的任何措施發出一個廣泛的警示信號。“在這種情況下,人們總是希望有些人會受到懲罰,但同時懲罰通常只是起到威懾作用,”他補充道。

蓋伊表示,司法部將會怎麼做取決於“他們認為他們能證明什麼”。他指出刑事案件中的“舉證責任”高於民事案件。“一般而言,證監會和司法部希望達成貌似公正的和解。”據蓋伊所言,把一位CEO送進大牢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公司和CEO將會“拼命反擊”。安吉爾指出司法部“還有很多別的事要做”,他們要決定用自己有限的資源來追擊毒梟,恐怖分子還是犯錯的CEO們。

“不管司法部要對她做什麼,她的名聲已經毀了,她已經被狠狠得懲罰了,”安吉爾說道。蓋伊指出,據福布斯在職2016年6月份的估算,擁有Theranos公司50%股票的霍爾姆斯在這次醜聞中已經損失了大約45億美元個人財富。而在一年前,她曾登上福布斯美國白手起家女性富豪榜榜首 

未來

安吉爾預計Theranos現在會成為“一些人眼中一個不錯的收購對象,他們也想接觸這項科技,但不想落下醜聞累累的名聲。”

“被收購當然是有可能的,”蓋伊說道,“這會讓他們走出公眾視線,把他們放在另一家公司的保護傘下。他們擁有的科技事實上是非常寶貴的,這肯定是一條出路。”這家公司也要向投資者和監管機構證明它正在“清理門戶”,替換不合適的董事會成員和高管,建立必要的監督體制以避免未來的欺詐行為,蓋伊補充道。

與此同時,Theranos還沒有完全擺脫麻煩。安吉爾預測證監會判決之後,它還將面臨著欺詐、違約和業績不佳等其他訴訟。在這種情況下,安吉爾說如果Theranos公司根據美國《破產法》第11章提出破產保護,他也不會感到意外。“然後其他人可能就會從它的殘骸中挑揀不管什麼科技資產。”

這些案件會導致Theranos很難在近期內找到買家。“任何要買這家公司的人都會先瞭解它的訴訟風險,”蓋伊說道。“如果這些訴訟都被提起的話,買家就會非常警惕如果他們買了這家公司後,他們將會面臨哪些風險。”安吉爾補充道,“這也是為什麼申請破產保護可能是最好的措施的另一個原因,因為通過這種方式,你可以隔離來自舊公司的所有索賠,然後買家可以買下這些資產,繼續向前。”

至於霍爾姆斯的未來,安吉爾說道,“她已經臭名纏身了,所以沒有上市公司會讓她進董事會。”與此同時,他認為她“非常聰明,非常有才,是一個出色的銷售員,她最終會渡過這一劫。”蓋伊同意他的看法。“至少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沒有公司會把她放在發言人或重要的職位上。”

令蓋伊疑惑的是Theranos公司怎麼會發展到這種地步。“在很多欺詐案例中,他們有時候是從小謊開始的,然後要用更大的謊言來圓這些小謊,”他說道,“我們需要理解事情是如何發展到這一地步的。霍爾姆斯是過程中不得不做這些事情,還是她一開始就想做這些事情?然後她給自己挖了一個跳不出來的坑。我們很難知道事情到底是怎麼演變的。”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昔日的美女創業家成了警世恒言:矽谷能從Theranos騙局中學到什麼?."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09 April, 2018]. Web. [22 July, 2018]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415/>

APA

昔日的美女創業家成了警世恒言:矽谷能從Theranos騙局中學到什麼?.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8, April 09).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415/

Chicago

"昔日的美女創業家成了警世恒言:矽谷能從Theranos騙局中學到什麼?" China Knowledge@Wharton, [April 09, 2018].
Accessed [July 22, 2018].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415/]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參與討論

目前尚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