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教授解讀美國減稅法案:誰獲利,誰受損,可能會發生什麼? 

tax

既然眾議院和參議院都已通過各自《2017年減稅與就業法案》的版本,焦點就轉移到分歧的解決上。接下來,國會必須開會確定法案的最終版本,並提交給白宮由特朗普總統簽字。美國參議院在12月初以51票對49票通過了共和黨的稅收法案,眾議院於11月16日以227票對205票通過了自身版本。

這兩份法案中的許多規定引起了人們的關注,專家們正在權衡和協調減稅結果對個人和企業的影響,以及在2025年後對聯邦赤字的影響。

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經濟學教授艾倫·奧巴赫( Alan Auerbach)介紹道,在協調(reconciliation)過程中,眾議院和參議院的稅法制定委員會領導人將努力消除兩院法案的差異。這兩個委員會解決了這些分歧之後,將擬成一份檔,由兩院再次投票。奧巴赫也是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稅收和公共財政研究中心的主任。

假設眾議院和參議院通過了修改後的檔,讓總統簽字。同時,聯邦政府將在週五午夜用盡現有的資金,雙方必須在週六之前就新的資金來源達成一致,以免政府關門。

芝加哥大學法學教授丹尼爾·赫梅爾(Daniel Hemel)認為,參議院將在法案談判過程中占上風。“協調”作為一個預算法案的特別流程,受參議院的一些具體法規約束。其中之一是“伯德法規”(Byrd Rule),這份《國會預算法案》的修正案於1990年通過,並以民主黨參議員羅伯特·伯德(Robert Byrd)的名字命名。該法規要求預算法案中的所有規定都由財政收入支持,不能在10年的預算期以後增加赤字。

赫梅爾指出,目前眾議院的稅收方案不符合伯德法規,因此不能在參議院通過。他說:“所以我預計會看到更多的修改。”

奧巴赫和赫梅爾做客沃頓知識線上訪談節目,討論美國稅收改革對於未來的具體影響。

個人所得稅減免

奧巴赫說,這些規定對個人納稅減免的影響將取決於納稅者在收入階層中的位置。例如,目前處於中上等收入階層的人通常會選擇分類扣稅標準,所以他們受改革的影響比其他人更大。

最大的變化將是取消州和地方的個人所得稅以及為房產稅設定上限。另一方面,取消替代性最低稅率將有利於位於高稅率州的納稅人。各個稅級內的政策也會有調整。

稅收計畫為一些家庭減稅而為另一些家庭增稅。但奧巴赫指出,減稅對於企業和“過渡法人企業(pass-through businesses,即納稅人對營業收入繳個人所得稅)是明確的。”他補充說,“但這實際上是削減企業營業稅,而增加個人所得稅。”在這個方面,白宮關於稅收計畫將為數百萬人省錢的說法“需要另外考量”。

赫梅爾同意奧巴赫的觀點,認為中低收入家庭不會有太大的稅收減免。不過他指出,根據大多數預測,中低收入家庭未來幾年所繳稅額至少能有“相當溫和”的降低。他表示,增加兒童稅收抵免將有利於這些家庭,且將高於底層納稅者個人免稅額取消的效果。 

房產稅減免

在按揭利息支付的減免項中,眾議院法案將按揭貸款利息的抵扣限額降至50萬美元,而參議院法案則保留了目前的100萬美元。奧巴赫說,如果參議院法案在協調中占上風,那麼業主的按揭貸款利息扣除不會有任何直接變化。

但是,奧巴赫表示,有兩個因素會影響人們決定購房與否,或購買的多少。首先,許多人會從分類扣稅標準轉移到新法案規定的更高的扣稅標準,因為如果採用前者扣稅,這些人不會在購房利息扣稅上享受更多好處。奧巴赫說,“所以他們購房的意願就降低了。”

其次,如果所購房產的房產稅超過了1萬美元,那麼新法案提議的扣稅上限將讓他們即使採用分類扣稅標準也不會獲得任何額外利益,奧巴赫預測,“這不僅會影響買家,也將影響住房價格。”

赫梅爾指出,全國房地產經紀人協會和全國住房建築商協會反對新擬的財產稅扣稅上限。他對業主提出了一些建議:“如果你的年收入是六位數的下限,並能很快地償還抵押貸款,現在可能是這麼做的好時機。” 

擴大醫療保險差距

赫梅爾說,另一個“非常重要”的損失是參議院法案將廢除《平價醫療法案》(the Affordable Care Act)下的醫療保險享受者——該法案規定所有納稅人都應當擁有醫療保險。估計有1000萬到1300萬人將因此失去醫療保險。“現在發生的不只是稅收改革,還有醫療體系改革,”眾議院法案沒有廢除個人必須購買醫療保險的規定,但他預計最終版本將廢除。

赫梅爾預計,廢除個人購買保險的強制性能為政府節省資金,因此將被納入參議院稅收法案。根據新規定,不購買醫療保險的人必須在報稅時支付罰款。他解釋道,保險人數越少,政府需要提供的補貼就越少。但保險公司一直在增加醫療保險費,這又會增加政府補貼的規模。

赫梅爾說:“這些節省下來的成本隨後用來抵消對大型企業減稅的長期影響。“我們實際上取消了1000-1300萬人十多年的醫療保險,然後用這筆資金給企業免去15%的稅。”

國會預算辦公室和稅務聯合委員會(The Congressional Budget Office and the Joint Committee on Taxation)預計“廢除這一強制規定將在2018-2027年期間將聯邦赤字減少約 3380億美元,在2019年將無保險人數增加400萬,到2027年增加1300萬。” 

對教育的擔憂

談到取消學生貸款利息支出的建議時,赫梅爾指出,削減高等教育稅收的規定出現在眾議院法案中,而不是在參議院法案中。不過他並不認為這個法案能夠勝出,因為他預計參議院將占上風。

即使如此,赫梅爾表示,教育部門仍然有三個方面的擔心。一方面,參議院和眾議院的議案都建議對大學捐贈的投資性收入徵收1.4%的稅。

其次,雖然該法案保留了對慈善捐款抵稅的優惠,但大學收到的慈善基金可能會減少。這是因為“人口中很小一部分”將根據新規定進行分類扣稅,而非選擇更高的標準扣稅。更高的標準是將個人的扣稅標準接近翻倍到1.2萬美元,夫婦則是2.4萬美元。

赫梅爾說:“目前大約有三分之一的捐款人是受稅收政策激勵因而捐贈給慈善機構。“但這個數字未來將下降到個位。私立大學是慈善機構,所以他們關心慈善捐贈抵稅的命運。”

協力廠商面,由於新的稅收計畫允許人們將遺產留給子女而不用交遺產稅,捐給大學的財產就會減少。這是因為眾議院法案中廢除了遺產稅的規定,參議院方案則從現在到2025年底之間削減遺產稅。 

聯邦債務前景

奧巴赫指出,減稅將導致10年預算期以後的國家債務增加。因為許多所謂的臨時規定“實際並不是臨時的”。

奧巴赫指出,例如,眾議院和參議院兩項法案都規定,企業可以立即註銷投資,即所謂的投資支出,但只在未來五年有效。他說:“這不是一個運行稅收制度的明智方法,眾議院和參議院的議員也承認這一點,他們並不真的希望這規定是臨時的。“所以,如果你把這些規定看作是永久性的,那麼赤字的影響遠遠高於法案本身的估計。這將直接從利率和投資資金的多寡上影響經濟。

此外,奧巴赫預測稅收法案會影響貨幣政策的制定。“新稅收法案的通過很可能改變聯邦基金利率在未來幾年增加的速度。” 

指標的變化

赫梅爾指出,參議員兼預算委員會主席邁克·恩茲(Mike Enzi)會帶頭決定最終的法案是否符合伯德規則的規定,並將10年期內的赤字控制在1.5萬億。稅務聯合委員會估計,採用靜態評分赤字約為1.4萬億美元,動態評分赤字為1萬億美元。他補充說,預算委員會主席歷來遵從稅收聯合委員會的意見。

奧巴赫也擔心動態評分的使用。他指出,聯合稅收委員會上周表示,即使動態得分,赤字效應也很大。他補充道:“參議院實質上幾乎忽略了這一分析,說明他們對赤字的擔憂實際上是擔心民主黨產生的赤字,而不是對總體赤字的擔憂。”

赫梅爾指出另一個也會影響計算的“微妙但巨大的變化”:通貨膨脹將採用聯動指標(chained measure)而非固定權數(fixed weight measure)來衡量,聯動指標將考慮消費者用低價商品代替高價商品等消費模式的變化。他說:“實際上,這意味著稅法中使用的通貨膨脹指標上漲將放緩,納稅人的扣稅會上升得更慢。稅級閾值會上升更慢。這對於採用標準扣稅的中低收入家庭尤其會產生巨大的影響。”

赫梅爾認為,“由於通貨膨脹衡量指標的這一變化,長遠看來民眾將繳納更多的稅款。但他們可能沒有意識到是怎麼回事。這是增加稅收的一個非常微妙的方法。”

預測將來

奧巴赫表示,雖然兩院各自法案對未來的影響有所不同,“總體而言,這兩個法案的主要特徵相同。”從長遠來看,他認為國會議員會重審法案中所謂的暫行規定。他說:“他們將不得不重新審視這些規定,因為沒有人希望這些暫行規定引發困局。“問題是我們是等到困局來臨,還是提前重審。”

奧巴赫回顧了1981年雷根總統減稅後發生的一個教訓。“他們花了整整一年才修改了1981年的稅收法案。1982年通過了一項增稅法案,還有一項在1984年通過。“那個時代與現在不同,但很可能我們會在明年或者後年重新考慮法案中的一些規定,這取決於明年的國會選舉。”

赫梅爾說,理想的情況下,他希望“企業的減稅額會減少,並且取消關於過渡法人企業的極為複雜的規定,那些規定只是因為企業的減稅規模龐大才有必要”。他建議,減少赤字所節省的資金應該用來給中低收入家庭提供更大的兒童稅收抵免。

赫梅爾回顧了所謂的“財政懸崖”,時任美聯儲主席的本·伯南克(Ben Bernanke)在2012年末用這個詞來形容2013年1月份將實施的大幅度增稅和支出削減。“目前的這一稅收法案將在2025年底引起財政大滑坡。”他警告道,“所以我們一定要考察法案的關鍵部分。如果民主黨在2020年重新獲得對國會兩院和總統職位的控制權,那麼我們將在遠早於2025年之前看到變化,這些變化將在2021年初顯現。”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美國教授解讀美國減稅法案:誰獲利,誰受損,可能會發生什麼? ."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18 December, 2017]. Web. [15 October, 2018]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342/>

APA

美國教授解讀美國減稅法案:誰獲利,誰受損,可能會發生什麼? .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7, December 18).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342/

Chicago

"美國教授解讀美國減稅法案:誰獲利,誰受損,可能會發生什麼? " China Knowledge@Wharton, [December 18, 2017].
Accessed [October 15, 2018].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342/]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參與討論

目前尚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