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工作中重獲幸福感:目的、希望和友誼的力量

emoji-1

幸福,如今已經很難和工作聯繫到一起了。緊迫的期限、人手的不足、產量的壓力以及令人抓狂的逼迫感,讓即便是能力最強、脾氣最溫和的人也想辭職。然而這樣做顯然不太現實。因為就算是公司老闆也不敢輕易言辭。賓夕法尼亞大學“Penn CLO and Medical Education”計畫負責人安妮·麥基(Annie McKee)有更好的辦法。她在賓大教授領導力與情商課程。麥基在新書《如何找尋工作中的幸福感》(How To Be Happy At Work)中列出了三條要求,建議員工從工作中獲得更多的自我滿足。麥基在接受沃頓知識線上採訪時介紹了自己在新書中提出的理念。

以下是訪談文字編輯版。 41mpnszqiyl-_sx329_bo1204203200_-199x300

沃頓知識線上:你認為有多少比例的人在工作中感到不幸福?

安妮·麥基:這根本用不著猜。蓋洛普對職場人士進行常年追蹤調查。我們中間有三分之二的人表示對工作不置可否或者強烈抗拒。積極投入與幸福感是緊密聯繫在一起的。所以說這很糟糕,太多人無法從工作中獲得幸福。而不幸福的人自然無法展現出應有的能力。當我們持有負面情緒、憤世嫉俗、悲觀憤懣的時候,肯定無法全情付出;我們的大腦也不能保持應有的完美運轉。 

沃頓知識線上:這個問題在過去20年以來是不是有愈演愈烈之勢?數位化時代來勢洶洶,很多人倍感壓力,因為數位化加速了變革的發生。 

麥基:顯然,我們的世界正以極快的速度改變著。我們對這個隨時互聯的世界充滿熱愛,但同時這也意味著我們與工作一刻也分不開。也許下一分鐘你就會收到新的工作郵件。這讓我們的工作變成了災難,至少是危機。其中一些人隨時保持線上,這可並非好事。 

沃頓知識線上:你從哪裡獲得了撰寫本書的靈感? 

麥基:截至目前我在世界各國的很多組織都工作過。我研究領導力實踐、情商、文化,以及所有影響公司盈利、個人效率的問題。有一天,我決定換個角度來瞭解人們的想法。我們在全世界所做的研究都是實際研究。受訪者對我們說:“我想要幸福、想獲得滿足感,我想要熱愛自己的本職工作。我原本會比現在更加幸福、更有滿足感。這才是我需要的。”然後他們會具體講述自己想要什麼。 

沃頓知識線上:公司高管有沒有意識到員工的困惑?他們是否也有同樣的困惑?

麥基:這和你在一個組織中所處的位置其實無關。就算是老闆,你也會感到困惑、力不從心、不幸福。我們以為只要掙到更多的錢、掌握權力、獲得好的工作,就是很完美的。我們調查的最佳領袖,無論是最高層還是最基層領袖,都知道人才是關鍵、感受是關鍵。他們的首要工作就是為大家創造一個舒心的工作環境,讓大家感到幸福、投入,樂於貢獻自己的才幹。 

沃頓知識線上:找尋幸福的關鍵秘訣是什麼? 

麥基:我從自己的工作中發現了三點。第一,人們想要影響自己所看重的事情,無論是看重人、還是看重盈利。人們需要感到自己的工作有強烈的目的性,能夠從中找到他們所在乎的價值。

第二,我們要對工作保持樂觀的展望,因為這反映了一個人對未來的看法。光有組織願景還不夠。我們要儘量讓組織的願景與個人對未來的設想相契合。

第三,我們需要工作戰友。一直以來,我們都被告誡別和同事做朋友,因為這樣做很危險,還可能影響你的判斷。我不這麼認為。我覺得我們需要在工作場所感到像回到了家,獲得歸屬感,與我們所尊敬、也同樣尊敬我們的人為伴。大家都需要溫暖和關心,需要相互支援。 

沃頓知識線上:我覺得大多數人找工作都是為了找一份讓自己感到幸福快樂的工作。無論是剛畢業的大學生還是跳槽的人,只要你期待自己找到的是你應該擁有的工作,都會希望這種歸屬感一直存在下去。

麥基:我們當然希望自己能找到合適的地方工作,希望我們的價值觀和企業價值觀契合。為此我們非常努力。但當我們真的身在其中,面對日常壓力,那種如臨大敵的感覺會磨滅我們的熱情與幸福感。

而且很多人都對我所謂的“幸福陷阱”抱有困惑。最終我們只是在做那些我們覺得該做的事情。我們之所以進入一家高大上的諮詢公司,或者某個看起來很棒的組織,不是因為我們喜歡那裡,不是因為那裡適合自己,而是因為我們覺得應該如此。坦白的說,有些人放大了自己的野心和抱負。有抱負是好事,但一旦變了樣就不好了。 

沃頓知識線上:是不是因為這個原因,越來越多的人本來在某個公司幹了20年甚至25年,卻突然轉身離去?可能會去非營利組織工作。這種故事層出不窮,特別是發生在那些總裁級人物身上。 

麥基:確實存在。你會發現高層人員突然說:“真是夠了,我想要去做不同的事情了。”不過我想指出一點,不是非要一走了之。實際上你是想朝某個方向努力。如果你覺得在職場不開心,辭職可能不是首選。而且我們中間很多人不能這樣做。我們需要的是想明白自己到底需要什麼,想要什麼,如何影響外界,我們如何才能對未來抱有期待,我們想要和什麼樣子的人共事,然後在組織內部或者其他地方找尋答案。

幸福從我們每個人的心中生髮。責怪惡毒的老闆或者令人生畏的企業文化是很容易,這些原因也可能真實存在。但如果你想要在職場獲得幸福感,首先必須要內省,問問自己想要什麼?如何才能活得充實?你陷入了哪種幸福陷阱?然後把自己救出來。 

沃頓知識線上:都有哪些幸福陷阱? 

麥基:比如我所說的“應該”陷阱。我們做自己覺得應該做的事情。我們出現在工作場合,但看起來似乎不是本人。這種情況會摧殘你的靈魂,驅趕我們遠離目標。我們甚至無暇停下腳步慶祝完成目標。這真是大錯特錯。

我們中有些人感到無助、被困住了。“無助感”陷阱可能是其中最嚴重的一種情況。你很難掙脫,因為那種無力感。我的建議時,你的力量很強大,你不僅可以控制你的態度,還能掌控自己做什麼。你可以比自己所想像得更好地做好日常工作,甚至是走好長遠的工作之路。

沃頓知識線上:你在早年也曾陷入這些陷阱嗎? 

麥基:有過。我一開始還沒有在賓大這種名校任職的時候,甚至沒有所謂的專職工作。我幹的活基本上是服務員、家政、照顧老人這一類的。當時的我為生計不停奔波。那時候可真不容易。

我有兩種選擇。一種是自怨自艾,心生怨憤;另一種是從我所幹的事情中找尋滿足感。我還真的從自己所做的工作中找到了閃光點。無論是家政保潔還是什麼,我感覺自己做的是很棒的工作,還在其中一些地方找到了自己可以請教的人。我的努力變得十分值得。 

沃頓知識線上:是不是任何時間都必須保持開心的狀態?我覺得只要你能找到讓你感到幸福的閃光點,就會讓你的工作或者生活變得更容易。 

麥基:幸福並不是每時每刻都感到不錯,也不僅僅是享樂。那是享樂主義,並不是我們所追求的。坦率來講,有一點壓力是好事,敦促我們不斷開拓、嘗試不同的事情,推動自己進步。因此幸福不僅在於感覺良好。當然我們需要用目的性、希望和友誼打下基礎。我們需要知道自己做的事情對公司很重要,與我們的未來是緊密相連的,共事的人也都很棒。 

沃頓知識線上:你提到,要留出時間對成就給予認可。但有些公司巴不得你趕緊進入下一個項目,他們不給你機會放慢腳步,就算是花一個小時來慶祝也不行。 

麥基:絕大多數組織都是開足馬力的那種,特別是上市公司。但是現在我不覺得其它公司和上市公司有什麼區別。壓力無處不在。現實中我們從一個項目直接進入下一個專案,一個目標緊接著下一個目標。身處這種企業文化,我們該如何選擇?其實我們不一定非要成為企業文化的犧牲品,不一定非要成為魔鬼老闆手下的犧牲品。你或許正在遇到這樣的老闆,或許以前遇到過。我們是可以選擇的,選擇自己的時間、精力和情感落腳點。 

沃頓知識線上:讓我們說回職場朋友這個話題。這種朋友來自公司內部哪個部門有什麼關係嗎?很多人說,如果想和老闆做朋友,必須要慎之又慎。 

麥基:你的朋友處於什麼位置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睜大眼睛,知道別人對你的行為怎麼想,對你和什麼樣的人交朋友怎麼看。你要留心組織文化和職場規則。

如果你違背了一些規則,比如越過很多級,和比你級別高很多、或者別的部門的人交朋友,那麼你就要知道這有什麼影響。你可能要更加謹慎才行。 

沃頓知識線上:中層主管該如何處理這種情況? 

麥基:中層主管需要八面玲瓏。壓力來自四面八方。在任何組織當中,這都可能是最難做的崗位。他們比其他任何人都需要掌握這方面的資訊。生命短暫,不能浪費在不開心的工作上。中層主管對手下員工具有巨大的影響力。首先要認清楚,相對於其他人,你更應該成為組織文化的創造者和維護者。 

沃頓知識線上:有時候主管會忘了大家在工作之外還有生活。 

麥基:沃頓商學院研究管理學已經有100多年的歷史。管理組織的一些早期手段其實是具有破壞性的。早期研究的物件之一就是這樣一種態度:認為人不重要、個人生活應該被擋在辦公室的門外。並不是說我們需要時刻談論個人生活,而是說我們不能撇開經歷不談,我們總會帶著自己的感受。主管要能認識到這一點。

同時,找到工作-生活平衡也並非易事。順便提一句,我不太喜歡這個詞。我覺得這陷入了一種迷思:我不認為有什麼神奇的公式能告訴我們,怎樣做就能讓工作或者生活變得開心。更重要的是應該認識到如今工作和家庭的界限正在模糊。我們要知道如何掌控自己的選擇,管理注意力。 

沃頓知識線上:遠端工作的人該怎麼辦?他們往往感到形單影隻、與世隔絕。 

麥基:我能理解那種孤獨感,好像被遺棄了。現實情況是,如果我們從事遠端工作,就需要花費更多精力建立人際關係。要假以時日。遠端工作下,所有事情都需要通過電話解決。通過電話開展工作,討論專案,然後掛掉電話。但這會讓我們感到空虛。其實我們應該多聊五分鐘,開懷一笑,感受我們與某人的親密。這需要刻意練習和自我管理。因為其實只關注工作是更容易的事情。你會討論零工經濟,是不是?如今我們全都以一種資產組合的狀態在工作。這裡找點事情,那裡找點事情,其中很多都是虛擬世界的工作。

我覺得大家都需要想清楚這一點。歸根結底,我們是人,這一點永遠不會變。人都需要有歸屬感,都需要感受到被人所關心、並且有能力關心他人作為回報。如果從事遠端工作,就需要花費更多時間努力建立人際關係,以一種不同於近距離交往的方式。

我非常支援在家工作或者遠端工作,無論是對個人還是公司而言都大有裨益。能夠在家工作的人會感到自己深受信任。而當你覺得自己被人所信任時,就會更加投入。很多人都反映他們不在辦公室的時候工作效率更高,因為沒有干擾。當然,不好的地方就是你必須找到一種方式,保持新鮮、有活力的關係。這與你搞定項目同等重要。 

沃頓知識線上:現在的公司似乎比以前更在乎員工的幸福問題。這是好事。你認為這種趨勢會繼續保持嗎? 

麥基:公司越來越重視這個問題,恍然大悟的CEO和公司老闆們也是如此。我覺得這個趨勢會繼續下去,原因有這樣幾個:這並不是可有可無的,並不僅僅是感覺很好的問題。通過對正向心理學、神經科學和管理學的研究得出可靠的結論,幸福感是很重要的。當我們感覺良好,我們會更聰明。而企業當然需要聰明的員工。企業需要員工樂於奉獻、積極參與。研究結果再明確不過了。幸福感排在成功之前。如果我們想要員工發揮出最好的狀態,就需要像關心他們的身體健康一樣關心他們的情感健康。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如何在工作中重獲幸福感:目的、希望和友誼的力量."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19 October, 2017]. Web. [24 November,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283/>

APA

如何在工作中重獲幸福感:目的、希望和友誼的力量.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7, October 19).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283/

Chicago

"如何在工作中重獲幸福感:目的、希望和友誼的力量" China Knowledge@Wharton, [October 19, 2017].
Accessed [November 24,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283/]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參與討論

目前尚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