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資深投資銀行家解讀中國和以色列的科技發展機遇 

china-israel

凱薩琳·梁(Catherine Leung)是香港投資公司MizMaa Ventures的負責人及聯合創始人,該公司專注以色列科技發展。2015年之前,梁曾擔任摩根亞洲(JP Morgan Asia)投資銀行業務副總裁長達20年,是大中華區業務的領頭人。在她任職期間,摩根多次被《財資》(The Asset)雜誌和《亞洲金融》(Finance Asia)評為香港最佳外國投資銀行。她曾參與過許多高規格的上市、合併、收購和其他交易活動。在本期沃頓知識線上訪談中,梁分享了她對科技、創新,以及與以色列科技行業合作機遇的看法。 

以下為編輯後的訪談記錄。 

沃頓知識線上:以色列以其雄厚的科技實力和悠久的創業文化而知名。而香港則是世界上最大的金融中心之一,所以單從表面來看,以色列和香港應該會成為一對出色的搭檔。事實上,你們公司的名字MizMaa也是希伯來語“東方”和“西方”的結合體。為什麼你會離開投資銀行業?為什麼今天會把重心放在以色列? 

凱薩琳·梁:我覺得人這一輩子只有那麼長的工作時間。有些人說我想在50歲停止工作,有些人說我想在60歲停下來,還有些人到了70歲還在工作,雖然說這取決於個人的視角,但工作的時間總歸是有限制。我覺得在投資銀行領域的20年給我提供了許多視角和經驗,但也有許多受傷、慶祝和勝利的時刻。世界現在進行到這一步,我覺得最有趣的事情就是科技。

可是我自己並沒有科技背景。我不是科技銀行家,也不是工程師。但如果你覺得自己有創造概念的能力,能夠成為科技行業的一份子,如果有些志同道合的投資人也有興趣投資當前世界上的一些最佳科技,這個行業就有你的一席之地。你提到以色列擁有強大的科技實力,這一點我完全贊同。

圍繞科技可以建立一個企業,你可以作為投資人,把你的錢用到實處。但坦白來說,錢在現在就是一種商品。在這個概念中真正可以起到不同作用的是,你可以用錢來幫助企業增長、上市、商業化,然後將互聯性帶到世界上其他似乎還沒有這種特質的地方。

以色列就是這樣一個獨特的例子,它的科技實力毋庸置疑,但科技並不是一切。你必須找到一個關於科技的應用,它能夠把我們的生活變得更好,人們會去使用它,這樣你才能成功,就是這麼簡單的道理。以色列在走向西方,也就是美國的路上一直很成功,對吧?以色列公司在那裏找到了客戶,美國也有許多企業的根源在以色列,比如Check Point、派拓網路(Palo Alto Networks),還有最近英代爾(Intel)收購以色列公司Mobileye。這些都是著名的行業巨頭。

對以色列來說進軍東方市場要更困難一些。這是一個供求的問題,以色列公司進入東方市場要有利可圖,東方市場上也要有希望使用以色列科技的客戶。

我覺得兩者之間並沒有非常匹配的供求關係,因為東方有中國,中國有著巨大的需求,中國本身也做了很多創新研究,而且事實上中國在支付等特定領域處於世界領先地位。從它們在某些傳統支付科技領域的創新、轉型和升級方式來看,它們遙遙領先於世界。而且中國非常歡迎接納以色列科技,然後將其規模化。

中國也並不是唯一的大市場,再想想亞洲的其他國家,香港也是中國的一個重要部分。這裏的論點就是,如果你身後有資金的話,你就要把它用到實處,你也要在自己投資的企業中發揮關鍵作用,幫助公司增加價值,為它尋找客戶和市場。 

沃頓知識線上:這兩個地區的商業聯姻如何才能實現?我瞭解到你們的公司專門從事網路安全、互聯汽車科技、金融科技、人工智慧、機器學習和雲技術。

梁:說實話,如果是我自己一個人孤身進入以色列,我覺得自己未免太大膽了。我有一個合夥人伊薩克·阿普拉巴姆(Isaac “Yitz” Applbaum),過去25年他常去以色列。他在那裏有政治關係,他是耶路撒冷市長的公私合營事務高級顧問;他在那裏也有商業關係,他本人就是一個企業家,混跡風險投資領域已有20年了。所以我們成了合夥人,這樣我就能在東方找到志同道合的人,跟我們一起進入以色列市場。

我的合夥人熟悉以色列這個國家的生態系統,甚至在某種程度上他也可以適應美國和矽谷的生態系統。他有自己的關係網絡,能夠獲得一些最佳交易和創新科技。關鍵是,你怎樣才能確保最好的交易能給到你?我覺得這是秘訣所在。

所以說這是一個夥伴關係,一旦開始合作後,我們就挑出了那些你剛剛談到的領域,因為我覺得相比於當前世界上的其他科技中心,例如矽谷,或者中國、加拿大、倫敦,以色列在這些領域有著“不公平”的競爭優勢。我們還對話了當地的風險投資公司,最優秀的企業家,研究孵化公司。然後消息就散播出去了,比如我們希望為這裏帶來哪些價值。人們看到了價值,你們擦出了合作的火花,找到了相同的目標。 

沃頓知識線上:跟我們講講你們的資金來源。 

梁:總的來說,資金來源是投資的工具,我們的資金來源僅由三個有限合夥人組成,除了我和我的合夥人之外,在我們的資金池中投入較大的是香港最顯赫的家族之一。至於投資總額,雖然我們不能具體透露,但我可以說,就風險投資公司的初期階段而言,這個數額已經非常非常巨大了。 

沃頓知識線上:網路安全公司Armeron是你所投資的公司之一。這在今天看來是一個非常有趣的話題,每個人都在談論駭客攻擊,我們也時常遭遇各種各樣的安全漏洞。請跟我們講講這家公司。 

梁:Armeron是一家非常有趣的公司,因為它將要挑戰網路應用防火牆領域最大的玩家,這個大玩家就是一家叫做Imperva的上市公司。用每個人都能聽得懂的話來說,我們傳統用來阻止網路攻擊的方式是建立黑名單,黑名單上的人不能進入系統,然後這個名單不斷擴大。之後你要面臨許多問題,比如漏報,誤報,而且真正執行起來非常繁冗。你投入了人力、機器,設置了各種各樣的密碼組合,但效果仍然不是很好。

Armeron採用了一種完全不同的方法。他們沒有“黑名單”,而是建立了“白名單”。不需要建立黑名單。一旦一個資訊源穿透網路應用防火牆,他們就會採用防禦科技,根據你來自哪里,如何穿過防火牆,以及你去往哪里來判斷你是好人還是壞人。

我想用非常簡單的術語來解釋這家公司,我確信這雖然不是人們用來描述它的最技術化的術語,但這的確是它試圖完成的工作,從人們非常熟悉的“黑名單”這種方法轉向一種叫做“白名單”的新型科技。 

沃頓知識線上:你是中國歷史轉型的見證者,你曾在一家頂級投資銀行中為中國業務工作過20年。你見到了哪些精彩的亮點?有哪些你在金融領域看到的主要變化也發生在了其他領域? 

梁:中國學習其他國家最佳實踐的速度非常快。它們把這些帶回家,然後發展出適合自己的版本,再將其規模化。它們的方式非常獨特,而且具有前瞻思維,稱得上是最先進的。我很敬佩中國這一點。

你可以看到不僅是在金融服務行業,還有中國的企業巨頭如何利用互聯網的優勢。比如阿裏巴巴、騰訊、百度,它們大步躍進金融科技行業,通過支付寶和微信支付進軍支付領域。它們是當之無愧的行業巨人。

你可以說“它們起步時使用的是與西方相似的模式,它們是從別人那裏借鑒的。”也許是這樣吧,我不知道。但我覺得它們之所以能取得一日千里的發展,是因為它們滿足了中國消費者、用戶以及遊戲玩家的特定需求,而且把它上升到了一個完全不同的層次。我這樣誇中國不是因為我是中國人,而是我覺得說到當今全球的互聯網巨頭,人們不僅會說穀歌、蘋果、臉書、推特,他們也會說到阿裏巴巴、騰訊和百度。從某種程度來說它們已經是同一等級的了。雖然它們的問世要晚許多,但它們前進的速度令人震驚。

回到我之前的觀點,中國的學習速度非常快,中國會把新事物提升到一個新的階段,然後讓它們為自己服務。我覺得這是我近距離觀察中國的轉型後得出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啟發。我也覺得一個更加自上而下的經濟體肯定會促進中國的發展。但關於這一點,以及以市場經濟為推力的完全自由的體制還有許多爭議。中國既有共產主義、社會主義,又有自由主義的特徵,不是嗎?

他們真正地把這些事物為自己所用。他們成功地保持了經濟增長,雖然增長速度低於十年前,但仍然在增長。他們成功地將失業率保持在相對可控和可以接受的程度。貨幣政策、金融政策都盡可能地保持協調同步。如果你是在西方國家受的教育,你會覺得集中化經濟怎麼可能是最好的方法。但我覺得中國的這種混合式經濟,既有政府的集中化,又有企業家的蓬勃發展,還有市場和自由主義,它們的結合在中國是非常獨特的,而且它的確能夠發揮作用。

西方媒體沒有對中國複雜的現狀給予足夠的空間。坦白來說,很多媒體根本不瞭解中國,很多媒體可能只想寫些嘩眾取寵的報導。我認為中國已經想出了一種獨特的方法。俄羅斯就沒有做到,他們在自由主義和集中式計劃經濟之間沒有取得平衡。

我不知道世界上還有哪個國家能做得像中國一樣好。在某種程度上,它仍然是一個新興經濟體,還有一些路要走,也會經歷更多的痛苦。但我覺得這個國家有著正確的領導人,能夠讓這種經濟發揮作用,他們既有中央計畫的能力,又可以讓經濟同時蓬勃發展。 

沃頓知識線上:你覺得接下來三到五年內哪些領域竟會發生巨大變革? 

梁:中國將會繼續走直線軌跡,擁有強大的企業家群體,他們將會想出與中國人的需求完美契合的商業模式。考慮到中國市場的規模,這些企業將會成長為大公司。在世界前十家互聯網企業中,你會看到更多中國企業的名字,而不只是今天我們所看到的三個。未來還將出現繁榮發展。

像自動化汽車等事物,我覺得它是下一個iPhone,如果你思考當今世界中的一些主要顛覆性發展,你可能會想到工業革命、電力的發明,然後是電腦和iPhone。我會想到自動化汽車,不管是車與車互聯,還是車與基礎設施互聯,或者是自動駕駛技術的光環,這種事物一定會飛速發展。我覺得它首先會在西方發生,然後中國會有自己的版本。

我們不妨坐下來想一想,我們是怎麼走到這一步的,對不對?五年前我們都開著自己的車。這項技術將會是變革性的,這就是為什麼我覺得人們有十足的好奇心和動力進入風險資本領域,因為創新和顛覆式發展將會越來越快,產品生命週期越來越短,如果你真的能預見未來是什麼樣子,這個世界需要什麼,那將是一個非常激動人心的領域。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一位資深投資銀行家解讀中國和以色列的科技發展機遇 ."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17 July, 2017]. Web. [25 September,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210/>

APA

一位資深投資銀行家解讀中國和以色列的科技發展機遇 .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7, July 17).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210/

Chicago

"一位資深投資銀行家解讀中國和以色列的科技發展機遇 " China Knowledge@Wharton, [July 17, 2017].
Accessed [September 25,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210/]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參與討論

目前尚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