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控局面:看一位諮詢公司CEO如何主導公司轉型

leadership

今天,很少有CEO敢說自己幾乎全部職業生涯都在一家公司度過。但波士頓諮詢公司(Boston Consulting Group,簡稱BCG)的CEO裏奇·萊塞(Rich Lesser)確實如此。2月份,他在BCG已經工作滿30周年。萊塞于2013年成為了這家全球三大頂級戰略諮詢公司之一的掌舵者。目前BCG在世界48個國家擁有85個辦事處。

萊塞說,作為一家公司的領袖,一級一級的晉升到目前的位置可謂好壞參半。在近期組織的一次“沃頓商學院領導力講座”上,沃頓管理學教授彼得·卡普利Peter Cappelli)對他進行了採訪。

“如果你是從一家組織內部逐漸成長起來的,那麼對於你所擔任過的職位,你會形成比較清晰的思維模式……我在晉級的過程中基本上屬於‘地域性’思維模式。”萊塞說。他曾擔任紐約辦事處、北美及南美地區的負責人。不過,當他一旦成為CEO之後,就發現自己不能僅對個別地理區域負責,還要兼顧行業事務部門、職能事務部門以及為整個公司提供支持的全球職能部門。

“你必須迅速轉變思維模式,跳出曾帶領你到達今天這個位置的視角……我的一項優先要務就是要將公司作為一個整體來考慮問題。”萊塞開始任用一部分主管業務的優秀負責人來管理地理大區;同時又讓一些大區負責人去主管業務運營。他還把其中一部分主管調到全球職能部門擔任職務,進行“交叉培養”。

“然後,我創造了一些不同的會議形式和溝通方式……因為這個世界變化太快,我們不得不以新方式進行交流,與彼此保持更加深入的互動。”

對於萊塞而言,“長於BCG”的另一個結果則是他與公司上下的各色人物都建立了緊密的關聯。卡普利問他,這種情況是否增加了領導他人的難度。比如,如何拒絕一位朋友的升職要求?

萊塞說:“我會努力……闡明我們所有人首先要對BCG負責。”然後他補充說,在這種情況下,合夥人文化比公司制文化更具優勢。“大家為公司做貢獻的方式有很多……我努力表明我所做的是對的,而我覺得大家都瞭解我這一點。他們知道我不會玩弄權術。”萊塞曾告訴員工:“從第一天起”我“絕不會在私底下承諾誰會得到什麼職位。”他說自己從來沒有這樣做過。

萊塞表示,成功的領導者一定要實實在在。他強調領導者必須始終如一地堅守特定價值觀和標準。CEO需要步步謹慎,成為榜樣。“這一點再怎麼強調都不為過……它的影響是方方面面的”。

萊塞分享了一件自己在飛機上遇到的事。快降落時,他注意到身旁的一位女士被自己的行李和孩子折騰得夠嗆。為了幫助她和她的孩子儘快下機,他耽誤了幾分鐘的時間。然後他才回到自己座位上。“我沒想到……有一名BCG的員工就坐在我後面。我根本不知道。他一直坐在那兒看著這一切,他後來說:‘哇,您在大家不知道的時候也是這樣做的。’”

如果要給CEO提一個建議,萊塞說,那就是“別當兩面派……你不能當人一面背人一面。”

卡普利對此評價道,況且現在“根本不會給你‘背人’的機會”。萊塞點頭稱是。

技術與全球化

萊塞指出,他在BCG任職期間,科技手段正在重塑整個商業世界的面貌。他認為,2012-2013年這段時期是技術的拐點,包括分析學、數位技術、移動技術以及互聯技術。“突然之間,我不停與其他CEO碰面,就在那一年大家的話題從老生常談(關於各自行業和經濟形勢)轉變為:‘技術對我們而言意味著什麼?會對我們造成衝擊嗎?我們該怎麼辦?’”

為順應趨勢,BCG在2014年1月成立Digital Ventures公司,專門致力於數位化創新、產品開發和商品化業務,與客戶共同開發和推動數位化產品與平臺。萊塞表示,越來越多的客戶意識到,他們的成功取決於能否順利接納數位技術。因為這會影響他們與客戶的互動,影響供應鏈的運營,以及如何利用分析學手段獲取市場洞見。

BCG客戶關注的另一大焦點則是全球化問題。萊塞指出,全球化的面貌“當下正在發生重大變化。”他認為,部分原因在於政治走向,部分原因則在於生產技術的性質。鑒於自動化等因素,越來越多的商品實現了距離終端用戶就近生產。

“想想看,離岸製造成本低,但裝上船運過來卻要花費10到12周:那種模式的全球化當然還會繼續存在,尚不至於消失。但今後會出現更多全球化的新模式,以服務為中心的新模式。”他說,IT和數字產業就屬於此類。

“今天這種表現還不夠明顯,但我們已經有一大堆關於這個問題的研究資料了,我們已經著手佈局……因為那些將是我們的客戶在未來5到10年裏規劃供應鏈和經營模式時會遇到的問題。”

特朗普總統的政策顧問團

去年感恩節前一天,萊塞正與家人在波士頓休假。他收到了一封令他“倍感意外”的電子郵件,來自私募股權公司黑石集團的聯合創始人蘇世民(Stephen Schwarzman)。蘇世民在郵件中邀請他參加總統當選人特朗普的“總統戰略與政策論壇”。萊塞透露,蘇世民受特朗普之托組建一個由商界領袖組成的顧問團,提供“坦誠的、跨黨派合作的政策建議,推動國家和經濟向前發展。”

“我是一名註冊民主黨人……這可是我最無法想像的事情了。”萊塞這樣說道。“那晚我和家裏人一起吃晚飯的時候,大家七嘴八舌地爭論此事。我的家人基本上是震驚的。”而那件事距離大選才過去了三個星期。

當被要求透露一下2月3日論壇首次舉行的情況時,萊塞表示討論內容是私密的,因此可以透露的不多。但他描述那次會面大家都“非常投入,非常直接”。每位CEO就自己認為可能推動美國發展的話題進行闡述。

萊塞選擇了移民問題。部分原因在於他認為,特朗普1月27日頒佈的行政令禁止來自7個穆斯林國家的人入境,將對包括他們公司在內的很多跨國公司產生深遠影響。(根據主流媒體的報導,埃隆·馬斯克等其他顧問團成員也提到了移民禁令問題。Uber公司CEO特拉維斯·卡蘭尼克更是因為此事退出了顧問團隊。)

“我們的BCG員工來自世界各地,不僅是美國人。他們對這個問題感到震動。”萊塞說:“我也如此。但他們的故事是我個人未曾經歷的……我把這些資訊和觀點帶到了討論中去。”

卡普利又問萊塞,是否相信顧問團成員對社會問題的看法不同于總統周圍的政客和顧問。他回答說:“我們生活在一個實用主義世界……我們目睹了人才的巨大作用。幾十年以來,美國一直吸引著人才不斷前來。就算回溯到我們的爺爺奶奶、甚至更早的時代,讓優秀的人來到這裏一直都是巨大的推動力。”

他指出,商界領袖對於吸引人才的大環境具有“真正的感知力(real sensitivity)”。對於任何可能妨礙吸引人才的舉動,或者當給外界留下一種美國不具備開放環境、不歡迎人們前來創造不同時,商界領袖都能敏銳地感覺到。

萊塞還說,他並不想在特朗普任期剛剛開始時就妄下斷言。他希望總統最終會接納這樣一種理念:美國只有同世界其他地方緊密連結,才能從根本上更加富足。“對一份已有20年之久的協議進行重新談判或有必要,這無可厚非。但實際上現在是在背離“緊密連結”這樣一種理念。我認為這樣做無助於推動世界發展,也不會惠及美國人。”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掌控局面:看一位諮詢公司CEO如何主導公司轉型."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31 May, 2017]. Web. [21 September,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155/>

APA

掌控局面:看一位諮詢公司CEO如何主導公司轉型.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7, May 31).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155/

Chicago

"掌控局面:看一位諮詢公司CEO如何主導公司轉型" China Knowledge@Wharton, [May 31, 2017].
Accessed [September 21,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155/]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參與討論

目前尚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