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美元和國際貿易——前路漫漫

15-dollars-2

美國總統特朗普之前關於國際貿易和貨幣估值的聲明令許多人對之後的局勢感到擔憂。執政後的特朗普也繼續譴責美國主要貿易夥伴的不公平手段。之後墨西哥和日本也被指責涉嫌操縱貨幣和貿易機制,甚至德國都因為貿易盈餘過高而被當成靶子。 

在最近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會面中,特朗普似乎也暗示兩國將更多地開展合作,而非對抗。而在此之前,日本政府養老金投資基金,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此類基金,宣佈將投資美國基礎設施項目,此舉將為美國創造數十萬就業崗位。但是美國與墨西哥以及其他國家的貿易緊張局勢仍未得到解決。 

為了更好地理解這些事情對美元和國際貿易的影響,沃頓知識線上與沃頓商學院金融學名譽教授佛蘭克林·艾倫(Franklin Allen)進行了對話,艾倫同時也是倫敦帝國學院(Imperial College in London)的經濟學與金融學教授,以及該學院霍華德金融分析中心(Brevan Howard Centre for Financial Analysis)的執行主任。

 點擊這裏收聽音頻訪談。

以下為編輯後的訪談記錄。 

沃頓知識線上:我想探討一下美元,美國通常被當作一個透鏡,用來分析全球市場上的關鍵問題。當然,美元的價值對全球經濟的增長也有著重要影響,特別是新興市場上以美元計價的債務。很多人把美元看作瞭解美國經濟總體表現的一個指標,當然也包括新任政府的表現。因此,如果人們對美元失去信心的話,他們可能會拋售美元,購買黃金或其他貨幣、投資。

同時,如果美元升值過快的話,也會影響美國的經濟增長水準。《金融時報》最近有一篇文章說到,如果美元升值10%的話,GDP增長率就會縮水0.5%。很多跡象都表明美元正在變得越來越強勁,而目前美國的經濟增長非常穩固,而且似乎還會變得更加強勁,如果新政府通過一項刺激計畫的話情況更會如此。

他們還談到了放鬆監管、降低企業稅和個人所得稅,實施企業稅減免。所有這些因素都會給美元帶來上行壓力。股票市場的情形一直以來都非常不錯,似乎也會吸納更多資金,增加美元的價值。當然,還有美聯儲也一直表示希望提高利率,這也會讓美元變得更加強勁。

另一方面是政治。總統唐納德·特朗普一直表示有意讓美元貶值。同時他也對美國與墨西哥、中國、日本、德國和其他歐洲國家等主要貿易夥伴的貿易關係頻頻發表威脅言論。

所以有很多事情都是相互矛盾的。你對此怎麼看?關注美元和世界局勢以及之後將會發生什麼,這些因素到底有多重要?

佛蘭克林·艾倫:我認為有一定的重要性。雖然不是極其重要,但絕對是重要事項之一。主要的推動因素可能是全球利率的短期差別,還有美國經濟刺激計畫等因素將發揮重要作用。如果美國真的通過一項重大刺激計畫,那麼我猜美聯儲將會迅速提高利率,而且比其他任何情況下提高利率的速度都更快,這將會產生影響。刺激計畫通過不通過,什麼時候通過,它的預期影響會以怎樣的方式呈現,我們將拭目以待。

我認為還有一件事非常重要,那就是其他國家的利率發生了什麼變化,特別是歐元區的利率。歐元利率是否持續保持不變,或者是否開始增長,導致某些國家結束量化寬鬆政策,進一步提高利率。我認為所有這些因素對未來美元的走勢都非常重要。

我認為特朗普的貿易政策也將發揮重要的作用。我們已經明顯看到美國對墨西哥採取了一些激進措施,還有對德國,對日本的措施程度可能較輕。當然,最大的問題是與中國的貿易關係。從特朗普當選總統後所做的一切事情可以看出,與中國的貿易政策被放在了略微晚一些再處理的位置上。

我認為還有很多事情正在發生,就像你之前所說的。但是我覺得利率的波動和貿易的發展才是重中之重。 

沃頓知識線上:一個關鍵的問題是,只要美元升值一點點,許多新興市場國家的美元債務就會增加很多。我們都知道,上世紀90年代末的亞洲金融危機和80年代初的拉美危機,美元升值都在其中發揮了作用。這些國家有很多以美元計的債務,因此當它們的貨幣大幅貶值後,債務水準就會陡增。你能說說新興市場現在面臨的這些風險嗎?

艾倫:我認為這有可能是一件需要擔心的事情。問題的關鍵是這些國家有多少以美元計價的出口和其他收入,能否抵消它們的美元債務。我覺得在這裏重要的是他們的美元淨持倉額,而非總持倉額。

比如像韓國這樣的國家,我覺得它與其他某些借貸美元的國家相比,麻煩要小一些。但是其中也有許多變數。我認為可以給予這一問題在未來兩年的發展形勢一定的關注。 

沃頓知識線上:我們看到特朗普總統非常擔心美國與墨西哥的貿易關係,考慮對進口商品徵收某種關稅。我在想這會給墨西哥和美國帶來什麼影響,會不會從整體上產生貿易寒蟬效應?我讀到一些分析認為這種措施不會非常有效,因為美元可能會以某種方式進行調整,導致長期淨效應為零。 

艾倫:這是人們一直在探討的一個問題,但是我認為只有在理想的世界裏美元才會這樣調整。這種情況到底會不會在現實中發生,我覺得仍然沒有十足的把握。我認為如果特朗普政府真地對墨西哥採取了這樣的行動,有可能造成很大的問題,因為全球大部分貿易都建立在供應鏈上。事實上,在墨西哥進行的大部分製造活動都屬於供應鏈領域。如果供應鏈中斷的話,人們就不會再願意投資這些領域。這有可能產生非常大的影響。

我覺得這與他們希望如何重新協商NAFTA協定(北美自由貿易協定)是分不開的,我們仍然不知道他們究竟會以什麼策略來對待這項協定。然後還有邊境牆,誰為邊境牆買單,以及這些問題下冒出來的各種各樣的狀況。所以我覺得我們還需要等一段時間,才會知道形勢將如何發展。但它帶來的影響很可能是顛覆性的,不僅是對墨西哥而言,還將影響到很多把墨西哥當作它們供應鏈中一部分的國家。 

沃頓知識線上:中國真的是特朗普總統在選舉期間的一個替罪羊。他認為中國貨幣估值過低。但一些分析師和評論家認為,也許很多年前是這樣的,但現在根本不是。話雖如此,但我覺得中國人民幣對美元近期的確有所貶值,但從一些基本原因來看這種貶值有可能是好現象。你能說說你對美元和人民幣目前關係的看法嗎,就中國問題而言,你認為特朗普政府說的有多少是對的?

艾倫:我認為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資本帳戶流量和經常帳戶流量。我覺得大多數討論的焦點都放在經常帳戶流量以及美中貿易逆差上,但是就我們所看到的,也正如你的問題所指出的,事實上近幾個月來人民幣持續疲軟,美元持續強勁。從某種程度上來看,說中國操縱貨幣在某種程度上的確如此,但是這樣做是為了保持人民幣的價值,而不是降低它的價值。我覺得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資本流量在從中國流出。只要這種趨勢繼續下去,人民幣就會持續疲軟。

我們必須看到資本帳戶可兌換在中國是如何進行的。他們說他們會這樣做,但是時間視窗非常重要。只要資本繼續以這樣的規模流出,我覺得他們不會願意很快實施的。所以我認為這是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的一個大問題。 

沃頓知識線上:同樣的,特朗普總統在貨幣方面也對日本威逼利誘。之後可能是出於巧合,日本宣佈願意對美國進行定向投資,此舉將為美國創造數十萬個工作崗位。說日本仍然在操縱日元對美元的匯率,這種說法對嗎?我說“仍然”是因為關於這個問題的討論可以回溯到上世紀80年代。 

艾倫:日本在外匯市場上的干預的確比大多數國家都要多,但我覺得它這樣做更多地是為了撫平匯率的波動,而不是產生根本性的影響。安倍經濟學的一個主要成就就是改變了匯率,使日元對美元發生實際貶值。但我覺得他們這樣做實際是為了刺激經濟,這只是負面影響,而不是他們這樣做的主要目的。

我認為他們並沒有操縱自己國家的貨幣,特朗普政府提出的指控就日本而言,並不是絕對正確。 

沃頓知識線上:我記得當時日本第一次在安倍經濟學下實施這些變革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事實上鼓勵他們儘管去這樣做。 

艾倫:是的。我覺得當時人們的觀點是,既然他們已經經歷了這麼長時間的蕭條期,在這件事情上我們就應該給他們通行證。但事實其實非常有趣,因為英國脫歐對英鎊造成的影響基本也是如此。英鎊大幅貶值,它的經濟形勢現在能這麼好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我認為匯率的波動取決於很多因素,如果說一些國家是故意這樣做,那我認為大多數情況下這種說法都不能成立。

 沃頓知識線上:我想討論的最後一個例子是德國。其實我並沒有期待討論德國,直到特朗普總統指責德國故意讓他們的貨幣貶值,也就是歐洲大陸大部分國家都使用的歐元。有些人指責德國從價值相對較低的歐元中獲益,因為德國是世界上最大的出口國之一。如果德國有自己的貨幣的話,那麼它的貨幣會大幅升值,從而抵消它與世界其他國家的貿易。但是德國受指責還因為它沒有增加在歐元區的開支,美元把這些獲得的利益像過去一樣,分攤到其他國家,從而刺激歐元區其他國家的經濟增長。

但是不管怎麼說,德國並不能完全控制歐元。所以當你懟德國,指責它操縱貨幣的時候,你到底在指責什麼? 

艾倫:我認為這個問題非常有趣,不僅是德國,如果你想想特朗普政府強調的其他事情,你會發現也是如此。比如針對北約成員國的防禦支出至少占GDP的2%,德國也是最大的違約國之一。我認為他們正在給德國施加巨大的壓力。

就經濟方面而言,我覺得我會更同情這些國家,因為歐元並不是它們能控制的。歐元是由歐洲中央銀行(European Central Bank,ECB)控制的。我覺得如果德國人能做什麼的話,他們會希望歐洲中央銀行提高利率。德國人一直在憤怒地抱怨為什麼利率是歐洲央行設置的,卻要讓德國儲蓄用戶來接受懲罰。當然如果他們要提高利率的話,歐元可能將大幅升值。所以我認為這是一項錯位的指控。

我自己的看法是,德國應該支出更多嗎?我認為這是一種基於固定價格的宏觀看法,這種看法無論從短期和長期來看有沒有根據,我都覺得不是特別正確。我們知道德國一直以來都是貿易順差國,幾十年來都是如此。它的競爭力非常強。人們喜歡德國產品。所以不管匯率如何變化,德國貿易似乎都會有出色變現。所以在這種情況中,特朗普提出的問題並不合理。 

沃頓知識線上:結合我在開頭提到的美元上行壓力,你認為未來一兩年內美元將發生什麼變化?至少目前為止,新政府表明他們希望美元貶值,而且一直在貨幣方面對我們的貿易夥伴進行威逼,希望能夠改善美國的貿易狀況。 

艾倫:剛才提到的很多因素都會對美元走勢產生影響。我們知道預測匯率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而且沒有多少人能在這方面有多麼出色的表現,我肯定也不是其中之一。如果美元表現強勁,我不會覺得驚訝,美元疲軟,我也不會驚訝。我覺得很多事情都有可能發生,就特朗普政府的計畫而言,它可能讓美元升值,也可能讓美元貶值。有些貿易問題還沒有完全解決,特別是與中國的貿易問題。

但還有很多其他問題,比如安全問題等,國會有什麼反應。他們會怎樣解決我們所討論的邊境稅,等等這些問題。這些未確定的事情真的太多了,很難預測將會發生什麼。 

沃頓知識線上:有沒有哪些事情你覺得與這些問題都有關聯? 

艾倫:邊境稅是一個大問題,它讓出口不交稅,進口不免稅。共和黨似乎在國會中強力推銷這一方案,但不清楚特朗普是不是也這樣想。如果是這樣的話,會令很多事情發生劇變。一個是美元,另一個,企業的相應定位也會發生很大變化。我們將看到到底會不會這樣發展。世界貿易組織會有什麼反應,我也不能確定。但我覺得這是一個大問題。 

沃頓知識線上:你說這會給企業帶來劇變,你能粗略描述一下會是什麼變化嗎? 

艾倫:出口商,像波音這些公司,將會取得非常出色的業績。進口商,像沃爾瑪這樣的,將會在稅務方面損失慘重。這是一方面。但是這種稅務政策是否可能改變它們將來運營的方式,比如進口少一些,出口多一些,這還不能確定。我也不確定這將會造成多大影響。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特朗普、美元和國際貿易——前路漫漫."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01 March, 2017]. Web. [26 July,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075/>

APA

特朗普、美元和國際貿易——前路漫漫.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7, March 01).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075/

Chicago

"特朗普、美元和國際貿易——前路漫漫" China Knowledge@Wharton, [March 01, 2017].
Accessed [July 26,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075/]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參與討論

目前尚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