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情願的度假者:為什麼美國人的工作時間比歐洲人長,休假天數卻比他們少?

         全球馳名的旅遊叢書《孤獨行星》(Lonely Planet)在其赴法旅遊指南中這樣提醒道:8月份,這個國家在很大程度上處於“停擺”的狀態。尤其是在巴黎,商店紛紛關門,甚至部分博物館也只在有限的時段裏對外開放。當地民眾也似乎集體去了外地――都到大西洋沿岸和裏維埃拉(Riviera,南歐沿地中海一地)度假去了。

在這方面,法國人和西歐其它大部分地區的民眾一樣,都負擔得起休假一個月的開銷,因為按照經合組織(OECD)的統計,這些歐洲人一年平均享有近兩個月時間的帶薪假期,其中包括休假和法定節假日。在這點上,他們的待遇和美國公民有著很大不同——儘管美國經濟具備與西歐相當的生產力,且生活水平也和歐洲不相上下,但美國人的帶薪休假時間大約只有歐洲人的一半。美國人一年平均約有4周的帶薪休假;法國人有7周;德國人則有8周。


誠然,下個月有相當多的美國人會去度假。但是,如果你曾於8月份在迪士尼樂園汗流浹背地排上一小時的隊,或者被堵在紐約市長島高速公路上不能動彈,你就會知道這種度假的滋味了。而帶著豐厚度假津貼的歐洲人,卻能在整整一個月的時間裏從容地到處閒逛,而不像普通美國人那樣最多只有1周好好休假的時間。


在歐洲和美國這兩個世界上經濟最發達的區域,人們的工作及休假習慣並非一貫如此。根據達特茅斯大學的布魯斯·薩克多特(Bruce Sacerdote)和哈佛大學的艾爾波托·艾萊斯那(Alberto Alesina)與艾德·格拉瑟(Ed Glaeser)的調查,在20世紀60年代,歐洲人的工作時間要比美國人長。然而自那時起,大西洋兩岸的民眾對於閒暇時間的要求開始有了分歧。美國人在辦公室工作的時間越來越長,歐洲人則開始喜歡花時間品味“甜蜜的生活”。到了現今,美國人的工作時長甚至超過了以勤勉敬業而聞名的日本人。


“黑莓之咒”


這到底是為什麼?對此的各種解釋就像各類消夏場所般千差萬別。沃頓商學院的多位專家認為,這一變化包含著文化和歷史因素;相反,一位諾貝爾獎得主將這種差異歸因於稅收。而薩克多特、艾萊斯那和格拉瑟則認為,該現象和工會的影響力水平有著直接的關係。


從文化角度剖析歐美作息差別是最受大眾傳媒青睞的話題。在美國,諸如《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這樣的媒體很喜歡炫耀美國的生產力和職業道德,而歐洲的媒體評論員則輕蔑地指出,美國人的生活已變得乏味無趣。沃頓的學者表示,雖然這些說法明顯帶有諷刺意味,但都有幾分道理。歐洲人似乎更看重閒暇時光,而美國人則更多地強調“賺錢消費兩不誤”的理念。沃頓房地產教授魏托德·黎辛斯基(Witold Rybczynski)表示,在這一不同的價值觀影響下,美國人擁有的汽車和住房平均上要比歐洲人的大,度假屋數量也更多。


沃頓商學院的西班牙籍管理學和社會學教授馬洛·吉蘭(Mauro Guillen)則有不同的看法。他認為,歐洲人的自我價值常常與他們開雷克薩斯還是保時捷無關,而是和能否享受精彩的假期聯繫在一起。“暫別家園去享受長假在歐洲是一種社會地位的象徵。在歐洲,金錢並不等於一切,社會地位不僅僅取決於金錢。尋找樂趣,或者說是尋找樂趣的能力,也是成功的標誌,同樣是獲得社會尊重的一個原因。”


沃頓人力資源中心常務主任克利斯蒂安·施耐德(Christian Schneider)指出,歐洲的公司經理們常常會用完他們所有的假期,他們不在乎美國的同行是如何地以成為工作狂為榮的。“現在歐洲出現了一種趨勢,人們要求獲得真正的放鬆,希望完全從工作中抽身。”身為德國人的施耐德說。“而當一個美國人終於可以休上短短幾天的帶薪假期時,他們很可能仍然同辦公室保持著聯繫。”他稱這種現象為“黑莓之咒”(“黑莓”是一款可隨時接收電子郵件的商務手機——譯者注)。


這種休假文化上的鴻溝可能讓來美國工作的歐洲人大吃一驚。沃頓高層經理培訓部的一名主管丹妮斯·達爾霍夫(Denise Dahlhoff記得:當她到從事市場研究的AC尼爾森公司(ACNielsen)新澤西分部工作時,她被砍掉了將近一半的帶薪假期天數。她之前任職的一家位於德國波恩的公司給她25天的年假――比德國法律規定的最低帶薪假天數多出5天。而AC尼爾森最初只給她10天的帶薪假期(美國法律沒有規定帶薪假天數的下限)。她也曾聽聞,和許多德國人不同,美國人即便是在休假的幾天裏也經常會查看電子郵件。“而在德國,整個社會對於休假的接受程度絕對要高於美國。你與外界完全隔絕地休息上兩三個禮拜都沒問題。”她說。


毫無疑問,文化差異確實存在,但在亞利桑那州大學的經濟學家、曾獲諾貝爾獎的艾德·普列斯卡(Ed Prescott)看來,文化差異不能用於解釋像工作習慣之類的基本問題。他認為,造成這些差異的原因是賦稅。他在2003年的一項研究中指出,歐洲國家的邊際稅率遠高於美國。他認為,這就導致歐洲人超時工作的動力比美國人小得多。如果你加班所得的大部分收入都要交給政府,那為什麼還要一周辛苦工作45小時,而不是37.5個小時呢?


沃頓商學院的管理學教授、人力資源中心主任彼得·卡普利(Peter Cappelli)不認同這一觀點。他說,邊際稅率並不適用於領取月薪的職工,這些人無論工作多長時間,薪酬和相應的稅款都是固定的。然而,近年來工作時間增長幅度最大的正是這些人,而不是小時工。


此外他還說,許多調查顯示,現在美國人也願意接受少掙錢多休假的工作安排了。而即便如此,他們的工作時間卻仍在攀升。“美國人總是工作得比自己情願工作的時間長,因為對於雇主來說,付錢讓員工加班要比聘請新員工來得划算。”他補充道,“在美國,雇員沒有多少辦法來反抗雇主這一不合理的安排。美國的工會僅代表了小部分員工,而且這些員工大多數是藍領。”


工會的影響力


薩克多特、艾萊斯那和格拉瑟印證了坎貝裏的觀點。他們得出了同樣的結論:工會化(unionization)程度的確是如今歐洲人的工作時間遠少於美國人的原因。簡而言之,歐洲的工會更強勢,能向資方爭取到更多的假期。他們指出,在德法兩國,每10名工人中有9人受“集體議價協議”(指勞資雙方就薪酬等方面達成的協議——譯者注)保護,而在美國大約只有20%的工人簽訂過這樣的協議。由於勢力龐大,歐洲的工會在政界和商界有著更為深遠的影響力。因此,他們得以通過遊說手段,成功爭取到有利於成員以及整體雇員的政策。相反,美國的勞動政策往往更有利於雇主。


不過,這種說法仍沒法完全解釋為什麼歐洲人更熱衷享受悠閒時光。畢竟,歐洲工會的行動應該是為工人爭取更高的工資,而非更多的假期。薩克多特、艾萊斯那和格拉瑟說,驅使歐洲人做出多多休假決定的原因,是出於其自身利益的考慮,而不是由該地區傾向享樂的文化引起的。


他們解釋說,西歐經濟在20世紀70年代經歷了一系列的動盪,例如石油危機等。面對困境,雇主堅稱他們不得不解雇工人。工會則反過來要求公司不得裁員,而是採取削減每名員工工作時間的措施。後者帶來的效果與前者相同――整體工作時間的減少,以及由此帶來的成本下降,但後者能在不解雇員工的前提下達到節約成本的目的。教授們寫道,那時工會提出了像“少幹活,不裁員”這樣的口號,來敦促雇主採取“臨時性工作分擔”(work-sharing)的措施。


“作為應對負面經濟衝擊的一種措施,‘臨時性工作分擔’可能並沒有多少合理性可言。”他們說,“但在單個的企業中,對於試圖謀求成員利益最大化的工會而言,這一做法可能的的確確是有很大吸引力的。”


一旦大量歐洲工人的工作時間開始下降,一種“社會放大效應”便會接踵而至。有更多的人會要求休更長的假期,因為他們的親朋好友已經開始享受這種待遇了。人們總喜歡一起休假,即便這會給他們帶來諸多不便。薩克多特說:“在諸如度週末和休假時間這樣的事情上,我們總是千辛萬苦地和別人保持一致,因為這樣一來我們便能彼此有個照應。”甚至在美國,你也會發現這種傾向所引起的麻煩:週六上午的家得寶超市(Home Depot)如此地擁擠不堪,正是由於大多數人都在這一天休息。


不管誰的觀點是正確的,這些工作習慣上的差異都不太可能長久地存在下去。由於面臨經濟增長緩慢以及因年輕人失業而引發的社會動盪等問題,部分歐洲政治家開始極力主張變革。而一些企業經營者則威脅說,要將工廠移至海外,以此來向工會施壓,促使其接受更為靈活的工作規定——包括延長工作時間,以及放寬解雇員工的限制等。本周的《華爾街日報》報導說,受此趨勢的影響,一些德國公司已經開始增加其本土的雇員人數。如果這種趨勢持續下去,它不僅可能會刺激西歐經濟的發展,而且也會讓工人的平均工作時長有所增加,並使帶薪假期的時間縮短。


薩克多特認為,勞工方面的諸多限制是造成歐洲失業率比美國高的原因之一。那些造成高昂雇傭成本的政策――諸如多日的帶薪休假及雇傭方面的限制措施――也可能導致雇主不願意招聘員工。但他也發現了一個靠協商談判無法解決的“基礎性問題”。“歐洲的工作流動性要比美國低得多。”他指出,“所以當愛爾蘭的經濟形勢走好的時候,不太可能出現人們從法國蜂擁至愛爾蘭的情況。甚至在德國境內,在失業率很高的原東德地區,那裏的人們也不願去西部。在美國,正是工作的流動性促進了勞動力市場的發展。但在歐洲,人們就是不願意為了一份工作而搬家。”


大多數人在討論休假這一問題的時候,腦海都有一種不言自明的假設,那就是“假期越多越好”。除了少數吝嗇鬼般的老闆,幾乎所有人都喜歡假期――或者至少口頭上會這樣說,他們還都認為,休假能很有效地讓員工放鬆身心,起到“充電”的作用。<SPAN lang=EN-US style="FONT-SIZE: 10pt; FON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不情願的度假者:為什麼美國人的工作時間比歐洲人長,休假天數卻比他們少?."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02 八月, 2006]. Web. [17 November, 2019]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896/>

APA

不情願的度假者:為什麼美國人的工作時間比歐洲人長,休假天數卻比他們少?.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06, 八月 02).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896/

Chicago

"不情願的度假者:為什麼美國人的工作時間比歐洲人長,休假天數卻比他們少?" China Knowledge@Wharton, [八月 02, 2006].
Accessed [November 17, 2019].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896/]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