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的罪惡”:驕傲的積極和消極影響

pride

驕傲是一種複雜的情感。它可以激勵人們登上眩目的新高度,將他們的成就從自身擴展到全人類。但驕傲也能促使人們做出可鄙的行為。在新書《驕傲:為什麼這一致命罪會成為人類成功的秘密》(Take Pride: Why the Deadly Sin Holds the Secret to Human Success)中,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心理學教授潔西嘉·崔西(Jessica Tracy)探索了驕傲的正反兩面。她也來到天狼星衛星廣播公司111頻道沃頓商業電臺沃頓知識線上節目(Wharton Business Radio on SiriusXM channel 111探討她的觀點。

以下為編輯後的訪談記錄。

沃頓知識線上:驕傲的負面性是如何產生的,它的來龍去脈是什麼?我覺得如果你對你的工作感到驕傲的話,它永遠會是一種積極的力量。

潔西嘉·崔西:你這樣認為嗎?我同意在大部分情況下驕傲是一種積極的力量。但我不會說它一直是積極的,因為驕傲也有它的陰暗面。追根溯源,這要回到那些古代的宗教學者身上。在《聖經》中,驕傲是致命的。但丁認為驕傲是一種致命的罪惡。這種看法不無道理,因為我們發現驕傲可以分為兩種:自負的驕傲和真正的驕傲。自負的驕傲會引發許多問題。這種驕傲究其本質就是傲慢自大和個人主義。它不是說“我工作很努力,我感覺自己很棒”,而是“我是最好的,我比其他人都好,我比其他人都應該得到更多”。

沃頓知識線上:在這本書中,你提到了一個有趣的例子,自行車運動員蘭斯·阿姆斯壯(Lance Armstrong)。如果有任何人能進入這一類別,那就是蘭斯·阿姆斯壯。2012年經過了興奮劑醜聞之後,這位七次獲得環法自行車賽冠軍的運動員被剝奪了冠軍頭銜。

崔西:他的例子非常有趣,因為他屬於那種不經常表現出自負和驕傲的人。如果你回想一下他早期的生活,在少年和青年時期,他幾乎每天都把時間用在騎自行車上,能多苦就有多苦,能多快就有多快。這種對成就和偉大的渴望就是一種真正的驕傲。它代表著一種盡己所能成為最好的願望,願意犧牲自己可以享受的所有玩樂時間並投入到極其艱辛的訓練中,把自己置身於痛苦之中。

在這本書中,我認為驕傲是激勵我們做一切事情的動力,它讓我們放下享受和安逸,說“我不要這些,我想成為另一種人,我想完成那些艱難的事情,我將要去做那些事情”。這才是真正的驕傲。

我認為從某一刻開始,蘭斯變得更看重他人的讚揚,覺得自己是最偉大的,他更看重別人怎麼看他,而不是努力成為真正最偉大的自行車手。所以他改變了自己的策略,想著也許能通過一種簡單的方法來獲得這些讚譽,被人們封為最偉大的運動員,不用再這麼刻苦努力地來證明自己。

沃頓知識線上:蘭斯的例子有趣的地方還在於他戰勝了癌症。當你經歷了這樣一場改變人生的體驗時,很多人就會說你一定要努力振作重回巔峰。

崔西:我覺得當他在與癌症作鬥爭的時候,體現的是一種真正的驕傲。他說,“我一定要使出渾身解數來戰勝病魔。”他的確為這個世界和各個地方的癌症抗爭者做出了一些偉大的事情,而且還成立了“堅強存活抗癌基金會”(Livestrong Foundation)。但是後來傳出來他長期以來一直在作弊,我跟許多人一樣感到非常意外。

但是如果你觀察一下他在作弊期間的種種行為,已經與我們所看到的那些自負驕傲的人的行為非常一致了,也就是說他們不僅僅是傲慢自大,認為自己比其他人都好,而且還要在某種程度上貶低其他人。他們欺淩別人,以一種非常具有恐嚇性和攻擊性的方式控制別人。根據蘭斯隊友講的關於他和他生活中其他人的故事,聽起來這恰恰是他在這一期間的所作所為。 

沃頓知識線上:在這些人心裡是否存在一定程度的不安全感? 

崔西:我認為不安全感在很大程度上助長了自負和驕傲情緒。這些人或多或少都有一些自卑,也許是一種無意識的自卑。他們覺得“我不夠好,如果別人發現我沒有那麼好怎麼辦?”他們應對這種自卑心理的方式就是把它埋在心裡,藏起來,然後說,“我才不自卑呢,我會成為最偉大的,我會成為最好的。”但是我們所看到的這種驕傲並不是真正的驕傲。它是一種自我的膨脹和誇張,然後產生防禦心理,我覺得這種驕傲只是表面上的。 

沃頓知識線上:這種感覺就像你站在道路的交叉點,到了做決定的時候了。你可以選擇向右的道路,繼續做一個能夠予人支持和幫助的人,或者你也可能走上左邊的道路,成為一個任性自負的人,你的驕傲就變成了負面因素。 

崔西:我覺得這可能就是蘭斯·阿姆斯壯的遭遇了,我覺得這也是發生在我們每個人身上的事情,只不過他是一個極端的例子。我覺得每一次當我們取得成功的時候,每一次當我們自我感覺良好的時候,我們都會站在一個交叉路口。我們在努力獲得這種感覺,我們努力想要對自我感到良好。這是一種非常有益和愉悅的感覺。

然後我們走到了一個分水嶺。我們想到自己走到這一步全憑自己奮鬥拼搏,才取得這樣偉大的成就。如果我想要保持這種感覺,我是要繼續努力取得下一個巨大成就,做下一件事情來保持這種良好的自我感覺,還是找到一種方式,將我現在的這種感覺最大化呢?

如果有更多人看到了我的成功會怎樣呢?如果我廣泛宣揚自己有多麼偉大會怎麼樣呢?這是一個不錯的捷徑,可以給我帶來很多快樂,而且我還不用辛苦付出。

我覺得自負驕傲的種子就是這時候埋下的,人們說“你知道嗎,有一種更簡單的方法。我不用努力。我只要誇誇口就可以了。我可以把我的成功故事貼在社交網站上。”然後一下子,你就真的變成了自己想成為的人,但是這不是真正的驕傲,你所感受到的只是自我的膨脹,這種驕傲是建立在別人對你的認可基礎上的。 

沃頓知識線上:對於那些瞭解這種區別並能把驕傲變成積極因素的人來說,你覺得這樣做最大的好處是什麼?

崔西:我們發現驕傲是一種積極因素。它可以激勵我們努力工作,取得成就。我喜歡把它看成一種獎勵,我們想要感受到的一種自我認同感。當我們在做事情,工作,或努力成為自己想成為的人時,我們就會有這種感覺。

我們發現並不是你一定要取得巨大的成功才能感受到這種真正的驕傲,並不是你認為“下次我要更努力來獲得這種感覺”。我們觀察到最明顯的效果是在當人們根本沒有那種驕傲感時。舉個例子,我們曾做過一項研究,我們讓一些本科生參加了一個常規的課堂測驗,然後研究他們在測驗中表現。我們問他們是否對自己的表現感到驕傲。那些成績差的學生告訴我們,“我一點都不為自己感到驕傲。我沒有感受到那種我希望感受到的真實的驕傲感。”

這種感覺,或者說這種驕傲缺失的感覺促使這些學生在幾周後告訴我們,“為了下一次的考試,我要開始好好學習了。”這種行為上的變化果然使他們在下一次測驗中取得了較好的成績,這可以直接歸因於剛開始時真實驕傲感的缺失。

這一點就說來話長了,當人們意識到在我的人生中,我沒有獲得那種我希望獲得的驕傲感時,他們就開始改變自己的行為,發揮出更好的表現。 

沃頓知識線上: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他們是否是在填補一個已經存在許久的洞? 

崔西:這樣表達很形象,那的確是一個洞。在書中我舉了一些人的例子,我認為他們感受到了自己生命中的這個洞,然後做出巨大轉變,希望成為他們想成為的人。 

沃頓知識線上:你在書中提到了保羅·高更(Paul Gauguin)和史蒂夫·約伯斯(Steve Jobs). 

崔西:著名畫家保羅·高更的例子更能說明這一點。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他晚年才成為一名畫家。之前他是巴黎的一名股票經紀人,過著巴黎式成功資產階級的生活。他有家室,比較富有,照顧他的家庭和妻子。但是他很不快樂,很不滿足,所以他不斷逃離家庭生活去感受波西米亞式的藝術生活以及那一時期巴黎的藝術。

最終他意識到要成為他想成為的人,他就必須放棄一切,這意味著他要離開他的家人,在巴黎街頭和馬提尼克島過著食不果腹,極端貧困的生活才能成為一名藝術家。

我們可能會質疑他做的這個決定是否對得起他周圍的人。顯然這個決定對他的家人傷害很大,所以我不想說他做了多麼偉大的事情。但是對他個人來說,他必須這樣做才能找到自己作為一名中產階級經紀人生活中所缺失的驕傲。

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好的例子,因為我們大多數人都能從中產生共鳴,我們中的很多人每天都是在勉強度日。我們有一份工作,有一個家庭。不管我們擁有的是什麼,我們都是成功的,因為我們能夠糊口。但是有些東西不見了。我覺得我們都知道什麼東西不見了,因為我們意識到自己從生活中得到的還不夠,我們沒有感受到自己想要的那種滿足感。要獲得這種滿足感方法有很多。你根本不需要離開自己的家庭成為一個食不果腹的藝術家。人們可以從一些簡單的事情做起。

我們聽到人們說,“我要開始訓練跑五千米或者馬拉松”,或者“我一直想參加攝影課程。我現在要開始做了”,又或者是,“我的事業雖然不錯,但沒有成就感。這份工作不適合我,我要回去讀個研究生”,或者“我要換個工作”,或者“我要努力得到晉升”。我認為推動這些轉變發生的正是我們在生活中的那種缺失感,我要成為我想成為的那種人。 

沃頓知識線上:有些人可能有遠大的理想,想要把自己的信念上升到新的高度,但是他們也擔心自己現在的處境,就像保羅·高更一樣,必須堅持那麼久來為自己建立後盾。 

崔西:沒錯。有些人可以這樣做,大步賣邁出去,但是有些人必須供養他們的家庭,確保家人得到照顧。我認為其實從中也可以獲得許多真實的驕傲,比如我不喜歡我的工作,它不能帶給我成就感,但是它可以給我帶來錢,讓我供養家人,成為我想成為的那種人。這也是一種獲得真實驕傲感的寶貴方式。我覺得謹記這一點非常重要。 

沃頓知識線上:近年來有許多大學畢業生因為找不到好的工作,只能回家跟自己的爸爸媽媽住在一起,或者他們找的工作遠遠低於自己的能力水準,你怎樣看待這種現象?我覺得對於這些人來說,他們的消極驕傲更有可能多於積極的驕傲。 

崔西:有趣,因為他們有更多的不安全感。在當前的經濟形勢下,你可以擁有很高的大學學位,受過良好的教育,但你還是得回家跟父母住,因為你要找工作就得住在城市裡,而城市裡生活貴得離譜,你付不起租金,這的確是一個讓人進退兩難的境地。

我覺得這肯定是自大和驕傲滋生的一個溫床。有些人可能會覺得,我只能接受這份工作了,這份工作太基層了,遠遠低於我的能力範圍。我怎麼可能會為它感到驕傲?人們面對這種心理時的一個解決辦法就是尋求補償,比如這些工作我都幹得不錯,我以後就這樣了。我可以向別人炫耀等等這些事情。

這絕對是一件危險的事情。對於身處這些困境的人,我沒有多好的建議。但是我覺得對可能發生的情況有所瞭解是很有幫助的。認識到真正的驕傲是我們所有人的終極追求,而自負的驕傲是我們在得不到真正的驕傲時才會退而求其次的東西,因為要得到它更簡單。但是與真正的成功和成就相比,它不會帶來我們想要的一切。自負的驕傲其實就是淩駕於他人之上的權力和控制。

我不會說自負的驕傲一無是處。很多人把自負的驕傲作為獲得控制權的一種方式。但是它所帶來的權力與真正的驕傲帶來的那種力量有著天壤之別。自負的驕傲是你獲得權力,因為別人都怕你,受到你的恐嚇,而真正的驕傲會給你帶來威嚴、聲望這樣一種力量。其他人都會仰望你,因為他們覺得你為集體帶來了價值。 

沃頓知識線上:這可能有點像我們在房產泡沫和經濟衰退中看到的情況,很多人覺得他們比實際上的自己更好。如果你是一位CEO,在驕傲之心促使下做出的決定可能會讓你和你的公司走向萬劫不復。 

崔西:當我們遇上好事情的時候,我們就會自我感覺良好,這的確是一種非常強大的情感。我們想要這種感覺,因為它可以告訴我們,我們被我們所處的社會群體容納著,我們有可能在這些群體中取得權力地位。不妨想像一下歷史的演變,以及這種心理在歷史中的龐大變體,有些人會覺得我不可能被這個群體拒之門外的,我可能還會獲得這個群體的控制權。

如果這些情感擁有強大的力量是因為這個原因,那麼當我們體驗這種情感時,就不會對它們產生質疑。房市泡沫中的人不會說,“等等,這種情況好得不真實,其中肯定有蹊蹺。”因為這種感覺太好了,有什麼理由不跟著它走呢?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大的風險。 

沃頓知識線上:為什麼蘋果公司創始人史蒂夫·約伯斯也屬於這一類人呢? 

崔西:史蒂夫·約伯斯是一個非常有趣的例子,我認為他剛開始肯定是一個擁有真正的驕傲,而且一直在追求真正驕傲的人。他擁有許多不可思議的創意,而且在很多方面都是一個天才。他對我們當前的許多科技都產生了革命性的影響。要做到這一點,需要非凡的智慧和創造力,這就是真正的驕傲。但是一旦他獲得了最終他得到的那種權力,他就變成了施加控制權的那種人,忘了他得到的一切都建立在與他一起工作的其他人的努力之上。他控制欲強,傲慢專橫,咄咄逼人。他一直在威脅自己的員工。他過去常說,“如果我們失敗了,那都是因為你。”不論是對哪個員工說,這種話都極具恐嚇性。

那些為他工作的人這樣做不僅是因為他們仰慕他,而且因為他們害怕他。他不會把功勞分給那些與他一起工作的工程師。他的例子之所以有趣,可能是因為他一開始是通過真正的驕傲和聲望來取得領先位置。但是一旦他得到了這種權力,他就害怕失去權力,因為他知道這些技術背後並不只有他一個人。

他不是設計這些產品和技術方面的工程師。這種不安全感讓他覺得,“要獲得控制我就必須讓人害怕,我要氣勢洶洶,我要盛氣淩人。”然後他就變成了後來的樣子。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致命的罪惡”:驕傲的積極和消極影響."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14 November, 2016]. Web. [21 September,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8946/>

APA

“致命的罪惡”:驕傲的積極和消極影響.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6, November 14).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8946/

Chicago

"“致命的罪惡”:驕傲的積極和消極影響" China Knowledge@Wharton, [November 14, 2016].
Accessed [September 21,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8946/]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參與討論

目前尚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