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商業和生活中承擔風險的正確方式

risk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是一句耳熟能詳的俗語。但是在承擔風險的時候,必須謹慎。奧裡斯資產管理公司(Aureus Asset Management)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和聯合創始人凱倫·費爾斯通(Karen Firestone)知道如何在兩者之間保持平衡,並且用親身經歷證明了這一點。在經過了22年的職業生涯後,她離開了富達投資集團(Fidelity Investments),辭去了基金管理的工作,並于2005年聯合創立了一家財富諮詢公司。如今奧裡斯公司所管理的資金已經達到15億美元。在新書《扳回劣勢:在商業、投資和生活中有理有智地承擔風險》(Even the Odds: Sensible Risk-Taking in Business, Investing and Life),費爾斯通描寫了這一主題,同時她也將現身天狼星衛星廣播公司111頻道沃頓商業電臺播出的沃頓知識線上節目探討她的新書(Wharton Business Radio’s Knowledge@Wharton show, which airs on SiriusXM Channel 111

以下為編輯後的訪談記錄。

沃頓知識線上:在深入挖掘這本書之前,我想先討論一下這本書的名字:理智承擔風險的概念。就今天而言,不管是在商業環境中,還是人們的私人生活中,這個挑戰到底有多大?

凱倫·費爾斯通:承擔風險貫穿著我們每個人每一天的生活,我們可能已經意識到了,也可能沒有。有理有智地承擔風險又是另一個挑戰,而且我覺得就今天而言,理智地承擔風險變得更加困難,因為人們普遍承受著越來越多的壓力。我們每個人都是一樣的,我們做事的時候更加衝動,而且不會以一種符合邏輯或理智的方式思考事情。由於我每天在工作中都會花費很多時間從專業的角度思考如何承擔風險,所以自然而然就會按照我們處理風險的方式,對它進行複雜和更加理智地思考。

沃頓知識線上:似乎自從經濟衰退開始,我們就進入了一個時期,瞭解風險和真正地承擔風險這一概念變得更加重要。

費爾斯通:太不可思議了,如果我們想想現在的新聞多麼令人心神不寧。想想過去幾周,隨著我們正在步入一個政治大會頻頻召開的時期,你想想,有那麼多的動盪、暴力和危險,我們還怎麼可能進行投資?當我們看到周圍發生的一切,還怎麼可能把錢投入到股票市場上?但是在我們公司看來,近期市場似乎在某種程度上處在一個為數不多的平靜位置,針對價值也有著理智的思考和考慮。自從2009年跌入穀底以來,市場已經上漲了300%,而且已經爬上了我們所說的“憂慮之牆”,克服了一系列負面因素。如果在2008年,人們沒有把股票售出,而是堅持住的話,他們就會觸底反彈,然後在這些年裡穩步上升。

近十年來,市場一直在上升,我認為各經濟體將會持續運轉,人們會繼續需要商品和服務,我們只需要冷靜地想想,就可以渡過這一時期。自從經濟衰退至穀底以來,我們已經創造了數百萬工作機會。美元依然強勁,美國已經成為世界各地投資人士的安全港,他們把資產投了進來。這在某種程度上可以撫平那些心存害怕的人們的擔憂,因為當你想到我們不斷面臨的風險,以及各種新聞資訊的狂轟濫炸,實際上是非常嚇人的,這些新聞令我們心神不寧,讓我們停滯不前。但是我們必須更鎮靜一些,在考慮投資的時候可以這樣想,“情況可能不會那麼糟糕。”

我認為這是對各經濟體能力的一個考驗,能否通過基本的商業措施來挺過這一時期。我們要堅持不懈,繼續工作,人們必須認識到承擔風險是他們生活體驗的一部分,不僅是你的體驗,還是我的,以及我們周圍每一個人的。我們不能害怕,不能躲在殼裡,想著“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市場一崩潰,我一半的錢就都沒了!”這些想法會阻礙人們進行投資,所以他們選擇儲蓄帳戶0.06%的利息。雖然這也是一種選擇,但是這種選擇好嗎?我覺得沒那麼好。 

沃頓知識線上:就承擔風險的概念而言,你必須從商業角度來審視它,你必須把它跟你的投資結合起來考慮,你還必須把它置於生活中。 

費爾斯通:在這本書中,我試著理清在商業環境和生活中的投資中都適用的一些風險承擔法則。有四個法則:正確判斷風險的大小、正確的時間選擇、依靠知識和經驗、對承諾和預測保持懷疑態度。這些法則也特別適用於投資。我一直都在思考我們在公司中所持的立場是否正確。時機必須正確,因為你買入或賣出的時間至關重要。還有我們對這項投資瞭解多少,最後不管你從華爾街聽到什麼,或者你從公司中聽到什麼,都要對這些消息保持懷疑態度。

如果你想知道我們怎樣在生活中應用這些法則,那麼舉幾個簡單的例子。 

正確判斷風險的大小:如果你要買一套房子的話,你要確保你想要的這套房子大小合適,不能太大,也不能太小。否則,這就是個錯誤的決定。房子的按揭貸款的多少必須是你可以承受的,你在這套房產中投資多少非常重要。這就是每個人都要面對的,涉及風險大小的問題,不論你是要買一套房子,還是出租一個地方。 

正確的時機:如果你可以選擇的話,你肯定不會在十一月開一家霜淇淋店。如果你住在東北部,或者費城的話,你更願意在四月或者五月開霜淇淋店。不管做什麼決定,時機都影響著決策。什麼時候結婚,什麼時候訂婚,什麼時候生孩子,時機只是一個因素。有時候它很重要,有時候又沒那麼重要,但它絕對是一個風險因素。

依靠知識和經驗:如果一個人只在藝術畫廊工作過,那麼你是不會想讓他在你的節目中做實習生的。就算他們說“我真的對廣播和無線電臺節目非常感興趣”,但是他們之前並沒有展現出這樣的興趣。這是不是你應該知道的事情?我覺得是,因為你有可能招進來一個既沒有能力,又沒有資質的人。所以你需要依靠知識和經驗。 

保持懷疑態度:你有一個夥伴,你跟他出去吃晚餐,然後他說,“我有一個絕妙的想法,我想在市區開一家餐吧,我希望你能投資幾千美元。”如果你不多問幾個問題的話,就顯得非常不合邏輯。你最好不要輕信,認為“傑森人不錯,我覺得他能成為一個出色的餐吧老闆”。這樣做就太蠢了,會有很多風險。暴露在危險和不確定性中,這就是風險。你不需要暴露在不確定性中,也可以賺錢或者做出正確的決定。但是如果你不好好想想其中可能存在的差錯,你就太容易上當受騙了。 

沃頓知識線上:現在有一個風險領域提得非常多,特別是在過去十年中,那就是辭掉工作後,去找另一份工作還是成立自己的公司。你就做出了這樣的決定。過去你在富達投資集團工作,後來你辭職創立了自己的公司。這個過程對你來說是什麼樣的呢?有沒有考慮到成立你自己的公司可能存在的所有那些風險? 

費爾斯通:不論何時,當你成立一家公司或者接受一份新工作時,其中肯定會有風險。正如所有人一樣,我必須決定的第一件事就是,我有足夠的財力嗎?如果你辭掉一份工作後,另一份工作的薪水更高,那麼問題就解決了。如果你辭掉一份非常不錯的工作,就拿我來說,我在富達的工作很不錯,我管理的是天運基金和大盤基金,我在那裡已經工作22年了,而且我還是股東,那份工作真的非常不錯,我熱愛富達,現在也是一樣的。如果我要跟合夥人創辦一家公司的話,他和我,我們兩個人至少一年都沒有工資。但是我存了一些錢,而且富達將會買回我的股份,所以以我的財力,足夠創立一家公司了。但是有些人財力並不行,所以必須要考慮到這一點。

對我來說,這並不是最大的問題。我覺得對於那些已經事業有成的人來說,名譽風險是一個很大的因素。這一點我們必須想清楚:如果我們的新公司慘敗,如果我們表現得非常糟糕,我們能承受嗎?如果我們吸引不到客戶,如果我們給客戶的工作做得很糟糕,我們該怎麼辦?我們必須在成立新公司之前對自己的能力有信心。我的合夥人大衛之前是威靈頓公司的合夥人,他管理的是MIT基金。我之前也管理著數十億美元基金。我們兩個人都有著多年的工作經驗,我們雇了幾個富有經驗的年輕合夥人幫助我們,而且我們對自己非常有信心。我們必須放手一搏。我們很有自信,而且也的確成功了。

你必須依靠技能和經驗:我以前能達到這個目標嗎?有人會付錢給我做這件事情?他們付錢給別人做這件事,為什麼還要付錢給我?然後我們決定:因為我們有良好的業績記錄,所有人們一定會給我們一個機會,他們甚至可能會喜歡我們,或者對現有的投資顧問不甚滿意。在許多企業中,事實的確是這樣的。人們不介意說,“我以前與某某律師、會計師,或者投資專業人士打交道的時候,感覺並不怎們好。我覺得現在是時候開始找其他人了。”

在2008年和2009年,我們看到了一些非常驚人的潛在利益。當時人們損失了很多錢,整個行業都為之動搖,所以有很多在2005年、2006年和2007年對現狀非常滿意的人都開始尋找新的投資管理者。事實上,這反而以一種奇怪的方式説明了我們。我們得到了很多業務,因為我們在前幾年表現非常出色,所以人們覺得“這些人進入這一行業已經幾年了,而且做得很不錯,他們有很強的背景”,這就幫到了我們。

我們非常幸運有一個核心團隊一直砥礪支持奧裡斯,我們有了更多的合作夥伴並且實現了增長。我們一開始管理的就是自己的錢。我不可能去挖富達的客戶,我要遵守非競爭條款,而且我也不可能這麼做。就這樣我們的資金增長到了15億美元,看到公司表現不錯,我就可以放心地敲桌子了。 

沃頓知識線上:在書中你建議永遠保持適度的懷疑態度,你不能百分之百相信任何事情。 

費爾斯通:你甚至不能10%地相信任何事情。我的意思是說,如果有人跟你說,“這難道不是美麗的一天嗎?”那麼你就向外面看看,如果你看到藍天,那麼答案就是肯定的,我同意這一點。但是這種情況並不多,我恰好是一個非常多疑的人。雖然我多疑,但我是快樂的。有很多人也很多疑,但是他們並不快樂。我覺得保持多疑的態度非常有趣,我覺得這可能是我的本性,凡事都要問“真的嗎?那是真的嗎?”

我試著不要太過消極,但是我自身,以及我的家人和朋友也見證了一些案例,有些人在投資、建立關係,或者進入商業界之前對這些事物根本沒有任何疑心,所以就很容易上當受騙,認為這肯定會成功的,但是最後卻大錯特錯。而且所產生的影響遠比想像的糟糕。花幾個小時,問自己幾個問題,做一些調查,這又不是什麼難事。每個人在買車的時候都會這麼做。想像一下吧:沒有人會不看消費者報告就買車,他們會上網,詢問許多朋友他們買的什麼車,還有他們覺得這輛車或者那輛車怎麼樣。既然人們在買車的時候願意花這麼多時間,做這麼多努力,那麼如果他們要為企業選擇合作夥伴,購買一家公司,或者找一份新工作的時候,肯定也要這麼做。但是很多人就是做不到。 

沃頓知識線上:在書中,你提到了你接觸到的許多公司。哈裡伯頓公司(Halliburton)就是其中之一,這個案例之所以有趣是因為哈裡伯頓在石油行業擁有一定的聲譽,但是這種聲譽卻被完全玷污了。我們所討論的是一個下滑程度驚人的行業,因為石油價格跌得太快了,雖然已經有所回升,但是根本沒有達到它過去的水準。能否簡單說說你與哈裡伯頓公司的關係,以及哈裡伯頓公司作為一個投資可能性的評估過程。 

費爾斯通:在波動性裡面,哈裡伯頓是一個非常有趣的案例。波動性指的是油價的波動,因為它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服務公司,所以它的客戶就是石油企業、油氣公司、石油開採公司和一體化石油公司。同樣的,波動性也體現在它的環境治理方面,以及在訴訟和國會聽證中表現出來的擔憂。前副總裁迪克·切尼(Dick Cheney)作為哈裡伯頓的領導者是非常有爭議的。所以它面臨著調查和禁令等方面的波動性。

哈裡伯頓的故事發生在股票價格利好期間。當時油價一路攀升,哈裡伯頓的股票也在不斷上揚,我們從中賺到了錢,然後我們有這麼一位元非常注重環保的客戶。擁有保護地的是一家非營利組織。正因為有著保護土地和環境的使命,他們不想擁有任何石油和天然氣股票。我們已經購買了哈裡伯頓的股票,然後他們告訴我們,“對不起,我們不想要這些股票”,我們內部討論了是否應該賣出這些股票。股票價格一直在上漲,我和我的合夥人決定,既然他們給了我們一年時間,說“在年底之前你們可以一直持有這些股票”,現在是春天,所以我們還有足夠的時間。

我們是這樣分析的:如果股票一直上升,然後我們在年底賣掉的話,我們不會因為持有哈裡伯頓的股票而從這家公司得到任何稱讚,因為他們根本就不想要這些股票。如果我們不賣掉這些股票,而且股票價格又下降的話,他們肯定會恨我們的。我們可能會丟掉這個客戶,因為比起股票的價格,這對他們更加重要。對他們來說,環境是最重要的,但是哈裡伯頓恰好被指控污染環境,還因此不得不償付巨額罰款。作為一片保護地的所有者,在他們的使命框架內,是不可能容忍這些事情的,所以我們必須賣掉這些股票。

現在看來,我們是非常幸運的。我們賣掉了那些股票,有一陣子股票價格上升了,之後就開始下跌,因為油價崩潰了。當我們賣掉哈裡伯頓的股票時,我們在股市上賺了一大筆,當時每股的價格略高於73美元。我給你列舉一下價格,你會覺得非常有趣。當時是2014年7月的時候,股票價格是73美元,然而今年二月的時候,一下了跌倒了谷底,成了29美元。所以我們非常幸運地賣掉了這些股票。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在商業和生活中承擔風險的正確方式."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09 October, 2016]. Web. [21 September,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8930/>

APA

在商業和生活中承擔風險的正確方式.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6, October 09).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8930/

Chicago

"在商業和生活中承擔風險的正確方式" China Knowledge@Wharton, [October 09, 2016].
Accessed [September 21,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8930/]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參與討論

目前尚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