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風險投資不願意投資女性領導的初創公司?

作為一名女性創業家在由男性主導的風險資本產業籌集資金是一種怎樣的體驗?Vivoom公司的聯合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凱薩琳·海斯(Katherine Hays)經常問自己這個問題,Vivoom是一家受風險資金支援的廣告技術初創企業。海斯領導的第一家初創企業是視頻遊戲廣告公司Massive Incorporated,在經過幾輪融資之後,最終以媒體報導的2至4億美元的價格賣給了微軟公司。

“恐怕我不能給出一個非常令人滿意的答案,”她說道,“通常情況下,我都是整個房間中唯一的女性,但是我一點都不知道身為女性到底是一個多大的劣勢,因為我同樣不知道作為一名男性在籌集資金時是怎樣的感覺。”

但是她承認,對於這個問題她也有過一些思考。“男性風險投資人,很顯然風險投資人大部分都是男性,實際上,他們現在非常願意給女性企業家提供資金做‘女孩子的產品’。想租裙子或者賣嬰兒濕紙巾?沒問題。這些風險投資人會詢問他們的妻子或者女朋友這個點子好不好,這些點子挺好的,可以做。”

但是如果女性創始人在推銷有強硬技術背景的專利技術時,比如,以Vivoom的平臺為例,在擁有數百萬移動用戶的雲端給使用者提供好萊塢品質的視頻,就會面臨一個完全不同的動態體系,她說道,“有時候我覺得,如果我是一個穿著衛衣的21歲年輕男性,Vivoom項目對這些風險投資人可能會更有吸引力。”

海斯並不是在誇張表述。來自初期投資公司女性創始人資金(Female Founders Fund)的一份近期報告生動地說明了受風險資本支援的女性領導的初創企業可謂鳳毛麟角。去年在三藩市灣區有200多家初創企業獲得了首輪融資,“女性創始人資金”將首輪融資粗略地定義為由機構投資者引導的300至1500萬美元的融資輪,其中僅有8%的初創企業是女性領導的,比前年下降了接近30%。根據該研究結果,紐約市由女性創立的企業去年獲得首輪融資的比例只略高於13%,與2014年資料一致。

隨著科技產業由於缺乏女性而持續遭到炮轟,風險融資中的性別差距對矽谷的多樣性缺乏問題具有極其重要的影響。據沃頓商學院管理學教授伊森·莫里克(Ethan Mollick)所言,高科技是經濟增長的一個關鍵推動力量,女性企業家的顯著缺乏對國家的整體競爭力形成了威脅。

“過去的每年我們都在繼續為一模一樣的,且絕大多數為男性和白人創始人的群體提供資金,而錯過了尋找重要新創意,建立新企業,形成更加多樣化的創始人基礎為其提供支援的機遇,”他說道。

雖然沒有容易的解決辦法,但是“必須要向前進步,”莫里克說道,“我們的優勢在於我們已經意識到了這一問題,並且希望通過真誠的努力解決這一問題。”

儘管態度開明,但仍存在偏見

在一個實施《莉莉•萊德貝特公平報酬法》(Lilly Ledbetter Fair Pay Act)的時代,在這個謝麗爾·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的暢銷新書《挺身而進》(Lean In)仍然作為女性賦權口號的時刻,美國企業界從未如此開明地看待工作場所中的性別不平等問題。女性占勞動力的50%,但是一涉及到金錢和權力時,女性幾乎一樣都沒有。就平均水準而言,根據女性政策研究所(Institute for Women’s Policy Research)的資料,女性在每個單一職業中都比男性賺得少,關於這一點有充分的工資資料可以說明。在2015年,男性每賺一美元,女性全職工作者只能賺到79美分。

與此同時,根據致力於擴大女性商業機遇的非營利組織Catalyst的資料,在標準普爾500指數企業的首席執行官職位和董事會席位中,女性僅占4%和17%。(儘管越來越多的研究表明有女性參與公司最高職位的公司盈利能力更高。華盛頓非營利組織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和審計事務所安永對91個國家的將近2.2萬家公開交易企業進行了調查,根據其最新研究,隨著領導職位中女性的比例從零增加到30%,企業的盈利能力也增加了15%。)

據莫里克所言,相似的二元論也存在于女性領導的初創企業。風險投資群體越來越意識到相似的性別差異問題也同樣存在,但是要解決這個問題卻並沒有那麼簡單。“我們知道在美國38%的新企業是由女性發起的,但是只有2%到6%的創始人能夠獲得風投資金,”他說道,“這裡是一個問題,而且僅靠‘挺身而進’是解決不了問題的。”

關於女性為什麼無法獲得屬於她們的風投資金和利益,存在許多原因。一個解釋是女性創立的公司看起來並不像傳統的風投資金支持的公司。女性創立的企業往往規模較小,而且屬於食品零售等增長較低的產業,而不是科技產業。在那些創立企業的女性之中,有證據表明她們往往不善於要求風險資金一類的事物,這顯然也導致她們獲得的資金較少。根據考夫曼基金會(Kauffman Foundation)對將近350名女性科技初創企業領導者的調查,80%的人在創辦新企業的過程中把個人存款作為首要資金來源。

但是“偏見肯定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融資差距,沃頓商學院管理學教授蘿拉·黃(Laura Huang)說道,“就創業而言,在項目初期可以參考的客觀資料少之又少,所以不管是在明面上或私下裡,風險投資人都比較容易受到影響,從而根據性別等一些個人特性做出判斷。”

不妨考慮一下同質原理,用另一種說法就是“鳥以群分,物以類聚”。此處的前提是相似品種的連線性:更多的男性作為風險投資人,因此就與其他男性之間建立了一種聯繫,莫里克說道。“如果你與其他人具有同樣的性別、種族或者社會背景,那麼你就是一個相同的個人和職業網路的一部分,因此更傾向於希望與他們一起工作,”莫里克說道,“問題是同質原理已經融入到了這一體系之中。女性無法進入這些網路。”

這一原理也解釋了為什麼女性總是缺乏創業資源,例如她們沒有影響力強大的同事願意資助和開發她們,黃說道。“女性創業者難以獲得思想領導者的支持,這些思想領導者可以為她們出謀劃策,應對她們可能遇到的社會資本、智慧資本,以及除財務資本外其他重要的問題,”黃說道,“當獲得這些可以為你提供微弱優勢,或者幫你入門的資源的整體可能性較低時,它的影響就會開始積累,這也是為什麼我認為我們正在見證一種整體上的性別劣勢。”

沃頓麥克創新管理研究所(Mack Institute for Innovation Management)執行董事塞卡特·喬胡瑞(Saikat Chaudhuri)表示,許多風險投資人可能會暗中低估由女性創辦的企業,因為他們會二次質疑女性的投入和承諾。畢竟風險投資人要找的是一周七天,一天二十四小時都在為公司工作,而且會不惜一切代價堅持下去的創始人。“風險投資人可能會無意識地質疑,一名女性創始人是否願意為了企業而犧牲她的家庭生活,”她說道,“儘管有越來越多的男性也抱怨工作和生活之間的平衡的確是一個擔憂,但是風投群體通常不會就此對他們進行同樣的審查。”

與此同時,喬胡瑞表示,他認為這些偏見並非故意為之。“並不是說風險投資人故意這樣想,‘我不想投資女性,我只想投資男性。’而是風險投資人想要投資的是那些能夠為他們賺錢的人和項目,這個道理簡單明瞭。”

雞和蛋的問題

女性創業家所面臨的獲取金融資本的挑戰並不一定總是來自三藩市灣區和波士頓風險資本公司的董事會議室中。當涉及到為女性領導的企業提供支援時,其中最大的阻礙之一是實際上根本沒有多少女性創辦的企業需要支援。考夫曼創業指數活動資料(Kauffman Index of Entrepreneurial Activity)顯示,從2013到2014年男性創業者的比例增加了21%,但是女性創業者的比例卻停滯不前。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是一個雞和蛋的問題,”喬胡瑞說道,“從廣義上來說,我們並沒有多少女性涉足科技、工程和創業領域,所以當涉及到投資機遇時,首先並沒有多少女性要求獲得資金。”

對於這一現象的一個解釋可能就是男尊女卑效應。男性更加傲慢,這意味著他們往往對自己的能力有著超常的自信。而女性除了沒有那麼傲慢以外,而且更加謙遜,這意味著她們往往不會將自己的成果歸因於個人的天賦才華和足智多謀。她們也往往不會利用自己的成功。

“事實是,為了成為一名創業家,你必須擁有超常的自信。你必須相信你比身邊的任何人都強,”莫里克說道,“如果創業精神在某種程度上是基於傲慢程度,那麼男尊女卑的效應就告訴我麼為什麼女性往往不會嘗試成立初創企業。”

還有一些其他的微妙障礙導致女性對自己的領導才能潛力信心不足,沃頓商學院的黃教授說道。“女性創始人往往不太容易從天使投資人那裡獲得關於她們的風險項目的積極評級,這可能會創造一種繼發效應,使女性創業者預測到和內化投資者方面的偏見,導致她們降低對自己的風險項目的抱負和期望。”

專家同意,清除阻擋女性創辦自己的企業的障礙是解決這一問題的關鍵環節。其中一個障礙是教育和培訓。儘管長期以來,大學校園中的女性人數都多於男性,而且女性差不多占所有法律和醫學院學生的一半,但根據美國工程教育學會(American Society for Engineering Education)的資料,在工程碩士專業學生中,女性人數不足四分之一。

商學位的情況也大同小異。雖然許多最具競爭力的美國商學院,包括哈佛、麻省理工斯隆管理學院、斯坦福和沃頓商學院最近都報導了創紀錄的女性學生人數,但這只是例外。根據行業組織國際精英商學院聯合會(AACSB)的資料,自2003年以來,在美國授予女性工商管理碩士學位的比例一直卡在了35%上。

喬胡瑞表示,更需要解決的是應該從童年時期開始就建立一個女性管理管道。“我們需要儘早開始行動,讓年輕女性更加深刻地認識到創業是一條切實可行的道路,”他說道,“她們需要學習如何創辦一個企業,會遇到哪些挑戰,其中的風險以及潛力。她們需要瞭解社會的影響。她們需要認識到作為企業家需要經常面臨的個人壓力和利害取捨。我們要教她們如何克服這些挑戰。”

為年輕女性樹立正面的導師和楷模是另一個重要的步驟,他說道。“我們受困的地方在於我們認為必須要樹立一個完美的典範。但是這個楷模並不一定就是一個公司的創始人,她可以是一家組織機構中具有創業精神的工作者或者運營者,”喬胡瑞說道,“這個人可以是一個瞭解如何設定一家企業的範圍,建立優秀的團隊或者運營一個盈利部門的人。”

商業領導力聯盟(Alliance for Business Leadership)和麻塞諸塞州女性論壇(Massachusetts Women’s Forum)的董事會成員貝絲·莫娜漢(Beth Monaghan)同意這一說法。她表示,讓年輕女性接觸榜樣可以在她們職業生涯初期“產生重大影響”。“當你望向臺階的上方,看到那些成功人士,她們就如同你一樣,這就告訴你一切皆有可能。”

迄今為止,創業家凱薩琳·海斯只為她的最新創業專案Vivoom籌集到了種子資金。她說當前的狀況並沒有讓她氣餒,反而為她提供了動力。“作為一名女性,你要與眾不同,”她說道,“直到你擁有了好的點子,而且你的業績記錄足夠優秀,這就可能成為一種優勢。”

“我有一個機會來書寫那樣的成功故事,”她繼續說道,“我希望成為一個數據點,説明打破當前的模式。”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為什麼風險投資不願意投資女性領導的初創公司?."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01 七月, 2016]. Web. [12 April, 2021]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8834/>

APA

為什麼風險投資不願意投資女性領導的初創公司?.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6, 七月 01).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8834/

Chicago

"為什麼風險投資不願意投資女性領導的初創公司?" China Knowledge@Wharton, [七月 01, 2016].
Accessed [April 12, 2021].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8834/]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