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商业计划讓行善盈利两不误

bevan-1024x440

對於那些既想實現健康盈利又想做善事的企業領導人,是時候採取新的企業原則了:“金錢利益第一,社會責任隨後。”至少,應該以此為重點。

泛美開發銀行(IDB)提出了一個新的方法,闡明了企業領導人如何在提升收益的同時帶來積極的社會影響。與昔日舊有的社會責任項目不同,IDB認為這個方法能持續下去,因為它首先關注的是盈利和創收。

該銀行與拉丁美洲以及加勒比地區的各類企業合作,並通過提供貸款和社會責任商業計畫成功地幫助多家企業實現轉型。

IDB的結構性企業融資部門戰略總監凱萊·貝瓦因( Kelle Bevine)來到沃頓知識線上,談論IDB的新方法,這個方法被稱之為共用價值評估。

以下為經過整理的訪談內容。

沃頓知識線上:我們來討論一下IDB所提出的這個方法的基礎。具體來說,共用價值評估到底是什麼?它在你們銀行提供借貸的過程中起著什麼樣的作用?

凱萊·貝瓦因:IDB是一家使命驅動型貸款機構,它對社會影響很感興趣。共用價值評估是我們開發的一種相對較新的方法,旨在説明私營部門的客戶發現新的商業策略。這樣的策略既能夠提升收益,又能夠造福于社區或者環境。共用價值評估幫助我們識別對企業和社區都有益的機會。

沃頓知識線上:下面結合具體案例談談吧。你們在跟秘魯利馬的聖伊格納西奧大學(Saint Ignacio University)合作時運用了共用價值評估,你能否告訴我們關於這筆交易的一些情況以及共用價值評估是如何應用的?

貝瓦因:當然可以。這所大學是一所營利性大學,創辦於1995年,增長十分強勁。2012年,它向IDB申請一項基礎擴建貸款,因為我們為很多基礎設施建設項目提供借貸。他們需要擴建校舍來容納更多的學生。

但是,我們瞭解到在秘魯,許多低收入、弱勢的學生根本無法接受優質的大學教育,這部分學生人數越來越多。因此我們就對他們說:“我們很想幫助你們擴建,但是在我們考慮貸款方案時,請讓我們看看你們的運作模式。我們可以運用共用價值評估法,在幫助你們實現增長的同時也為社區做點事。如果你們想實現增長目標,就不能僅僅依靠付得起學費的學生,因為這個群體人數在減少。我們的方法既能提升你們的運作模式,又能為本來無法接受優質教育的學生提供教育機會。”

這是一個能將兩者結合的雙贏局面。 

沃頓知識線上:在這種情況下,你們如何平衡利益因素和社會因素?

貝瓦因:這是我們經常遇到的問題。從根本上來說,如果一項新的倡議不能對企業的收益產生實際影響,我們是不會提出來的。這不是一項僅為提高商譽而進行的企業社會責任(CSR)專案,我們想要看到實實在在的收益增長。因此,不存在財務收益和社會收益之間的折中,兩者可以同時實現。一旦我們拋開折中的想法,事情就會變得激動人心,因為我們可以在服務客戶的同時改善整個地區人們的生活。

沃頓知識線上:很多人對企業社會責任持懷疑的態度。有人說這只是一種行銷方式,而不是真實可信的。你認為共用價值評估是否有助於消除這種懷疑態度,幫助企業真正發揮社會影響?

貝瓦因:我要澄清一點,我絲毫不反對企業社會責任(CSR)。我認為致力於企業社會責任項目的公司能產生巨大的影響。這些CSR專案儘管都非常好,但在預算吃緊時卻是第一個被砍掉的。因此我們尋求的是給企業帶來可持續性的轉變,即使在財務艱難的時候也不會受到影響。

如果一家核心企業在盈利的同時也能對社會產生積極影響,那麼你大可不必擔心專案會被削減。我們想消滅將企業的盈利和發揮社會影響截然分開的二分法,將二者微妙地結合起來是我們一直在追求的目標。 

沃頓知識線上:但社會影響很難衡量,你能否介紹一下你們在運用共用價值評估時如何估算社會影響? 

貝瓦因:當然。這很難。

一開始我們使用眾所周知的成本效益分析法,我們運用這個方法來確定行動的優先次序。我們首先會問:“你們要取得增長面臨的挑戰是什麼?”這是解決問題的出發點。

在聖伊格納西奧大學這個案例中,管理者面臨的問題是新招收的付費學生人數可能將逐漸減少。這就是商業挑戰。在營利性大學的運作中,從資金的來源和使用情況出發著手考慮是一種很自然的模式。在找出問題之後,我們問自己:“我們怎樣做才能保證這所大學的收入來源不斷增加?”

然後我們從社會的角度來看問題,瞭解從大學的角度來看被忽視的這些社會領域。秘魯有一個群體在迅速增長,也就是我們說的新興中產階級,這是相當成功的一部分。但另外還有很大一部分人沒有機會接受高等教育。約有一半的年輕人甚至連高中都沒有念完。從本質上來說,這所大學的潛在學生有一半不能上大學。

在考慮了這些因素之後,我們思考該如何盡可能完善地設計一個方案,以保證聖伊格納西奧大學能招募並留住更多這樣的學生,從而最終擴大招生,增加收益。我們的工作以一個在公共部門的同事提供的資料為基礎展開,各類完善的資料表明大學畢業生薪酬普遍更高。

在我們的其他一些專案中,我們會做大量的利益相關者分析,並根據這些資訊做出推斷。我們會進行戶外採訪,問別人一些問題,包括:“對你來說什麼是真正重要的?”以及“什麼能實實在在地提高你的生活品質?”

在很多情況下,我們收集到並最終回饋給客戶的答案跟原來預期的並不相同。有時客戶會憑直覺決定應該做什麼,但是我們用分析表明另一種解決方案會更好,能給客戶帶來更大收益。 

沃頓知識線上:你能舉一個這樣的例子嗎?

貝瓦因:當然可以。我們曾跟智利的一家鱷梨生產商合作過,那是一家剛開始成長的小公司。他們申請擴建貸款,但我們卻在其中發現了機會,因為他們所處的是一個勞動力密集型行業。他們有很多的採摘工、包裝工和其他的一切。

我們問道:“你們最大的問題是什麼?”他們說:“最大的問題是員工流失。經常有員工離開農場,我們不得不重新培訓新員工。這造成了淨收入的巨大損失和耗費。”

然後我們又問:“在我們開始討論之前,你們計畫怎樣應對這個局面?”他們說:“避免額外成本的關鍵在於加強員工留任。要做到這一點,我覺得我們需要培養員工的忠誠度。我們正在考慮投資建一個日托中心,以吸引並激勵員工留下來。”

我們想這聽起來是個不錯的計畫,因此我們對這個方案從其他方面進行了探索。但根據我們的流程和方法,結果發現花200萬美元建日托中心並不是最佳投資方案。這個公司有20000名員工——包括直接員工和供應鏈外包農民工——但只有大約100人會帶孩子去日托中心。這100個人受到激勵會留在公司,但要想留住20000人,這是遠遠不夠的。

在作利益相關者分析時,我們發現這個公司的員工絕大多數是女性。我們意識到如果公司能提出一個方案給他們的孩子提供教育,必將有助於促進員工留任。因此我們建議這家公司將原本計畫用來建日托中心的200萬美元用於給員工提供教育信貸。這並不需要增加開支,只需要對原本用於促進員工留任的資源進行優化並重新分配,但卻反而提高了收益。 

沃頓知識線上:真是個非常棒的例子。你們運用共用價值評估來處理這些問題時,客戶是否接受?在讓客戶理解你們的做法以及他們該如何執行解決方式的過程中,你們遇到了哪些挑戰?

貝瓦因:當然會遇到挑戰。

但是所有來找我們的客戶都知道我們的使命,他們也知道我們不是單純因為利益而跟他們合作。因為我們的使命,他們期待我們能提出一些建議。這不算重大挑戰。

一個挑戰在於我們經常被高層管理人員轉接到負責可持續發展和CSR的管理人員那裡。但你需要高管來切入問題,同樣也需要首席執行官,或者至少首席財務官,來配合執行你的想法,因為這些計畫應該變成核心業務的組成部分。

我們經常說:“好吧,我很高興跟你們的CSR負責人談談,但是我也確實需要跟首席財務官交流一下。”

這個問題經常發生,但看起來我們能夠處理好。我們不僅僅是提供諮詢服務的顧問,如果有可能我們還提供貸款。而且每次我們向負責人解釋當前的狀況時,他們都理解了。只是需要時間去討論並準確地將點子付諸行動而已。 

沃頓知識線上:在共用價值評估法的開發過程中你們遇到過什麼問題?

貝瓦因:起初我們引入外部顧問來説明我們構建模型的基本要素,以供我們使用。但我們經常發現彼此在想法上有偏差,經常有人說:“嗯,這個能提高商譽。”但我說:“不,我要看到利潤。”如果不能帶來有形利益,就不能引起首席執行官和首席財務官的注意,我們就只能跟CSR負責人進行交流。我想說:“這個值得你的注意,它應該成為你們核心業務的組成部分。”這是一大挑戰。但我認為我們的方法非常穩健,正是這一點讓它備受商務人士的青睞。

沃頓知識線上:在社會影響投資領域,你認為泛美發展銀行的前景在哪裡?

貝瓦因:我們正在將共用價值的觀點運用到氣候領域。我們在問:“我們該如何使投資方案對環境更有利,如何提高企業的能源利用效率?企業怎樣才能投資自然資產來增加收益?”在這個領域我們正與幾家大型林業項目贊助商進行合作。

這個方法的實質是運用我們與大型私營部門領袖的關係,説明公司打破慣有模式,樹立起新的思維理念,在關注增收的同時也關注社會影響。

我認為前景很廣闊,因為這個理念的確在發揮作用。一旦利益結合對了,你就可以開始看到它的發展規模。 

沃頓知識線上:你能否舉一個綠色投資的例子,說說你們是怎樣作財務和社會影響分析的?你們是怎樣處理的?

貝瓦因:當然可以。我們的基礎設施建設貸款有很大一部分投入到了可再生能源領域。我們有好幾年沒有接受化石燃料發電項目了,這一點非常了不起。

我為我們的能力著迷,我們能讓一些私人投資家和私營業主在並不迫切的情況下進行投資。

一般來說,是公司來找我們借貸以促進自身的發展。但我們也已開始利用這一點,就他們可能會感興趣其他倡議進行對話。

現在,我們已經不止於此。甚至在一些公司還沒有找我們借貸時,我們就主動與他們進行交流。我們告訴他們:“現在有機會能幫助你降低能源損耗,節約成本。而獲得投資回報只需要幾年的時間。我們可以提供貸款,並保證合理安排債務結構。經濟自己會起作用。”

我們正在建立起一條全新的業務線,徹底改變了我們解決氣候變化問題的思維方式。這是我們事先不曾追求的一個目標。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新商业计划讓行善盈利两不误."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26 February, 2015]. Web. [21 September,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8153/>

APA

新商业计划讓行善盈利两不误.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5, February 26).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8153/

Chicago

"新商业计划讓行善盈利两不误" China Knowledge@Wharton, [February 26, 2015].
Accessed [September 21,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8153/]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參與討論

目前尚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