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和中國:最佳選擇是什麼?

有時候,當其他方案只能讓事情變得更糟時,最佳策略就是順其自然。日本和中國之間的緊張關係可能會緩和的跡象,讓人們對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和中國主席習近平拖延已久的會面充滿了希望,兩位首腦將在11月在北京舉行的亞太經濟合作組織(APEC)年度峰會上會晤。考慮到這兩個國家在地區事務中扮演的重要角色,兩位首腦迄今未曾謀面的事實讓雙方都頗感煩憂。

安倍晉三和習近平在APEC非正式會議期間的會談,將是推進兩國關係正常化的一步,兩國的緊張關係源於對中國東海兩國均宣稱擁有主權的海島的長期爭議。但分析人士認為,一次會晤不會顯著緩解兩國的摩擦,除非雙方能找到一個都能接受的妥協方案。

那麼,關係的改善對雙方都多重要呢?2012年9月,繼日本將存在爭議的海島——日本將其稱為尖閣列島,中國將其稱為釣魚島——國有化之後,兩國的緊張關係最終發展成了縱貫中國的反日浪潮。中國派出艦船和飛機在海島附近巡邏,則引發了日本方面的憤怒反應。雖然雙方均保持克制沒有交火,但還是發生了一些險情,今年早些時候,兩國的飛機在中國東海上空的距離一度只有30米之遙。

中國宣佈在中國東海上空設立“防空識別區”(Air Defense Identification Zone)後,包括美國在內的很多國家均為此舉感到驚愕,進入這個防空識別區的其他國家飛行器需自報身份。“很顯然,當時的兩國關係已經變得非常緊張了,因為中國國內的政治問題和反腐敗鬥爭的開展,這種緊張關係可能會持續下去。”沃頓商學院金融學教授弗蘭克林·艾倫(Franklin Allen)談到。“海島爭端成了最重要的事情。”

加速下跌

這些對抗加速了日本對中國外國直接投資(FDI)的下降,繼2013年投資額減少32.5%低至910億美元後,2014年上半年的投資額比去年同期再度減少了48.8%,低至240億美元。不過從長期來看,日本在中國新增投資的減少與領土爭端導致的緊張關係並不大,更多的是中國和日本的經濟形勢使然。

中國一直是日本重要的經濟和交易夥伴,現為日本最大的市場,並以其良好基礎設施成了日本的製造業基地。因為中國大陸擁有大量的自有資金,所以,中國過度建設的製造業部門已不再像以前一樣需要投入大量的新增資金了。與此同時,日本公司發現,因為工資和其他成本的上漲,中國作為製造業基地的吸引力也不如以前了。它們轉而將投資轉向了東南亞國家,以期從快速增長的新富群體的腰包中掙錢,儘管由10個基礎設施薄弱的國家構成的東盟(ASEAN)市場遠小於中國。

大部分專家都一致認為,日本和中國的分歧解決得越早越好。“兩國的政治關係現在處於最糟糕的時期,而且比任何人預料得都更糟。”早稻田大學亞洲太平洋研究科(Graduate School of Asia Pacific Studies at Waseda University)教授、早稻田大學現代中國研究所(Waseda Institute of Contemporary China Studies)主任天兒慧(Satoshi Amako)談到。

不過兩國關係確實有些改善的跡象。9月底,中國和日本在中國東部城市青島恢復了海事問題高層會談。這是自2012年5月以來兩國這種級別的首次雙邊會議。這次會議給緩和領土爭端導致的緊張關係以及安倍晉三和習近平之間的最終會晤帶來了希望。但這次會議結束後,兩國外交部分別發表聲明指出,雙方只是就中國東海問題交換了意見,並沒有透露詳細情況。

在此期間,9月底,日本向北京派出了一個由200多位商業領袖組建的代表團,該代表團在北京與中國副總理王岐山舉行了會談。王岐山對日本代表團談到,他希望早日重啟兩國高層經濟對話。“反腐敗運動後,習近平的領導地位得到了加強,他可以更自如地實施這一計畫了。”天兒慧談到。總理李克強和副主席李源潮以及副總理汪洋也會見了日本經濟代表團及官員。“高層希望讓日中經濟關係早日正常化。”天兒慧談到。“中國需要日本説明其振興區域經濟和緩解日益惡化的環境問題。”

至於說日本,商業領袖和日本貿易振興協會(Japan External Trade Organization,簡稱JETRO)的官員也多次表示了希望兩國關係得到改善的迫切願望。最近,安倍晉三反復談到,希望在APEC會議期間與習近平會晤。“為改善雙邊關係付出艱苦努力對兩個國家來說都是至關重要的。”安倍晉三最近表示。

中國專家、日本諮詢公司津上工作室(Tsugami Workshop)的總經理津上俊哉(Toshiya Tsugami)談到,這樣的會晤具有象徵意義,並不一定能為亞洲位列前兩名的經濟體的長期麻煩找到解決方案。“峰會不會一掃烏雲、陽光普照。”津上俊哉談到。“現在還很難說兩國關係是否會得到改善。”

從絲綢之路轉向

與此同時,日本公司則通過在東盟國家——尤其是印尼和緬甸——的投資擴張來彌補錯失的時機。日本貿易振興協會的資料顯示,2013年,日本向東盟的外國直接投資比前一年增長了121.3%,達到了236.1億美元。日本與東盟的貿易額2012年同比增長了4.9%,但2013年同比下降了11.2%。

相比之下,據日本貿易振興協會的資料顯示,日本和中國之間2012年的貿易總額卻下降了3.3%。兩國今年上半年的貿易總額比去年同期增長了4.4%。“我們認為,今年日本對中國出口有望實現三年來首度正增長,但不太可能回升至2013年領土爭端激化前的水準。”日本貿易振興協會中國和北亞研究部負責人箱崎大(Dai Hakozaki)談到。

日本國際合作銀行(Japan Bank for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對990多家日本公司關於外國直接投資的年度調查顯示,過去,中國被日本公司認為是最具前景的投資地點,但2013年,中國降到了第四位。印尼被視為未來3年最理想的外國直接投資地點,印度和泰國位列其後。

在2012年進行的一項調查中,中國曾位列第一,印度位居其後,印尼和泰國則分列第三、第四位。“中國從20年穩居第一的位置首次降到第四位的主要理由並不在於日益惡化的雙邊關係,而是因為中國國內市場不斷上漲的成本和競爭的加劇。”津上俊哉談到,他曾是日本經濟產業省(Ministry of Economy, Trade and Industry)的高級官員。“此外,人們對中國的經濟增長會放緩也越發感到擔心。”

這些調查表明,位列第二和第三的理由分別是,與其他公司的競爭日益加劇,以及日本自身的經濟增長緩慢。政治風險則位列第四位。日本貿易振興協會的箱崎大談到,日本貿易振興協會對4,500多家在中國和大洋洲的日本公司進行的調查顯示,各公司對在中國的業務展望有所改善。在2013年的調查中,日本在中國的公司準備在未來一兩年擴大規模的數量,從2012年的52.3%上升到了54.2%。可能會在未來一兩年縮小規模或撤回的公司數量從2012年的42%下降到了2013年的39.5%。

有些地區專家認為,日本將投資加速從中國轉向東盟和印度的主要原因是中國不斷上漲的勞動力成本。“日本(的投資轉移)有兩個驅動因素。一是與中國之間的地緣政治風險,我們都看到了2012年中國做出的反應。”新加坡IHS亞太首席經濟學家拉吉夫·比斯瓦斯(Rajiv Biswas)談到。“第二個因素是中國的工資成本不斷上漲。這就是日本公司將資金從中國抽回並尋求在其他地方投資的戰略理由。東盟是最有吸引力的地區,印度也一樣。”

他還補充談到,“日本的跨國公司可能會繼續將重心轉向東盟,其結果將是日本向東盟的直接投資會持續流入。東盟地區為日本企業提供了很多機會,不僅僅是因為東盟是個製造業中心,而且還因為這一地區龐大的人口和東盟最大經濟體中快速壯大的中產階級,這些經濟體包括印尼、菲律賓和越南。”

中國加一

不過對東盟國家來說,物流和其他支持性行業以及基礎設施要想趕上中國目前的水準還需要一段時間。從目前來看,中國仍將是日本企業的主要基地。“日本在中國的投資總額遠遠大於在東盟的投資。”津上俊哉談到。雖然日本可能將其投資方向轉向東盟,“但這種趨勢並不意味著日本會將其全部投資都轉向東盟……”

東京學習院大學(Gakushuin University)的經濟學教授和中國專家渡邊真理子(Mariko Watanabe)談到,“如果你看看廣州的汽車行業情況便會發現,那裡不但有日本主要汽車公司的生產基地,而且也有美國和歐洲的汽車製造商。那裡有為汽車製造商和汽車零部件製造商提供強大支援的產業。中國是個非常具有活力的市場。可如果你看看泰國的情況則會發現,那裡只有日本的汽車製造商。”

日本的公司並沒有逃離中國,而是採用“中國加一”(China Plus One)的策略對沖自己的風險,天兒慧談到。“沒人能否認中國是個龐大的市場,同時,中國也是日本經濟的一個主要支柱。但現在,日本公司認為,自己必須在中國以外擁有替代性基地,因為如果日本與中國斷絕了貿易和經濟關係,日本的經濟將遭受滅頂之災。”

比斯瓦斯認為,從長期來看,中國對日本將會變得更加重要。“但從近期來看,就像我們已經看到的,日本投資向東盟和南亞的轉移在未來幾年還會持續下去。流向中國的投資可能會再度增長,但這一趨勢還取決於政治局勢。中國的政治氣候是不確定的。所以,(投資)取決於地緣政治局勢的發展動態。”

大部分專家都認為,日本和中國之間不太可能爆發戰爭,但可能會有偶發事件。“在海島問題上雙方都很難做出讓步,這個問題延續的時間越長,越有可能發生某些事情。”艾倫談到。“有人可能會犯錯誤,也可能會發生墜機之類的事件。”

江原規由(Noriyoshi Ehara)對此表示同意。他是國際貿易投資研究所(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Trade and Investment)的首席經濟學家。“我們非常擔心會發生我們無法掌控的意外事件或錯誤。”所以,雙方現在身處局勢變幻莫測的困局之中。每一方都清楚自己需要另一方。“但即便是兩國最高層的會晤,也很難解決海島問題,因為兩個國家對海島都堅持自己的觀點。”

目前,最可行的方案是達成不涉及海島問題的默契,天兒慧談到。“中國方面可能會將海島視為一個懸疑問題,而日本方面則堅持自己在這一問題上的立場。”他在談到日本的立場時說,日本認為,這個問題是沒有爭議的,因為海島是由日本控制的。“中國不會採取行動接管海島,因為這麼做存在著日本的最大盟友美國介入其中的很高風險。”

如果沒有為了改善關係達成某種形式的互諒互讓,那麼,日本可能會繼續轉向東盟,這對日本經濟和中國經濟都是有害的,艾倫談到。“我對中日兩國的短期和中期關係感到悲觀。目前的局面很可能會延續5到10年的時間,日本向中國的投資還將繼續,但不會像以前增長那麼快。在未來5到10年裡,日本企業的多元化觸角會更多地伸向東盟和印度。”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日本和中國:最佳選擇是什麼?."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05 十一月, 2014]. Web. [24 August, 2019]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7904/>

APA

日本和中國:最佳選擇是什麼?.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4, 十一月 05).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7904/

Chicago

"日本和中國:最佳選擇是什麼?" China Knowledge@Wharton, [十一月 05, 2014].
Accessed [August 24, 2019].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7904/]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