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服務業從此走向何方

在《銀行業新時代:戰後風景》( A New Era in Banking: The Landscape After the Battle)一書中,安格爾·貝格斯(Angel Berges)、莫羅·F.紀廉(Mauro F. Guillén)、胡安·佩德羅·莫里諾(Juan Pedro Moreno)和埃米利奧·翁蒂維羅斯(Emilio Ontiveros)檢視了銀行業繼始於2007年的那場金融危機之後面臨的機會和挑戰。以下評述探討了本書對銀行業領導者的啟發。

最近,沃頓知識線上也獲得了一個與紀廉和莫里諾交流其新作的機會。

“總體而言,金融部門,尤其是銀行業,將再也不一樣了。”《銀行業新時代:戰後風景》一書認為。本書的作者為馬德里自治大學(Universidad Autonoma, Madrid)金融和國際管理學教授和AFI-Escuela de Finanza金融學教授安格爾·貝格斯;沃頓商學院國際管理學教授和賓夕法尼亞大學約瑟夫·H.勞德管理與國際研究所(Joseph H. Lauder Institute)主任莫羅·F.紀廉;埃森哲諮詢公司(Accenture)全球銀行業業務常務董事胡安•佩德羅•莫里諾,以及馬德里自治大學經濟和商業管理學教授埃米利奧·翁蒂維羅斯。他們在書中談到了那場災難性的金融危機對這一行業的影響,那場始於2007年的危機最終摧毀了西方世界的金融體系。

2010年,彭博新聞社(Bloomberg News)的一個記者團隊估計,為消解這場危機,美國納稅人的支出總額和支出承諾的資金達12.8萬億美元,幾乎相當於美國一年的國內生產總值。影響力巨大的美國央行聯邦儲備銀行(The Federal Reserve Bank)沒有提供支出細節,儘管經過了三次法庭裁決,但美聯儲依舊拒絕提供支出細節,並認為,公佈細節會加劇這場危機。

這場危機——以及引發危機的欺騙行為——迫使美國納稅人承擔了救助金融體系和其他大型金融機構的風險。本書的作者寫到,由此帶來的恐慌和憤怒導致公眾喪失了對銀行的信任,同時讓決策者和監管者喪失了信譽。

“很多人就此認為,銀行不再是管理風險的機構,而是製造並放大風險的實體。”本書的作者寫道。

然而,雖然這場危機給美國和西歐帶來了極其惡劣的影響,但消息也不完全是災難性的。隨著時間的延續,拉美和亞洲的銀行將能從人口的增長和技術的進步中獲益,從而,改變銀行業的基本結構。一度是全球借款者的新興經濟體將會逐漸成為資金出借人。

在本書中,作者闡釋了自金融危機爆發以及銀行系統趨於穩定之後,競爭的性質對銀行業格局的改變過程。舉例來說,因為發達國家銀行過多,所以,銀行的過度競爭(overbanking)會迫使銀行從規模和複雜性方面產生分化。為了確保自身的穩定和持續發展,銀行必須將盈利能力較低的資產和經營品種剝離,

現在,在新興市場中,銀行業的增長是靠年輕客戶推動的,本書的作者談到,他們不那麼信任銀行,而是更相信技術。甚至在這場金融危機之前,客戶的忠誠度,尤其是年輕人的忠誠度就已經很低了。技術將使競爭變得更靈活,並讓人們在銀行之間轉換變得更容易。“關係”銀行業務(relationship banking)這一銀行業的傳統形式,將逐漸被根據客戶的資料驅動資訊開展的業務取代。

說到其他技術,作者認為,新興市場的銀行業會以新技術跳過增長緩慢的傳統方法。這些新技術會降低客戶的忠誠度,但快速、便利而且實用。此外,銀行還必須考慮到利益相關者群體的需求。只考慮股東價值是不夠的,客戶將要求銀行考慮到員工、供應商、慈善機構以及其他群體的訴求,以促進銀行創造價值。考慮到金融危機、人們對高管薪酬過高的認識以及公司治理的缺失,這會成為一個更加受人關注的議題。

作者在書中提出了一長串實用策略清單,發達國家的銀行和金融機構可以將其當作發展指南,其中包括制訂可重建客戶的忠誠和信任的政策,創建利益相關者體系,提高公司透明度,特別是大銀行,應該建立全面的公司治理體系。此外,他們還為讓公眾和政府改變對銀行家的不良印象——濫用自己的金融特權、享受特別待遇、毫無愧疚地讓納稅人買單——提出了建議。

另外,作者在書中還提出了同樣令人印象深刻的解決方案,比如,發達國家可以利用自己發展快速的移動性和連通性等技術,減少客戶對實體銀行的依賴,弱化他們為了效率轉換銀行的偏好。這些建議的核心是智慧手機的應用,客戶可以用智慧手機獲取資訊、搜索資訊、完成零售交易、支付帳單等,智慧手機的這些功能也是年輕一代希望使用的功能,而且也是他們通常更有優勢的環節。

大衰退的影響

毫無疑問,2008年的“大衰退”(Great Recession)是20世紀30年代的“大蕭條”(Great Depression)以來西方世界遭遇的最嚴重危機。金融部門幾近徹底崩潰。“掠奪性貸款”(predatory lending)(指以不瞭解信貸市場,且信用記錄較低的購房者或借款者為目標的誤導性或欺詐性的貸款行為。——譯者注)的一個後果是,眾多房主深受喪失抵押品贖回權之苦,很多人索性放棄償付抵押貸款一走了之,大量住房大幅貶值,甚至低於抵押貸款的價值。成千上萬的投資者在股票市場的投資損失慘重,還有一些人在複雜金融工具上的投資變得一文不值。

但是,在危機爆發之前就已經出現大量金融醜聞了。舉例來說,20世紀80年代,解除對儲貸(Savings & Loans)行業的管制,讓它們擁有了銀行的權勢,卻沒有受到銀行那樣的監管。很多儲貸機構也被人稱為“竊賊”,他們將短期借款用於發放長期貸款,這就意味著儲戶可能無法收回資金。儲貸危機過後,4,000個儲貸機構中大約有750個機構最終被關閉,為了救助這些“竊賊”,納稅人損失了1,240多億美元。

同一時期,投資機構參與了“杠杆收購”(LBO)交易,這種交易是指小公司利用高收益債券——亦即人們所知的“垃圾債券”——收購大公司。債務用被收購公司的資產償付。以這種方式被收購的公司的資產常常喪失殆盡,之後,它們會被出售,這時候,它們不過僅僅是個空殼而已。

案值最大的杠杆收購案例是1988年雷諾茲-納貝斯克公司(RJR Nabisco)收購案。這宗杠杆收購由雷諾茲-納貝斯克公司的高管發起,他們建議將公司私有化。其他收購方迅速介入。KKR公司(Kohlberg, Kravis Roberts & Co)最終以250億美元成功收購雷諾茲-納貝斯克公司,就此,這場收購大戰宣告結束。這是當時最大一宗杠杆收購案,但也只是20世紀80年代杠杆收購盛行期間的幾宗收購案之一。

即便在“大衰退”導致的動盪已趨於穩定的現在,有問題的實踐還在繼續。其中之一就是“影子銀行”(shadow banking)。這是一些從事資金借貸業務但不受監管的金融機構。其中包括對沖基金、私募股權基金、特別目標實體(special purpose entities)、資產擔保商業票據以及其他結構性投資工具。2013年的一篇學術論文指出,2007年,世界11國最大影子銀行的總資產高達50萬億美元。即便經歷了金融危機之後,影子銀行在2012年的總資產依然超過100萬億美元。風險也隨之成倍增加。

最新的風險源是“高頻交易”(high-frequency trading)。這種頗有爭議的金融工具——利用機器程式進行交易的系統——是些複雜演算法,可利用電腦和微波中繼站獲取零點幾秒時間內的差價,每天可執行數百萬筆交易。據估計,市場交易量的大約一半都是高頻交易。

為了改善銀行體系,貝格斯、紀廉、莫里諾和翁蒂維羅斯將會在未來的研究中繼續對這些風險——過去以及現在的風險——予以關注。在闡釋如果通過速度和技術改善全球金融體系方面,他們已經做出了出色的工作。他們還將關注我們將來會面對的風險,那些風險將持續存在。本書的作者對銀行業新時代的到來提出了自己的預測。我們的生活會在那個時代的大部分時間裡得到改善,但是,如果我們沒有開發出監管這一體系新方法,我們就會始終面臨遭受損失的危險,而金融機構則可從中漁利。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金融服務業從此走向何方."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19 September, 2014]. Web. [22 July, 2018]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7824/>

APA

金融服務業從此走向何方.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4, September 19).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7824/

Chicago

"金融服務業從此走向何方" China Knowledge@Wharton, [September 19, 2014].
Accessed [July 22, 2018].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7824/]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參與討論

目前尚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