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浪费”和“零填埋”现已成为可行目标

讓幾乎所有物質從垃圾填埋場和垃圾焚化爐轉道的攻勢在歐洲表現得最猛,但在美國也找到了立足點。“零浪費”(zero waste)(也稱為“零廢棄”、“零垃圾”)的目標已越發得到進步社區和看重將廢物流轉變成利潤流價值的公司的認同。美國各州和地方頒佈的70多項“延伸生產者責任”(extended producer responsibility,簡稱EPR)法規,加之企業的支援,美國企業正在成為減少廢物運動的參與者。

歐洲在零浪費方面的成就雄冠全球。那裡的有些城市早就走上了保護和回收以前常常丟棄到垃圾填埋場和垃圾焚化爐的資源、不填埋和焚燒任何廢物的道路——這就是有關這一議題的國際聯盟創立的“零浪費”概念。

舉例來說,義大利的卡潘諾裡市(Capannori)就從將以前的“垃圾”賣給回收工廠賺到了足夠多的錢,他們靠這個零浪費計畫(現在的垃圾轉化率已超過80%)已經實現了自給自足,2009年,這一計畫甚至讓當地政府節約了270萬美元。該城市已將節約的資金再投資於減少垃圾的後續行動。

到2020年,卡潘諾裡有望達到零浪費的目標,這也是歐盟設立的總體目標。2012年,歐盟委員會和歐洲議會表達了他們的雄心:“到2020年,廢物會被當作一種資源得到管理。人均廢物量將絕對下降。”這一目標是個巨大的挑戰,尤其是考慮到歐洲的經濟衰退時。據由各個團體和政府機構構成的非盈利性聯盟“零浪費歐洲”(Zero Waste Europe)的資料,2011年,歐盟國家仍在填埋或焚燒60%的垃圾,再迴圈利用和製成肥料的比例只有40%。因此,他們離最終目標的距離還很遠,不過已經好於美國的情況了。

另一個零浪費的早期先鋒是新西蘭。正如保羅·康內特(Paul Connett)在《零浪費解決方案》(The Zero Waste Solution)一書中指出的,到2005年年初,這個國家約有72%的地方政府都設定了不填埋目標,2008年,不填埋被當作了全國目標。新西蘭的行動勢頭後來有所減弱,不過仍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其中包括奧波蒂基區(Opotiki District)高達90%的垃圾轉化率。

美國民間取得的進步

美國環保署(EPA)的資料顯示,2011年,美國城市固體垃圾的回收率僅為35%,雖然比1960年6%的回收率已有顯著提高,但仍然遠遠落後於其他國家。事實上,伊莉莎白·羅伊特(Elizabeth Royte)在《垃圾場》(Garbage Land)一書中指出,美國“人均扔掉的垃圾量比世界上的任何國家都多,是挪威奧斯陸人均垃圾量的2.5倍。”每人每天扔掉的垃圾重量的最新數字為4.4磅(其中的1.53磅得到了回收或製成了堆肥)。

不過實現零浪費的目標已經成了國民言談的一個話題,並得到了美國企業界的認同,他們的熱情在10年前是不可想像的。正如“全球環境領導力計畫”(Initiative for Global Environmental Leadership,簡稱IGEL)在最近發佈的報告《綠色體育運動》(Green Sports Movement)中指出的,職業聯盟球隊和大學聯盟球隊以高度的熱情對零浪費理念表示了支持,很多球隊已經取得了垃圾高轉化率的成績。

從很大程度上來說,美國的零浪費實踐是由各地區、各州和私營計畫推動的,其中也包括強大企業的參與,這一實踐並沒有從華盛頓得到任何具體支援。在加利福尼亞州,全州性的綜合廢物管理委員會(Integrated Waste Management Board)已設定了一個零浪費目標,聖克魯茲(Santa Cruz)、德諾特(Del Norte)、聖路易斯奧比斯波(San Luis Obispo)和聖地牙哥(San Diego)縣等縣也制訂了自己的零浪費目標。加利福尼亞州投票贊成零浪費目標的城市包括三藩市、伯克利和帕洛阿爾托(Palo Alto)。德克薩斯州的奧斯丁和聖安東尼奧市,紐約市和西雅圖也是所在州的領導者。

三藩市進行了一項有趣的實例研究,因為已與員工所有、在本地運營的廢物管理公司Recology達成了夥伴關係,所以,該城市將力爭在2020年成為美國第一個零浪費的城市。

直到最近的1989年,三藩市90%的垃圾的最後歸宿還是垃圾填埋場(每年約有90萬噸)。但現在,這一比例已經近乎倒轉了。該城市的垃圾流得到重新應用的廢物包括:易開罐——被壓縮後打包,可作為製作更多鋁質易開罐的原材料;用過的建築材料——重新使用在新建築中;食物廢料和園藝垃圾(每天約有400噸)——轉變成堆肥。

在三藩市的某些社區,如果居民一個月內有一周不需清運垃圾桶,他們每月的垃圾清運費可得到10%的折扣。如果他們一個月有兩周不需清運垃圾筒,那麼,他們的垃圾清運費就可以得到20%的折扣。企業可以進行“垃圾審計”(waste audits)(意指對垃圾的數量和種類進行正式審計),家庭可與垃圾清運機構約定時間面談減少垃圾流的問題。

“80%的轉化率讓我們頗感自豪,這個轉化率是這個國家裡最高的,當然也是北美轉化率最高的城市。” 市長李孟賢(Ed Lee)對公共廣播公司(PBS)談到。“不過我們不會滿足於這個成績,我們希望達到100%零浪費,那才是我們的目標。”

IBM公司“下一代計算研究”(Next Generation Computing Research)項目的工程師希瑟·阿基里斯(Heather Achilles)談到,“城市擁有大量與垃圾清運相關的資料,其中包括垃圾清運帳單、垃圾清運卡車線路、收集垃圾的頻度以及垃圾箱裡都有什麼東西等。問題在於現在還沒有標準,所以,很難將資訊彙集到一起用來做出更好的決策——比如,如果垃圾箱只有半箱垃圾,那麼,可能一周只需清運一次即可,而不是兩次。我們的軟體可以將來自各種管道的資料引入IBM公司的‘智慧城市’(Smarter Cities)計算平臺,很多城市已在使用這一平臺。經過對這些資料的分析後,其結果可以供那些將零浪費設定為目標的城市啟動試點計畫。”

很多城市會進行年度垃圾清查,這就是“垃圾審計”,阿基里斯談到,但是,他們並沒有充分利用來自垃圾審計的資訊。“我們可以利用那些資料為他們提供垃圾分類細目,從而説明他們確定哪些垃圾流可以而且應該得到轉化——比如說,如果能收集得夠多,鋁廢料就很有價值。”愛荷華州的迪比克(Dubuque)也在與IBM公司就更有效的垃圾管理展開合作。

據地方自立研究所(Institute for Local Self-Reliance)的資料,大約30年前,“很多固體廢物規劃師認為,城市垃圾流可得到回收利用的比例不會超過15%到20%。可今天,大量社區的這一比例都超過了50%,此外,寫字樓、學校、醫院、餐館和超市等很多組織——既有公共部門,也有私營部門——的這一比例已接近90%甚至更高。”

公司對零浪費理念的日趨認同令人印象深刻。在歐洲、加拿大、日本、以色列和中國得到迅速發展的零浪費實踐,在美國卻受到了商業遊說團體的阻礙,不過隨著公司認識到廢物可帶來收入,隨著公司開始設定富有雄心的垃圾減少目標,遊說團體的反抗正在受到衝擊。

有些企業提出了引人注目的零浪費主張。通用汽車公司(General Motors)在全球各地擁有110個無填埋垃圾設施,這些設施產生的97%的廢物可得到回收再利用——3%的垃圾轉變成能源,但這是某些零浪費方針不認可的一種處理方式。該公司設在紐約州羅徹斯特市(Rochester)的第109個設施,為了找到可將一種非常難以處理的油泥迴圈利用的方法,通用汽車公司在4年的時間裡進行了7次試驗。該公司於2013年12月宣佈,第110個無填埋垃圾設施是通用汽車公司設在底特律、擁有1.2名員工、占地550萬平方英尺的公司總部。

其他汽車製造商同樣不甘落後。福特環境品質辦公室(Ford Environmental Quality Office)的安迪·霍布斯(Andy Hobbs)談到,公司設在全球各地的14個工廠都實現了垃圾“零填埋”(nil to landfill)。2012年,福特汽車公司在北美地區回收了586,000噸廢金屬,並從中創造了2.25億美元的收入。本田汽車公司(Honda)在美國的14間工廠也都實現了垃圾零填埋。

加利福尼亞州的內華達山脈釀造公司(Sierra Nevada Brewing Company),就是廢物處理取得重要成果的企業之一,該公司利用“閉合回路”(closed-loop)的方法,將本來會送到垃圾填埋場、垃圾焚化爐和其他地方的垃圾實現了99.8%的回收率。幫助內華達山脈釀造公司取得這一成績的有很多措施,其中包括減少包裝物,並確保包裝物可回收,捕獲並重複使用二氧化碳(比如,強化罐體的密封性),注重運輸過程,並將發酵過程中產生的幾乎所有固體廢物回收或者製作成堆肥。

美國零浪費商務委員會(U.S. Zero Waste Business Council,簡稱USZWBC)的創辦會員包括洛杉磯市、奧斯丁資源回收(Austin Resource Recovery)(到2040年或之前達到減少90%垃圾的目標)、迪士尼公司(Walt Disney Company)(該公司將零浪費稱為一次“旅行”)、雷聲公司(Raytheon)、地球友好產品(Earth Friendly Products)和美國甘草糖公司(American Licorice Company)等組織。

2013年3月,美國零浪費商務委員會為全食公司(Whole Foods)頒發了零浪費企業資格證書,以表彰該公司在聖地牙哥縣三家商店取得的成績。這些商店將本來會送到垃圾填埋場、垃圾焚化爐和其他地方的垃圾實現了90%的回收率,並因為榮獲“銅牌獎”。內華達山脈釀造公司則是首家達到最高回收水準並獲得“白金獎”的企業。

零浪費可能嗎?

很多專家認為,讓美國所有的垃圾從垃圾填埋場轉道是可能的。不過這樣的零浪費目標需要製造商、聯邦政府、非營利性部門、各州和各市以及消費者達成全國性的共識。

“是的,零浪費是可能的,但是,我並不認為這個目標很有希望實現。”賓夕法尼亞大學地質和環境科學系教授羅伯特·基格蓋克(Robert Giegengack)談到。“(零浪費)並不是個新想法——一千年來,這都是自給自足農業社會的特點;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人們追求的目標,最近30年左右以來,這個想法又復活了——我們在完成這個目標方面一直在進步。人們在協同完成這個共同目標,尤其是在食品廢物方面。”

基格蓋克還談到,從很多方面來說,人們對垃圾填埋場的依賴,是二戰以後美國轉向“一次性用品社會”(disposable society)出現的現象。

因為垃圾流可轉變成企業和城市的收入流,所以,高轉化率——甚至零浪費——已經成了越發普遍的一項實踐。盧比孔全球(Rubicon Global)、特拉迴圈(Terracycle)和Heritage Interactive等公司的首要原則就是將各種材料再次利用,並讓它們遠離垃圾填埋場。

“零浪費是絕對可以實現的。”盧比孔全球的共同創始人和首席執行官內特·莫里斯(Nate Morris)談到,該公司為7-Eleven和韋格曼斯食品超市(Wegmans)等企業提供服務。舉例來說,韋格曼斯食品超市的舊工作服就被轉變成了汽車隔音材料。“減少垃圾是最容易取得的成果,而且對環保的影響比安裝太陽能電池板或者讓車隊改用生物柴油更顯著。今天,80%到90%的垃圾都是可以轉化的。”

設在俄勒岡州的零浪費聯盟(Zero Waste Alliance,簡稱ZWA)稱,“沒有垃圾、沒有有毒污染物的未來不只是個夢想,而且還是必要的。”該組織認為,“垃圾會降低企業的效率,而且會損害社區的活力。”零浪費聯盟為企業提供的諮詢服務包括“籌畫”垃圾流,確定垃圾數量、構成和來源,並為企業尋找將可以再利用的東西轉變成收入流的機會。比如說,如果你的組織想把垃圾流轉變成堆肥,當地有接受那些垃圾的設施嗎?

“美國零浪費”(Zero Waste America)創始人林恩·蘭德斯(Lynn Landes)談到,“在目前的條件下,實現零浪費是可能的。我們也必須那麼做,所以,我們不能再焚燒或者填埋垃圾了,我們不應該再考慮垃圾填埋場和垃圾焚化爐這樣的選項了。零浪費是我們管理資源的唯一可行方式——也是將製造和生產的危害減少到最低限度的唯一可行方式。”

聯邦政府已經將零浪費納入了自己的視線。美國環保署固體廢棄物和應急反應辦公室(Office of Solid Waste and Emergency Response)行政助理瑪蒂·斯坦尼斯洛斯(Mathy Stanislaus)談到,“這個話題已在州、地方政府和企業界等所有層面展開了討論。我們看到了將本來會丟棄到垃圾填埋場的垃圾重新利用以及改做他用的大趨勢。雖然我們還不能確定到底有多少公司和組織在切實奉行零浪費政策,但很多企業已在盡可能重複利用廢物。”

斯坦尼斯洛斯談到,美國環保署通過表彰那些自願達到一定回收率——而且確實完成了這些目標——的公司而“推動了這一市場”。面對追求零浪費的利益相關者,該機構可提供科學情報和風險分析。“我們正在簡化規章,以便促進垃圾回收領域的創新。我們為廢物回收再利用的製造商提供了更多的明確政策。”

美國環保署確信,(垃圾的)回收利用有益於經濟發展。“如果你回收一頓垃圾而不是把它們丟棄到垃圾填埋場,那麼,你就能額外獲得101美元的收益。”斯坦尼斯洛斯談到。“(這種處理方式)會增加薪資支出,但(垃圾的)轉向則能將銷售收入提高135美元。”他還談到,垃圾流中蘊藏著財富,一公噸的廢棄手機中有6.6磅銀、超過0.5磅的金以及近0.3磅的白金。消除垃圾填埋場“是個我們矢志追求的目標。如果垃圾的歸宿就是垃圾填埋場,那就意味著我們沒有很好地管理它們。”

2013年7月,沃頓商學院讓人力資源年度會議的午餐成了首個零浪費活動。“沃頓活動”(Wharton Operations)可持續發展副總監拉斐爾·德·盧娜三世(Rafael de Luna III)談到,午餐使用的盤子和餐具是可製作成堆肥的材料,所有的垃圾箱均貼有說明,而且五個垃圾箱中的三個還有志願監督員確保垃圾投放正確。事實表明,採用預先警告的措施是至關重要的。“有監督員的垃圾箱沒有垃圾混雜的現象。”德·盧娜談到。“而沒人監督的垃圾箱則出現了將非可降解用品混雜投放的現象,這些垃圾最後只能被當作廢物扔掉了。”

沃頓商學院在零浪費活動中的垃圾轉化率介於75%和90%之間。該學院每年平均舉辦1.5萬場活動,其中的很多活動都提供食品(食品垃圾的數量占該學院垃圾流的近一半),現在,很多活動策劃者都在與“沃頓活動”展開合作,以便使其成為零浪費活動。“我找到‘沃頓活動’的特殊活動經理艾米·瑞茜(Amy Reese),請她安排我們與餐飲供應商的會面。”德·盧娜談到。“我們向他們解釋了我們正在做的工作,並告訴他們,我們希望把活動辦成零浪費的活動。當然,我們覺得離自己可以實現的零浪費目標還很遠,不過現在,我們每週都會要求人們為此努力。”

沃頓商學院是賓夕法尼亞大學首個施行垃圾流審計的學院,起初,只對教學樓和一間自助餐廳進行垃圾流審計。現在,也就是這項實踐開展的第四年,垃圾流審計的範圍已經擴大到了沃頓商學院的另一幢大樓,賓夕法尼亞大學的其他學院也在針對自己的大樓進行同樣的審計。除了食物垃圾以外,最多的垃圾是塑膠(11%)和泡沫聚苯乙烯餐盒(10%),這表明人們消費的外賣食品很多。各種紙張垃圾占18%。德·盧娜談到,一次活動完成後,他發現“有200磅完好狀態的食品被扔掉了”,該大學目前正在採取將這種垃圾減少到最低限度的措施。

賓夕法尼亞大學環境可持續發展總監丹·加羅法洛(Dan Garofalo)認為,零浪費之路可能會崎嶇不平。“雖然我們的傳統性回收利用工作已經走上正軌,但食物垃圾目前對我們而言確實是個挑戰。”不過賓夕法尼亞大學已經提出了一套全面解決方案——從2010年開始,該大學每週會將4噸有機垃圾送到特拉華州的威明頓有機迴圈中心(Wilmington Organic Recycling Center),該中心是東海岸最大的堆肥設施。

“從理論上來說,(垃圾投放方法)已經相當清楚了。”加羅法洛談到。“學生把殘餘食物倒進堆肥垃圾箱,把食物包裝材料扔進其他垃圾箱,垃圾管理機構每週兩次來清運這些垃圾。可讓人遺憾的是,結果並非如此。”加羅法洛談到,他在抽查時發現,(堆肥)垃圾箱到了該清運的時候往往是空的,儘管制度已經就位,可流動率很高的廚房工作人員卻沒有很好地理解。“後來這個工作暫停了,因為出問題的時候沒有反饋回路報告發生的情況。”為此,學校設施管理部門和餐廳員工利用寒假時間將這一制度共同拉回了正軌——首先推出了一個讓餐廳所有員工和自助餐廳經理人參加的培訓項目,之後,實施了一個定期檢查、品質控制計畫。

在這所大學,把垃圾用於製作堆肥是個試錯過程,就地處理的早期嘗試最後以失敗告終(部分原因在於校內很難找到可使用堆肥的地方)。加羅法洛談到,現在,學校已採用BiobiNs(可直譯為“生物垃圾箱”)(根據澳大利亞一家公司的設計授權在當地製作的一種垃圾箱)將有機垃圾在清運前以有氧、無味狀態存儲。

該大學利用帶有垃圾壓緊裝置的垃圾車早晨清運城市固體垃圾,下午再將這些垃圾回收。“我對垃圾可以得到真正的回收利用充滿信心。”加羅法洛談到。與此同時,該大學的採購部門在減少辦公用品包裝和其他專案上的“工作也非常出色”。通過與顧問機構的合作,一個印表機管理專案已大大減少了校園的紙張浪費。

通過一個名為“重新考慮你的足跡”(Rethink Your Footprint)的計畫,學生們也參加了這個運動,該計畫的工作包括分發可重複使用的水瓶和咖啡杯等。作為這個運動的一部分,學生“生態代表”(Eco Reps)組織了一場“迷你垃圾箱”挑戰賽。在賓夕法尼亞大學舉辦的零浪費QuakerFest 2013(工作人員均為學生志願者)活動中,1,400名活動參加者產生的600磅垃圾得到了回收,只有37磅垃圾最後被送進了垃圾填埋場。

如果將建築垃圾的回收也算在內,該大學的垃圾總體回收率為50%。每年送往垃圾填埋場的人均垃圾量減少了2%。賓夕法尼亞大學還沒有設定零浪費目標,不過它正在向那個方向行進。

延伸生產者責任

1990年,當“綠點標誌”(Der Grüne Punkt)計畫在德國率先實施後,零浪費實踐得到了巨大的飛躍。這個計畫使在翌年通過的全國性嚴格包裝法變得切實可行了,該法是為了應對不斷發展的垃圾填埋危機而頒佈實施的。這項法律要求企業要麼回收自己的包裝物,要麼繳付許可費(這種可能性大得多),通過雙向系統股份公司(Duales System Holding)推出的一個計畫回收包裝物。到1993年,已有1.2萬家公司(其中包括在本土包裝過度的美國企業的分支機搆)成為綠點計畫的成員。如果包裝上貼有綠點標籤(現已在28個國家得到推廣),這樣的包裝物就可以直接扔進家庭垃圾箱(完善的回收利用計畫也已同步建立)。

綠點計畫為企業減少包裝物帶來了強大的刺激,名為“延伸生產者責任”的制度在整個歐洲和加拿大、日本、以色列、巴西和其他國家得到普遍推行後發生的情形也如出一轍。產品監管學會(Product Stewardship Institute,簡稱PSI)的首席執行官斯科特·卡塞爾(Scott Cassel)談到,“單單在歐洲,就已有30多項延伸生產者責任包裝法,其中的很多法規已經實施了20多年。” 產品監管學會是美國一家專注於可持續垃圾流全程管理的組織。

20世紀90年代,生產者責任延伸還處於美國的視線之外,只有幾個堅定的擁護者希望取得德國那個計畫取得的成功。INFORM的貝蒂·菲什拜因(Bette Fishbein)就是一位先鋒人物,他在2000年寫道:“因為決定如何設計產品的是生產者,所以,為企業提供直接經濟刺激看起來是(減少垃圾)最有效、最高效的策略。”

產品監管學會一直在努力改變美國的現狀。從1993年到2000年任職麻塞諸塞州垃圾規劃總監的卡塞爾談到,“我得出的結論是,州垃圾管理計畫的一個重大障礙是資金問題——也就是說,這個系統沒有足夠的資金。所以,我決定創建一個旨在將生產者責任延伸理念引入美國的機構。”2000年,產品監管學會就此誕生,該學會是他與麻塞諸塞州合作建立的一個機構。該機構當年舉辦的首個論壇,讓來自20個州的100位政府官員聚集一堂。

卡塞爾談到,現在,32個州已至少有一項生產者責任延伸法規,頒佈實施的“生產者付費”的規章已超過76個。單單在2013年,就有9個州和地方的立法議案變成了法律。針對電器的生產者責任延伸計畫在州和地方層面也在不斷發展。已經頒佈實施這類法規的州超過了25個,亞洲對電器進行不安全拆解的可怕景象對各州出臺相關法規均產生了影響。

目前,康乃狄格州正在與產品監管學會合作,將通過該州的環境保護機構出臺產品管理政策。2013年年底宣佈的初步重點,是地毯、電池、包裝物、農藥和化肥。“從廢棄物中回收材料有助於環境保護、創造就業機會和促進經濟發展。”康涅狄格能源環境部(Connecticut Department of Energy and the Environment)前專員丹尼爾·埃斯蒂(Daniel Esty)談到。

但聯邦立法的前景依然並不明朗,儘管已對針對製藥和電器行業的立法提案表現出了立法興趣。“在接下來的5年裡,我希望這一理念在國家層面也能變得更為普及。”卡塞爾談到。“用單一一個生產者責任延伸政策來覆蓋所有的州是更加有效的手段。”

如今,北美雀巢飲用水公司(Nestlé Waters North America)等公司已對生產者責任延伸的理念表現出了熱情。“我們看到了生產者責任延伸理念的潛力,我們對美國的廢物回收利用前景非常樂觀。”北美雀巢飲用水公司前董事長和首席執行官金·傑佛瑞(Kim Jeffrey)談到。

如果整個行業表示認同,那麼,生產者責任延伸法規就能得到更快的頒佈實施。塗料行業已通過美國塗料協會(American Coatings Association,簡稱ACA)簽署了一項由產品監管學會發起的行動計畫,該行動計畫的目的是處理7,500萬加侖的剩餘塗料,每年產生的這些價值達5億美元的剩餘塗料最終的歸宿往往是垃圾填埋場和垃圾焚化爐。市政部門處理每加侖消費者沒用過的塗料平均耗資8美元。2009年,俄勒岡州頒佈實施了第一個州法律——生產商要為收集和處理廢棄塗料負責,不過卡塞爾還談到,另有7個到10個州也會頒佈類似的法規,(包括俄勒岡州在內的)7個州已經擁有了這類法規。

不過前進的道路並不是總是那麼順暢——2012年,美國塗料協會狀告加利福尼亞州環境保護機構,指控該機構在貫徹實施塗料生產者責任延伸規章時要求提供的資料過多,指責他們的行為過頭。美國塗料協會負責政府事務的副會長愛麗森·基恩(Alison Keane)談到,該州的計畫得到了法庭的支持,不過他們正在上訴。“我們希望法規寬鬆些,因為目前的法規中有些不必要的繁複負擔。”她談到。“不過我們絕對支援生產者責任延伸法規的實施,同時,隨著這場官司的進展,加利福尼亞州的這個計畫也在不斷發展。”

卡塞爾談到,零浪費“是個理念,也是個動力——是我們都想看到的結果。因為我們要呼吸、要生活,所以,垃圾永遠是無法避免的,因此,達致零浪費永遠都是我們的目標。”

好消息是,我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接近這一目標了,同時,有越來越多的支持者大膽預測,這個目標是可以實現的。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零浪费”和“零填埋”现已成为可行目标."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16 July, 2014]. Web. [21 September,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7606/>

APA

“零浪费”和“零填埋”现已成为可行目标.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4, July 16).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7606/

Chicago

"“零浪费”和“零填埋”现已成为可行目标" China Knowledge@Wharton, [July 16, 2014].
Accessed [September 21,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7606/]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參與討論

目前尚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