邁克爾•路易斯談股票市場操縱和華爾街的英雄

在其名為《快閃小子:華爾街起義》(Flash Boys: A Wall Street Revolt)的新作中,Flash-boys-1024x440暢銷書作家邁克爾·路易斯(Michael Lewis)講述了這樣一群人的故事,他們每個人都獨自發現了美國的股票市場一直被人操縱的事實,隨後,他們聯合了起來,要一起對此做些事情。在接受沃頓商學院金融學教授、《股票——長線法寶》(Stocks for the Long Run)一書的作者傑瑞米·西格爾(Jeremy Siegel)的訪談時,路易斯談到了“根植於股票市場的系統性隱秘行動”,解釋了為什麼他認為是華爾街的那些人在縱容這些行為,並指明了誰才是真英雄。

以下即為本次訪談經過編輯的文字版。

傑瑞米·西格爾:在本書的第232頁,你這樣寫道:“從根本上來說,股票市場是被人操縱的。這個全球資本主義的象徵只是一場騙局。”哇,這可是措辭強烈的表述。人們很可能會以多種方式誤讀這個表述。首先,我要說的是,我對你有關“高頻交易”(high-frequency trading)的很多觀點都是認同的。的確,我們必須讓監管者抬起屁股對此做些事情。可是,你不認為這樣的語彙會把那些在股票市場進行正當投資的人嚇跑嗎?

邁克爾·路易斯:我覺得我寫的任何詞語都沒有高頻交易者幹的事情以及交易所與他們的合謀可怕。在之前的231頁,我都寫的都是一個人對股票市場的調查,當我寫第232頁那段話的時候,我是以那個人的視角來表述的。那是他的觀點。當人們閱讀本書並看到他揭示的事實時,很多人都會得出同樣的結論。我那麼說並不意味著你不應該在股票市場投資,並不意味著你在股票市場投資不會有好結果。“操縱”是對這種行為的公允表述。他們的行為恰好符合“操縱”一詞的內涵。不但我認為這是一種公允的表述,布拉德·勝山(Brad Katsuyama)也認為如此。

西格爾:他的確很棒。我在美國全國廣播公司財經頻道(CNBC)的節目上看到過他,我很欣賞IEX(投資者交易所)……有幾個人給我發電子郵件說:“傑瑞米,如果邁克爾是對的,那是不是意味著我不應該再留在股票市場了?”我知道你並不是這個意思。你的意思是說,那是一種“搶帽子”(scalp)行為,是一種我們本可以去除的成本,或者說我們的交易中本不該有這種行為。這麼說是不是更準確些?

路易斯:是的。我的意思並不是說人們應該脫離股票市場,而是說市場中有一種我們應該取締的系統性搶帽子行為。在從事搶帽子交易的人的角度來看,那是一種操縱遊戲,作為一名高頻交易者,你一天可以(交易)1,000次,而且永遠不會虧錢……

當然,我的意思……並不是說你不應該在股票市場投資,也不是說我不會在股票市場投資。我知道這件事之後,我並沒有改變自己的投資行為,只是這件事讓我感到非常氣憤……

西格爾:你在本書中也確實寫到,這種搶帽子行為的規模到底怎樣非常難以估算……有50億美元嗎?還是他們每年要拿走30億美元?

路易斯:這是個非常好的問題,也是貫穿全書的一個問題。不過你只能猜測它的規模到底有多大。除非高頻交易者自己透露他們的利潤和交易策略,否則,你根本無從瞭解高頻交易者到底能從中賺多少錢,不過他們似乎並不想披露這些資訊,事實上,這是一個極為神秘的行業。(要想瞭解內情)你必須從兩個途徑倒推回去。一個是非常簡陋的途徑:你可以研究他們為提高交易速度花費了多少錢。如果他們一年在這上面的花費是數十億美元,那麼,他們每年一定能賺到幾個數十億美元。不過我們很難確知由交易速度產生的所有利潤是都來自搶帽子交易,還是來自其他方面。

探查這個問題的另一個途徑是,你可以注意一下你認為合理的薪酬水準。有個為堡壘證券(Citadel)工作的傢伙每年可掙9,000萬美元,可他離職了,因為他對自己一直沒有獲得更高薪酬感到憤怒,隨後,他創建了自己的企業,在自己的企業裡,他可以掙得更多。所以,你必須搞清的是,我們討論的可不是幾百萬美元的事情……

西格爾:為了找到人們對這個行業規模的估算資料,我仔細查看過某些研究成果。普渡大學(Purdue University)的弗雷德里·韋恩斯(Frederi Viens)認為,高頻交易的利潤雖然客觀,但在逐年降低。他談到,2009年的高頻交易利潤為50億美元,他現在認為,2012年的利潤為12.5億美元。我查看的還有另一個研究結果,(《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的)納旦尼爾·波佩爾(Nathaniel Popper)在一篇文章中(引用了來自羅森布拉特證券公司(Rosenblatt Securities)的類似資料)。這就是這一行業的全貌嗎?邁克爾,你難道不認為這些估計太低了嗎?

路易斯:我要說的是,他們的估計極有可能太低了。IEX交易所的員工曾研究過各個交易策略,他們想弄清這些策略被採用的頻率。通過跟蹤個人的交易,他們發現了四種交易策略,他們認為,每一種交易策略都能帶來數十億美元的利潤。每個交易策略的利潤雖達不到100億美元,但可能會達到20到30億美元。

西格爾:所以,你認為他們奪走的部分可能有200億美元?

路易斯:如果非要我下賭注的話,我會賭這些捕食(predatory)演算法交易策略帶來的利潤有150億美元。但我們無從瞭解實情,你只能猜測。人們雖然將自己的工作稱為研究,可事實上,瞭解實際情況的唯一途徑就是去問高頻交易者本人。我們沒有更好的途徑確知他們到底拿走了多少錢。不過我認為,因為市場的波動性降低,高頻交易現在拿走的錢已經比2009年更少了,對此我感到很高興。

西格爾:這個行業內的競爭也更激烈了。我想,這個行業內有更多的人在彼此競爭。

路易斯:是的。

西格爾:這並不意味著他們從市場中可以拿走更多的錢,因為他們之間的競爭也變得更激烈了。

路易斯:不過高頻交易獲得的收益與市場的交易量和市場波動性具有關聯性,並隨之起起落落。如果市場出現另一波交易量和波動性的突發增長,他們的收益也會隨之得到恢復。很重要的一點是,當你查看稅收狀況時,你應該計算搶帽子交易投資的稅收,他們的利潤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的收入,對嗎?2009年,一家高頻交易機構利用某種捕食演算法交易策略賺取了5億美元後,他們可以悉數留下,因為交易所不會向他們的特別許可權收取費用。可到了2014年,如果他們賺取了5億美元,他們必須拿出2.5億美元返還給交易所,但他們從市場拿走的依然是5億美元。我想,這就是現在的情形,網路服務商、交易所和銀行都會向他們收取費用。

西格爾:我還想說一點,客觀地看,我們現在擁有的是一個30萬億美元的股票市場,很多外國公司的股票也在我們的交易所交易。150億美元不過只相當於5個基點而已。

路易斯:是的,確實很少,我同意這個觀點。

西格爾:如果你每年的投資收益為8%或9%——這也是股票市場的歷史回報水準——那麼,5個基點並不會讓你傷筋動骨。

路易斯:是的,是的,確實如此。我們應該提出的一個很好的問題是,為什麼允許這種系統性的問題發生,一個答案是,這種問題被大牛市掩蓋了。如果股價不斷下跌,那麼,即使有人從市場拿走了150億美元,人們也會很敏感的。另一個答案是,這是一種完美的遊戲。它從很多人身上都只拿走一點點,所以,沒有哪個人覺得這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可當你將它們累積起來時便會發現,這個遊戲成就了某些人的事業,也造就了一個行業。

西格爾:你也承認……總體而言,對普通的股票交易者來說,交易成本一直在顯著降低,甚至連華爾街專業人士的交易成本多年來也一樣。“搶先交易”(front-running)策略已經存在了185年,只是現在在高頻交易上得到了完美的體現。即便採用搶帽子交易策略,一個普通人購買100股或者1,000股股票的成本……可能也不會再低了。你同意這個觀點嗎,邁克爾? 

路易斯:我同意這種說法。不過我想說的是,如果交易系統中沒有搶帽子交易方式,總體交易成本是可以再低一些的。現在的情形很有意思。不妨看看各個行業的情況,引入一種新技術後,它所帶來的好處會讓所有消費者受益。現在,我往倫敦打個電話一分鐘只需一點兒錢,可在以前,每分鐘則要花費10美元。我沒看到那個電信運營商想只為自己的企業拿回這些利潤。(股票交易)行業的情況是,這種新技術帶來的好處並沒有全部流向投資者。當然,其中的大部分好處已經讓投資者受益了。我同樣認為……散戶投資者的交易成本確實已顯著降低了,但這是另一個問題,與搶帽子交易問題不可相提並論……

西格爾:你會採用哪個策略解決來這個問題呢?……我們現在應該做什麼呢,邁克爾?

路易斯:我在本書中已經談到,有些知名人士已經做了很好的工作,他們提出了一個市場化的解決方案,出現這個問題的部分原因在於監管機構本身。監管機構可能會認為,任何監管對策都是有風險的,因為它們可能會導致其它問題的出現。所以,市場或許可以解決這個問題。但是,要想讓市場解決這個問題,有一個前提非常有幫助,那就是更透明,也就是一位元投資者的交易指令提交給經紀商之後的過程更透明。如果能更輕鬆地瞭解交易指令如何得到處理,知道把資金付給哪個執行交易指令和完成交易的人,(對解決這個問題就很有幫助了。)

西格爾:你認為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有必要向投資者披露交易過程嗎?

路易斯:我找不出不這麼做的理由。

西格爾:我也同意這個觀點。你認為這能解決這個問題嗎?

路易斯:單靠這個措施還不能解決問題,但是,它能給市場化的解決方法製造聲勢,因為投資者可以就此看到自己的交易指令是如何得到執行的,他們可以用腳投票。你現在就可以看到這種情形。舉例來說,在證券零售領域的線上經紀商中間,有一家名叫盈透證券(Interactive Brokers)的公司。幾周前,他們站出來告訴投資者,“這是個按鈕,這個按鈕可以讓你把交易指令發送給IEX交易所。我們不會參與指令流(order flow)中任何涉及到支付的環節。我們會把交易權出售給高頻交易者。”你可以看到,市場壓力確實已經發揮了作用……

嘉信理財(Charles Schwab)的指令流今年也將出售。毫無疑問,他們必須考慮這樣兩個問題:他們是將其出售呢,還是告訴嘉信理財的客戶:“我會把你的交易指令出售給高頻交易者執行交易。”我對此有控制權嗎?所以,透明確實可幫助這個市場的運行。這就是問題的癥結所在。

西格爾:監管機構似乎完全無視證券資訊處理器(Securities Information Processor,簡稱SIP)的問題……他們可以模仿布拉德·勝山在IEX交易所的方式,將發送到證券資訊處理器的指令延遲執行嗎?你認為監管層面有解決這個問題的方法嗎?

路易斯:我不知道。在一個心智健全的世界裡,你會想到,他們會做的是,直接告訴人們市場就是以這個速度運行的,沒人能比其他人更快。你會把高頻交易電腦的主機從交易所裡拆除。但是,我的預感是,我們會提出一個貌似行得通但並不能使問題得到解決的解決方案。所以,你應該創建另一個(規則公平)的遊戲系統。

西格爾:我覺得私營部門始終比政府更善於解決這類問題。

路易斯:是這樣的。我喜歡私營部門提出的解決方案。一家交易所要承擔起責任來,要確保捕食演算法交易行為不會在本交易所發生。他們要讓客戶信服。他們需要聘任非常非常聰明的人,看看自己能否在運營自己的交易所時杜絕不公平的遊戲行為。

西格爾:邁克爾,我在閱讀你這本書時發現,你在整本書中都表現出了對金融界的極度懷疑,在最近20年或者說30年裡,這個行業確實出現了很多惡棍。那麼,金融領域有人識破這個系統的本質,對這個系統“大肆唱空”,而且在讓這個系統對我們所有人和所有投資者都更有益方面發揮出非常積極作用的人嗎?

路易斯:絕對有。查理斯·施瓦布(Charles Schwab)就是一個典範。我認為,查克·施瓦布就是一股真正向善的力量。同時,他也非常成功,而且極具號召力。他一直告訴人們,你的經紀商在盤剝你……我並不認為華爾街的人比其他人更壞。我想,是金融系統在某些時候、在某些地方為這個行業的從業人員製造了非常糟糕的誘因。人們則在追隨那些誘因的指引。但是,我認為華爾街一直有大批的英雄……布拉德·勝山和IEX交易所就是一股向善的力量。華爾街依然有一股道德勇氣,看到這一點是令人高興的。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邁克爾•路易斯談股票市場操縱和華爾街的英雄."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11 七月, 2014]. Web. [24 October, 2021]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7545/>

APA

邁克爾•路易斯談股票市場操縱和華爾街的英雄.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4, 七月 11).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7545/

Chicago

"邁克爾•路易斯談股票市場操縱和華爾街的英雄" China Knowledge@Wharton, [七月 11, 2014].
Accessed [October 24, 2021].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7545/]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