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紡織品配額制何時將最終退出歷史舞臺?

 

根據十年前簽訂的世貿協議,對進入美國的紡織品實施進口配額制度於200511日終止,此後大批中國製造的服裝蜂擁進入美國市場。數月後,美國對中國紡織品做出了限制規定。但沃頓的教授及業內管理人士認為,這些限制措施只會延緩,而不會終止全球紡織品貿易進入一個後配額時代的進程。


儘管有些美國大型紡織品廠商反對廢除配額,但絕大多數美國服裝廠和零售商的主要生產基地都位於海外,他們支援廢除對進口的所有限制。這些廠商預測,要結束已存在30年的配額制度不會一帆風順。的確,最近美國又設立了新的限制,即根據世貿協定制定的貿易保護措施。沃頓商學院的傑·貝克零售項目的董事總經理威廉·科迪(William Cody)稱,未來將會有更多的保護措施出臺。


科迪強調說,“現在不確定的因素很多。零售商和製造商不知道政府今後會頒佈怎樣的保護措施,所以未來幾周內會出現瘋狂搶購的情景,”進口商將趕在新的限制措施生效前從中國進口儘量多的紡織品。


美國的貿易資料顯示,11日至4月從中國進口棉長褲的貿易激增1500%,棉制T恤則上升1300%1月至5月中國對美國的服裝及紡織品出口總額為244億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長17.2%


5月,美國對七類紡織品實施新的進口配額限制,包括T恤、棉長褲與內衣。根據新的保護措施,今年從中國進口以上七類產品只能增加7.5%。製造商通常在夏季結束前用光所有配額。當配額用完後,當年就不得再從中國進口貨物,從而迫使進口商重新搜尋供應商,而這些供應商的產品或是質量有所欠缺,或是成本高於中國生產廠商。


“供應鏈城”的誕生


美國實行配額制度的初衷是保護國內廠商免受香港和臺灣等新興製造業經濟的產品衝擊。對於多數國家和地區而言,紡織品生產是攀登經濟階梯的第一步,因為它需要的資本投入少,可以從低勞動力成本和低技能要求的工作中獲取利潤。根據中國1995年加入世貿組織簽訂的協定,美歐貿易當局同意於2005年終止配額制度,但保留實施保護措施的權利。美國最近出臺的保護措施剛剛生效。


香港紡織品企業聯泰控股公司(Luen Thai Holdings Ltd.)美國業務部總裁裏克·赫芬貝(Rick Helfenbein)將於今年秋天在沃頓演示一個案例研究結果。他表示他的公司已經做好應對保護措施的準備,但他非常關注對中國紡織品的配額制度何時能夠最終結束。“當全球貿易官員公佈這些規則時,所有人都感到緊張不安。這些官員希望通過保護措施延緩廢除配額的進程。鑒於這十年來的預警,沒有人應該覺得吃驚。但顯然美國有一部分勢力認為需要更多的時間來做出反應。保護措施使得廢除配額的過程有所延緩,但不是終止。”


保羅·拉爾夫·勞倫(Polo Ralph Lauren)、麗詩加邦(Liz Claiborne)、狄樂百貨(Dillard’s)和有限品牌(Limited Brands)都是聯泰的客戶。為應對後配額時代,聯泰在中國建立了大型紡織品生產工廠。該廠位於香港以北,車程約一小時,被稱為“供應鏈城”,共雇用了1.4萬名工人。


針對最新限制措施的出臺,赫芬貝表示聯泰將利用設在全球其他地區的工廠實現產品的多樣化。與此同時,未來幾年中其在中國的生產主要出口日本和歐洲,直至保護措施終止。他說,“我們建立供應鏈城的戰略目標就是日本和歐洲,然而隨著時間的流逝,它最終會逐漸走向美國市場。”


麗詩加邦的高級副總裁鮑伯·贊恩(Bob Zane)稱,美國最終將有50%80%的紡織品會在中國製造。一切都是公平的,“中國紡織品的質量勝過其他任何國家,所以當配額制度的門檻撤銷後,人們自然會將目光投向中國,於是中國的紡織品進口貿易激增,最終導致保護措施的出臺。”


他說,在全球採購紡織品的企業對最近針對中國進口的限制措施非常失望,但11日配額制度的終結也使他們從中受益,因為其他世貿成員國為與中國競爭將不惜削減價格。“看待在中國採購這個問題時,眼光不能只限于今天或者明天。我們必須展望十年後當所有愚蠢的規定終止後的局面。到那時中國和其他各地的配額限制都會絕跡,對我們這樣的採購企業而言,那樣的局面非常有利。”


鐘斯紡織品集團公司(Jones Apparel Group, Inc.)也是大型紡織品進口企業,其首席運營官韋斯裏·卡德(Wesley Card)稱價格只是考慮因素之一。複雜的配額制度對哪些國家可以生產哪些種類的服裝都有規定,因此企業很難設計出協調機制來衡量生產地點及產品種類。卡德說,“2005年我們並沒有在中國市場投下大賭注。”


但展望未來,鐘斯公司正在中國等地尋找合同供應商,要求這些供應商提供除剪裁縫紉外的更多服務。卡德指出,儘管頂級設計師仍然出在紐約或歐洲,但許多與設計相關的技術工作可能都將移至海外。“我們著重尋找的工廠應該擁有良好的技術,並可以在生產的時候提供更多其他的服務,這樣可以提高效率。”


沃頓營運與資訊管理學教授馬歇爾·費希爾(Marshall Fisher)認為,近年來服裝廠商將服裝的生產流程分散在世界各地,搜尋可以更加高效完成各個流程的專業人士。業內人士將這種做法稱為“尋找最便宜的縫衣針”。在亞洲採購紡織品的慣常情景是,一件T恤的製作可能要輾轉六個國家,每個國家負責其中某道特定的工序。企業為此感到沾沾自喜,但這種做法顯然非常繁複。”


他說聯泰代表的是一種新型整合模式,不僅包括設計和生產,也貫穿於包裝和直接向零售店分銷的過程。這種整合生產可以削減成本和上市時間。而在時尚行業,上市時間乃盈利的關鍵所在。譬如,費希爾指出,目前紐約的設計師與亞洲的制模師共同合作,要花數周時間才能做出樣本。而按照這種新模式,設計師在高度整合的亞洲工廠裏只要花數小時就能完成樣本製作。


沃頓管理學教授馬歇爾·邁爾(Marshall Meyer)補充說,在紡織品配額制上的較量也反映出中美之間的政治緊張局勢。中國的經濟增長已經有所放緩,未來中國的失業率可能會升高。數以百萬的農民背井離鄉,來到城市尋找打工機會。中國領導人擔心失業率顯著上升會引發社會動盪。


失去了一個外交政策工具


在保護措施生效前的數周內,中國提出對出口產品實行增稅,希望以此撫慰美國的貿易官員。當美國最終堅決啟動保護條款時,中國撤回了該提議。但去年中國自願同意將某些品種的紡織品出口增幅限制在10%以內,從而得以避免歐洲實施保護措施。


沃頓法學教授菲爾·尼科斯(Phil Nichols)認為這場爭端不僅牽涉到中美兩國。紡織品配額制取消最大的受害者是印度、巴基斯坦、土耳其和埃及等國的服裝行業工人,而不是美國工人,因為美國工人至少可以享受廉價商品帶來的福利。“問題在於受到嚴重影響的人卻無法享受這種福利,”他說,在以上提到的國家裏,“政府機構無力應對這些變化,抵消造成的損失和重新分配利益。”


反對取消配額的呼聲在美國南部各州非常強烈,這些地方的大型紡織企業仍在慘澹經營,但它們的市場地位正在日益收縮。美國製造業貿易行動聯盟(American Manufacturing Trade Action Coalition)代表了大約150家服裝與紡織品廠商,其發言人勞埃德·伍德(Lloyd Wood<SPAN lang=ZH-TW style="FONT-SIZE: 10pt; FONT-FAMILY: PMingLiU; mso-ascii-font-family: Verdana; ms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紡織品配額制何時將最終退出歷史舞臺?."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12 七月, 2005]. Web. [24 August, 2019]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370/>

APA

紡織品配額制何時將最終退出歷史舞臺?.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05, 七月 12).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370/

Chicago

"紡織品配額制何時將最終退出歷史舞臺?" China Knowledge@Wharton, [七月 12, 2005].
Accessed [August 24, 2019].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370/]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