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小塊蛋糕:為什麼科技不再創造就業機會

科技行業能否為就業市場創造新一輪熱潮?這個問題很重要,因為美國政府的決策者往往期待科技行業能夠幫助就業市場擺脫不景氣現狀。與此同時,矽谷創業公司也繼續緊隨其後,部分是因為他們可以為創始人帶來可觀財富,而且還有觀點認為,這些新公司可以創造大量的新的就業機會。 

但是,最近參加沃頓商學院三藩市校區研討會的四位著名經濟學家認為前景堪憂,他們發現科技和創造就業機會之間的關聯不會太大,這種說法可能會讓很多人感到失望。有的專家甚至提出,科技行業實際上加重了美國經濟的失業和其他問題,尤其是精英群體和普通人之間的薪資差距在日益擴大。 

沃頓商學院三藩市校區舉辦了一場研討會,主題是“科技能否推動下一波就業熱潮?”,研討會的協辦方是矽谷商業和技術論壇邱吉爾俱樂部。 

研討會期間提出了不少令人擔憂的資料,包括埃裡克-布林約爾松(Erik Brynjolfsson) 提出的觀點,他是麻省理工學院斯隆商學院教授兼數字商業中心院長。 

布林約爾松和麻省理工學院教授安德魯-麥卡菲(Andrew McAfee)一起合作,對美國四大科技公司的市值和就業人數進行了比較後得出結論,這些公司在華爾街的擁有天價市值,但是創造的就業機會卻是少之又少。 

蘋果、亞馬遜、Facebook和穀歌這四家公司的市值曾一度高達1萬億美元,相當於美國所有公司市值總和的6.25%左右。但是這四家公司的員工人數為190,000人,少於美國經濟所需的每六個星期增加的就業崗位數量,以跟上人口發展的速度。布林約爾松認為,這種情況說明,不能依賴獲得巨大成功的科技公司來創造經濟發展所需的就業崗位。 

布林約爾松還描述了與科技行業相關的財富分配方面所謂的“明星”效應,這種趨勢在過去十年裡很明顯。他指出,近年來,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的大部分成果使得少部分人群受益,這部分人群所占比例不到1%。在很多情況下,即便是一些受過高等教育的員工也未能從經濟增長中獲益。“這已經成了贏家通吃的局面,”他說道。 

“科技並不會自動讓所有人富裕,”布林約爾松指出,“這是一個悖論。如今,利潤前所未有的高,創新也在不斷發展,國內生產總值一路攀升,但是就業市場嚴重滯後,勞動者獲得利潤的機會也是達到了60年以來的最低水準。這是我們社會面臨的最重要的問題之一。” 

布林約爾松引述了經濟學家約瑟夫-熊彼特(Joseph Schumpeter)的論文,他指出,科技前所未有地給經濟帶來了“創造性的破壞”,在“消滅”了一些就業機會的同時,創造了其他的就業機會。“但是過去十年是很不一樣的。科技並未像從前那樣創造就業機會。” 

這是一種雙重效應,布林約爾松補充道。不僅現在的科技公司本身創造的就業機會越來越少,而且這些公司開發的產品往往導致其他經濟領域的就業機會越來越少,特別是其推出的電腦自動設備。此外,離岸外包和工會日益減弱的權力,使得就業崗位的這種雙重缺失愈發嚴重。 

 “科技進步可以提高生產力,”他說道,“20世紀的多數時期,生產力的提高伴隨著就業機會和薪資的增長。但是經濟法從來沒有規定這是必然的。這個蛋糕可能會越來越大,但是多數人只能分享到很小的份額。這就是最近發生的情況。” 

密歇根州的弗林特和德克薩斯州的奧斯丁

加利福尼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經濟學教授恩裡科-莫雷蒂(Enrico Moretti)在他的新作《新的經濟發展地圖》(The New Geography of Jobs)中對此表示同意,該書因對美國勞動力現狀的改變提出深刻見解而廣受好評。 

莫雷蒂認為,美國不止一個勞動力市場,而是分佈在大都市的數百個勞動力市場。他指出,這些市場總體上分為三個群體:在新經濟中表現良好的、表現不好的及相對平衡的。 

就業市場新興的“贏家”和“輸家”之間的差異化相當顯著。莫雷蒂指出,在1980年,德克薩斯州奧斯丁的高中和大學畢業生是密歇根州弗林特的一半。但是,如今這個比例已經逆轉,而且弗林特老工業區和奧斯丁高科技區的員工的收入差距在持續擴大。“因此,如果人們問道,‘科技是否會創造下一波就業增長熱潮?’我的回答是,‘視情況而定’,”莫雷蒂說道。 

儘管科技未必能像從前那樣創造很多就業機會,但是其創造的就業機會是最有經濟價值的。莫雷蒂指出,每個科技崗位可以為不同的支撐性產業創造5個新工種,從醫生、美髮師到遛狗師。但是,這種“乘數效應”對於生產型工種卻是效果甚微,每個科技崗位僅能創造1.6個工種而不是5個。他補充道,而且多數是因為技術型工種的工資較高所致。 

由於這種較高的乘數效應,大多數人永遠沒有機會從事科技行業,即便是在矽谷這樣的高科技行業密集的地區。“科技工作將屬於少數人,大約是30%左右,”莫雷蒂說道,“重要的是打造這個30%的基礎……” 

莫雷蒂和其他幾位參會者認為,傳統製造行業消失的工種將一去不返。如果還會重現,也只會少之又少,就像是蘋果公司討論在美國設立的大型自動化製造工廠。 

邁克爾-崔(Michael Chui)在麥肯錫全球研究院研究就業機會,他指出,“就業透明化”已成為選擇研究課題的大學生的重要問題。他們必須知道未來的工作可能會是怎樣的,但是當他們在做決策的時候,往往沒有可用的資料,而這些對他們的職業選擇是至關重要的。 

他還指出,美國必須增加學習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專業的大學生數量。中國大學生有40%學習的是這些專業,德國的比例是28%。但是崔指出,在美國,這個比例僅為15%。 

他指出,即便是在這四個學科當中,其優先順序也需要重新調整。例如,傳統的精英科技教育通常包括微積分。但是,可能統計學應當得到更多的重視,崔說道,因為未來的管理者必須能夠更加智慧化地應用海量資料,目前各個公司日常都在收集這些資料。 

教育是關鍵

哈爾-瓦裡安(Hal Varian)是研討會的第四位成員,他是穀歌首席經濟師及加利福尼亞大學伯克利分校名譽教授,他對觀眾說道,要在不斷發展的以科技為導向的社會中確保自身的就業機會,其中的“秘訣”在於“讓自己成為日益廉價和普遍的事物的昂貴的替補者”。例如,他贊同崔提到的對“資料科學家”日益增加的需求,因為這些“資料科學家”可以處理公司越來越龐大的資料庫。 

瓦裡安還提出要加大對科技行業創造的“支撐性”工作的評估,比如醫生和律師,這些工作要求從業者經過專業訓練,而且他們通常收入可觀。 

從較為積極的角度,瓦裡安對美國就業問題提出了全域性的長期觀點。他指出,在過去30年裡,超過10億民眾已擺脫貧困。此前,經濟學家可能認為全球發展將是一個零和博弈的過程,在發展中國家將會有10億大“贏家”,因此在其他地方肯定有相等數量的輸家,尤其是在一些發達國家,比如美國。瓦裡安指出,這些富有地區確實正在面對和就業相關的挑戰,“從某種意義上,考慮到這些全球的巨大變化,我們在這個國家已經做了很多,這令人感到神奇。” 

在具體的政策建議方面,莫雷蒂表示,他提倡實質性的和永久性的投資稅減免,並指出聯邦政府對科研支持的重要性。他談到了五角大樓的國防高級研究計畫局的很多科技成果,該機構早期投入的研發資金使得很多科研專案獲得成功,從互聯網本身乃至穀歌最近推出的無人駕駛車。

研討會小組再三強調了適當的教育的重要性。“現在是可以運用所有這些新科技的企業家大展拳腳的黃金時代,”布林約爾松說道,“但是同時,目前也是不具備特殊技能的工人的黑暗時代,因為所有這些工作都可以自動化完成。”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一小塊蛋糕:為什麼科技不再創造就業機會."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27 三月, 2013]. Web. [12 August, 2020]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3422/>

APA

一小塊蛋糕:為什麼科技不再創造就業機會.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3, 三月 27).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3422/

Chicago

"一小塊蛋糕:為什麼科技不再創造就業機會" China Knowledge@Wharton, [三月 27, 2013].
Accessed [August 12, 2020].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3422/]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