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國政府如何降低赤字:削減開支,增加稅收還是刺激通脹?

美國政府的支出超過其收入,遭致了嚴厲的批評。其實在上個世紀的大部分時間裡,國家財政赤字已經不是例外現象而是司空見慣,那麼這個問題為什麼現在會引起如此大的反響呢?美國真的岌岌可危嗎?華盛頓正在審議的赤字削減案能奏效嗎?補救的辦法將有多麼痛苦?沃頓商學院的教授和其他專家將對此發表了看法。

關於這個問題的重要性,沃頓商學院金融學教授弗蘭克林·艾倫(Franklin Allen)毫不含糊地給出了10分(10分制,10分為最高分)。“歸根結底,如果我們不消除赤字,我們將出現由債務引起的重大經濟危機……政府基本職能的癱瘓是我們承受不起的。”

大多數專家認為,美國並沒有處在大災難的邊緣,美國還可以繼續撐下去。但他們也同意,如果赤字問題長期得不到解決,投資和經濟增長可能會受到影響,可能會引發失業率上升,削弱美國的競爭力,並導致美國人總體生活品質的下降。

現已屬於穆迪公司的Economy.com網站的創始人之一、首席經濟學家馬克·贊迪(Mark Zandi)表示,控制赤字“對我們的長期經濟健康絕對至關重要”。他指出,如果赤字得不到控制,最終將導致利率大幅上升,遏制經濟增長,迫使政府將更多的稅收用於償還過去的債務,從而導致政府服務和其他政府職能支出的下降,並最終導致經濟總量的“大幅減小”。他補充道:“答案很簡單,如果人們希望享受目前擁有的各種福利,他們就得多交稅,如果人們不想付錢,那麼他們的福利就會被削減。

政府年度的支出和收入之間的差距即為赤字,年度赤字的不斷累積即形成了總債務。當前財年的赤字預計將超過1.5萬億美元,2008年的赤字約為4590億美元,2001年的財政盈餘為1280億美元。目前的總債務將近14.3萬億美元,這也恰好是國會規定的總債務上限,而十年前的上限為8萬億美元。最緊迫的問題之一是國會是否應該提高總債務上限,以便政府在未來幾個月達到目前上限之後可以繼續舉債。

更多監管

近年來,財政赤字和債務都在急劇增長,這主要是因為美國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戰爭、政府經濟大衰退時期的刺激性支出、經濟疲弱引起的稅收收入較低、以及不斷高漲的社會福利支出,例如醫療保險、社會保障、以及2003年頒佈的處方藥計畫。

赤字和債務是茶黨運動的核心問題,該運動幫助共和黨在去年秋天取得眾議院的控制權,所以現在共和黨和民主黨都被迫要解決這個問題。

目前歐洲幾個國家面臨的債務危機凸顯了這個問題的重要性,即便是門外漢都能清楚地看到其重要性。在四月中旬,評級機構標準普爾公司將其對美國國債的前景由“穩定”修改為“負面”,因為美國還沒有拿出一個長期的赤字削減計畫。大約在同一時間,世界上最大的共同基金經理Bill Gross管理著太平洋投資管理公司(PIMCO)2370億美元的絕對回報基金,他表示他已經將投資組合中的美國國債完全平倉,因為美國國債的回報前景低迷。而美國最大的債權國中國已表示它可能會投資於其他形式的債券,以實現投資多樣化,減少風險。

政府往往通過借貸支撐赤字,例如出售政府債券,如美國國庫券,然後又通過發行新的國債來償還舊的債務,這就好比消費者將一張信用卡的債務轉移到另一張信用卡。艾倫說:“將出現的情況是,你必須支付的利率會開始攀升,因為人們開始擔心你到底會不會償還[欠款],所以他們要求更高的回報”。他指出,參考一些歐洲國家最近的經驗,出現危險的臨界點似乎是當政府債券收益率開始達到6%或7%。美國10年期國債目前收益率為3.35%。

艾倫補充說,債務的會計處理存在一些爭議—哪些項目應被列為債務?目前的債務上限約為14.3萬億美元,這基本等於美國的國內生產總值,而通常認為危險的臨界點是總債務達到GDP的120%至150%之間。但是,目前總債務上限沒有包括未來不可避免的負債,如社會保障,聯邦醫療保險和聯邦醫療補助的支出。艾倫表示,如果算上這些,總債務可能會在達到75萬億美元左右,即GDP的五倍。“我認為若不增加稅收,這種負債水準是難以維繫的。”

儘管問題很多,但是目前天還沒有塌下來。利率仍然非常低,在過去,10年期國債的收益率經常超過5%。有幾股力量在支撐對美國國債的需求,幫助維持低利率。例如,中國不能簡單地大舉拋售美國國債,因為那樣做會導致大量美國國債瞬間充斥市場,從而壓低其價格,降低中國剩餘的美國國債的價值。而且中國也難以找到足夠多的其他投資物件以取代規模龐大的美國債券供應。

沃頓保險與風險管理教授肯特•斯邁特斯(Kent Smetters)在幾年前與他人共同撰寫了一份論文討論了這個問題,他表示,投資者顯然認為華盛頓將以某種方式管理債務危機,因為不這樣做的後果將非常可怕。他補充道,與股票、公司債券或其他國家出售政府債券相比,美國國債仍然顯得更加安全。“很多人會說:‘好吧,你把美國國債說得這麼可怕,但是不投國債,我的錢還能往哪投呢?”

在美國以外,其他政府往往採取政策刺激通貨膨脹,這樣他們就可以用貶值的錢去支付過去的債務。這種做法會給債券投資者帶來巨大壓力,因為通貨膨脹降低了其固定收益的價值。斯邁特斯表示,當投資者擔心通貨膨脹會上升時,債券收益率會趨於上升;目前債券的低收益率意味著投資者不是很擔心政府會選擇通貨膨脹來應對債務問題。因此,金融市場肯定相信政府會削減開支並增加稅收。和通貨膨脹相比,這兩種做法對投資者的壓力都更小。不過,他補充說,很多政府過去都使用過通貨膨脹來減少債務問題,因此,或許金融市場正在一廂情願地奢望。

違約的可能性

沃頓金融學教授伊泰·古德斯登(Itay Goldstein)指出,政府不能像個人和企業那樣,簡單地宣告破產以清償債務。但是,他補充道,除了削減開支、增加稅收和刺激通脹外,政府確實還有一些其他的辦法管理債務問題。例如,政府可以更改規定,要求養老基金必須持有更多的低風險的投資,這將迫使他們通過購買國債借錢給政府。以這種方式人為增加對國債的需求將有助於遏制利率的上漲,但它可能會影響養老基金的回報。古德斯登表示:“經濟增長能增加稅收收入,除此之外,其他所有的措施都有不良後果。”

在最極端的情況下,政府會違約,或乾脆停止償還拖欠債券投資者的債務。但是政府如果這樣做,就不可能再借到錢,而政府正在進行的專案又要求政府繼續舉債。各種貸款的利率將飆升,個人將難以購買房屋和汽車,企業將難以拓展業務。

贊迪表示,政府債務違約的可能性是“零….我認為[政府債務違約]的影響是如此重大,決策者們絕不會走到哪一步。”

由於政府的支出往往超過其收入,政府必須經常提高債務上限,而這樣做需要美國國會通過相關法案。在未來的幾個月中,要想繼續舉債,就必須提高債務上限,奧巴馬政府希望提高該上限,而許多共和黨人正在加以抵制。贊迪表示:“他們不能及時提高上限的可能很小。” 但即使那樣,我認為財政部也不會不償還債務。”相對於債務違約,政府更有可能推遲其他專案的支付,如政府工作人員和供應商的支票。在極端狀況下,政府甚至會拖延社會保障和聯邦醫療保險的支付。

贊迪指出,在實際操作中,美國有足夠的時間應對赤字和債務問題。“我認為他們最終會找到辦法的。但我認為他們在下一次選舉前[2012年]找到辦法的可能性不高。據我估計,他們在下次選舉前採取行動的可能性大概是六分之一[或]七分之一,在下次選舉之後採取行動的可能性超過50%,大概是三分之二至四分之三。”

目前,華盛頓有兩個主要方案,都旨在未來10年或12年將政府支出減少4萬億美元以上。共和黨控制的眾議院已經批准了由美國威斯康辛州眾議員保羅·里安(Paul Ryan)的方案,而民主黨人一般都支持奧巴馬總統四月中旬公佈的方案。雖然這兩項方案對很多細節問題未加說明,里安的方案將降低稅率,希望借此刺激經濟增長產生更多的稅收,該方案計畫將最高個人稅率從35%降至25%。根據奧巴馬的方案,布希時代對富人的減稅政策將期滿終止,最高個人稅率將上升至39.6%。兩個方案都沒有涉及大幅度地削減國防開支。

最大的因素:聯邦醫療保險和聯邦醫療補助

兩個方案最大的區別在於其對聯邦醫療保險(對65歲及以上人群的醫保)及聯邦醫療補助(對窮人的醫療保健方案)的處理。盡責聯邦預算委員會是一個非黨派團體,它對兩個方案進行了對比分析,得出的結論是,總統的方案未來10年將削減開支2.48萬億美元,里安的方案將削減4.02萬億美元。

該委員會表示,奧巴馬將繼續讓聯邦醫療保險和聯邦醫療補助支付受益人的大部分醫療費用,但同時將通過一系列措施試圖在未來10年節省開支3400億美元,例如,標準化聯邦醫療補助的支付水準、改革的處方藥計畫、打擊欺詐。通過給予在2010年依照醫療保健法成立的獨立支付諮詢委員會更大的權力,該方案希望將聯邦醫療保險支出的增長速度控制在國內生產總值加0.5%的範圍內。2015年起,這個委員會將有權不經國會批准,確定聯邦醫療保險對供應商的報銷水準。

里安的方案將廢除2010年的醫療保健法,大幅改變聯邦醫療補助和聯邦醫療保險。該委員會稱,該方案旨在將聯邦醫療補助體系轉變成對各州的定額撥款並借此在未來10年節省8000億美元,通過廢除醫療改革法關於稅收和保險方面的規定,該方案試圖節省6000億美元。另外,該方案會將聯邦醫療保險支出的增長限制為低於或等於通貨膨脹率,政府向個人提供補貼,通過一種新的交換系統,說明個人從私人公司購買醫療保險。由於醫療費用的上漲速度往往比通貨膨脹率高得多,里安計畫可能將更多醫療保險費用負擔從政府轉移到個人,但是里安認為,保險公司之間的競爭以及受益人希望減少保費的願望,將有助於降低成本。

斯邁特斯認為,無論政府如何處理赤字問題,聯邦醫療保險的受益人都有可能經歷重大變化。他表示:“當前做法的問題是,幾乎所有的東西都是政府買單,這種做法是不可持續的。”

斯邁特斯補充說,目前無法預知私有化的體系能夠提供怎樣水準的醫療保健,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能負擔得起他們需要繳納的那部分保費。可以想像,人們必須選擇不同的保障水準,就好像駕駛員買車險時選擇不同險種一樣,例如,是否要買碰撞險,保險免賠額是多少等等。

里安和奧巴馬的方案都依賴於對經濟增長和醫療保健支出的一些假設,而這些假設又是值得探討的。兩個方案都承認,聯邦醫療保險和聯邦醫療補助是未來幾十年赤字變化的最大單一因素,預計未來的債務將高達幾十萬億美元。這兩項方案都默認,目前對中產階級加稅沒有多少公眾支持,兩項方案均談到降低稅收減免,但均未給出細節。

聯邦醫療保險和聯邦醫療補助的改革對現實可行的赤字削減方案至關重要嗎?不增加稅收真的能削減赤字嗎?艾倫表示,為了避免長期增加稅收,必須削減聯邦醫療保險、聯邦醫療補助和社會保障福利,基本上等於要推翻佛蘭克林羅斯福新政和林登詹森的偉大社會變革。他認為,里安和奧巴馬對未來稅收收入都過於樂觀。由於經濟衰退,目前工作或正在找工作的勞動力比例(即勞動力參與率)較低,且可能維持這一趨勢。艾倫補充說,房產價值可能長期停留在低迷水準,這又是對國家財富的一個打擊,並且會抑制稅收。最後,即使避免了債務危機,利率也可能從目前的水準大幅攀升。他指出,這將抑制增長,並且隨著政府出售新債券來償還舊債,迫使政府支付更多的利息,這將破壞了里安和奧巴馬方案的假設。“他們對長期前景的態度過於樂觀。”

贊迪指出,任何赤字削減計畫都需要一個長期的過程,而且看不到多少眼前的利益。他說:“我們需要解決聯邦醫療保險和醫療補助的問題,更確切地說,我們需要解決兩者費用急劇增長的問題。但我認為我們不需要現在就做…如果這是太大的政治[挑戰]….我覺得這是一個問題,我們可以從現在開始花十年的時間去解決。他補充說:“里安的計畫太武斷了,是對現有聯邦醫療保險系統的巨大改變,基本上等於將其私有化。但是奧巴馬的做法又太過寬鬆,只是小打小鬧。”

贊迪表示,解決社會保障的資金問題更有意義。他指出,雖然政客們向來不願意應對這個政治敏感的話題,相對于醫療保健,社會保障問題的解決辦法更加直截了當、容易理解:提高退休年齡,削減福利中因生活成本上升而增加的部分,增加工資稅的起征點,使用相關方法確定個人福利。

但是,艾倫認為,現在解決聯邦醫療保險和醫療補助等問題也不算太早,因為問題拖得越久,補救措施就會越令人不快。他說:“未來10年或20年最大的問題就是這個。”

關於加稅是否不可避免,贊迪指出,其他國家的經驗表明,和增加稅收相比,通過削減開支來彌補預算缺口往往效果更好。他補充說:“但我認為我們需要更多的稅收,部分原因是由於稅收收入占GDP的比例仍然非常低,幾乎接近歷史低點。” 增加稅收最好的辦法是減少稅收減免和優惠,而不是提高稅率。“我認為從政治角度上說,他們可以通過這種方式彌補預算缺口。”

儘管各方在殘酷地政治角力,贊迪列舉了一些樂觀的理由。例如,民主黨人和共和黨人都更強調削減開支而不是增加稅收,都同意一些稅收減免措施應得到平衡。兩黨都認為需要改革聯邦醫療保險和醫療補助,並都表示赤字削減方案應包括某些觸發機制,在目標沒有達到的情況下促使國會採取行動。贊迪表示:“我不得不說,兩黨的立場比我預期地接近的多。”

艾倫卻不那麼肯定,他認為普通美國人最終可能面臨既要加稅又要削減福利。他說:“還好我們現在沒有強制性退休年齡。否則人們將不得不延長工作年限,或削減開支。”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美國政府如何降低赤字:削減開支,增加稅收還是刺激通脹?."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11 五月, 2011]. Web. [28 October, 2020]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2756/>

APA

美國政府如何降低赤字:削減開支,增加稅收還是刺激通脹?.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1, 五月 11).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2756/

Chicago

"美國政府如何降低赤字:削減開支,增加稅收還是刺激通脹?" China Knowledge@Wharton, [五月 11, 2011].
Accessed [October 28, 2020].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2756/]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