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而不倒”:監管能否控制系統性風險?

規模過大以至於不能倒閉說法的實際含義,恰恰與其字面意思背道而馳。說一家金融機構規模過大以至於不能倒閉並非意味著這家機構不能倒閉,而是不被允許倒閉。如果真倒閉的話,可能會對金融市場乃至實體經濟造成災難性影響。


2008年金融危機初起時,美國聯邦監管部門認定儘管貝爾斯登(Bear Stearns)、房利美(Fannie Mae)、房地美(Freddie Mac)、美國國際集團(American International Group)和其他金融機構經營出現問題,但因其規模過大,不允許其倒閉。但是拯救規模過大以至於不能倒閉公司的整體行動,又違背了市場自由決定誰上誰下的原則。但當20089月監管部門允許雷曼兄弟公司(Lehman Brothers)倒閉後,隨之而來的金融海嘯席捲整個市場和經濟。


眼下危機最危急的時刻已經過去,監管部門、議員和其他專家共聚一堂探討今後如何應對這種公司。規模過大以至於不能倒閉,裏面牽扯到兩層問題,沃頓商學院金融學教授理查·馬斯頓Richard C. Marston)說道。首先,那些非銀行金融機構已經具備了可以顛覆整個金融系統的能力,例如,貝爾斯登和美國國際集團。我們需要認真負責的監管者來管理它們……第二,我們需要研究出一套管理這些大型銀行和金融機構的辦法,以便能控制未來的風險。


沃頓商學院金融學教授馬歇爾·布魯姆Marshall E. Blume)最關注的問題是,如果這些金融機構的投資者吃准政府一定會出手解除風險(如採取救市行動)的話,這將會造成市場嚴重扭曲。


儘管很少有人建議這樣的公司應像20多年前的美國電話電報公司(AT&T)依法破產,但是很多人認為應該找出像美國聯邦存款保險公司(Federal Deposit Insurance Corp)對普通銀行一樣的,讓經營失敗的公司有秩序解體一整套規則。很多人認為應該對這些公司實施監管,勸阻它們避免承擔過度風險,並且要讓國家不得不介入時,確保公司債權人也要分擔相應損失,而非僅是股東蒙受巨額損失。


一些專家認為,這些規模過大以至於不能倒閉機構倒閉時的衝擊波,已經超出了它們的規模,或是其雇員、投資者、相關機構和債主的範疇。其中部分機構已經能夠影響整個市場運作。《華爾街時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927有兩位聯儲官員撰文指出,美聯儲通過降息刺激經濟的政策成效受大型機構的拖累失色不少。通常來說,美聯儲的降息動作短期內會在經濟系統內傳播開來,公司和消費貸款利率降低,將刺激借貸和消費,拉升經濟。但是此番降息並未如期收得效果,因為大型金融機構間相互猜疑貸出去的款項是否會如期收回。


這些並對經濟復蘇至關重要的,由企業和家庭承擔的利率,不降反升,達拉斯聯儲(Dallas Fed)主席兼首席執行官理查·W·菲舍爾(Richard. W. Fisher)和執行副總裁兼研究主任哈威·羅森布魯姆(Harvey Rosenblum)在文中寫到。那些負有巨額資產虧損的銀行,是最快凍結或調減借貸頭寸的。當銀行根據手中有限貸款額度提高利率,或當市場開始認識到規模過大以至於不能倒閉銀行隱含的高風險後,這些銀行籌資成本將提高,向銀行借款的企業將面對利率提高或管道受限的局面。


儘管很多小型銀行財務狀況健康,但是它們無法填補大型機構縮貸留下的市場空間。美聯儲的官員在文中寫到,公司又不能轉向賣股票和債券這樣的籌資管道,原因是隨著近些年金融業解禁,那些規模過大以至於不能倒閉(簡稱:TBTF)的機構已經成為這些市場的主角。


如何界定規模過大


乍看起來,解決這個問題似乎很簡單:如果某機構規模過大以至於不能倒閉,問題在於規模過大,那就拆分它。


但是,沃頓商學院金融學教授理查·赫林Richard J. Herring)認為問題並非如此簡單。他說,像1982年美國政府為保護競爭依照反壟斷法案強制拆分美國電話電報公司的做法,並不適用仍要面對高強度競爭壓力的規模過大以至於不能倒閉的金融機構。即便存在,也不能說這些規模過大以至於不能倒閉的公司嚴重違反了反壟斷法。所以需要找出一整套全新的干預措施,但是估計阻力不會小。


首先,有關規模過大的標準,各方莫衷一是,赫林教授指出。是以機構的市值為准?還是看資產額?或是處於風險中的資金量?機構員工或涉及領域的數目?杠杆資金規模?他補充道,超大型金融機構存在也有其好處,它可全球運營,能夠負擔起創新,並能與其他國家的大型金融公司競爭。


沃頓商學院金融學教授伊泰·古德斯登Itay Goldstein)強調道,金融問題並非一定是由大型金融企業造成的,足夠數量的小型企業在羊群心理的作用下,集中犯同樣的錯誤,也能造成系統性問題。這樣說來,恐怕大型金融機構還是有其優勢的,至少它們同時犯同樣錯誤的機會小些, 古德斯登教授說道。大型機構更容易看清大勢,彼此之間更容易溝通交流……這些都是優勢。


他補充道,危機發生時,對於監管部門來說集中幾家大型公司的主管研究解決方案,要容易過同時面對上百家小型公司。


每個國家都有大型機構,沃頓商學院金融學教授傑瑞米J·西格爾Jeremy J. Siegel)提出。每個行業都有超級公司。走遍世界,所有的金融機構規模都很大,到處都是<SPAN lang=ZH-TW style="FONT-SIZE: 10pt; FONT-FAMILY: PM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大而不倒”:監管能否控制系統性風險?."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28 十月, 2009]. Web. [28 October, 2020]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2226/>

APA

“大而不倒”:監管能否控制系統性風險?.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09, 十月 28).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2226/

Chicago

"“大而不倒”:監管能否控制系統性風險?" China Knowledge@Wharton, [十月 28, 2009].
Accessed [October 28, 2020].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2226/]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