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伊斯蘭銀行業漸趨成熟——明天的路在何方?

 

近年來的幾次事件,都有力地證明了穆斯林社會對於西方勢力對穆斯林生活方式的影響力和侵犯的抵觸情緒。而這種西方勢力在金融領域體現得最為明顯。西方銀行及金融市場支配著伊斯蘭國家的銀行及金融業,但與伊斯蘭傳統信仰產生了嚴重的衝突。在過去25年中,以非暴力形式向這種支配地位發起的挑戰已經漸漸崛起。


 


最先發起挑戰的是由部分伊斯蘭金融機構及知名國際銀行伊斯蘭分行組成的聯合體,這些伊斯蘭銀行的業務都正處於穩步發展期。伊斯蘭國家的銀行業從無到有發展至今,資產總額已達數億美元,在馬來西亞這樣的國家擁有50%的消費者市場及10%的資產。然而,伊斯蘭銀行業卻仍未成長為全球金融界的革命性力量。它能否實現這個飛躍,對每個伊斯蘭銀行家來說都是一個問題。


 


伊斯蘭聖經《古蘭經》裏有條文,禁止收取“裏巴”riba,意即過高的利率,高利貸)。這種利率在前伊斯蘭的阿拉伯國家頗為常見。例如,到期若不能還款的話,利率將可能會使所欠貸款本金翻倍,並於每次支付期過後再次翻倍。至於對這種高利貸的禁令最早追溯到何時,伊斯蘭學者及傳教士的說法不盡相同。無論如何,顯然這種利率已經無人問津了,但大多數傳統的穆斯林仍認為支付或收取利息都是與伊斯蘭教相違背的。這看起來似乎與銀行的操作機制背道而馳,但畢竟,穆斯林還是想要存錢、跟緊物價的上漲、進行投資以求穩定收益和滿足其他財務需要的。不僅如此,穆斯林也希望自己擁有的公司發展壯大、設立新工廠,補充營運資本。這些自相矛盾的宗教信仰和經濟需要正是伊斯蘭銀行業起源和發展的推動力。


 


在中東和其他穆斯林國家一些貧困的地區,這些矛盾算不了什麼。那些急需幫助的或是打定主意要融資的人可以使用當地的西方銀行。但從上世紀70年代,“石油美元”大量湧入中東國家,當本地政府和公司開始制定資金運作計畫時,外國銀行的壟斷地位開始分崩離析。對此,一些經濟學家開始想新辦法,開拓一種既在宗教上可以接受,又可以解決人們儲蓄、投資及融資需要的新途徑。


 


1973年,七個阿拉伯國家聯合組建了伊斯蘭發展銀行,功能上類似世界銀行,以期用一種為伊斯蘭國家所能接受的方式來促進經濟發展、地區貿易和伊斯蘭金融市場的發展。銀行成立於1975年,而今成員國已達55個。當時,包括土耳其在內的一些國家正在為開發專案尋找發行收益債券等與古蘭經及其他伊斯蘭法律相符的不分配利息的融資渠道。“這是金融市場發展的策略之一。”沃頓商學院金融學教授布蘭特·顧特金(N. Bulent Gultekin)說。顧特金曾任土耳其私有化及置業部部長,此後曾擔任土耳其中央銀行行長。他解釋說:“有人擔心伊斯蘭人會因為利率禁令而不使用銀行或其他金融機構的服務。”


 


我們不清楚伊斯蘭銀行業的真正起源——它是在銀行家的創業浪潮中誕生的、是由於政府為經濟建設籌措資金,更考慮傳統宗教選民的感情,驅逐外國公司的做法催生了伊斯蘭的銀行業,還是由於宗教狂熱的復興?最可能的是,這三個因素共同促成了伊斯蘭銀行業的快速發展。舉例來說,1974年,巴基斯坦開始規定任何基於利息業務的銀行都是非法的,此舉使政府金融活動及民間金融行為脫離於西方銀行。此後,出現了一系列提供金融產品、操作規範與古蘭經相符的銀行及金融機構。


 


用利潤來替代利息


 


1968年,艾立·艾哈德(Elli Elhadj)在沃頓商學院獲得了應用數學碩士學位,他被認為是20世紀80年代,將與伊斯蘭教規相符的金融工具(類似於國庫券的短期金融工具)成功引進並為銀行業所接受的第一人。在80年代早期,他曾在沙烏地阿拉伯的艾爾拉賈(Al Rajah)投資公司倫敦分公司工作。他解釋道:“我們的工作為伊斯蘭式的銀行運作機制和流程奠定了基礎。”


 


此前,一些伊斯蘭法理學家曾指出,一旦金融公司開展某項業務並因此承擔一些風險,那麼他們就可以享有與利息相仿的利潤回報。通過這樣做,他們並非在向客戶貸款,而是購進某種商品而後售出。進一步說,他們可以將這類交易打包出售給投資者,這種做法類似於今天常見的抵押行為。對艾哈德來說,這就意味著草擬合同和檔、處理跨國交易中的不同稅收和通關手續。這些程式複雜而費時,是不小的挑戰,但辛苦最終獲得了回報。截至1987年,此項金融產品賣給了全世界50家知名公司,共賣了30億美元。艾哈德說:“這尤其吸引貿易公司,因為這麼做,他們資產負債表上增加的是存貨,而不是銀行借款。”


 


隨著伊斯蘭金融產品越來越多,艾哈德的金融產品只是其中之一。貿易金融是最早和最大的金融領域之一。但是至今,許多伊斯蘭式金融產品專為公司借款、抵押融資及長期投資的需求而奪身定做。據不完全統計,伊斯蘭金融業的受託資產總額已達2000億到2500億美元。據經濟學家情報所估計,這個數字正以每年10%15%的速度遞增。如今,全球伊斯蘭銀行已達150家。這些銀行幾乎都設立在伊斯蘭國家,但它們在有穆斯林社區的國家,如美國、英國和法國,也設立了分支機搆。


 


隨著伊斯蘭銀行業的成長,傳統的國際銀行也跟著向投資者提供類似的金融產品,甚至為那些嚴格追隨宗教傳統的穆斯林顧客專辟自動取款機或存款視窗。“對於伊斯蘭銀行業的發展,我感到吃驚。”傳統銀行科威特國家銀行首席執行官達杜柏(Ibrahim S. Dabdoub)說,“但我相信,這是人們對待宗教信仰人士持以真誠態度的一種結果。”達杜柏是本次題為“商界變革中的領導者”的沃頓中東校友大會的發言者之一,大會在2004313日在阿聯酋的迪拜舉行。


 


道鐘斯伊斯蘭指數


 


現在有“道鐘斯伊斯蘭指數”,這個指數中的公司通常不生產煙酒等被伊斯蘭教禁止的產品,債務水平或利息收益極低,指數中還有幾十種伊斯蘭共同基金。作為伊斯蘭金融業的領頭羊,馬來西亞在2003年一年發行了40億美元的伊斯蘭債券。去年,瑞士食品業巨頭雀巢購買了1.84億美元的七年期伊斯蘭債券。


 


馬來西亞中央銀行行長傑迪·阿克塔·阿齊茲(Zeti Akhtar Aziz)曾在沃頓商學院取得經濟學博士學位。她鼓勵本國金融界發展伊斯蘭衍生產品。總得來說,伊斯蘭教主張風險共當,因此就有了諸如銀行與貸款者共擔貸款風險等伊斯蘭式的融資方式。在最近一次演講中,阿齊茲指出,不少伊斯蘭金融產品已經含有套期。“Istijrar合約就是個有趣的例子,這種金融產品被引入巴基斯坦,它具有賣出期權和買入期權的特性,即允許購買人限定買入價上限,並允許出售人為售出價設定下限。”


 


正當伊斯蘭金融業發展得如火如荼的時候,專家、觀察家及從業者卻出於某些原因感到不安。阿齊茲擔心的是,能否將合理的資本及監管體系有效運用於該領域。“傳統銀行系統受到巴塞爾核心原則的監管,巴塞爾協議規定了監管權的底線。但是鑒於伊斯蘭銀行業的實際情況,以及伊斯蘭金融產品和服務的特殊性和有關風險,這些監管條例需要被重新考慮。”她告誡說,“這不像是傳統銀行業中的借貸關係那樣直接,更該考慮到伊斯蘭銀行業的一些內在風險,如投資者—企業家關係所產生的風險。”


 


伊斯蘭銀行業所面臨的另一大挑戰是國與國及伊斯蘭銀行間的巨大差異,這些差異為投機者以及某些行為規範但較少宗教色彩的西方公司提供了機會。美國金融巨鱷花旗集團爭取到了雀巢公司的債券發行權,滙豐銀行正在運作一個廣受歡迎的伊斯蘭車貸專案。這些都不是伊斯蘭銀行,其資金又具有可互換性,其混資經營或在為諸如購車之類的融資行為中能夠承擔多大的風險等問題讓人產生了質疑。這兩家銀行都約請伊斯蘭牧師對其交易行為作出批准。儘管如此,萊斯大學的伊斯蘭經濟、財政及管理學教授莫哈默德·阿明·艾爾-賈邁爾(Mahmoud Amin El-Gamal)仍然認為:“更為現實的做法是承認伊斯蘭金融產品和傳統金融產品大為不同,這就好比拿猶太教的蓄水瓶與普通瓶子來比。這當中的不同就是所謂的‘宗教烙印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伊斯蘭銀行業漸趨成熟——明天的路在何方?."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20 三月, 2005]. Web. [16 October, 2021]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182/>

APA

伊斯蘭銀行業漸趨成熟——明天的路在何方?.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05, 三月 20).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182/

Chicago

"伊斯蘭銀行業漸趨成熟——明天的路在何方?" China Knowledge@Wharton, [三月 20, 2005].
Accessed [October 16, 2021].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182/]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