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逍遙法外》中的罪犯原型如今加入反高科技詐騙行列

2007沃頓科技大會(Wharton Technology Conference)這類有關最新最前沿的電腦技術的會議中邀請弗蘭克·艾伯南二世(Frank Abagnale Jr)作為主要發言人似乎讓人有些困惑,這不僅是因為艾伯南(史蒂夫·斯皮爾伯格2002年拍攝的影片《逍遙法外》(Catch Me If You Can)的原型人物)是二十世紀最臭名昭著的人之一,還因為他當年手段的技術含量非常低。


艾伯南(當時他還是個十幾歲的孩子)在六十年代曾經偽裝成泛美航空的飛行員,並憑藉此舉飛行了百萬英里,還免費旅遊了26個國家的250多個城市。偽造泛美航空公司的身份證件是艾伯南整個行騙計畫中關鍵的環節,他從模型玩具店買來一套航空模型,然後從模型上摘下航空公司的標誌。


艾伯南的講座言辭犀利、風趣幽默,同時也在提醒大家:現在比過去更要當心騙局,因為現在的技術發展使得造假更容易實行,而他在當年造假可是千辛萬苦。


艾伯南在發言結束後接受簡短採訪時說,“因為有各種先進的技術,現在行騙比我當年要容易4000倍。我以前印製支票需要使用海德堡公司的印刷設備,這種設備價值上百萬,長90英尺,高18英尺,需要各種印表機、分色機和底片。而現在我可以打開手提電腦,設計一張大型財富500強公司的支票,從公司網站上弄到他們的公司標誌,印在支票上,數分鐘之內就能炮製出一張足以亂真的支票。”


為何走上行騙道路


艾伯南如今在奧克拉荷馬州圖爾薩市開設了一家生意非常紅火的安全諮詢公司,他正在認真研究利用電腦和互聯網行騙的種種手段。但這三十年來他的工作並不是費盡心機的設計詐騙手段,而是擔任FBI(聯邦調查局)和許多公司客戶的顧問,建議他們如何防止被盜和被騙。


他的生意從來不愁沒人光顧,在互聯網時代更是無需擔憂。他說,“高科技催生騙子,今後也是如此。總有人想利用高科技手段來為非作歹,謀取私利。”


雖然艾伯南後來幫助FBI破案,但他盜竊的金額將近300萬美元(多數通過開空頭支票),還假冒過飛行員、兒科醫生,通過路易斯安那州的律師考試,甚至還在州檢察官辦公室找到一份工作。後來他在法國被捕,在法國、瑞士和美國度過牢獄生涯。電影《逍遙法外》根據艾伯南的自傳體小說改編,由萊昂納多·迪卡普里奧(Leonardo Dicaprio)飾演艾伯南。影片上映後,艾伯南就成了個小名人。


這部影片雖然極力忠實于艾伯南傳奇般的真實故事,但他說電影至少在一個主要方面與真實生活有很大差別,那就是他與父親(克里斯多夫·沃爾肯(Chirstopher Walken)飾演)的關係。在現實生活中,他的父母在他16歲那年離異,這件事給他年少的心靈留下了創傷,從此以後他再也沒有見過自己的父親,並由此走上犯罪的道路。


艾伯南說,他在紐約威斯特郡富裕的郊區出生,在那裏過著平靜的生活,直到有一天,有人來到他就讀的教學嚴謹的天主教中學將他接走,帶到家庭法院聽審。他說,“我被領到一間巨大的審判室後面,我的父母站在法官面前。我聽不到法官在說什麼,但最後……他示意我走上前去,我走過去站在我父母中間,我清楚地記得法官從頭到尾都沒有看我一眼,根本沒意識到我站在那兒,只是機械地宣讀離婚檔,因為我當時已經年滿16周歲,我必須告訴法院我選擇跟誰一起生活。”


然後他就開始哭,法官宣佈休庭。等到再次開庭的時候,這個十幾歲的孩子早就逃走了。他登上了開往曼哈頓的火車,開始了自己的流浪生涯。


起初,艾伯南(他說自己當時看上去比實際年齡老十歲)努力用自己的雙手來維持生計,經濟來源主要是家裏寄來的支票。但不久以後,他為了找到更好的工作就把駕駛執照上的年齡改成26年,甚至開始開空頭支票。


後來這個16歲的少年知道紐約的員警正在抓他。當他在第42大街上閒逛的時候,突然瞥見東方航空的機組人員離開古老的康曼德酒店(Commodore Hotel),登上開往機場的班車。艾伯南回憶說,“當他們上車的時候,我心想,‘對了,我可以偽裝成飛行員。’這樣我就可以免費周遊全世界,或許還可以讓隨便什麼人幫我兌現支票。”


他打電話給泛美航空公司的採購部門,編造了一個彌天大謊,稱自己不小心弄丟了飛行員的制服。很快他就得到了為航空公司訂做制服的供應商的地址,訂做了一身合適的制服。裝備完畢後,他來到最近的紐約拉瓜迪亞機場(LaGuardia),四處遊逛想弄清楚怎麼登機。後來他停下來吃午飯,結果發現自己的鄰座是一位TWA的機長。


他回憶道,“這位機長探過身子來對我說,‘喂,年輕人,泛美航空最近怎麼樣啊?’我回答說:‘還可以吧,機長。’他說:‘泛美航空幹嘛來這兒?他們又不飛拉瓜迪亞的航線。他們只飛甘迺迪機場。’”艾伯南在匆忙行騙的過程中跑錯了機場。他告訴這位TWA的機長他是來見朋友的,但這位真正的飛行員隨即問艾伯南他使用的是哪種“設備”。“我在思忖‘設備’是什麼玩意兒?我唯一用過的設備就是這張凳子。”他不知道那位機長在用同行術語問他開的是哪一種飛機。


他接下來決定要偽造泛美航空的身份證件,並想辦法找到供應商的電話,謊稱自己正在考慮訂制大批量的身份證件,然後就拿到一個印有他照片的樣本。就這樣那枚從模型飛機上拆下來的泛美航空的標誌也找到了用武之地。


艾伯南面對的台下觀眾都是電腦科技高手,看上去似乎六十年代匱乏先進技術助長了他當年的行徑。他得知航空公司簽有相互兌現支票的協議,於是就在機場裏跑來跑去,不停地兌現空頭支票。換班的時候他就調個方向故伎重演。


艾伯南在隨後的採訪中稱,先進的技術有利也有弊。“以前我說我在偽造支票的時候,別人會問我,‘你怎麼知道由誰來簽泛美航空的支票?’我說我不知道。‘你怎麼知道該在哪里提現?’——我只能瞎編。這些我都不知道……。”


“而現在,不論什麼公司,我都可以打電話過去,在電話裏獲得帳戶資訊,告訴他們我要給他們匯款。他們就會告訴我匯到哪家銀行,銀行位址和他們的帳戶資訊。我可以拿到任何一家公司的年報,從上面截取董事長、CEO或者CFO的簽名,再在支票上偽造他們的簽名。”


更真實的一面


事實證明,對於艾伯南而言,改邪歸正比走上歧途更加艱難。當他決定不再偽裝泛美航空的飛行員後,他用詐騙得來的錢財在喬治亞州的亞特蘭大市買下一套豪宅。他對鄰居稱自己是個停止執業的兒科醫師,現在正在尋找機會投資房地產。他把一切都編造得天衣無縫,直到一名真正的兒科醫師搬進來才戳穿。


後來有人叫他到喬治亞醫院擔任夜班主治醫生。他說,“我喜歡冒險,所以我忍不住想試試看。”幸運的是,他在醫院值班期間沒有病人死亡。後來的五年中艾伯南又陸續冒充過律師和教師,直到1969年在巴黎被捕入獄。


現在隨著電影的熱映艾伯南已經聲名遠揚。他說他收到很多電子郵件,有些人在郵件中將他稱為行騙天才。但他告訴這些人,他只不過是個十幾歲的孩子,而且“假如我真的是天才,我又何需要靠違法犯罪來維持生計呢?我知道大家都為我40年前還是個孩子的所作所為感到驚歎,但我很清楚我的行為是不符合倫理道德的,是違法的。”


他還對自己錯過一個孩子應該享有的童年而表示遺憾,譬如沒有機會參加高中足球比賽或者是高中畢業舞會,希望借此破除人們對他的神通廣大的迷信。他反詰說,“我的生活怎麼可能是多姿多彩的呢?19歲以前,還有耶誕節、生日、母親節和父親節,我常常都是在一個語言不通的陌生國家的旅館裏哭著入睡的。”


         最後,艾伯南在這個以高科技為主題的會議上說了一段充滿感情的話,令人為之動容。他說,“史蒂夫·斯皮爾伯格拍了一部非常出色的電影。但事實的真相是,我所做的一切根本比不上做一個好丈夫和好父親,因為做個好丈夫和好父親才是有成就感的,是值得的,才能帶給我平靜、歡笑與快樂。”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電影《逍遙法外》中的罪犯原型如今加入反高科技詐騙行列."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09 May, 2007]. Web. [21 September,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1232/>

APA

電影《逍遙法外》中的罪犯原型如今加入反高科技詐騙行列.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07, May 09).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1232/

Chicago

"電影《逍遙法外》中的罪犯原型如今加入反高科技詐騙行列" China Knowledge@Wharton, [May 09, 2007].
Accessed [September 21,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1232/]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參與討論

目前尚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