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個勇敢的領導者意味著什麼?問問微軟的凱特•詹森

微軟美國公司的總裁凱特•詹森(Kate Johnson)帶領著一個萬人團隊,年銷售450億美元的解決方案和服務,致力於實現公司使命:專注於推動轉型,讓全球每個人和組織都能取得更大成就。

作為一名擁有20多年經驗的商界精英,詹森的職業生涯包括擔任通用電氣數字業務的首席商務官,以及在甲骨文、紅帽和瑞銀投資銀行(UBS Investment Bank)負責業務轉型。她還是多元化和包容性計畫的領導者,也是微軟CEO包容性委員會的代表,該委員會致力於推動微軟內部和外部的多元化和包容性議程。

詹森擁有利海大學(Lehigh University)電氣工程學士學位和沃頓的MBA學位。最近在賓大和沃頓於費城主辦的“數據科學中的女性”(Women in Data Science)大會上,她和“沃頓客戶分析和商業人工智慧研究中心”的執行董事瑪麗·珀克(Mary Purk)共同探討了有關話題。

下麵是經過編輯的談話記錄。

瑪麗·珀克:凱特,作為我們談話的開始,能概述一下你的職業生涯嗎?

凱特·詹森:我在大學裏學習的是電氣工程,但在實驗室裏做了11秒鐘實驗後,我意識到也許EE不適合我——無論是從個性還是能力。我可能在人的方面做得更好,比如將人與技術聯繫起來,而不是構建技術本身。所以,後來我開始銷售技術方案,專注於幫助科技公司成長。

我意識到需要一個MBA來學習在工程學中學不到的基本原理和基礎。我愛上了商業領域,進入了諮詢行業,在那裏我有機會體驗許多不同的行業、技術和商業問題。這是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機會,我後來成了一家投資銀行部門的首席資訊官,從那裏我進入了技術領域,把技術賣給了首席資訊官。我同時扮演過買家和賣家的角色。

在我的職業生涯中,我有三大收穫。首先,在大學時,我以為知道自己想做什麼,但其實我並不知道。許多人知道自己想做什麼,而且正在體驗,還能保持長久的激情。那些人很幸運,因為他們能心無旁騖。對於不一定知道,或者自以為知道,後來卻錯了的人,我就是一個例證。這也沒什麼。這種旋轉和迂回也是人生旅程的一部分。

“每天你都需要為下一次的經歷敞開大門,而不是以為自己知道答案。”

第二個體會是,我從來沒有沉浸在一個功能或行業。我越過頂端,這給了我一個學習的元層。這給了我極好的機會,發現自己最喜歡、最擅長的是管理和領導變革。我喜歡研究它,成為它的一部分,創造它,鼓動它,領導它。如果我走更傳統的職業路線,可能我永遠也不會發現這一點。

第三,最重要的一課是,無論你做什麼,你都必須相信自己是有價值的,有能力的,而且你是能夠完成任務的人。我有過令人羡慕的教育和職業經歷。但是,最有影響的學習經歷——也是我作為一個人的最重要因素——來自於我作為母親的角色。我的孩子在課堂上需要幫助,因為他有學習障礙。我曾經將他與傳統的成功標準進行比較。我兒子四年級時,他所在學校的校長給了我一本書:Carol Dweck寫的《觀念:成功的新心理學》(Mindset: The New Psychology of Success)。他說:“凱特,你必須讀它,因為你衡量成功的方式是完全錯誤的。”

讀完這本書後,我發現了如何與一個不完全適合標準學習模式的孩子度過教室時光。更重要的是,它向我展示了我如何成為一個更好的母親、姐妹、朋友、妻子、女兒和專業人士。它教會了我,如果你願意實踐,你可以學習或做任何事情。你必須對新的做事方式保持開放的心態。每天你都需要為下一次的經歷敞開大門,而不是以為你知道答案。

這是我開始思考自己在工作中角色的基礎。對於我如何看待自己在商業世界引領微軟變革的角色,如何從銷售傳統品牌產品轉變為雲中的頭號玩家,這無疑是至關重要的。你是誰,學過什麼,想做什麼都不重要。如果你願意投入時間和工作,世界就在那裏等著你。

珀克:謝謝你分享這段旅程。我們今天面臨的最大挑戰之一是技術在包容性中的作用。微軟是如何行動的呢?

詹森:想想過去的一年。如果我們不能用遠程工作的力量繼續推動經濟創新和增長,生活會是什麼樣子?科技讓大部分的腦力勞動者繼續遠程工作。那些沒有在基礎設施上進行投資的公司,一旦疫情爆發,就很難重新投入到遊戲中。坦白說,他們中的一些人永遠也趕不上。其他人的投資則富有成效。他們在繼續追問:既然我們已經可以如此全面運作,我們還能做些什麼來創新以保持領先?我們看到投資數年的數位化轉型就在這幾個月內實現。這是第一件事。

第二,技術在發展過程中給予了讓每個人都參與進來的機會。我談到了自己作為母親的學習經歷,這個獨特的家庭經歷也促進了我在工作中形成獨特的價值主張,塑造了我領導團隊的方式。你猜怎麼著?我們需要像我這樣的員工來確保我們以一種包容心態來塑造技術的力量。

我們還需要技術來考慮殘障人士的需求。例如,如果你有視力障礙或聽力障礙怎麼辦?長久以來,你可能一直在各個維層面被阻止參與就業和經濟。但現在科技為你提供了機會。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必須繼續為每個人的技術無障礙性投資。

“為了向他人學習,你必須非常脆弱。你得承認你不知道。”

珀克:你能否舉個例子,微軟和你目前重點關注的2-3個關鍵目標?

詹森:我猜你問我的是,你在這個領域的責任是什麼,微軟的責任是什麼?去年是覺醒的一年。雖然我希望我們能夠避免每一場悲劇,但發生的事情是,當世界安靜下來,我們在原地躲避時,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被謀殺了,佈雷納·泰勒(Breonna Taylor)被謀殺了,艾哈邁德·阿爾伯裏(Ahmaud Arbery)被謀殺了。突然間,我們無處藏身,也無法否認這樣一種認識,即美國存在一個巨大的種族主義問題。

覺醒的美妙之處在於,它給了我們這個時刻,讓我們能夠利用這種意識來提高我們推動平等與公平的能力。當你想到一家公司的責任時——尤其是當微軟的使命是讓地球上的每個人和組織都能取得更大成就——我們對所服務的社區做出承諾是再重要不過了。我們必須展示實施多樣化和包容性工作場所的可能性和前景。

我們花了很多時間思考未來的願景,以及如何讓它成為現實。這是我工作的重要組成部分。微軟全球有175000名員工,或有一萬人上下浮動。我們的產品銷往世界上每一個市場。這就像世界的一個小縮影。 

要成功地做到這一點,你必須瞭解你想銷售的市場。你的技術必須服務於你所銷售的市場的所有組成部分,才能真正取得成功。所以我們必須把問題分解。今年我要賣價值450億美元的東西,這讓我面臨壓力。但真正讓我難以入眠的是,如何確保為那些從未想過自己有機會領導這樣一家公司的人創造機會?

首先要確保我們正在培養每個人都需要的技能——比如我的一萬名員工。你不能只是說,“好吧,現在你必須多樣化和包容。”你必須給人們改變行為的能力……無論這意味著敢於領導還是帶領大家在混亂中前行。我們必須弄清楚如何進行有關種族的艱難對話,以及如何處理這些對話。一旦我們在企業內部通過技能和操作把事情做好,我們就可以把這種善意和知識帶到所服務的市場中。

珀克:你能告訴我們微軟的“同情心和行動計畫”(empathy and action plan)是什麼?為什麼最近要開展這個計畫?

詹森:兩年前,當我試圖提升微軟美國的領導力水準時,我認識到學習是一種凝聚團隊的方式。為了向他人學習,你必須非常脆弱。你得承認你不知道。我喜歡把學習作為一種讓領導團隊凝聚起來的方式。

我說,“讓我們去學習關於種族的問題吧!……讓我們去阿拉巴馬州的蒙哥馬利,拜訪一下布萊恩·史蒂文森(Bryan Stevenson),他是《正義的憐憫》(Just Mercy)的作者。”這本書後來拍成了電影,由邁克爾·B·喬丹主演,成了一部大片。布萊恩和我們公司有很多接觸,他是有史以來最有同情心的領導者之一。他把職業生涯奉獻給幫助那些弱勢群體,並為那些被錯誤地監禁和被判死刑的人奔走。

最終,我們領導團隊共12人飛到了那裏,花了兩天時間學習非裔美國人的歷史。這可能是我經歷過的最有影響力的學習經歷之一。高管團隊裏有兩位非裔美國婦女。我們花時間來做這件事對她們來說意義重大。但更重要的是,其他人學到了很多。

“勇敢的領導意味著承擔你必須做出的所有艱難決定的後果。”

史蒂文森給了我們一個共情的公式。我說,“你是我這輩子見過的最有同情心的領導人之一。如果我想在微軟美國推廣同理心,我該怎麼做?”他說:“凱特,這是個公式。同理心=親近(Empathy equals proximity)。你得親近些什麼。加上敘事(narrative)—你必須擅長講故事,這樣你就可以告訴大家發生了什麼。下一個因素是希望(hope)。敘述必須充滿希望;不能是消極的,不能被恐懼、不確定性和懷疑所包圍。最後一點是行動(action),尤其是面對逆境。”

他的這番話引起了我的共鳴。作為一名變革領導者,如果你能分解一些模棱兩可、不定形、難以定義的東西,並給我一個公式,我就會與團隊一起接受它,並找出如何操作它。

最酷的是,我們把注意力集中在第一件事上——以親近來激發同理心。在第一年裏,我們做了很多改變。當我們進入2020年,經歷了世界所經歷的一切,我們意識到不能只是唱讚歌,不能只紙上談兵;必須有一個計畫。這就是我們想到的三件事:我們必須有技能,意願,和行動來推動持久的變革。最重要的是,我們必須把它推向市場。

珀克:你一直很注重勇敢的領導力。勇氣對你意味著什麼?

詹森:我從很多方面考慮勇氣。如果你是企業中的某個員工,勇氣可能是對權力說真話。這可能很難,因為你必須承受後果。人們擔心因為領導不喜歡他們的話而受到懲罰。我也必須向我的老闆們說實話。勇敢的領導意味著承擔所有艱難決定的後果。你想有意識地推動多樣性嗎?好吧,你猜怎麼著,有一些選區就是不想放棄特權。

如果你是一個領導者,你必須考慮所有的選民。你需要意識到對某一部分人的改變意味著對每個人的改變。當你把這樣的事情擺到桌面上時,你必須有信念,因為你將不得不承受後果。我熱衷於勇敢的領導,因為這意味著你要為行為承擔後果。這也意味著你對於目標有所信仰,不管過程有多艱難。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做一個勇敢的領導者意味著什麼?問問微軟的凱特•詹森."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07 四月, 2021]. Web. [11 April, 2021]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10506/>

APA

做一個勇敢的領導者意味著什麼?問問微軟的凱特•詹森.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21, 四月 07).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10506/

Chicago

"做一個勇敢的領導者意味著什麼?問問微軟的凱特•詹森" China Knowledge@Wharton, [四月 07, 2021].
Accessed [April 11, 2021].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10506/]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