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化教學如何帶來全新的學習體驗?

想像一個課堂環境,傳統的講座和幻燈片被互動遊戲強化,讓學生完全沉浸在課堂中。這是“沃頓互動”(Wharton Interactive)的目標,通過遊戲化學習改變教育。“我們的想法不是讓青少年花幾個小時玩地雷遊戲;而是創造遊戲,通過刺激大腦,讓主題真正地堅持下來,從而強化學習過程。”

“沃頓互動”由執行董事莎拉·湯姆斯(Sarah Toms)和沃頓商學院教授伊桑·莫利克(Ethan Mollick)共同創立,已經有數據表明遊戲化學習如何為教育者和學生帶來更積極的結果,包括參加沃頓高管培訓的職場專業人士。最近他們和沃頓知識線上一起討論了遊戲化教育如何以一種更直接和更具吸引力的方式,幫助學生獲得新技能。

沃頓知識線上:據說這個想法是你們倆有一天下午在三藩市的一家咖啡館裏想出的? 

莎拉·湯姆斯:這個專案起源於我和伊桑之間的互動合作。我們大約在七八年前開始合作,重現了伊桑在創業課程中已經運行過的一些模擬實驗。我們意識到雙方在背景方面的很強的協同作用。我們都是創業者,我們都熱愛遊戲。我有很強的技術背景,伊桑顯然在創業和研究方面有豐富經驗。坦白地說,我們是天作之合。

在咖啡館的那次談話中產生的想法是Idea Machine(創意機器),這是我們沃頓互動專案提供的平臺之一,賓大有很多學生都在使用它。我們還開始考慮一個問題,雖然傳統的模擬教育很好,但它們的創建成本很高,而且通常都必須循規蹈矩——你在儀錶板上輸入數字,點擊提交,然後人為地移動到下一階段。這對我們來說不太合適。

我們感興趣的是思考更真實的決策,更真實的學習,而決策之間有更多的灰色地帶——有敘述、個性、挑戰和取捨。這一切都是同時發生的,這使得在教室裏教學變得非常困難。但我們決定接受它。

當我擔任沃頓學習實驗室(Wharton’s Learning Lab)主任時,我們的合作發展到了一個轉捩點,我們決定是時候把這些想法和概念帶到沃頓互動專案的孵化器中開發,然後思考我們如何將這些不可思議的平臺——即在嚴肅遊戲中體現出的新思考方式——帶給沃頓以外的更多學生。

沃頓知識線上:“沃頓互動”的使命是“教育未來的民主化”(democratize the future of education)。當學生積極學習時,他們擁有這些所知。這是什麼意思?

伊桑·莫利克:這意味著好幾件事情。首先,關於我們如何學習。一個偉大而有力的學習方法是把經驗與教育學聯繫起來。那就是擁有最好的教學技巧,使用我們所知道的東西來促進學習,並將其融入到實際體驗中。與其告訴你如何經營企業,不如先讓你經營一家模擬公司。但你必須得到回饋,你要有各種測試的結果。如果你做得不好,你就再試一次。它是關於最新的互動式教學法,並融合了那種所有權,控制和代理的感覺。

另一個重要的含義是關於民主化。沃頓是個不可思議的地方,賓大是很棒的大學,學生非常優秀,我們都很樂意成為其中一員。但我們希望世界各地的學生都能從中受益。就在過去幾年,有一些非常有力的研究表明,即使是基礎的商業教育也能提高創業率、成功率,幫助人們擺脫貧困,幫助國家更好發展。我們希望增加這種教育機會,而遊戲是實現這一目標的一個好途徑。這已經超越了那些大規模的線上公開課(MOOCs),人們不僅觀看視頻,而是轉移到一個互動的世界。與世界其他地方的人交流,獲得個性化的回饋和真實的成就感——這是我們的目標。

莎拉·湯姆斯:我們在第一代平臺上進行的一個小型研究很有說服力,即另類現實課件(alternative Reality)。傳統課堂上平均約有20%的學生會舉手發言,這意味著80%的人可能有話要說,卻不會主動發言。伊桑很好奇,“在我們為期三周的創業遊戲中,那些在課堂上不喜歡發言的學生,是不是也沒有那麼投入和參與遊戲?”然而他發現這兩者沒有相關性。

他讓一個研究助理看了教室的錄影,看誰在舉手。然後我們看了比賽的參與程度。那些沉默的學生參與程度很高,這意味著這是投入學習,同時又感到心理安全的另一種模式。這就是教育民主化的另一種方式——讓課堂上沉默的學生更加積極地參與。

沃頓知識線上:與傳統課堂不同的是,那些安靜的學生很投入——也許只是在螢幕上。但是神經元也在放電,他們也在吸收通過模擬所學的東西,對吧?

伊桑·莫利克:是啊,但不僅是通過螢幕。你剛才提到過 Among Us,這是一個合作遊戲。Minecraft也是一個合作遊戲。我們的遊戲不是針對一個盯著螢幕的玩家;你是在和其他人互動,通常是幾個星期。你在現實生活中建立了一個團隊,就像你在遊戲中一樣。所以,這不僅是一種被動的體驗。教育的影響是顯而易見的。在其他早期研究中,我們發現模擬實驗和對照實驗的人在學習結果上增加了完全的標準差。

遊戲化教育很長時間以來被嘲笑為巧克力覆蓋的花椰菜,因為人們只會接受下麵的教學部分,並在上面添加一些糟糕的遊戲。我認為我們是從零開始,然後說,“我們如何建立一個不完全是一個遊戲,也不完全是模擬教學,而是在二者之間,以科學為基礎的成功的遊戲化教學?”

沃頓知識線上:遊戲化學習如何幫助每天都要解決現實問題的職場專業人士?

莎拉·湯姆斯:我們在沃頓高管培訓課程中進行了大量的模擬,課程評分都非常高。對於這些高管來說,很重要的是我們可以利用遊戲中已知的適度忠誠。這意味著最好把你帶到一個虛擬的世界裏,讓你專注於學習,沉浸在這個世界中。一個很好的例子就是我們稱之為“土星寓言”的遊戲,現在已有數百名高管參與其中。在這兩天的經歷中,他們學習了危機管理,學習了團隊合作,領導能力等。在這場非常有吸引力的遊戲中,這些都變得生動起來,他們正在執行一個土星任務。

伊桑·莫利克:我們的想法是,我們不需要在完全現實的世界裏教現實的課程。飛行員必須先在飛行模擬器裏飛行,嘗試過多次墜毀之後才能去駕駛真的飛機。我們不會因為他們在實驗室裏墜毀飛機而懲罰他們。但在現實中,高管會因為失敗而受到懲罰,但是人們往往從失敗中吸取錯誤的教訓。我們是把人放在飛行模擬器裏管理。給他們墜機的機會,但要從那些墜機事件中吸取教訓,瞭解發生了什麼,並在他們真正駕駛飛機之前,應用這些經驗教訓並獲得所需的經驗。

沃頓知識線上:你認為模擬學習的未來在哪里?疫情期間虛擬教學的增加是否向我們表明,也許模擬學習可以取代傳統的課堂教學?

伊桑·莫利克:我不認為它會取代課堂教學。課堂教學仍然至關重要。我們已經做了幾千年,事實上仍然很有效。讓人們聚在一起並進行交流,這很重要。我想遊戲化教育能做幾件事。第一,它可以擴大課堂教育的範圍。它能讓更多的人接受教育。它是對課堂教育的補充。

其次,遊戲化教育可以遠程進行。早在疫情開始之前,我們就建立了這些模擬系統,以便遠程工作。我們是圍繞著大規模的多人遊戲模式來構建系統的。目的是你不需要在課堂上就可以獲得同樣令人信服的體驗。我們的目標不是取代課堂教育,而是民主化、更廣泛地傳播,使教師更容易,學習更有效。

莎拉·湯姆斯:模擬學習的好處還在於它不是平面的。它將所有這些經驗教訓結合在一起,展示了可能發生的所有權衡,以及這些想法是如何相互關聯的。我們用敘事,用給生活帶來挑戰的角色,給課程增加更多的立體感。

另外就是難忘的移情。它使學習者能夠練習我們所說的內容,從而為他們創造難忘的聯繫。幾年後,有很多學生回來說,“遊戲中發生的事情,幫我在現實中省去了很多麻煩。因為我在你們的班上練習了,我知道我需要做什麼。”這在學習者的記憶中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他們可以在以後的職業生涯中找回並付諸行動。真的很神奇。

沃頓知識線上:你們的沃頓互動專案下一步有什麼計畫?

伊桑·莫利克:莎拉和我都是創業者,都創辦了公司。我們早就在想,你如何幫助創業者更好地工作?創業真的很難,因為它涉及到各個領域。你必須是談判、推銷、融資的專家,並且能夠發掘新客戶。我們一直在研究一個在沃頓內部運行了很長時間的模擬學習版塊,很快我們希望能在沃頓之外宣佈它。它將使人們在知名企業家、我們和其他教授的支持下,以及在各種令人難以置信的互動體驗的環境下,擁有經營一家初創企業的經驗。所以,請繼續關注,很高興我們很快就能宣佈。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遊戲化教學如何帶來全新的學習體驗?."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20 十一月, 2020]. Web. [01 December, 2020]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10417/>

APA

遊戲化教學如何帶來全新的學習體驗?.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20, 十一月 20).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10417/

Chicago

"遊戲化教學如何帶來全新的學習體驗?" China Knowledge@Wharton, [十一月 20, 2020].
Accessed [December 01, 2020].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10417/]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