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投資精英揭開沙山路的秘密,拷問創業者與風投關係的核心

對商界人士而言,沙山路(Sand Hill Road)這條路名猶如羅迪歐大道、華爾街和賓夕法尼亞大道一樣如雷貫耳。這條位於矽谷西部的主幹道是許多風險投資公司(VC)大本營。

斯科特•庫柏(Scott Kupor)是其中一家叫做安德森-霍洛維茨基金公司(Andreessen Horowit)的管理合夥人。

他的職業生涯從律師開始,之後轉型為企業家,並最終成為現在的風險投資精英。他寫了一本暢銷書,為創業者如何與投資人合作提出建議與指導。

在本期沃頓知識線上電臺節目,庫柏將與大家討論他的暢銷書《沙山路的秘密:風險投資以及如何獲得它們》(The Secrets of Sand Hill Road: Venture Capital and How to Get It)。

 下文為經編輯的對話記錄。

風投資金的增長和流向

沃頓知識線上:過去幾十年風險投資顯著增長,那麼在今天,風險投資將產生什麼樣的影響?

庫柏:去年僅在美國,風投就向初創企業投了約1300億美元,並從有限合夥人或投資人那裏募集了約500億美元的資金。這些數字是20年來的最高水準。

如果你看看當下這些上市公司,我認為前五名最有價值的上市公司背後都是風投資金。因此,風投對就業增長和經濟增長的影響十分顯著。

過去,美國是風投資金的主要來源國。大約20年前,全球約90%的風投資金來源於美國;但在今天,這個比例降至約50%。雖然市場規模大幅增長,但與此同時,美國以外地區的相對市場份額也大幅增長。

沃頓知識線上:是什麼導致了風投資金的全球轉移?

庫柏:很長一段時期以來,大多數風投都聚焦於硬體,諸如,很多初始風投資金都流入英特爾(Intel)或者其他研發晶片或硬體產品的公司。但如今,軟體在風投產業中的顯著性愈發明顯。軟體的可塑性更強,電腦學科學生在不同軟體公司的滲透也推動了風投從硬體向軟體的轉移。

當然,當某個區域高精尖的工程師集中程度高,那麼一些早期資本自然期待著流向該區域的創業企業。我們在以色利,歐洲,當然還有中國和印度都看到了大規模的增長。未來幾十年,我們相信,會在許多新的地區看到廣泛分佈的創業公司。

創業者要明白投資人的動機

沃頓知識線上:您在書中寫到“能挖掘到優秀投資標的公司的風險投資,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就成功了一半”,這其實又回到您之前提及的關於風險投資與創業者關係的問題。

庫柏:對,這一點很重要。我在風投界工作了10年,在那之前,我在一家創業公司工作了大約8年。其實最終,風投是一個融資來源,當然我們也希望在其他領域提供價值。但我們不應自欺欺人,因為最艱辛的工作還是由創業者來完成的,這種艱辛的努力最終實現了從零到一,從概念到最終一個大規模公開上市公司的轉變。我們不能否認風投是有裨益的合作夥伴,但風投本身可能會走入誤區,混淆他們與創業者地位的重要性。毫無疑問,創業者本身才是公司掌舵人。

沃頓知識線上:對於尋求風險投資的創業者,您最好的建議是什麼?

庫柏:確保你明白風險投資人的動機,瞭解自己是否與他們目標一致。投資人期待著把資金投入到下一個臉書(Facebook)或下一個穀歌(Google),那種大規模的、長期可持續發展的公司。如果這也是你希望建立的公司形態,那麼我想你找到了正確的合作夥伴。

沃頓知識線上:您書中有提及創業者如何瞭解風投世界,您的建議是創業者應該從提正確的問題開始。能再深入談談這一點嗎?

庫柏:尤其是矽谷這個地方,似乎有很多資源可以幫助你找到此類問題的答案。但是過去十年間,我不斷聽到創業者一遍又一遍地提一些重複問題,這些問題事關創業者與風投關係的核心,並且拷問兩者關係最根本的屬性,這也是促成我寫這本書的原因。

在書中我提及,一些創業公司與風投資本的關係甚至比美國平均婚姻期還要長,當然這點從婚姻角度而言是很不幸的。從美國公司股東一般持有股份十年以上的角度而言,風投資本僅僅會在其投資的創業公司裏待8年。正如任何良好的關係,你必須瞭解你的合作夥伴,雙方要先“約好會”互相瞭解。但我認為人們在這一領域還未引起足夠重視。

沃頓知識線上:您是否認為,風險投資有時不大適合某些類型的創業公司?

庫柏:確實如此。從風投那裏獲取資金首先意味著你要與風投目標一致。創業者和風險投資人的共同信念是“也許我們不會成功,但我們能否嘗試建立一家規模或業務範圍與臉書、穀歌、蘋果或亞馬遜相當的公司?”如果這不是你的目標,這本身沒有錯。但如果你強迫自己與那些對成功有不同定義的人站在一個陣營,那就很危險了。

沃頓知識線上:創業成功率不算高,創業者應事前做好什麼樣的心理準備?

庫柏:創業是極其艱難的。正因為創業超乎想像的困難性,創業者從某種意義上而言是妄想家,因為在什麼都沒建立起來之前,創業者要從零開始並說服員工為他工作。其實在我們的投資案例中,一半的案例中我們的投資最終都打了水漂,這些是失敗的案例。就像是你的孩子每天上學但考試只拿了50分(滿分100分),你也會失望至極。在風投行業,這是同樣的道理。所以我們的目標是在大海裏撈針,找到那些最終能給風投資金帶來收益回報的公司。

沃頓知識線上:風投界自身是知道創業成功率低這一事實的。但是把這一理念傳達給創業者是否存在難度?畢竟很多創業者都期待著,在風投資金的助力下,自己的企業能百分之百取得成功。

庫柏:確實存在難度。作為投資人,我們最終從那些創業成功並在財務上取得巨額回報的公司身上賺錢。但是我們的聲譽其實是建立在那些不成功的企業之上的。我認為,對於想要創業的人而言,首先要確保自己明白,在創業進展不順之時,風投做事的方法與風格。

對於風投而言,當你投的企業進展不順時,你不能就此抽離跑開。你必須陪伴創業者並給予幫助,即便有時這意味著幫助創業者結束公司或尋找收購方。但最重要的是,整個過程中風投必須尊重創業者。

風投的角色和改變

沃頓知識線上:風投在被投公司日常運營中扮演多大的角色?

庫柏:我自己也曾在創業公司待過,我認為在風投界,很容易產生一種誤解,即僅僅因為你是董事會成員或你能夠與公司CEO交談,就判定自己對公司日常運營更加瞭解。但公司的魔力實際上在於公司個體員工,在於公司團隊的執行能力。所以,擔任初創公司董事會成員的風險投資人很容易踩過界,錯誤地以為他們更瞭解公司業務,有時甚至過多插手公司業務。但作為風投人,往往我們最不願意做的就是影響投資企業的創業精神。

沃頓知識線上:大數據如何改變了風投行業?

庫柏:老實說,現在說改變還為時過早。我認為風投行業對大數據的探索主要聚焦兩個領域。首先,我們能否運用大數據在良莠不齊的初創公司市場裏甄選出有投資價值的公司?這方面,過往的探索都不大成功,因為本身對於風投公司而言,篩選投資標的的過程不算太難。大多數人都在同樣的魚塘裏釣魚,所以我們知道機會都蘊藏在哪里。

我認為大數據更有希望得到應用的領域是投資標的盡職調查。諸如,隨著時間流逝我們可以積累下上千家公司不同階段的收入數據,所以當我們調查下一家公司時,我們可以說“看,根據我們過往積累的大數據,公司在這個階段的收入應該達到多少,或者日用戶增長率應該是多少”。我認為那些能給盡職調查賦能的領域是最可能出成果的領域。

沃頓知識線上:當某家風投投了某特定領域的一家公司時,他是否會繼續投資同領域的公司?

庫柏:衝突,是風投行業的一個關鍵點。諸如,我們安德森-霍洛維茨基金公司(Andreessen Horowit)投資了來福車(Lyft,總部位於美國三藩市的移動出行共用乘車服務公司,譯者注)。投資來福車也意味著我們兩家公司一定程度的品牌結盟。我們從來福車品牌獲益,也期待看到他們從我們的品牌獲益。如果我們在投資了來福車以後再去投資優步(Uber),那麼與僅投資單家公司相比,市場很難獲取足夠的信號真正理解三家公司的品牌結盟情況。

但是衝突問題,打個比方而言,好比各花入各眼,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定義與判斷。來福車/優步是一個簡單的例子,有時公司的主業是其他領域。但是作為風投,你必須知道的是,一旦你決定與某個品牌結盟,那麼你也選擇了未來要走的路與方向。

沃頓知識線上:就初創企業而言,有限合夥人是否是風投參與的最佳方式?

庫柏:是的,有限合夥人是對風投角色的很好描述。當然有限合夥人這一術語有其背後的法律定義與解釋,在此我不想贅述。我的重點是,風投不僅是一個融資來源,風投對於初創企業而言也是一名教練、導師或者合夥人,可以幫助投資企業制定重要戰略。

我們公司花費大量時間研究的第三個領域是,如何切實幫助被投公司實現業務增長?我給大家舉個例子。我們公司有個團隊專注於研究與第三方建立客戶和業務開發關係,這些第三方最終將使我們所投企業收益。這對我們而言也是好消息,因為被投企業表現越好,我們的投資人便越開心。對我們所投企業而言,我們團隊的研究有助於他們擴大客戶基礎;對外部客戶而言,我們可以幫助他們接觸到早期技術。

風投界過去十年最大的轉變是一種概念的轉變,即現在資金本身並不能區分不同的風投公司,風投能為初創企業帶來的價值與變革才是真正的區分點。

第二輪是否加投

沃頓知識線上:風投對第二輪融資是什麼態度?風投們如何決定是否應該加投?

庫柏:一般的運作方式是,至少在早期階段,如果我們在一家公司第一輪融資中進行了投資,我們的假設是“當他們進行下一輪融資時,希望會有別的投資人發現這家公司的價值”。實際操作中我們的做法叫做同比例跟投(pro rata),即我們有權追加投資,保證最終持有公司的股權比例與以前一致。在初始投資後的第一輪或第二輪投資中,大致是這樣的操作方式。在此基礎上,隨著被投企業的快速成長,公司估值可能會急劇上漲。所以很有趣的是,有時我們與其他風投是競爭關係,有時我們又是合作關係,因為他們也會投資我們所投的企業。

我的建議是,創業者應該假設每一輪融資都是獨立的。但是如果公司發展順利,那麼很可能之前融資輪的風投會選擇繼續跟投。

沃頓知識線上:作為風險投資人,如果創業團隊想要解散,您如何處理相關的法律和財務問題?

庫柏:這是真實存在的問題,可惜這一點上創業者們考慮並不多,也許因為他們不願設想未來某個時刻可能與創業夥伴分道揚鑣的局面。但在公司剛成立時我們一定會給告誡他們,隨著時間推移,人會變,事物也會變。你們其中一位想要成為CEO,但另外一個創業夥伴可能會說“過去的一切經歷都很有趣,但可惜我想投身於其他事業”。

所以設置適當的公司治理結構至關重要,我們都不希望看到,在出現上述解散風險時,不再積極參與公司業務的共同創業者仍對公司戰略和治理具有不適當的話語權。我們幫助被投方設置好公司治理機制,確保初創團隊解散時,至少公司繼續執行既定戰略的能力不會受到影響。

沃頓知識線上:在被投企業考慮上市時,風投方將扮演什麼角色?

庫柏:當然,我們的部分工作是幫助他們為IPO做好準備,這意味著經常更換董事會,納入獨立專家等等,因為被投方必須滿足新的上市規則。所以我們的部分工作是幫助他們順利完成這個過程。

一旦公司上市了,那麼通常情況下,在某個時期風投會退出董事會。這不需要馬上實現,一般而言,風投將在公司上市之後的頭幾年逐步放棄董事會席位。董事會席位將讓予更長期擔任的更為專業的董事會成員。我認為這非常合理,不僅能為公司帶來利益,同時允許風投進入下一個迴圈,即加入新的被投企業董事會,繼續他們的投資事業。

風投對創業者的關注點

沃頓知識線上:您在創業方和風投方都工作過,那麼在您看來,創業者向風投方介紹創業專案進行融資時,他們有哪些需要注意的地方?

庫柏:在我的書中,我們試圖縷清兩大要點。首先,大家需要瞭解我們在很多初創企業中的投資最終都無法變現,所以我們尋找的是很小部分的最終能成為大贏家的企業。在此背景下,市場規模變得至關重要。風投在早期都在問一個實際問題,即“我們假設公司未來發展順利,但到時市場規模到底有多大?”這個問題沒有什麼神奇的答案。

第二點,在創業初期,除了團隊以外,沒有太多需要風投評估的層面。也許你說服了風投相信市場規模很大,也許你向他們介紹了產品理念,但根據我們的經驗,一旦你真正進入市場並從客戶那裏得到回饋,你的產品將會經歷多次改變。

也許唯一不會改變的,只有團隊。所以我們的評估並不在於為什麼我們會投資到這個領域,而在於為什麼我們會投資到你的團隊。市場上也有很多其他團隊具有與你一樣的創業理念,那你究竟有什麼與眾不同的優勢?你有什麼獨特的點可以讓風投對你產生信心,堅信你將適應市場,懂得聘用員工增長業務,並不斷吸引合適的人才與技術,盡你所能獲取最終的成功?

沃頓知識線上:您如何看待風投界的未來增長?

庫柏:我認為私人市場與私人財富總體上將繼續增長。過去15至20年間我們已經看到了這一點。未來風投行業將是一個競爭非常激烈的市場,而且將繼續如此。

更為重要的是,屆時資本將不再成為稀缺資源。總有人比你更有錢,總有人的資金成本比你更低。因此核心問題在於,作為風投,你是否能給被投企業帶來並增加價值?這才是決定風投生死的問題。如果做不到上述這一點,我想未來的路會很難走。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矽谷投資精英揭開沙山路的秘密,拷問創業者與風投關係的核心."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11 九月, 2019]. Web. [17 September, 2019]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10245/>

APA

矽谷投資精英揭開沙山路的秘密,拷問創業者與風投關係的核心.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9, 九月 11).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10245/

Chicago

"矽谷投資精英揭開沙山路的秘密,拷問創業者與風投關係的核心" China Knowledge@Wharton, [九月 11, 2019].
Accessed [September 17, 2019].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10245/]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