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促進經濟繁榮?請專注於創造新的市場 

“世界上會有繁榮的電動汽車市場,但這些汽車不會來自特斯拉,而會來自中國。” 

哈佛商學院教授、創新專家以及《繁榮悖論》(The Prosperity Paradox)的作者之一克萊頓·克裏斯滕森(Clayton Christensen)在近期與沃頓知識線上的訪談中,談到了他所謂的三種創新類型,以及為何其中一種會推動經濟強勁增長。 

克裏斯滕森認為,中國的繁榮來自其市場創新,這些創新使產品和服務變得平價且容易獲取。這樣的成功其他國家也可以複製。 

訪談文字內容整理如下。 

沃頓知識線上:是什麼啟發了您寫《繁榮悖論》?

克萊頓·克裏斯滕森:20世紀70年代初,我所在的摩門教會請我到韓國擔任傳教士。當時,韓國是一個極為貧窮的國家。但在接下來的30年裏,韓國逐步繁榮。我想研究那個現象。其他國家也可以有這個過程嗎?我們花了約20年的時間來探索這個問題。這本書是多年汗水的結晶。 

沃頓知識線上:您在書中提到,中國如何得以將極端貧困率從1990年的超過66%降到今天的不足2%。 其他國家可以複製嗎? 

克裏斯滕森:我們認為是可複製的。這就是令人興奮的地方:這個現象確實只在一些國家發生,而沒有在另一國發生。這當中確實存在一個過程。我們認為關鍵要素是創新。創新可能是我在商業研究中為人熟知的領域。我們發現,有一種創新,是中國、韓國等國變得繁榮的關鍵,而俄羅斯卻沒有、菲律賓也沒有發展起來的原因。

我們把創新分為三種:

第一類創新是效率創新。

這有助於公司制造更便宜、更優質的產品。這對經濟很重要,因為有助於將自由現金流最大化。但效率創新並不會帶來經濟增長,因為你總是試圖提高效率,最大限度地擴大現金流,但會導致經濟增長和創造就業降到最低。在今天的美國,大部分對經濟的投資都走錯了方向,他們過多關注效率創新。

第二類是持續性創新。

這種創新中,人們嘗試不斷地改進產品。我們在周圍看到的幾乎都是持續創新。這種創新也不會為公司或經濟創造淨增長。想像一下,我為豐田工作。如果我說服你購買普銳斯,你就不會買凱美瑞。如果我把最新版的產品賣給你,你就不會買舊版。因此,持續創新使我們能夠更好地生產優質的產品,但並沒有創造新的增長。

為公司和國家創造淨增長的是第三種創新。我們稱之為“市場創造”(market-creating innovations)。這些創新變革了傳統上只有富人能消費的非常複雜和昂貴的產品。市場創造將這些產品價格更合理且易於獲取,讓更多人可以購買和使用。 

我舉幾個例子。今天的美國是個非常繁榮的國家。但美國並非一直如此。19世紀50年代,美國比今天的孟加拉更貧困。我們改變自身的過程是通過創造市場。

辛格縫紉機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在這之前,如果你需要一件新衣服,我們的母親必須手工完成。她們要花大約一天的時間來製作一件衣服。只有富人才能擁有多套衣服。當艾賽克·辛格(Isaac Singer)開發出他的腳踏式縫紉機時,成千上萬的人,最終是數百萬的顧客,可以通過擁有這種縫紉機來為自己做衣服。他不得不雇用更多的人來製造、銷售和服務。超過兩百萬人開始擁有這些縫紉機,從美國開始遍佈世界。因為辛格讓這些縫紉機價格實惠且易於獲取。

類似地,亨利·福特製造的汽車一開始只供富人使用。但他使汽車價格實惠且易於獲取後,數百萬人都可以擁有汽車。汽車製造還需要一條完整的產業鏈。他得找人提供鋼材、建立經銷商和服務體系。所以,這裏存在一個因果機制。首先,你使產品或服務價格合理且易於獲取,然後建立一個系統來服務新顧客。 

沃頓知識線上:要怎樣才能及時抓住創新的機會?

克裏斯滕森:要想抓住效率創新、持續創新或市場創造的機會,你只需觀察人們為了完成某項工作必須做些什麼。這些觀察將為你提供機會和創意,以創造新產品。

艾賽況·辛格從他周圍高價購衣的人群中發現了縫紉機的機會。你環顧四周,智能手機無處不在。人們用手機的最重要目的是和他人更好地溝通。以前都是要寫信,複雜、昂貴且耗時。現在,我們可以通過廉價、方便和高效的方式相互溝通。 

沃頓知識線上:為什麼創造市場比扶助貧困更能促進經濟繁榮?您能解釋一下這兩者長期影響的差異嗎? 

克裏斯滕森:創造市場會創造經濟增長,因為必須創建服務於這個市場的所有基礎設施。讓我舉一個尼日利亞名為 Tolaram的Indomie麵條的例子。這是由一個從印尼移居到尼日利亞的家族企業開始的。麵條在亞洲是便宜而簡單的食物。但在非洲,麵條被視為蟲子。非洲沒有麵條市場。這個家族在尼日利亞建造了一家麵條工廠,開發了一種適合尼日利亞常見產品的配方。但他們發現,為了控制麵粉的品質,他們不得不買一個農場。然後又不得不建立一個經銷商系統。然後他們發現沒有懂數學和英語的人。所以他們不得不創造一個機構來教數學和英語。他們還必須在工廠周圍建造道路和橋樑,來運輸產品。為了控制港口的腐敗,他們不得不建立自己的港口。因此,為了出售麵條,他們必須建立一整套基礎設施。 

沃頓知識線上:為什麼這種創造市場來發展經濟的方法在過去被忽視?您認為今天採用這種創新的主要障礙是什麼? 

克裏斯滕森:我認為核心原因在於管理者需要採用不同的方式來看待問題。通過使產品價格實惠且易於獲取,更多人可以擁有,這是一個簡單的概念,可以讓我們做更多的事。給人們提供資源做他們已經在嘗試做的事情,這是每個行業創新的關鍵。

舉個例子。殼牌、海灣和英國石油公司等等到非洲鑽探石油,然後運往西方國家。每當他們將油井鑽入地下時,就會有效率創新,從而可以雇用更少的人。這就是為什麼這些公司不會創造經濟增長或就業機會,因為這不是他們的目的。他們的目的是消除成本、消除就業機會。

當我們將中國與俄羅斯相比較時,它們的情況截然不同。推動中國經濟增長的大部分創新都圍繞著產品的變革:以前複雜昂貴的產品現在變得價格實惠且易於獲取,例如海爾冰箱。

相比之下,俄羅斯將經濟重點放在效率創新上。石油是一個重點。天然氣是一個重點。但他們的創新正在消除就業機會。因此,你看到俄羅斯發展艱難,中國卻充滿了增長機會。 

沃頓知識線上:您認為目前在美國以及其他國家最有前途的市場創新在哪里? 

克裏斯滕森:讓我們看一下電動汽車行業。美國的特斯拉公司制造了非常好的汽車,售價8-10萬美元。還有寶馬、梅賽德斯和其他公司與之正面競爭。我們稱之為持續創新。他們試圖改善產品,但不會創造增長,因為那不是他們的目的。

在中國,你到處可以看到電動汽車。這些車的售價是4,000美元。它們由塑膠製成,非常狹窄,可以輕鬆上路。雖然特斯拉只銷售了幾百輛,但中國市場上卻有數十萬輛電動汽車。世界上會有繁榮的電動汽車市場,但這些汽車不會來自特斯拉,而會來自中國,中國正在製造價格實惠且易於獲取的電動汽車。 

沃頓知識線上:在這本書的最後,您寫道繁榮悖論應該成為繁榮進程(Prosperity Process)。這怎麼發生,誰可以來實現呢? 

克裏斯滕森:每家公司,每所機構面臨的挑戰都是如何分配資源。大多數公司將資本分配給能把效率創新和持續性創新的淨現值最大化的產品或服務。即使有高管希望在全球創造新的市場,他們公司內部的資源分配流程也不允許他這樣做。

因此,管理資源分配流程,優先考慮市場創新而非效率創新是關鍵。你必須考慮這些標準,每年都審視和更新這個流程,才能成功。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想促進經濟繁榮?請專注於創造新的市場 ."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24 五月, 2019]. Web. [07 December, 2019]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10108/>

APA

想促進經濟繁榮?請專注於創造新的市場 .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9, 五月 24).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10108/

Chicago

"想促進經濟繁榮?請專注於創造新的市場 " China Knowledge@Wharton, [五月 24, 2019].
Accessed [December 07, 2019].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10108/]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