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全球汽车业展望:耐人寻味、暗流涌动的一年

美国汽车行业2018年销售新车1730万辆,表现超出预期,但2019年行业前景尚不明朗。行业在2019年将面临各种曲折,包括中国和美国经济放缓的影响、贸易战的压力、无人驾驶汽车等新技术的影响,以及千禧年一代和Z世代消费者的偏好,他们将推动未来汽车需求上升。

如果说2018年汽车行业见证了通用汽车等公司关闭工厂和裁员,那么2019年将出现更多的投资、联合,以及电动车和其他新科技试验。虽然2019年开年不温不火,一月份的汽车销量按照预期有所下降,但沃顿商学院和其他领域的专家认为,这并不意味着汽车行业不会安全渡过各种磨难。 

影响因素多样化

影响美国汽车行业的每个因素都有积极面和消极面,沃顿商学院管理学教授麦克杜菲(John Paul McDuffie)指出,他也是沃顿麦克创新管理学院车辆和移动创新项目主任。

“每一个因素都有积极和消极两方面的导向和影响,”麦克杜菲认为汽车行业面临着“一定程度的不确定性”,他对于今年的行业前景既不乐观,也不悲观。“我们生活在一个耐人寻味、暗流涌动的时代。”

麦克杜菲认为,汽车行业当前所面临的问题比以往都更加广泛。他提到了科技变革、电动车、自动驾驶汽车、当前的贸易形势以及关税的威胁。

就关税而言,美国停止对中国进口货物加征高额关税的90天休战协议到期后,四月份后美国汽车行业将面临较高的钢铁和铝合金进口关税。特朗普总统还威胁要对从欧盟进口的汽车加征关税,也令美国汽车行业感到担心。

汽车行业还担心各国经济状况,尤其是美国和中国。“跟关税风险一样令人担心的是中国经济的明显下滑,”麦克杜菲说道,“中国市场一直是很多国际汽车公司的主要引擎。我在想,那些汽车公司高管应对如此复杂性和不确定性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汽车行业资讯网站TheDetroitBureau.com的编辑埃森斯坦(Paul Eisenstein)指出,虽然一年前人们都预计美国市场2018年将下滑,中国经济增长将比过去减缓,但实际却不是这样。“美国市场2018年实际上增长了一点点,中国发布了自2000以来中国市场爆炸式发展以来的首个下滑数据,”他说道,“大多数人都预期中国经济今年将会略微反弹,美国市场将会再次放缓。”

最重要的是,很多情况都取决于特朗普总统的行动,埃森斯坦说道。“总统还在继续说要升级贸易战,”埃森斯坦指出。汽车行业准备着迎接美国和欧盟等重要磋商的结果,他补充道。

麦克杜菲和埃森斯坦做客“沃顿知识在线”的“展望2019年”广播系列节目,分享他们对于美国汽车行业新形势的看法。 

特斯拉进入中国

虽然中国面临着经济下滑的难题,但有一家汽车公司依然对中国经济很有信心,那就是特斯拉。特斯拉目前正计划在中国建立工厂。“特斯拉总爱做冒险的事,”麦克杜菲说道,即使它本身财务状况窘迫,它仍然希望在中国建一个新工厂。另一方面,他指出,特斯拉是第一个中国允许独立建厂,无需中国合资伙伴的外国公司。“这意味着知识泄露的风险降低,不需要跟中国企业或中国政府分享信息。但这也意味着没有人跟它共担风险。”

对特斯拉来说,还有一个鼓舞人心的因素就是中国政府致力于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电动车市场,麦克杜菲说道。“中国政府有很多手段来实现这一目标,包括要求外国汽车制造商生产许多电动车在中国销售。所以马斯克不必担心怎样在中国提高销量,市场会有电动车需求的。”根据一份引用中国政府官员发言的Quartz报告,特斯拉这个20亿美元的中国项目最早在2019下半年就可以开始销售汽车。

与此同时,很多想要参与高端电动车市场竞争的中国初创企业正在苦苦挣扎,麦克杜菲指出了其中一家: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这家公司资金似乎很充足,也有很多优秀人才,但他们除了麻烦不断,一事无成。所以,要做这样一大笔投资,就像特斯拉在中国建厂一样,是要冒很大风险的。但是在一个将会有电动车需求的市场投资,风险就没那么大了。”

埃森斯坦指出,汽车行业越来越认同“电动化是行业的未来”。虽然电动汽车的全球总销量,包括混合动力、充电式和纯电动汽车,仍然低于5%,“但你可以看到一个明确的不断上扬的曲线,它告诉你,不走电气化路线,遭殃的是你自己,”他说道。中国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电动车市场,他补充道,中国已经出台了规定,要求汽车制造商必须生产最少数额的充电式汽车,能够在零排放模式下在特定环境中运行。

美国预计在2025年也将出台相似的规定,制定新的燃油经济标准,虽然特朗普政府说会取消这些规定,埃森斯坦说道。他指出了美国汽车制造商进军电动车领域的几个行动。一个是福特宣布将生产纯电动版的F系轻型货车,埃森斯坦说这是在美国卖得最好的一款车。通用也计划生产纯电动版雪佛兰西维拉多(Chevrolet Silverado)和西拉(Sierra)汽车。 

美国老牌在关厂,外国公司在投资

虽然外国汽车公司在进行新投资,一些美国老牌汽车商却在削减生产量。比如,通用2018年11月决定关闭北美五家工厂,裁掉约1.4万员工,停产15种车型中的六种。通用这样做“并不意外,你只要看看对这些车型的需求近年来下滑了多少就知道了,市场整体开始从轿车转向SUV,”麦克杜菲说道,“这是一个来之不易的教训,最好在行情还好的时候就削减产量。”他预计这种“适应市场需求的行业调整”还将继续。

对于外国汽车公司来说,美国仍然是仅次于中国的最大市场,麦克杜菲说道。“外国汽车公司来到美国,建厂建品牌仍然合情合理。”这解释了为什么大众会在田纳西查塔努加工厂投资八亿美元生产电动车,以及丰田和马自达在阿拉巴马汉茨维尔建立合资组装工厂。

 “这里有需求,这也是企业避免关税风险的一种方式。各工厂的就业趋势有的上升,有的下降。这些全球性公司真正关注的是全球行业的总体增长情况。” 

合作vs合并

埃森斯坦重点指出的另一个趋势是汽车制造商之间的联合。他提到了福特和大众合作生产商业货车和轻型卡车,本田和通用合作生产自动驾驶汽车,以及丰田和马自达建立合资企业。但是,“很多这些合作关系不会转换为全面合作关系或公司合并。”其他联合还包括丰田和松下电器合作生产电池,松下刚好也和特斯拉合作。“这些是有限的,非一对一的合作。丰田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丰田从成立以来,一直避免跟其他生产商捆绑在一起。但就在近几年,我们看到丰田开始跟宝马、马自达、斯巴鲁等公司合作。”

麦克杜菲回忆起去年七月份去世的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公司前任CEO马尔基翁内(Sergio Marchionne)曾极力倡导汽车行业的合并。“他曾有过一个著名的预测,即汽车行业今后将不可避免地把几个大公司合并,因为他认为考虑到规模经济,所有这些公司都来生产这些汽车实在是太浪费资本了,”麦克杜菲说道。

即使如此,汽车行业历史上仍然不乏失败的合并案例,麦克杜菲指出。最终把三菱汽车也包括进来的日产-雷诺联盟一直被认为是“汽车行业最成功的长期合作关系,但它并不是彻底的合并关系,”麦克杜菲说道。但是,由于近期董事长戈恩(Carlos Ghosn)被捕和辞职,日产-雷诺联盟也面临着考验。即使如此,“如果他们能想出一个走出危机的办法,这一联盟仍然有它内在的实力。”麦克杜菲指出,摆在面前的问题是新的治理机制和法国雷诺和日本日产之间的权力平衡。

麦克杜菲说他对这些合并尝试从来没有乐观过。“我一直觉得这几家企业合并不太可能,可能性更高的是建立许多项目,各方共同承担成本,合作伙伴都能从项目中获利。”他提到了丰田和标致在欧洲的柴油机合作项目。这个项目多年来一直运行良好,虽然最终由于科技变革而解体。顺便提一句,标致的母公司标致雪铁龙集团最近又和丰田达成了另一项合作协议。同样的,丰田和大众很多年前就合作生产轻型卡车,“两家公司合合分分,”他补充道。

 “你可以把这些看作失败的项目,你也可以把它们看作是为了应对成本压力,满足技术需要以及短期产品需求而做出的非常实际的短期措施,”麦克杜菲说道,“相比于下大赌注,比如最终失败的戴姆勒-克莱斯勒合并,这实际上是适应行业波动和不确定性的一个恰当做法。” 

市场偏好二手汽车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趋势是相比新车,越来越多的买家偏爱二手车,特别是如果新车是最近几年出产的,或者配备最新的安全和其他功能。

埃森斯坦说“新车价格已经创记录”,“一辆普通的车”的价格已经涨到3.5万到4万美元之间。他还补充道,即使那些买得起这些新车的买家,也在积极考虑购买认证二手车。“一般来说,这些车通常是租约到期了,这意味着买家通常把车保养得很好,否则在退车的时候就要被罚……这些车使用了一或两年,通常跟新车车型一模一样。二手车深受欢迎,已经威胁到了新车市场。”

从经销商利润的角度来看,这些趋势似乎是合理的。“经销商有一个相对公开的秘密,那就是新车利润低于二手车,二手车利润低于汽车修理,汽车修理利润低于售后零件,”麦克杜菲说道,“鉴于活跃在认证二手车市场上的是经销商,他们可能收益不错。” 

无人驾驶汽车

埃森斯坦也指出了拼车和共享汽车市场的趋势。他说,去年这一市场上的一个“重大”发展来自谷歌母公司Alphabet旗下子公司Waymo。该公司宣布启动自动驾驶出租车服务Waymo One。埃森斯坦很好奇它将是“完全的自动驾驶”还是有“备用司机”。

“如果他们的系统能成功,如果不需要司机干预,”埃森斯坦说道,“这将改变整个业务形态。如果没有司机,共享汽车最大的成本就没了。如果以后有了Waymo One、Uber、Lyft这种公司,谁还想要去购买汽车,尤其是在城市里面。”

麦克杜菲则认为无人驾驶汽车前路漫长。2018年是自动驾驶汽车发展过程中“面对现实和业务紧缩的一年”。他指出去年三月发生在菲尼克斯的Uber无人车致命交通事故是一个重大挫折。“在2019年,我们会看到越来越多的试验和试行。这些试验可以帮助企业更好地了解性能,提升算法,让公众看到这些新事物,对哪些可行,哪些不可行有更实际的看法。这将是一个不断提升和获得公众认可的漫长过程。” 

千禧一代救场

麦克杜菲指出了推动行业发展的另一个因素:千禧一代(30岁左右)成为活跃的汽车购买者。“有一段时间,大家都说千禧一代对汽车没有兴趣,他们只关注科技产品,这种变化将会撼动汽车行业。”他说道,“现在看来,随着千禧一代年龄增加,他们结了婚,从城市搬到了郊区,有了孩子,他们也开始买车,可能是因为他们现在的财务状况允许他们买车。这是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需求来源。”

美国汽车行业去年销量增长稳定,连续四年超过1700万辆。麦克杜菲说道,“我们都预期销量会下降,但因为有了这些惊喜,比如千禧一代的买车需求,我们的销量并没有下跌。”

 “千禧一代基本上拯救了汽车行业,使它不至于连续第二年销量下跌,”埃森斯坦说道,“我接触过的每个分析师都说千禧一代汽车销量的增长让他们感到意外。随着他们年龄增加,财富增加,他们可以开始购买新车,我们还有可能继续看到这样的趋势。”但是,他预测千禧年一代(1981-1996年出生)和Z代人(1995-2000年初出生)会逐渐转向二手车,因为他们想要“把自己的钱用到实处”,或者因为“预算紧张”,如果他们背负着学业贷款的话。

这些年轻人喜欢什么样的汽车是汽车商面临的一个大问题,埃森斯坦说道。“他们会选择电动车或清洁汽车吗?还是会继续选择跨界车和传统SUV?一些年轻人说‘我不想要我爸那样的车’。所以,关于年轻一代喜欢什么样的汽车,还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2019年全球汽车业展望:耐人寻味、暗流涌动的一年."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25 二月, 2019]. Web. [23 May, 2019]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976/>

APA

2019年全球汽车业展望:耐人寻味、暗流涌动的一年.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9, 二月 25).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976/

Chicago

"2019年全球汽车业展望:耐人寻味、暗流涌动的一年" China Knowledge@Wharton, [二月 25, 2019].
Accessed [May 23, 2019].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976/]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