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如何发展智慧城市:市民需求升级,拥有海量数据,创新机遇众多,政府反应缓慢

每次你开车经过红绿灯、支付水电账单、在市政府网站搜索,甚至向你小区的垃圾箱扔垃圾,都在创建数据。如果市政府或其合作伙伴对这些数据点进行分析,能让城市提供更好的服务。

洛杉矶、芝加哥、圣地亚哥和亚特兰大正在创建这样的开放数据门户。首席数据官正在创建从多来源获取信息的集中“数据提取引擎”(data ingestion engines)。此外,这些城市正在构建数据集和应用程序编程接口(API),在部门内部并与第三方分享。API是一组帮助程序员创建软件的定义、协议和工具。

自称为“智能环境的数字引擎”的通用电气子公司Current负责智能城市业务的总经理奥斯丁·阿什(Austin Ashe)表示,这种方法能极大地释放数据的潜力,供数据科学家、市政府内部团队、专业软件开发员以及各类第三方使用。“这让他们有机会使用这些数据构建一个有趣的应用或结果。”

美国联邦政府在这方面以身先行。人们可从data.gov/open-gov获得它的数据资源。市、郡和州政府的数据可从cities.data.gov、counties.data.gov和states.data.gov获得。根据AT&T的一篇博客记载,旧金山、费城、纽约和西雅图已经率先推出了许多API和数据集。这些城市为各种需求开发了应用。例如,纽约的门户网站有一个由其卫生部门为“各类厨师”设计的应用,还有查找饮水台或停车地点的其他应用。

谷歌的一款交通导航应用Waze是利用大众交通数据创新的范例。司机在智能手机上使用Waze优化路线,绕过事故和拥堵道路。他们还可以与其他司机互动,提醒彼此路上的警察监视点、危险和其他路障。Waze与包括洛杉矶、波士顿和新泽西在内的72个美国城市合作。

大量格式可操作和允许分析的开放数据能让市政部门之间打破壁垒,相互协作。例如,六个不同的市政部门会发现停车数据对于监视交通、收取停车罚单和清洁街道很有用。同时,食品卡车公司可以使用开放停车位和动态行人数据决定最佳停车位置。“这就是智慧城市和物联网平台的魔力,同时还要使用历史数据和实时数据,”阿什说道。

但亚特兰大前首席信息官萨米尔·赛尼(Samir Saini)认为欧洲城市在此领域比美国领先。他说,“这说明要非常重视数据的使用,以及与拥有智能城市解决方案的供应商签约合作。”他补充道,亚特兰大正在有意识地采取这种策略。

数据共享的五个C

赛尼指出了五个字母C开头的群体会从这种合作中受益。第一个C是市政部门本身(City),作为平台的用户和客户,不同的市政部门使用彼此的数据,真正消除跨部门的信息壁垒。例如,自来水公司可以购买“智能水云”水表,水的消费数据以前没有共享,以后可以对其它应用创造价值,改善公共服务。

第二个C是市民(Citizens),城市需要以市民而非政府部门为中心。这意味着公民最好能在一个统一平台上缴水电费或获取营业执照。政府可以用一个仪表板捆绑所有服务。为了做到这一点,城市需要一个开放的数据平台“将所有这些整合在一起”,比如:处理公共部门预算编制、运营绩效和公民参与的云解决方案OpenGov。

第三个C是学院/大学(college/university)系统。城市与大学建立正式合作关系,开展研发项目提供解决方案,以此拓展它的数据平台。比如在亚特兰大,市政府和佐治亚理工学院(Georgia Tech)共享它的数据平台,合作攻克了多个项目,包括一个高级数据分析项目。

社区影响(community impact)是第四个C的关注点,即城市将数据平台延伸至社区层面。例如,数据平台可以提供该社区医疗健康或公共安全的“情境意识”。人们可以详尽分析这些数据,寻找解决方案以改善局面。

第五个C是“市政科技企业”(civic tech),即“市政科技”领域的企业。他们可以使用城市发布的API来开发应用或产品。城市也可以从,比如交通运输机构,收集API,充当API的“交换机构”,为科技公司提供广泛的API信息。“这些努力的成果将惠及城市以外的地区,延伸到甚至整个州,”塞尼说道。他强调了亚特兰大市的潜力:亚特兰大人口占该州总人口4.9%,但却为该州贡献了59%的经济产出。

举一个物联网传感器如何做预报分析的例子:亚特兰大排水系统。

亚特兰大采用的是混合排水系统,雨水和污水流经相同的管道。它的管道系统也在逐渐老化,经常发生“混合污水溢流事件”。该市水务部门最近启动了一个物联网项目,在下水道井盖安装传感器来监测水流情况。在下暴雨时,如果水流高度达到一个特定的阈值,传感器会通过一个视觉化工具发送警报,调度员就会派遣抢险队解决溢流问题,避免情况恶化。“这使我们能够及时响应,积极管理险情,而不是被动反应,”塞尼说道。

但是,在一个城市确定以什么方式交互和共享数据集之前,它应该了解已经拥有什么数据。华盛顿特区的做法颇有雄心,它正在把每个部门和机构的数据编目分类,这一项目将在明年完成。这样做可以让它了解自己拥有的数据类型,收集和存储的方式和频率。 

数据共享的挑战

数据共享也有它的挑战。一个长期问题就是谁拥有这些数据,以何种方式管理,应用哪些标准,怎样使用,普华永道(PricewaterhouseCoopers)可持续性服务总监布莱特·哈特(Britt Harter)说道。“市政府肯定希望从这些数据中获利,因为它们的现金流非常紧张。”

城市把数据看作一个潜在的增收工具,所以它们必须谨慎行事。首要考虑的是隐私问题。“如果发现居民的隐私信息被出售,那么谁是管理者,怎样做才算违背信任原则?”哈特问到,“我认为应该谨慎地对待把数据利益化的这种愿望,要通过管理居民的信任来平衡这种愿望。所幸,智慧城市理事会(Smart Cities Council)近期推出的“开放数据指南”(Open Data Guide)列出了17条适用于所有合作方的通用准则,其中一条规定了城市数据安全和隐私规范。

在许多案例中,城市可以将一些有价值的信息匿名化处理,塞尼说道。比如,统计行人的数量对开发商、零售商和建筑物业主非常重要,因为可以帮助它们决定是否在该区域开办商店或住宅。同样的,骑自行车的人的数量也对共享单车公司有利。塞尼表示这种类型的统计数据通常具有“足够的匿名度”,不会损坏市民的权利。

三大支柱

随着各市市长开始关注智慧城市发展,有必要从三个支柱来看这一努力。

首先,是“认识到你可以借此来释放本土的创造力,”艾什说道,“在GE,我们喜欢从物联网的视角来思考智慧城市。”他还指出,智慧城市的概念在过去十多年中已经发生了变化,它从传统意义上帮助市政府提供服务变成了“再也不只是政府官员们思考的问题”。

相反,与广大市民和第三方的互动已经成为新秩序中不可或缺的一环。在广泛的参与模式中存在着许多创新,这些机遇将通过物联网技术取得“极快的扩展”。这些参与者可以是大学、企业家或者普通市民。因此,第二个支柱是要有一个致力于思考和执行这些可能性的市政领导小组。

第三个支柱是要突出这些机遇的紧迫感。当今城市需求已经今非昔比。然而城市管理机构依然采用传统缓慢的方式来处理各项事务,因为它们历来如此。它们必须做出改变,更加灵活。

智慧城市领导者的待做清单

  • 建立开放数据门户与其他城市共享,创造集中化“数据获取引擎”。
  • 利用海量开放数据和分析工具帮助市政部门消除壁垒,紧密合作。
  • 谨记数据共享的五个C:市政部门、市民、大学、社区和市政科技企业。
  • 即使面临数据创收的诱惑,也要做值得市民信任的数据管理者。
  • 从三个支柱看智慧城市计划:释放本土创造力、寻找和执行可能方案、具有完成任务的紧迫感。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美国如何发展智慧城市:市民需求升级,拥有海量数据,创新机遇众多,政府反应缓慢."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15 二月, 2019]. Web. [22 September, 2019]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965/>

APA

美国如何发展智慧城市:市民需求升级,拥有海量数据,创新机遇众多,政府反应缓慢.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9, 二月 15).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965/

Chicago

"美国如何发展智慧城市:市民需求升级,拥有海量数据,创新机遇众多,政府反应缓慢" China Knowledge@Wharton, [二月 15, 2019].
Accessed [September 22, 2019].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965/]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