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中产阶级已经不堪重负?高学费、高房价、低生育率……压垮未来一代 

fist-of-cash

“经济困难情况报告项目”(Economic Hardship Reporting Project)主编阿莉萨·夸尔特(Alissa Quart)希望,读者能够把她最近写的书《被压榨的一代:中产家庭早已不堪重负?》(Squeezed: Why Our Families Can’t Afford America)作为呼吁行动的号角。 

她针对消失的中产阶级的调查显示,“美国梦”如今几乎荡然无存。学生贷款、住房成本飞升、高薪工作越来越少,令年轻的美国人不堪重负,根本无法像父辈那样享受生活、拥有储蓄。然而夸尔特也说,想要解决问题,办法还是有的。日前,她接受了沃顿知识在线广播电台的专访。 

squeezed-book-cover-199x300

以下是本次对话编辑版本。 

沃顿知识在线:本书一开始就提供了一个非常引人注目的数据:目前中产阶级的生活成本比20年前要高30%。在关乎美国人生活负担的问题上,你觉得大家最关心哪个方面?

阿莉萨•夸尔特:最主要的是住房成本问题。至少这是我在研究走访中发现的,特别是在旧金山、洛杉矶和纽约等地。第二个问题是日常开支。主要是薪水不够负担各种日常费用,包括学生贷款要还,然后还要负担孩子的教育成本。

沃顿知识在线:住房成本怎么变成这么一个棘手的问题? 

夸尔特:在这些很多人向往的大城市,房地产的作用不再是供人居住,而是一种投资手段。这就推高了普通人或者说是“地位脆弱”的中产阶级的住房成本。这也导致很多原本非常令人向往的城市变得不再宜居。

沃顿知识在线:但是像旧金山这样的地方,还有硅谷,那里的工资足以负担居住在那里的生活成本。 

夸尔特:是的。毕竟像谷歌这类公司也都纷纷进驻这些地方……他们通常会将总部设在那些城市。我在书中呼吁,一定要给市政机构雇员、消防员、教师等人群提供他们住得起的房子。我采访了一些在周末和晚上开Uber的教师。仅靠他们的教师收入,根本无法维持在旧金山、洛杉矶这种地区的生活。

沃顿知识在线:你认为中产阶级的消失程度有多严重?回到30年前的状态几乎是不可能的挑战? 

夸尔特:绝对是一大挑战。我希望我的书能够帮助中产阶级认清前路,明白自己岌岌可危、摇摇欲坠。与其愤愤不平、怨天尤人,不如通过选票改变现状。中产阶级要和贫穷的劳动者同仇敌忾,而不是与最顶层的那1%或者5%混为一谈。中产阶级应该发出这样的呼吁:“我们如何才能团结一致,通过选票改变现状,要求改革、施行免费学前教育,帮助所有面临危险的人?”

沃顿知识在线:你在书中用了“羞耻”这个字眼。这个字眼非常重要,因为现在确实有很多人以自己的经济状况为耻。 

夸尔特:我之所以要用这个词,是因为我对人的内心世界充满兴趣。人们纷纷自责地说:“我哪里做错了呢?我把每件事都做得很好。我取得了大学文凭、勤奋工作。为什么这些努力没有换来成果?”

我认为我们应该瞪大眼睛,勇敢说出:“我并不感到羞愧,这是体制的失败。” 

沃顿知识在线:能不能点名批评一下最应该批评的问题所在? 

夸尔特:我们最近主要关注财富问题。近期有一篇文章探讨为何工资跟不上物价飞涨、究竟是谁从近些年的经济大发展中获利。研究发现基本上全都归于公司财富了。显然,我们应该重审所谓的税改,并努力为劳动者从这些财富中分得一杯羹。这一切必须要从我们做起,通过投票选举。但也有一些行动应该落实到地方层面,也就是争取影响地方投票结果。

我同时认为,大家应该开始行动起来,努力把那些“望梅止渴”的好事变成真的,比如提高产假待遇等等。目前有针对孕产期歧视的法律;只是没能执行到位。人们完全可以说出来:“我们要求进一步落实法律规定,不再为此在工作中受到歧视。”

每个人都说:“这种好事儿根本没影。”比如Facebook联合创始人克里斯·休斯提到的全民基本收入这个概念。这样能够为人们提供一个收入上的保障,特别是低收入人群,同时还能覆盖更多人群。或者针对目前占劳动者总人口14%以上的人提供产假。

但问题在于,这些好事凭什么就遥不可及?看看“#MeToo运动”。关于性骚扰的规定在短短一年内就发生了改变。还有同性恋婚姻合法化,这在5年前或许还被视为异道。我的疑问就是:这些原本是最基本的问题,比如反对怀孕歧视、公司为员工提供产假、日托。但为什么我们就没想过这些是完全可以有呢? 

沃顿知识在线:大学教育越来越贵,不仅是上学贵,还要在毕业后的20、甚至30年里继续还贷。 

夸尔特:确实如此。我还发现了一个新情况,我把它称为“第二幕产业”:大家的负债并不是都来自大学贷款,而是在40-50岁时发现自己需要再次接受教育,于是重返校园而背负上的贷款。别人一直在告诉你,你需要深造,于是你就背负上了沉重债务。我们应该为成年人提供更多免费或者便宜的深造或学徒项目,对于陷入困境的人要给予更多体察。

我曾和一个人聊过天。他为了深造,参加了一所盈利性学校的IT学位项目,并为此背上了6万美元债务。那所学校后来关门了。这种情况腐败至极,但他当时并不清楚。如果我们深入调查和揭露这种“第二幕产业”,人们就会在进入这类学校之前三思。 

沃顿知识在线:很多年轻人都被那种“做你喜欢的工作”理念所鼓动。但是那样的建议并不一定总是好事。这种对话内容是否需要改变? 

夸尔特:是的。这些确实影响到了我,也影响到了我教育孩子的方式。7岁的孩子曾问我:“我想要成为一名艺术家。”当他们说自己想要做这些很棒的、富有创造力的事情时,你会怎么做?

我曾在哥伦比亚的新闻学校以及其他院校教书。我曾鼓励学生到非营利组织、非政府组织工作。现在我正在运作一个“经济困难情况报告项目”,向生活贫困的记者提供资助。2005年至今,有大概50%的新闻类工作岗位消失。因此现在很难说出:“恩,去做吧!” 

沃顿知识在线:经济状况如何影响青年一代的决定? 

夸尔特:他们这一代的生育率再也达不到以前的水平了。他们也不再拥有住房……或许他们会有伴侣。他们有野心。但是他们的学位可能极其昂贵,不知道自己怎么还清这些钱。

所以,是时候探讨债务豁免、降低大学学费等问题了。如果我们的人口和生产力都因此受到抑制,这根本就不一个非常好的教育形式,对不对? 

沃顿知识在线:顶层收入者和中产阶级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这对美国人的生活水平有哪些影响? 

夸尔特:所有这些问题的根源都是收入差距拉大、严重不平等。美国存在最为严重的不平等现象。现在的社会流动性也大不如前。流动性问题和不平等现象密切相关。人们纷纷感到,自己再也不能保持和父母那时候一样的生活标准了。这会产生一种寒蝉效应。作为美国人,我们究竟是谁?我们原本应该充满抱负和进取心,对不对?这就是美国梦。一旦你知道自己做不到,会对你产生什么影响呢?

沃顿知识在线:一份近期报告显示,过去一两年在“零工经济”(gig economy)模式下工作岗位大大减少。那是否预示着更严重的经济问题即将到来? 

夸尔特:是的。不平等现象之所以变得更加严重,原因之一就是公司财富和税收制度对自雇者和较贫困人群极为不公。但是我们是不是应该想想,为什么有些人那么有钱?他们就该那么有钱吗?这对于不得不打零工的人来说有什么影响?打零工者对于自己的工作本身是否有拥有权?

提到工会,20世纪60年代时30%的劳动者都加入了工会。而现在这个比例只有10%甚至更低。私营部门的比例为7%。劳动者在零工经济下完全没有一席之地,无法争取自身权利,在工作场所也无法团结一致。 

沃顿知识在线:你在书里专门用一章的篇幅探讨描写最富裕的1%人群的电视剧不断增多的现象。具体是指什么? 

夸尔特:现在很多电视剧,比如《亿万》、《唐顿庄园》、《王冠》、《黑钱胜地》等等,都是关于顶级富豪的故事。我们其实应该对这些道德上往往有缺陷的人保持警惕之心。在我的书中,很多地位岌岌可危的中产阶级也在看这些电视剧,把它们当做一种逃避。我认为这一点发人深省。我们应该从那些至少受到同等影响的人群中寻求认同感,而不是那些顶级富豪。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美国中产阶级已经不堪重负?高学费、高房价、低生育率……压垮未来一代 ."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22 August, 2018]. Web. [18 November, 2018]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567/>

APA

美国中产阶级已经不堪重负?高学费、高房价、低生育率……压垮未来一代 .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8, August 22).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567/

Chicago

"美国中产阶级已经不堪重负?高学费、高房价、低生育率……压垮未来一代 " China Knowledge@Wharton, [August 22, 2018].
Accessed [November 18, 2018].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567/]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参与讨论

2条评论

yang huan

还是把原文发上来吧,这太像环球时报了

梅 振楠

很有意思的演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