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环境监测数据造假?美国国家科学院有话说

china-pollution

美国国家科学院(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本月早些时候发布的一份最新报告显示,中国火力发电厂在符合本国污染防治法律法规方面存在欺瞒行为。工厂报告的气体排放持续监测系统(continuous emissions monitoring system,以下简称CEMS)污染数据,与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 卫星收集到的遥感数据结果并不一致。污染程度较严重地区的不一致现象较为突出。这些地区可能很难达到监管标准,因而催生了造假或错报行为。

研究的一个主要结论是:环境监管原本应作为一个国家发展道路和经济改革的一个因素,因此并不能说它过于严厉以致于催生欺瞒行为。这是沃顿等专家的看法。另一个结论是:完全可以通过拓展遥感数据应用领域,对环境监管的合规情况进行监督。这不仅适用于中国,也适用于美国。

“对中国来说这个问题十分重要,因为中国是世界第一大能源使用国,近80%的电力产量来自燃煤。”MIT斯隆商学院教授、本报告联合撰写人卡普拉斯(Valerie Karplus)这样说道。同时,中国有大量人口居住在电厂附近。遥感数据有助于为政策制定者提供信息,帮助工厂进一步了解应该如何响应有关环保规定。

这份报告名为《中国二氧化硫排放标准收紧以及对火电厂应对措施的量化调研》(Quantifying Coal Power Plant Responses to Tighter SO2 Emissions Standards in China)。报告的其他联合撰稿人还包括:科罗拉多大学经济学教授张爽(音译)、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与国际公共事务教授阿蒙德(Douglas Almond)。他们对中国256家火电厂在2014年7月到2016年7月之间的二氧化硫(SO2)排放数据进行了跟踪研究。 

数据不匹配

研究发现,这256家工厂的监测系统报告二氧化硫排放量降低13.9%。但美国NASA卫星捕获的数据却显示,二氧化硫污染水平高于其中113家工厂监测记录的水平。这些工厂均位于所谓的“重点地区”,也就是人口密度更大、污染程度更严重的地区。

“两个数据源在重点地区出现差异的一个可能解释就是,那些工厂夸大或伪造了减排数据。”报告指出:“新标准更严、合规压力更大,或许就促使一些工厂经理篡改或选择性删除部分浓度数据。”

遥感数据有助于看清“地面上的应对措施,特别是发展中国家。至少在过去,这些地区普遍存在执法不力的现象,或者面临诸多治理和标准执行方面的挑战。”卡普拉斯说道。在“中国的经济改革与发展继续推进”的背景之下,遥感数据或许可以帮助政策制定者看清企业究竟是如何应对环境政策的。卡普拉斯说:“有必要意识到,环境政策并不是凭空存在的。很多支持性规定和机制都会对企业管理环境足迹造成一定影响。”

中国正在加强环境监管

沃顿商学院教授埃里克·奥尔特(Eric Orts)认为,本次研究发现告诉我们环境监管规定需要如何执行才能奏效。奥尔特还是沃顿全球环境领导力项目Initiative for Global Environmental Leadership)主任。他说:“我的推测是,这项研究得出的结论之一就是,中国政府原本希望在一些重要地区加强监管,但却没能做到。”

这些重点地区包括:北京、上海以及京津冀、珠三角和长三角的相关城市。“我们的假设是,他们基本上放弃了,而且试图找到某些避免因违规陷入麻烦的手段。”奥尔特对数据误报或造假给出了自己的分析。

根据中国的污染防治法律法规,人口稠密的重点地区的二氧化硫排放量应控制在每立方米50毫克,非重点地区为每立方米200毫克。新规定要求,2014年起,14,140家企业应在网络平台上公开每小时排放数据。奥尔特指出:“在目标排放量定得相对适中的地区,卫星数据与地面报告结果基本相符,说明这些减排规定还是得到有效执行的。”

“下重拳监管确实制造了一些故意作对的情况,反而没能起到促进行动的效果,其实是和监管的初衷背道而驰。”杜克大学尼古拉斯环境政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该校桑福德公共政策学院兼职教授杰克逊·尤因( Jackson Ewing)这样说道:“中国过去这些年采取了相对较为严厉的监管举措,迅速降低了重污染天气的数量,特别是在主要几个大城市。”

那些举措导致了“意外结果”,包括工厂临时关闭、甚至在寒冬季节关闭供暖。“然而住户非常需要供暖……这对居民产生的影响不言而喻。”尤因指出:“因此,尽管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努力、环保目标和更严格的监管都值得肯定,但你仍然看到了一些二阶、三阶效应,包括无法拿出值得信赖的数据,以及对居民生活和经济增长造成的一些负面影响。”

卡普拉斯、奥尔特和尤因在沃顿知识在线的音频播客节目中探讨了本次报告的相关发现。 

为何数据测量非常重要

“从联合国领导下的应对气候变化努力,到中国自己制定的目标,污染物测算一直都是重中之重。”尤因说:“我们实际上已经形成了一套制度,呼吁各国本着坦诚的态度报告各自在温室气体减排方面的进展,采用这套统一的方法进行测算、并向各国展现努力成果。因为只有通过测算和报告,才能形成谈判和讨论的基础,才能探讨下一步的目标和努力,如何共享资源,如何开展合作。”

如果环境数据报告存在缺陷,必然会挫败目标的实现。尤因说:“如果核心报告充满问题或偏差,整个系统就会摇摇欲坠。”他还说,如果真是那样,就有必要利用卫星监测技术对国家启动的减排行动开展第二方甚至第三方评估。

卡普拉斯说,报告的一个创新就是建议利用卫星数据对排放情况进行实时监测。“空气污染对人类健康的影响取决于排放的时机。”她解释说:“能够以小时为单位解决排放问题极为重要。”这时,独立核验措施就很重要了,因为大量机制都要靠人为监督。 

遥感技术有助实现全球环境治理

奥尔特介绍说,NASA的卫星数据识别技术同样可以在美国国内使用,用于确保报告结果与环境标准保持一致。“有些人有所顾虑,认为美国环保局局长斯科特·普鲁特(Scott Pruitt)可能无意如此。”

卡普拉斯说,NASA的卫星一直在环绕地球飞行,收集空气污染、其他各种物质的变化数据。用于捕获相关数据的臭氧监测工具目前已大为进步,能够提供精确、实时的测算。

很多国家都在发电厂安装了CEMS。但是,CEMS的应用范围远不应止于此。包括中国在内,都应该用来生成实时数据。卡普拉斯说,在美国,CEMS被用来测算温室气体和当地空气污染物水平。“这体现出当前的技术水平。”她补充说。中国还没有将燃煤电厂的二氧化碳排放列入监测系统,这就是需要改善的领域。 

奥尔特还说,研究认为遥控感应技术将帮助“全球环境治理”更有望实现。借助独立验证后的工厂数据,“你就可以把政策制定地更加完善,因为你背后有数据和研究来支撑。”

监管的持续一致性和由此变得更加值得信赖的数据,也会让企业更为放心。奥尔特说:“你绝不想看到的情形就是,作为一家合法合规的企业,你却输给了那些作弊、玩弄把戏、贿赂政府官员的人。” 

中国面临的挑战

卡普拉斯介绍说,中国已然决意攻克近些年面临的环境挑战。她指出,比如中国正在努力建立一套排放/碳贸易制度,并针对所有工厂上报的数据全面展开第三方、甚至是第四方验证核查。“我们必须承认,中国在面向国内外学术界实现数据公开化和透明化方面进步显著。话虽如此,仍有很长的路要走。”她说到。

“如果我们能对政策执行进行有效监督,就能更好地认识到哪些政策有用、哪些特别有效、哪些不太奏效。并能相应调整。”尤因说道:“中国是一个特别理想的实验室。中国的监管有行政命令的形式,来减少来自工业、交通、日常活动以及人居等方面的排放。同时,他们又建立了市场机制,比如上网电价、排放交易制度等等。”

尤因认为,中国“不会贸然提出难度较大的目标”。他们在确立目标之前一定会谨慎评估自身能力。中国将环境目标列入“五年规划”,但其实很多挑战是在执行过程中,比如要求各城市每季度上报数据等等。他认为,“这样就会导致一些官员面临巨大压力,因为他们报告的数据必须符合规定目标和监管标准。他们就会为了保住官位而绕开相关规定。”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中国企业环境监测数据造假?美国国家科学院有话说."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23 July, 2018]. Web. [15 October, 2018]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534/>

APA

中国企业环境监测数据造假?美国国家科学院有话说.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8, July 23).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534/

Chicago

"中国企业环境监测数据造假?美国国家科学院有话说" China Knowledge@Wharton, [July 23, 2018].
Accessed [October 15, 2018].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534/]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参与讨论

目前尚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