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的美女创业家成了警世恒言:硅谷能从Theranos骗局中学到什么?

031918_elizabethholmes

昔日创业界的宠儿伊丽莎白·霍尔姆斯(Elizabeth Holmes)如今成了一则警世恒言。

作为Theranos公司的创始人,伊丽莎白·霍尔姆斯以诈骗罪名被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起诉,指控其虚假陈述公司用少量血液样本即可进行多项血液检测的所谓革命性科技的事实,骗取投资者7亿美元资金。这起案件引发了一系列疑问,比如到底应该给创业公司创始人多少自由空间,控制措施应该何时到位,以及监管机构应该何时以何种方式参与其中。

霍尔姆斯曾经登上过多本杂志的封面,也曾一度被称为“下一个乔布斯”,而现在她必须支付50万美元的罚款,并被禁止在未来十年中担任任何上市公司的董事职位,但霍尔姆斯将不会被监禁。美国证监会也对Ramesh Balwani提出了单独指控,他曾在2009年和2016年间担任Theranos公司的总裁和首席运营官。

“我认为这是一起公司治理失败或崩溃案例,它的创始人对公司有着完全的实际控制权,”沃顿商学院会计学教授兼《会计与经济学》期刊(The Journal of Accounting and Economics)编辑韦恩·盖伊(Wayne Guay)说道。Theranos公司采用的是双层股权结构(dual-class shareholding structure),其他股东每投一票,霍尔姆斯可以投100票,她对公司董事会的人员构成拥有完全控制权。

“董事会不是像我们期望的那样,由医学专家、金融专家和其他专业人士组成,”盖伊说道,“里面都是政客、军事顾问和其他人,监管根本不存在。”Theranos公司的董事会成员包括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和乔治·舒尔茨(George Schultz),以及美国前国防部部长威廉姆·派瑞(William Perry)。

“证监会发出了一个强烈的信号:不要对投资人撒谎,”美国乔治城大学麦克多诺商学院商学教授兼全球金融市场结构与监管专家詹姆斯·安吉尔(James Angel)说道。

盖伊和安吉尔做客天狼星卫星广播公司111频道的“沃顿知识在线”节目探讨Theranos案件带给我们的启示。

回到2003年,刚刚20岁的霍尔姆斯从斯坦福大学退学,以一项专利科技为基础成立了Theranos公司,生产一种允诺可以用一滴血进行多项血液检测的分析仪。投资者向其中投了7亿美元,热切地盼望着Theranos科技将为数十亿需要多项血液检测的病人提供一个简易平价的解决方案,这种只需要一个针孔就能完成全部检测的产品将会受到病人的热烈欢迎。

美国证监会发现Theranos公司根本没有能够提供它所允诺的科技,而它的营收实际上只有预测收入的很少一部分,它向投资者做出了虚假的列报。尤其是证监会还发现这家公司的专有分析仪仅完成了它所承诺的200多项检测中的几十项,剩余的检测是在第三方改良设备和商业分析仪上进行的。证监会说道,2014年霍尔姆斯向投资者保证私人所有的Theranos公司将会创造1亿美元的收入,但实际上公司当年的收入只有10万美元多一点。Theranos还谎称美国国防部已经使用了它的科技,证监会补充道。

沃顿商学院法学和商业伦理学教授罗伯特·休斯(Robert Hughes)强调了Theranos案件引发的更广泛的道德伦理问题。“如果一家创业公司的新科技没有按照高管和投资者期望的那样产生作用,这并不是丑闻,”他说道,“真正的丑闻是创业公司的高管谎报他们的科技当前的发展状况,科技应用在了哪里,或者公司的收入。”

休斯表示,创业公司应该谨记证监会旧金山地区办公室主任吉娜·崔(Jina Choi)就Theranos案件给出的建议,“那些试图革新和颠覆一个行业的创业者必须如实地告诉投资者他们的科技目前可以做什么,而不仅仅是他们希望这些科技未来可能做什么。”

双层股权结构:优点和缺点

盖伊强调Theranos公司的核心问题是扭曲的公司治理机制,双层股权结构才是这起案件中的罪魁祸首。依据霍尔姆斯的历史记录,她并不具备被赋予“信任和公司完全控制权”的必要资历,但她还是得到了这种控制权,因为公司实行的双层股权结构给了她极大的投票控制权,盖伊补充道。从Theranos公司的案件中,他认为其他采用双层股权结构的公司面临的问题是,“公司应该在什么时候制定实际的控制体制,把控制权和投票权还给股东?”

盖伊记得证监会在大约三十年前禁止企业使用双层股票,之后又许可了它们的使用。这种股票并不稀奇,谷歌就采用了这种股票结构,它的创始人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和拉里·佩吉(Larry Page)拥有实际的投票控制权,Facebook和图片分享软件应用Snapchat母公司Snap也采用了这种股权结构,盖伊说道。“在过去几年中这已经成了一个大问题,我们应该对此进行辩论,”他补充道,并指出在去年Snap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期间这一问题引起了激烈的探讨。

盖伊指出,一些支持者认为在创业公司成型期间创始人可以通过双层股权结构保留控制权。但一旦公司成长壮大并达到临界规模后,公司应该制定“落日条款(sunset provisions),即把投票控制权释放给另一个投资者群体,”他补充道。

“有人认为公司有一个大股东实际上是好事,”安吉尔说道。他提到了福特汽车公司(Ford Motors),福特家族长期采用双层股权结构,扛过了2008年的大萧条,而通用汽车公司(General Motors)却破产了。他解释了为什么有一个拥有大量投票权股份的单一大股东会有利于企业。

“公司治理的一个现实问题是它的股东群体庞大而分散,大多数股东没有任何实际的权力和影响力,或者甚至没有激励他们行使权力或影响力的因素,这就是当你拥有一群原子式股东群体时的情况,”安吉尔说道。但这也是一个颇有争议的话题,他补充道,“我不会假设一类东西总是好的,或者总是坏的。”

盖伊指出了这种过度投票权带来的风险。他指出,现有的“大量实证案例”表明大股东可以帮助治理公司,监督公司的行为。“但在很多情况下,这些未经检验的个人可能会是优秀的产品开发者,比如科学家或程序员,他们可能不是负责公司日常运营的最佳人选,或者至少不是公司达到一定规模后的最佳运营人选,”盖伊说道。“Theranos公司就是一个很好的案例,当创始人做了一些错误的举动,而你没有监管权或能力对创始人说,‘我觉得你不应该做这件事情’,因为你没有投票权。这时候就会出现一些危险或问题。”

“但是这真的很重要吗?”安吉尔问道。“别人也可以说绝大多数股东都没有任何实际的权力,因为管理层的利益根深蒂固,你的股票在全部流通股票中只占很小的一部分,”他还指出,那些拥有投票股和非投票股(voting and non-voting stock)的公司之间的股票差价“不是零,但也不大”。 

罪与罚

证监会对霍尔姆斯的惩罚也饱受争议,霍尔姆斯将面临罚款,不得担任上市公司董事,但无需坐牢。“在经济大萧条期间,那么多人犯下了欺诈罪行却轻松逃脱不用坐牢,一想到这些我就会觉得血脉贲张,”安吉尔说道。他指出在Theranos案件中,证监会没有直接的刑事执法能力,而是把这一权力交给司法部来行使。

“违反商业法会导致同时面临监管和刑事诉讼,”休斯说道,“证监会的和解不妨碍刑事诉讼。”他指出,虽然现在还没有提起指控,但Theranos案件的刑事调查正在进行中。

尽管如此,“证监会已经做了它能做的,”安吉尔说道,“他们达成了一笔高额的和解,基本上在十年内把霍尔姆斯逐出了这一行业。司法部接下来会做什么还要拭目以待。”盖伊表示,司法部也希望利用它在Theranos案件中可能采取的任何措施发出一个广泛的警示信号。“在这种情况下,人们总是希望有些人会受到惩罚,但同时惩罚通常只是起到威慑作用,”他补充道。

盖伊表示,司法部将会怎么做取决于“他们认为他们能证明什么”。他指出刑事案件中的“举证责任”高于民事案件。“一般而言,证监会和司法部希望达成貌似公正的和解。”据盖伊所言,把一位CEO送进大牢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公司和CEO将会“拼命反击”。安吉尔指出司法部“还有很多别的事要做”,他们要决定用自己有限的资源来追击毒枭,恐怖分子还是犯错的CEO们。

“不管司法部要对她做什么,她的名声已经毁了,她已经被狠狠得惩罚了,”安吉尔说道。盖伊指出,据福布斯在职2016年6月份的估算,拥有Theranos公司50%股票的霍尔姆斯在这次丑闻中已经损失了大约45亿美元个人财富。而在一年前,她曾登上福布斯美国白手起家女性富豪榜榜首 

未来

安吉尔预计Theranos现在会成为“一些人眼中一个不错的收购对象,他们也想接触这项科技,但不想落下丑闻累累的名声。”

“被收购当然是有可能的,”盖伊说道,“这会让他们走出公众视线,把他们放在另一家公司的保护伞下。他们拥有的科技事实上是非常宝贵的,这肯定是一条出路。”这家公司也要向投资者和监管机构证明它正在“清理门户”,替换不合适的董事会成员和高管,建立必要的监督体制以避免未来的欺诈行为,盖伊补充道。

与此同时,Theranos还没有完全摆脱麻烦。安吉尔预测证监会判决之后,它还将面临着欺诈、违约和业绩不佳等其他诉讼。在这种情况下,安吉尔说如果Theranos公司根据美国《破产法》第11章提出破产保护,他也不会感到意外。“然后其他人可能就会从它的残骸中挑拣不管什么科技资产。”

这些案件会导致Theranos很难在近期内找到买家。“任何要买这家公司的人都会先了解它的诉讼风险,”盖伊说道。“如果这些诉讼都被提起的话,买家就会非常警惕如果他们买了这家公司后,他们将会面临哪些风险。”安吉尔补充道,“这也是为什么申请破产保护可能是最好的措施的另一个原因,因为通过这种方式,你可以隔离来自旧公司的所有索赔,然后买家可以买下这些资产,继续向前。”

至于霍尔姆斯的未来,安吉尔说道,“她已经臭名缠身了,所以没有上市公司会让她进董事会。”与此同时,他认为她“非常聪明,非常有才,是一个出色的销售员,她最终会渡过这一劫。”盖伊同意他的看法。“至少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公司会把她放在发言人或重要的职位上。”

令盖伊疑惑的是Theranos公司怎么会发展到这种地步。“在很多欺诈案例中,他们有时候是从小谎开始的,然后要用更大的谎言来圆这些小谎,”他说道,“我们需要理解事情是如何发展到这一地步的。霍尔姆斯是过程中不得不做这些事情,还是她一开始就想做这些事情?然后她给自己挖了一个跳不出来的坑。我们很难知道事情到底是怎么演变的。”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昔日的美女创业家成了警世恒言:硅谷能从Theranos骗局中学到什么?."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09 April, 2018]. Web. [21 August, 2018]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413/>

APA

昔日的美女创业家成了警世恒言:硅谷能从Theranos骗局中学到什么?.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8, April 09).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413/

Chicago

"昔日的美女创业家成了警世恒言:硅谷能从Theranos骗局中学到什么?" China Knowledge@Wharton, [April 09, 2018].
Accessed [August 21, 2018].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413/]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参与讨论

目前尚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