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顿院长专栏:中美贸易战将如何影响亚洲实力平衡? 

中美之间的紧张局势持续升级,令人担心一场全面的贸易战正在酝酿。沃顿商学院院长杰弗里·盖瑞特(Geoffrey Garrett )在本篇评论文章中写道,事态发展过度的可能性很低。中美两国都从彼此的经济相互依存关系中获益很多,如果对抗加剧,将会损失不少。然而,由于两国正在争夺影响力,这一紧张局势更可能通过亚洲的代理人战争继续演变。 

以下为专栏全文:

随着中美关系紧张态势上升,我们都希望局面不会过度发酵。世界两大经济体之间贸易战的风险很明显。我仍然乐观地认为,中美双方的经济共赢利益巨大,不太可能允许激烈而持久的(贸易、投资或军事)冲突,即便领导人是公开的民族主义者。

但我担心中美增加在在亚洲的“代理人战争”。近几十年来在亚洲如此成功的宏观战略——即增强美国安全保护伞带来的利益,同时最大限度地利用中国崛起带来的经济效益,一直是美国在亚洲的战略指导纲领。但是随着中美都在增加亚洲的势力部署,这一平衡战略现在感觉更像是走钢丝。

过去几周我们看到中美在贸易、知识产权、技术和创新的未来上,以及过去几年在南中国海问题上的拌嘴并不意外。事实上,过去几十年来有许多类似的事态升级,没有一个成为引发重大冲突的火星。相反,中国和美国都一直在控制而非激化其紧张关系。

这种冲突消散的模式不仅可以理解,也对中美关系有利,放松蒸汽减少压力(让水温保持一定热度)。双方领导人都明白,他们为了照顾国情都需要时不时向对方发出强硬的信号。但他们有一个共识,那就是这些冲突并非旨在引发事态升级,对中美关系造成持久的伤害。两国都从日益增长的经济互惠中获得可观利益,即使他们并不总是喜欢这种相互依存关系的条件。

以上就是两国关系的历史。但最近两国的领导人风格与前任都明显不同。众所周知特朗普想“让美国再次变得伟大”。格雷厄姆·阿利森(Graham Allison)在其颇具不祥预感的《注定开战》(Destined for War)一书中,将中国领导人的野心概括为“让中国再次伟大”。两国领导人的关注重点都基本始于国内,但他们振兴各自国家的雄心有很大的国际影响。

这是否意味着涉及到中美紧张局势,“这一次会有所不同”?答案同时是“是”,也是“否”。

不会不同,是就中美双边关系而言。两国将不可避免地继续拳头相向,但都不愿意重伤对方,因为同时也会伤害自己。中美关系是正向的,不是零和。

会有不同,则就中美的亚洲势力而言。中国和美国不是直接对抗,而是在亚洲竞争影响力。巨人不想互相打斗,但愿意并且能够在该地区展示自己的实力。

这使得中美在亚洲的势力平衡越发困难,此前几十年的成功平衡带来了该地区前所未有的繁荣与稳定。亚洲国家不应该,也不会在中美之间明确“选择其一”。但是亚洲的不同地区将会往一个方向偏,因为中美在该地区的战略截然不同。

自奥巴马在2011年将“轴心”转向亚洲以来,美国对亚洲的态度相较地缘经济更多侧重于地缘政治。这从美国加强在亚洲的军事部署,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即可看出。

中国的做法恰恰相反。中国很能意识到台湾、西藏、南中国海和东海岛屿主权问题的高度敏感性,越来越强调地缘经济多过于地缘政治。这方面的举措包括创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和一带一路倡议(One Belt, One Road Initiative),而非在有争议的水域部署兵力。

下面两图展示了直观的图景。

图表1:中美两国在亚洲市场的军火销售额对比:

garrett-1

图表2:中美两国在亚洲市场的贸易额变化趋势:garrett-2

自2011年以来,美国已向其亚洲最亲密的盟友和朋友出售近200亿美元的军事装备。中国军火销售规模小得多,集中在除了印度以外的南亚地区。

同一时期,相比于同美国的贸易,大多数亚洲国家与中国的贸易增幅上升,而中国早已是这些国家最大的贸易伙伴。

此外,中国计划投资1万多亿美元的优惠贷款和建设项目,实施“一带一路”计划,在亚洲及其它地区的新兴经济体建设急需的基础设施,为中国基础设施公司创造出口机会,由于其国内基建项目的发展速度将不可避免放缓,最重要的,是在此过程中提高中国的国际影响力。

亚洲如何应对美国地缘政治和中国地缘经济战略的同时存在?《纽约时报》最近尝试将亚洲国家分为三类:“抵抗”中国、“偏向中国”和“利用双方”(“counteracting” China, “shifting toward China,” and “playing both sides”)。

虽然这个框架略有夸大,但确实存在优点。这是我对该报描绘的亚洲地图的善意修正:

  • 美国的核心盟友(澳大利亚,日本和韩国)正试图在军事、情报和通讯方面更靠近美国(尽管特朗普抱怨盟国期望过高而做得太少)。中国市场对这三个国家都非常重要,但他们不像亚洲新兴国家一样需要中国的基础设施投资。因此,美国在这些国家的地缘政治超越了中国的地缘经济。
  • 以印度尼西亚为首(按领土面积)的大部分东盟国家别无选择,只能接受中国的地缘经济。对于所有这些新兴市场而言,世界级的基础设施是实现其全部经济潜力的关键。即使一些东盟国家担心中国的区域野心,但短期内欢迎中国投资的利益驱动占主导。
  • 新加坡是东盟的核心,但其立场更接近澳大利亚、日本和韩国,而非其东南亚邻国。新加坡切实担忧中国的战略野心,同时更不需要中国投资,而且新加坡在历史上与美国的关系较为密切。
  • 越南和菲律宾比其它东盟国家更担心中国带来的安全挑战。但两国迫切需要与中国进行包括贸易和投资在内的经贸交流。因此,两国对美国安全保护伞的拥护可能会更加缓和,这从越南的历史很容易理解,同时也因菲律宾与美国的长期军事关系而更加复杂。
  • 印度是大国,所以走一条更加独立的道路是自然而然的。印度需要中国市场,但与中国在绵长边界线上的水域和西藏等问题,意味着中印关系难免不够友好。印度一直在经济和军事上对美国警惕,但中国对邻国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的大规模投资,使得印度不得不与美国合作,并日益加深,同时与日本等亚洲其他稳定民主国家和澳大利亚的关系升级(形成美国盟友的“四边形”)。

这些轨迹的差异是真的。但有必要重申美国的地缘政治以及中国的地缘经济是一个连续统一体,而不是相互对立的。每个亚洲国家都继续受益于并预期美国在该地区的大规模军事力量。每个亚洲国家都继续受益于中国的经济崛起。

变化之处在于中美紧张局势加剧导致两个大国增加在亚洲的势力部署。两国都不能承受与对方的大规模对抗。彼此的相互依赖太深。但他们似乎越来越喜欢在亚洲进行代理人战争。不要期待亚洲会有单一的回应。应该要看到,中美在亚洲的势力平衡越来越重要,越来越困难,而且越来越不同。

【本文最早发布于领英(LinkedIn)】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沃顿院长专栏:中美贸易战将如何影响亚洲实力平衡? ."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01 四月, 2018]. Web. [17 December, 2018]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404/>

APA

沃顿院长专栏:中美贸易战将如何影响亚洲实力平衡? .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8, 四月 01).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404/

Chicago

"沃顿院长专栏:中美贸易战将如何影响亚洲实力平衡? " China Knowledge@Wharton, [四月 01, 2018].
Accessed [December 17, 2018].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404/]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